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文化交流有一棵不老松 ——访中国驻日公使衔文化参赞赵宝智(二)
日期: 07年05月2期 阅读: 320

(接上期)

■ 本报记者 杨文凯

三、为中国艺术家访日交流排忧解难

赵宝智在三期赴任长达15年的旅日工作中,结交了很多中日艺术家,也成为他们的知心人。赵宝智把大使馆文化处的工作定位成服务,为中国艺术家访日提供前期手续服务,为他们在日生活提供现地帮助,更为消弥中日文化差异搭建理解的桥梁。

赵宝智早期负责书画、出版方面的交流,在80年代接待过很多书画家来日搞展览,他与许多人成为忘年交、莫逆交。像刘海粟、董寿平等大师,都是赵宝智的朋友。画家范增1978年 第一次申请访日,当时他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作。范增首次来日的政审,就是由赵宝智批的。著名歌唱家郭兰英多年担任中央歌剧舞剧院院长,她每次访日,赵宝 智都担任翻译,全程陪同,建立了深厚友谊。赵宝智说,我是诚心诚意帮助艺术家们来日交流,支持他们的工作,因此也为中日合作做了一些事情。

80年 代,中日接触最初阶段,双方在文化观念和生活习惯上颇多差异,互相了解不深,自然会有摩擦。有一次中日合拍电影,日本演员就在拍摄现场吃盒饭,但中国演员 不习惯冷饭冷菜,认为受到冷遇,有人发了脾气。赵宝智马上做解释工作。他先告诉中方人员,日本人生活很简单,过去出外干活,就是做一个饭团,带一盒冷饭, 这是日本人的生活习惯。他也告诉日方人员,中国人的习惯是一定要吃热饭热菜,吃饭就是吃个热乎劲,野外拍片没法吃热饭,做个热汤也行——这说明,对文化交 流中任何细小的事情都要想到才行。

又如日本的剧团“新制作座”邀请中国歌剧舞剧院来日演出,剧团提供的宿舍在远离东京的八王子。中方演艺人员在演出间隙受朋友之邀外出游玩,在东京呆的时间长了,回宿舍往往超过晚上12点。宿舍按作息规定早已关门落锁,由此引起了争执。赵宝智又得两面工作,一方面希望日方能提供协助和关照,另一方面告诉中方演员晚归要提前打招呼,单位宿舍毕竟不是旅馆饭店。

在中日文化交流的日月里,类似的困难、纠纷、误解、摩擦时有发生。正因为有赵宝智和使馆文化处提供了不厌其烦的服务,才使交流更顺畅,理解更深入,合作更成功,友谊更长久。

四、载留史册的文化场景和交流转折点

赵宝智参与的中日文化交流项目不胜枚举,亲临的交流场面千千万万,但赵宝智本人最深刻的记忆停留在1974年和1989年。

1974年, 中央乐团(现中国国立交响乐团)第一次赴日公演,赵宝智在大学毕业后也第一次随团出访日本。这是中日恢复邦交后的第一个大型演出团,在日影响很大。当年, 中央乐团演出了气势恢宏的钢琴协奏曲《黄河》,为日本带来了很好的启迪。日方没想到中方会用交响乐形式来演奏民族音乐,钢琴协奏曲《黄河》是中国人的骄 傲,也受到日方的热烈欢迎。从此,日本人对中国的民族音乐另眼相看,中国民乐给日本吹来了新风,也推动日本加强了民族音乐的创作和演绎。这是一次载入史册 的演出,年轻的赵宝智从头至尾跟随乐团走遍日本各地,结识了许多日本朋友,特别是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的白土吾夫、佐藤纯子等,都成为一生的挚友。

1989年, 中国发生“六、四”事件之后,日本参与西方世界制裁中国、孤立中国的活动,中日高层往来断绝。要打破制裁,走出孤立,文化交流是有效渠道之一。当时,赵宝 智担任文化部外联局亚洲处处长,他通过做工作,力邀日本外务省文化广报部部长小仓和夫(现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理事长)访华。198910月,小仓和夫率西方第一个政府代表团访华,参加了中日文化交流协商会议。那次会议回顾了80年代中日文化交流的成果,也展望了今后的交流前景。小仓发言时,引用“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意谓政治事件不能影响文化交流,让人印象深刻。小仓访中,对中国扩大交流、打破制裁起到了积极作用。

随著国内外形势的回升转暖,中日关系在1992年复交20周 年时又达到历史新高潮。当年,日本天皇首次访华,文化交流在接待中当然唱主角。赵宝智时任外联局亚洲处处长,具体负责策划安排了天皇和皇后陛下参访故宫博 物院之旅等项目,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刘德有先生还亲自担任了陪同解说。天皇访中取得巨大成功,完美展现中华文化魅力居功至伟。(待续)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7/3992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