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孙正义与马云:弄潮儿正逢退潮时?
日期: 20年07月1期 阅读: 269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软银集团6月25在东京都内召开股东大会,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软银集团社长兼会长孙正义以在线的形式出席。



资料图:日本软银集团董事长孙正义。中新社发 李晨韵 摄


软银6月18日公布的2019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结算陷入巨额赤字,合并财报显示净利润为亏损96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38亿元,上财年为盈利1.4111万亿日元)。亏损额达到1981年创业以来最大,为2004财年后15年来首次亏损。在召开总会的6月25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辞去了软银集团董事的职务,孙正义也在总会上表示,辞去阿里巴巴董事的职务,这两个网络时代的中日之间的黄金搭档,时代的弄潮儿,是否正站在他们所处时代的退潮时?

孙正义与马云在同一天辞去对方董事一职


孙正义在总会上指出:“最大的责任在我”。同时强调现有的股价正在恢复,目前的业绩坚实。



2019年9月10日,马云离开晚会现场,泪湿眼眶。当日,阿里巴巴集团在浙江杭州举行20周年纪念晚会,马云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集团CEO张勇接任。  中国新闻网 


3月发表的变卖4.5兆日元资产的计划,约有80%已经有了眉目,他说:都说这些资产是画饼充饥,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现金。

现在该集团所具有的股票总额为30兆日元,从新冠流行扩大的去年12月末,增加约1兆日元。

在谈到今后的展望时孙正义指出:软银集团麾下的中国网购企业阿里巴巴集团业绩突出,因此孙正义表示对该集团的业绩充满信心。

该集团旗下运营10万亿日元规模巨额基金“软银愿景基金”的投资业务财年损失约为1.9万亿日元。

愿景基金愿景基金与是孙正义采取新的投资方法而进行的一项投资。该基金主要向已上市纳入视野的人工智能相关的强有力独角兽等出资20~40%,支援创始人。孙正义所描绘的前景是推动投资对象之间相互促进,产生乘积效应,在世界市场扩张,借此提高企业估值。

但是随着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2019年秋季以后,美国共享办公空间企业We Company 的业绩低迷曝光,随后印度的廉价酒店企业OYO Hotels and Homes等愿景基金的出资对象相继修改扩张路线,转为了重视收益的经营,随后新冠病毒袭来,出资对象的卫星通信创新企业因新冠疫情蔓延而破产,也拖累了软银的业绩,截至3月底,1年前达到29%的基金收益,降至-1%。

孙正义在网络财报说明会上称,基金此前重点投资的新兴企业目前陷入苦战,“这是严重的危机”。

在股东大会上,有与会者问及孙正义什么时候退休?现年62岁的孙正义这以前一贯表示在70岁之前退休,但是在25日的股东大会上,他表示:我不想说过了69岁的生日以后就会退休,今后也会对退休时间进行修正,表示了在70岁以后仍将继续任职的意向。

在召开总会的6月25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辞去了软银集团董事的职务,据悉这是出于马云本人的意愿。马云2007年6月起担任软银集团董事。

马云1999年成立阿里巴巴,推广电商网购改变了中国的消费模式,并很早开启电子结算服务,为把中国带入无现金结算社会做出了显著贡献。2019年9月马云辞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



2019年8月29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左)与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对话。当日,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开幕。大会以“智联世界 无限可能”为主题。中国新闻网



软银集团通过孙正义与马云展开交流,成为从创业之初就注资阿里巴巴的大股东。目前软银集团持有的股份价值中,阿里巴巴占据大部分,已成为收益核心。继马云之后,软银集团首席财务官(CFO)后藤芳光等人就任新的董事。孙正义也在总会上表示,辞去阿里巴巴董事的职务。


马云和孙正义,一个时代的“黄金搭档”


马云和孙正义双双退出各自公司的董事会,很多人将这个消息形容为“一个时代的落幕”,孙正义和马云的关系,也引发了外界的诸多猜测。

事实上,马云和孙正义的身份和关系是不断变化的,在他们之间,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身份和关系都会随之发生质的变化。

他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就是以创业者与投资人的身份相见的。

马云在2008年的《赢在中国》节目中,回忆起与孙正义的见面。他说,“见孙正义那天,我根本没穿西装,很随便地见,心里也没想过要钱,见了面我就和孙正义谈我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他问我要多少钱?我说我没想过要钱。孙正义还劝我,你得要啊,还教我怎么花钱花得快。有人不相信一见钟情,也许那就是一见钟情。”

孙正义也在2019年底的东京论坛上回忆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况说,当时互联网刚刚兴起,在投资了美国和日本互联网公司后,下一步就想投资中国,见了中国 20 家初创企业,其中一个就是马云。马云是唯一一个没向我要钱的,甚至没有什么计划,马云就谈了一下对未来的构想,以及为何要帮助小企业实现梦想。

于是,孙正义出于直觉投资了阿里,起初,孙正义想投资其 5000 万美元,但由于金额太大,被马云拒绝了。马云的理由是,自己最多只管过200万人民币,拿这么多钱不会用,公司肯定会出问题。孙正义压价到3500万美元,马云表示再回去考虑一下,与团队商量后,马云飞到日本与孙正义再次谈判,投资金额依然未敲定。

最后的投资金额源于一封邮件。“我给孙正义写的是2000万美元,同意就干,不同意就不干。孙正义回了我两个字,go ahead(去干)。在互联网最冷的冬天,我从没骚扰过他,他也从来不骚扰我,我们互相信任。”马云说。

时间证明,向当时还在起步阶段的阿里巴巴投资2000万美元,是软银在科技公司上最成功的押注。

这一时期的马云和孙正义,创业者与投资人的关系更浓重一些。马云很好的完成了创业者该有的使命,打败了强大的国际竞争对手。而孙正义作为一个投资者也显现出其两面性,一面就是土豪的特点,给钱很大方;另外一面就是面对巨额回报,他会以实际利益出发,即使与被投公司的竞争对手交易,也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当然,从这时候开始,马云和孙正义的友谊,才逐步建立了起来。

对于如何评价孙正义,马云说:“我和他的区别是,我看起来很聪明,实际上不聪明,那哥们是看起来真不聪明,但他很聪明,大智若愚。”

在2000年以2000万美元投资阿里巴巴后,2004年,软银再次追加4000万美元投资,占股超过28%。2005年10月,孙正义成为阿里巴巴董事,而在2007年5月,软银也宣布马云受邀成为软银集团的第10位董事,参与软银的重大事件决策。两人的关系更为紧密。

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曾遭受过一些考验,尤其是在2011年支付宝股权之争事件爆发时。

这个阶段的马云和孙正义,会在董事会里为自己代表的公司据理力争,甚至针锋相对;而在个人层面,他们却是不错的朋友,这是一种矛盾的存在,亦敌亦友的关系,也让他们更了解对方。

2020年5月18日,阿里发布公告,称马云将在6月25日从软银集团董事会退出。

究其原因,应该不难理解,毕竟马云去年就已经正式退休了,他现在更多的精力都花在了做公益方面。从关怀教师群体,到捐款抗疫救灾,到处都有马云的善举。

而比马云大7岁的孙正义,如今却依然在经历商海浮沉。他近两年的投资有点粗线条,导致2019年就亏损了13650亿日元,折合人民币901亿元。

其实孙正义一直有一个宏愿,那就是梦想能把软银做成一家持续增长至少300年的公司,为此他曾立下一个Flag:到2050年,软银旗下投资的公司将由800家增加至5000家。

可惜愿景基金惨淡的投资战绩,给了孙正义沉重的一击。他在2019年与马云对话时自谦的说:我还一事无成,还需要继续挑战。

为了填上这个大窟窿,孙正义不得不开始出售手中的核心投资资产,阿里的股票就是其中之一。

看来孙正义短期内是没有退休的计划了,继续从商,继续折腾,会是他的选择。马云要用慈善拯救世界,孙正义要继续挑战自我,拯救公司。“分手”后依然是朋友。

孙正义投资遭遇人生至暗时刻

孙正义正遭遇人生中的灰暗时刻,软银前不久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软银财年营业亏损达1.4万亿日元,净亏损约9616亿日元,而其2018财年同期运营利润为2万亿日元。

作为日本最大的科技和电信集团之一,软银2019年的灾难性表现主要是由愿景基金亏损所致。截至2020年3月底,该基金对88家初创企业的投资达到750亿美元。此前,软银投资的美国办公空间共享公司WeWork和网约车公司Uber就录得100亿美元亏损。

在被新型冠状病毒爆发重创之前,孙正义倾向于投入巨额现金并推动投资目标高速增长的战略,已经给该基金带来了连续两个季度的亏损。软银在其他科技投资上录得75亿美元亏损,该公司将亏损主要归咎于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疫情加剧了该公司在许多未经验证的初创公司身上押注的潜在问题。

负债累累的软银利用其押注为其投资的公司提供了更多资金。但随着投资目标估值暴跌,这一战略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软银行支持的卫星运营商OneWeb在3月底申请破产,增加了愿景基金以外投资的减值损失,这些投资还包括WeWork的部分股权。

软银旗下愿景基金将大约半数资金投资于七家公司,事实证明,这些公司大多位于受新冠疫情打击特别严重的行业。三家网约车公司,一家连锁酒店,还有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在开放工作空间充斥着来自多家不同公司员工的想法成为前病毒时代的遗迹,而在此之前WeWork已经陷入了困境。

孙正义曾表示,他预计愿景基金91项总投资中将有15家公司破产,而另有15家会大赚特赚。该基金的几家投资公司已经陷入困境或已经倒闭,包括WeWork和汽车租赁公司Fair、遛狗应用Wag Labs以及消费品制造商Brandless等规模较小的投资。

要想让愿景基金取得成功,其中一些大赢家需要在其豪赌之列。除了WeWork,这些公司还包括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Uber以及Grab,半导体设计公司ARM、韩国电商Coupang和印度酒店经营者Oyo。其中,这些公司解雇了数千名员工,而且大多数公司在疫情期间距离盈利的目标越来越远。

愿景基金最大的一笔投资是对滴滴的120亿美元押注,滴滴是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网约车公司。一位熟悉滴滴的人士说,中国已经开始从疫情中恢复,但滴滴的乘车量仍然只有疫情前水平的60%到70%。Uber是滴滴股票的大持有者,截至3月31日,Uber将所持股份的价值减记了20%,这意味着估值在400亿美元左右。一位知情人士说,愿景基金拥有滴滴20%的股份,估值约为500亿美元。

该基金最大投资中的另外两家网约车公司Uber和Grab也经历了业务下滑。在愿景基金的最大投资中,Uber是唯一一家上市的公司,尽管其估值低于软银在2018年的投资水平。

愿景基金的工作人员对Oyo的未来前景最为乐观,Oyo是该基金受打击最严重的投资项目之一。他们表示,这笔投资将在10年内价值240亿美元,高于他们记录的约30亿美元估值。甚至在疫情爆发之前,Oyo就需要应对不断的亏损,并在今年早些时候解雇了数千名工人。

2016年,软银斥资320亿美元收购半导体设计公司ARM,在智能手机市场饱和期间,销售增长停滞不前。该公司公布了用于互联网连接设备的更小、更便宜的芯片增长情况,但不足以重新点燃整体增长趋势。ARM是愿景基金工作人员去年夏天在他们的估计中前景最悲观的公司。该基金持有软银ARM四分之一的股票,他们预计这些股票的价值将在10年内下跌25%。
近日,孙正义投资的支付巨头Wirecard,因欠债40亿美元正申请破产。Wirecard被称为德国支付宝,曾是德国股市宠儿。Wirecard表示,其账户中失踪的19亿欧元(约21亿美元)可能根本不存在。受造假事件的影响,Wirecard股价从2020年4月中旬最高140欧元,直接跌到6月25日14.11欧元。

孙正义在今年3月曾表示:“就像台风过境一样,这是我创业以来从未有过的亏损。”


中国互联网后浪拍前浪
 
今年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将于6月25日辞去软银董事职务。6月25日,日本软银集团如期召开年度股东大会,软银CEO兼董事会主席孙正义同时宣布辞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这被认为是互联网企业传奇投资时代落幕的标志。

此前几日,中国互联网出现了某些历史性的变动时刻。6月22日,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身家达454亿美金(约合人民币3210亿),超越马云的439亿美元(3104亿人民币),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而腾讯马化腾以515亿美元(3641亿人民币)位居中国第一富豪、全球排行榜第19位。6月23日,中国互联网行业迎来历史性的一幕:腾讯总市值突破到4.752万亿港币,超越了阿里巴巴的4.65万亿港元!

回想中国互联网元年是1997年,截止2020年,总计发展23年,中国互联网三巨头已经迭代了三次。事实上在中国,随着马云退出江湖,马化腾独撑互联网世界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前浪还没有死在沙滩上,后浪已经汹涌而至,以美团、字节跳动、拼多多为代表的第三代互联网巨头整体崛起。

最早是传统互联网时代诞生的三大巨头:搜狐张朝阳,新浪王志东、网易丁磊。第一代三巨头全部都是门户网站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最早源自美国雅虎。搜狐是当时隐隐的领头羊,搜狗是搜狐这些年最拿得出手的成功案例,但是相对于新浪和网易来说,依然差距显著。新浪孵化出新浪微博(后改名叫微博),而网易是第一代三巨头中唯一牢牢抓住游戏这个强大现金业务的企业,其战略性竞争优势始终屹立不倒。

中国互联网世界第二代三巨头BAT,分别是马云的阿里巴巴、马化腾的腾讯、李彦宏的百度。阿里凭借电子商务崛起,一路高歌,成就数千亿级别的互联网巨头,而马云创立的阿里巴巴源于自己独创的商业模式,而同时代的腾讯参照的是以色列的ICQ,百度参照的是美国google。

腾讯通过掌控网络社交这个战略性渠道入口(QQ和微信),抓住了网络游戏多年,中国第一大游戏公司的宝座始终无可撼动。其后,腾讯打造“资本+流量”模式,令人望而生畏,成为互联网江湖真正意义的大哥级企业。

百度参照美国Google模式在早期也是高歌猛进,李彦宏创新性提出“付费排名”的模式赚得盘满钵满。2010年1月,Google退出中国市场,百度在互联网搜索领域一家独大至今。但是相对腾讯和阿里而言,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第二代三巨头,现在百度市值连腾讯和阿里的零头都算不上,双方差距约为14倍!目前,京东在美股市值913亿美金,腾讯是第一大股东。换句话说,京东超越百度也很久了。百度明显跌出第二代三巨头之列。

目前,互联网第三代的时代已来临:黄铮的拼多多、王兴的美团、张一鸣的字节跳动,称为“中国互联网新三巨头”全面崛起。

现在,拼多多市值968.28亿美元;美团1万亿港元(折合约为1600亿美金);张一鸣的字节跳动虽然尚未上市,但是最新市场估值已经高达1000亿美金(2018年8月,估值是750亿美金)。从时间维度倒推估值,字节跳动是火箭速度增长,它可能是连续三代、九大巨头中单个增速最快的企业。在疫情期间,字节跳动全球下载量暴涨。2020年4月,字节跳动旗下抖音及TikTok在全球苹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 Store获取的金额超过7800万美元,首次超越了YouTube的7600万美元。以上三家公司的价值,已经远远抛离百度并取而代之;同时,它们也超越了原来排在第三位的京东。

目前的阿里和腾讯,不能单独看作是一个单一性企业,已经成长为一个基础生态体系,而这种体系是需要千亿计的资本力量和时间砥砺出来的,非短期可以做到。尤其是腾讯手里还有微众银行,阿里手里还握有蚂蚁科技,这都是千亿级别的强横底牌。如果将阿里、腾讯再加上后浪三巨头,就是中国最为强大和引人瞩目的5家互联网企业,总计市值超过15000亿美金。目前,腾讯、阿里、字节、拼多多、京东、滴滴打车,美团、百度——中国互联网八大豪强,五家归属腾讯系。

中国三代互联网巨头的迭代轨迹显示:潮起潮落,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伟大企业。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8843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