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全面解除紧急事态:在日华人有苦也有乐
日期: 20年05月4期 阅读: 357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4月1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第29次新冠感染症对策总部会议上表示,鉴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不断扩大,将把实行紧急事态的范围从7都府县扩大到日本全域,即日本全国进入紧急事态,到5月31日结束。

但是,日本很多地方抗疫表现出色,提前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先有34个县,后来又加上了近畿地区三府县,5月25日,剩下的5个都道县也解禁了。那么,解禁后的华人们怎样生活?有何感想?《中文导报》记者通过采访,倾听了他们的心声。

群马华人小心谨慎处处注意 

居住在群马县的华人森小姐告诉《中文导报》记者,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几乎没有外出,一直呆在家里——这反而是个整理心情,实行“断舍离”的好机会。之前工作繁忙,在家时间较少,现在有了更多的空闲居家养花种菜,有兴致时再作画几幅陶冶情操,生活亦不会空虚无聊。

因为居家避疫,森小姐早晨既不用紧张地赶电车上班,下班后的饭局应酬也归零,这让她平日三餐变得十分规律。但是烦心事儿随之而来。森小姐说,为抵抗病毒侵袭,每天膳食注意营养均衡搭配,免疫力虽得到增强,但宅家时长缺乏运动,体重见涨。现在群马县解除紧急事态宣言之后,可能要考虑多到附近锻炼减肥。



森小姐种植的小番茄。森小姐提供

关于群马县大小街道民众出行情况,森小姐表示,自己平均每三天去超市采购一次,最近很明显地发现各处人流量大了起来,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给大家出行大开“绿灯”,但这也非常危险。

森小姐认为,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被完全控制,仅仅是形势稍微好转,想完全恢复到往常的生活节奏还需假以时日。她表示,最近减少朋友见面、避免在餐厅饮食是稳妥做法。具体的话,可能要等到1-3个月后才保险。不过,近期开车去附近人迹罕至之处看看大自然还是可以的。

兵库华人遭遇疫期“求职冰河期”

早在疫情爆发之前,便辞掉工作的华人罗小姐遇到了新冠病毒疫情之下的“求职冰河期”。

新年伊始,为了有全新的面貌和生活,居住在兵库县的罗小姐辞掉了手头上的工作,准备再次“出发”谋求一个好职位。但无奈遭遇疫情肆虐四方,招聘数骤减,使她焦头烂额。

罗小姐说,1月份事事平静,于是辞去了长期的工作,考虑在中国农历春节后再做打算。不过新冠病毒疫情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全球,工作岗位瞬间降到低位,2月至3月间再去找工时,情况已大不如前。



近畿地区空旷的车站。

据罗小姐透露,目前关西地区有大量做派遣员工的华人失业在家,他们从事的工作均与中日旅游相关。各国限制外国人入境后,旅游业遭到致命打击,这些华人顷刻间变为无职业人士。

4月中旬,罗小姐找到一份工作面试机会,前去应聘。结果被告知已有34人前来求职,入职机会甚微,而这34人之中很大一部分是以上所提到的失业华人。

工作机会减少,应聘对手增加,再加上更新签证日期的临近,这都让罗小姐的处境雪上加霜。

截至发稿时,罗小姐还在积极寻找工作。她向记者表示,兵库、大阪等地解除紧急事态宣言后,状况或许会有一定好转,暂时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关西华人说:解禁了也不敢相信彻底安全了

日本政府根据新型冠状病毒特别措施法实行的紧急事态宣言,5月21日对近畿地区的大阪、京都、兵库3个府县予以解除。

24日是关西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第一个星期日,而且是一个好天气,关西各地人流有所增加,有些地方也比较热闹。

据NTT DOCOMO统计,23日下午3点左右在京都四条河原町附近的外出人群,比较前一天的星期五增加了33.9%。,在大阪难波也增加了24.0%。23日是近畿地区三府县解除紧急事态宣言的第一个星期六,人们纷纷来到繁华街,和星期五相比,兵库县姬路站的人流增加15.4%,京都站增加6.4%。

一些华人对《中文导报》记者谈了解禁后的体会。在大学教书的房老师说:这个阶段一直在家里准备网课,虽然关西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但是我们整个上半年都在上网课,网课的形式和面对面授课的方式不同,因此要重新学起。

还有一些华人教师对《中文导报》记者说:上网课要准备各种器材,以前都没有,如摄像头、话筒等。没想到实行在家里办公的公司和上网课的学校大增,这些商品很难买到,只好网购,有的商品价格很高。

近畿地区三府县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但还是要推行“新的生活方式”,因此上网课还要继续一段时间。每天在家里忙着上传教材和录音,还要通过ZOOM参加教学会议,目前还没有时间出去享受刚刚解禁的街上的轻松气氛。

房老师说:关西地区解禁了,老实说我也没有什么具体感觉,因为我们整个上半年的课都是网课。

房老师还对记者说:刚才和女婿谈起关于在家工作何时了的问题。他在京都一家会计公司工作,说计划6月中旬开始恢复正常通勤模式的工作。昨天他们去二条公园散步,人很少。我家在京都北区金阁寺附近,周边老户人家多,多半是高龄老人,平时非常安静,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很热闹,有好多小孩出现,可能都是外地的孙辈们,不上学,上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来了。

虽然解禁了,但是我们也没有具体的外出计划。去年曾计划今年6月和女儿一家带着孩子去中国东北见曾外婆,现在看来这个计划要后延,因为大家自觉自肃时间越长越安全。只是难为了曾外婆掐指天天盼……

一位在关西工作的华人职员对记者说:在家工作时间长了,竟然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工作方式,我是做IT开发工作的,所有的工作上的问题都可以通过网络解决,这些日子的工作使我觉得在家工作的方式应该坚持下去,上班通勤,耽误了很多时间,在家里则觉得时间很充裕,也比较轻松。

他说,我们公司从6月份开始就照常通勤了,一想起早晨拥挤的通勤电车,甚至感到有些压力了。今天(25日)看到东京、北海道等地有感染者又达到了两位数,日本真的安全了吗?

看看北海道的例子吧。北海道曾发生集体感染,一度疫情严重,北海道知事铃木直道于2月28日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要求取消大型活动、学校停课、市民对于外出自我约束等。后来疫情缓和了,感染者人数减少,病床也有了宽裕,于是铃木知事宣布紧急事态宣言到3月19日为止结束。但是到4月中旬左右,北海道新增病例又连续5日达到两位数,再次出现感染不断扩大的趋势。北海道与札幌市政府又发布紧急共同宣言,时隔不到一个月后再次进入紧急事态宣言状态。

我真担心刚刚宣布解除了紧急事态,过几天感染再次扩大了,如何是好?

宫城华人吐心声:我在仙台的日子

5月14日,日本解除了39个县的紧急事态,东北的宫城县也在其中。旅日华人杨志宽在宫城县仙台市生活工作多年,他回顾紧急事态前后的抗疫生活,不胜感慨。



杨志宽在仙台  杨志宽提供

杨志宽告诉《中文导报》,这三个月来基本上都放弃了走亲访友,拉帮结伙。和仙台的华人同胞也基本上是微信通话,尽可能不见面。昨天和宫城华人华侨联合会的老大哥通电话,彼此笑谈:平时是防贼防盗防同胞,现在是防范人群不胡闹。海外华人之间只要不进行金钱往来,就不会有矛盾和损失;面对新冠病毒只要远离人群享受孤独咀嚼寂寞,就能够风雨过后见彩虹。

TGIF!这四个英文字母英语口语中常用,适合今天。2020年5月22日,星期五,明后天周末休息。知道意思吗?周五和老外们说即可。意思是感谢上帝周五啦!

杨志宽说,疫情期间,身在在仙台的我真是休息得够够的了!防疫期间最大感悟是:学到老活到老。学习是一辈子,不仅仅是在学校,与时俱进在工作和生活中实用地学习才该是常态,有学习新事物的兴趣和能力才能感受到时代脉搏。

日本东北是由青森,秋田,岩手,山形,宫城,福岛合计6个县组成。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仙台是东北最大城市,隶属宫城县,去东京就相当于从杭州去上海。

日本东北挺郁闷,多年不被中国了解。中国人到日本旅游,第一次基本是东京神户大阪京都奈良?第二次可能直奔北海道或直冲南方冲绳,基本把东京和北海道之间的东北忽略掉。

举世震惊的东日本大震灾,仅仅让人们念叨了仙台一小会儿,更多被记住的是福岛,因为核泄漏。还有秋田犬,知道一点点秋田,秋田美人不如狗哦。青森?可能因在京沪超市里昂贵的日本苹果而被了解吧?新冠疫情迄今为止,岩手作为全日本土地面积最大的县一直是零感染,可是国内谁知道?

从3月2日开始,仙台的中小学乃至于高中进入了休学状态,我正式进入了自律防疫状态。最初,每天关注这里的感染病毒人数,大概进入五月,就懒得去看了。只做力所能及,绝不勉力而为。做好本分,其他老天自有安排!认命是很多日本朴实老人家给我的影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3月和4月,仙台疫情逐步攀升,宫城县200多万人,仙台占一半,这一带有华人1万多人。我工作的全日本最老牌私立高中仙台育英有一百多中国孩子在留学。2004年我开始持续在此工作,最初4年教中文,2008年至今教英文。汶川地震那年开始至今,我把中国初中毕业生和高中在校生引进到仙台来插班留学读高中,高中毕业被保送上大学。 

3月开始日本学生居家隔离,留学生住在宿舍,育英的条件在全日本接收中国留学生的私立高中里是最好的,但每个留学生的独立单人房仍有风险,得公用厕所、洗面池和浴室。3月我们有些慌,宿舍公共空间成了心惊胆战的隐患。一旦有留学生感染,电视台报社等各路媒体会蜂拥而至,那就可能断了学校继续接收各国留学生的国际项目。我们把留学生送到了藏王山里的温泉酒店避难,学校舍得掏钱照顾留学生,也同时力所能及支持历史悠久的温泉酒店收入来源。 

4月疫情逐步严重,我们考虑从山里归来孩子们得搬家,送到校外民间运营的宿舍公寓,因为那里不仅仅是单人房,且房间内有淋浴室和厕所,更方便防疫。 

进入5月份,学校的4个男女生宿舍进行施工改造。把之前的两个单人间合并,把其中一个单人间的一半改造成厕所和淋浴间,如此类推,三个单人间变成两个适合隔离防疫的类似宾馆的单人房了。 

所幸,到4月28日为止,宫城县共有88人被感染,接近一个月依然零增长。守得云开见月明!感恩敬畏得并行。感谢病毒磨炼我们身心,敬畏老天提醒人生无常。话虽如此,但如果我自己或家人被感染,我能保证自己不抱怨不焦虑? 



 
防疫期间,中国驻新潟总领馆领侨组事先后两次给学校的中国孩子们邮寄健康防疫包,东京的徐静波大哥也低调邮寄来大量口罩,国内上海朝阳义塾高中以及学生家长们纷纷邮寄口罩过来——大家都一个目的:为了孩子。任何国家,只要在乎孩子培养和老人赡养,整体国民的心就会柔软和温暖,就有希望和未来。 

5月22日,周五,这个感谢上帝迎接周末的白天,也是接触紧急事态后迎来第二个周末。我们七八位中日韩教职员工,在十多个中国男留学生的协助下,先帮20多个女留学生搬家到了改装后的新宿舍,今后我们的留学生宿舍更是全日本所有高中里条件最好的居住环境。 

回想15年前的5今天,学校开始持续多年的高一新生徒步研修到松岛的活动。前一天晚上,相关师生在学校大体育馆歌舞联欢,当晚集体打地铺住在教室。5月22日清晨4点,第一阵营出发后,我负责第四阵营有十几个欧美短期留学生。正要出发,前方传来消息。一个酒驾超速的日本人把正在过人行横道线的二、三十个高一新生撞得四分五散,3名学生抢救无效死亡。人生无常,15年后,我们教职员工用电脑开视频早会时,依然起立默哀。 

仙台和日本各地一样,华人餐馆多得一塌糊涂。疫情之下,欲哭无泪只能咬牙挺住。海外华人背井离乡不易,辛苦打拼小有积蓄,就本能地想开个中华料理店或中国物产店。解除紧急事态后,学校和餐馆各行各业都一样秉承前人教诲:不能完全坐以待毙得摸石头过河,今后生存王道依然是为人民服务。



 
我晴耕雨读,但凡天儿好一定领九岁的女儿小米儿出门锻炼。她骑自行车我跑步,去田间地头河边公园,还一起踢足球。遇到人就退避三舍,没有人就摘下口罩。在太阳底下吃着辣条跑步,是预防和治疗抑郁症的王道,我也一次次把这个建议发给在仙台压力山大的同胞们。

爱,所以自由;怨,容易成囚。我们在仙台,继续会加油。


后疫情时期,华人最想做什么?

一场疫情席卷全球,我们这才发现,以前习以为常的东西竟成了难以企及的“奢望”。

 疫情过后在日华人最想做什么?《中文导报》发起微信调查,排名第一的愿望让人感到温暖。疫情过后您最想做什么?调查结果如下:

第一位,探亲访友,更加珍惜家人和朋友。(216票占26%)

“疫情的发生让我明白了生命的不确定性,趁着父母还健康,趁着我们还有机会,能多见几次就见几次,能多陪陪他们就多陪陪。”这是网友“小鹿”的感悟。她说,受疫情影响回国的机票多次被取消,中日两地人员流动受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国看看,来日本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亲情是如此重要。

第二位,锻炼身体,照顾好自己。(215票占26%)

一场疫情,也让很多在日华人顿悟: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资本。“每天看着疫情死亡人数在增加,发现生命只有一次,而且很脆弱,一定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要好好生活。”朱先生说,不管有钱没钱,身体才是自己的本钱!

第三位,外出旅游,看看不同的世界。(183票占22%)

“等疫情结束摘下口罩,一定要带着老婆孩子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风景,感受一下生命的美好!”在东京居住的“周周”说,老婆一直去欧洲旅行,总是不得时间,其实如果下决心时间是可以“安排”出来的,现在欧洲疫情这么严重,看样子今年是实现不了。

第四位,努力工作,撸起袖子加油干。(122票占15%)

“我想好好工作,加紧时间赚钱,完成年前的小目标。”做旅游行业的小赵说,游客没了自己处于完全失业状态,这些日子让他意识到单一业务的风险,复工后,一定要做出改变。

第五位,逛街扫货、美容美发、吃吃吃。(79票占10%)

小李说,疫情结束之后,我最想做的一件事情是,约上我的那几个闺蜜,一起去喝奶茶、吃甜点、吃火锅、......去放肆地浪一次,放肆地活一天。

第六位,其他。(12票占1%)

网友“小小”说,我要赶紧找对象,不能继续一个人了。“去年刚刚拿到永住,工作也很稳定,这次在家宅这么多天太孤独了,还是需要爱情的!”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8786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