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为什么我们为疫情下的东京如此忧心
日期: 20年04月3期 阅读: 338 评分: 10.00/1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日本正处于控制疫情与放大风险互相拉锯的“忍者之战”的关键时刻,东京成为一个重要指标。

作为日本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人口中心,东京都确诊病例连日刷出新高,直奔200例而去。4月12日,东京新增166例,此前几天分别是144例、178例、189例、197例,单周超过千例,累计病例突破2000例,达2068例,远远甩开了日本其他地区。截至4月12日,除去钻石公主号的712例以外,日本国内感染确诊人数达7404人,死者137名。

东京都的公共医疗体系面临崩溃临界点,日本各地也是感染扩大,警讯不断。为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4月7日傍晚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东京、神奈川、埼玉、千叶、大阪、兵库和福冈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事态”,从4月8日零时正式生效,持续一个月。这是日本历史上依法宣布的首例“紧急事态宣言”。

安倍首相给出两组数据,引人注目。一组数据是,东京累计感染人数已经过千,如果按照当前5天翻倍的增速,不采取任何干预措施,两周后达到1万例,一个月后会超过8万。另一组数据是,如果按照专家提出的抑制战略,没有接触就没有感染,只要人与人之间减少70%或80%的接触,两周后就能迎来疫情拐点,感染人数开始下降,再自肃两周后病毒消退、疫情缓解。

最近,日本全国感染人数激增明显,一个月前确诊尚不足400人, 4月7日达4100例,死亡97例,4月12日累计感染7404人,死亡137人,引发了普遍担忧。从东京来看,4月5日连续两天确诊人数超过百人,感染病例一举突破1000例;一周后的4月12日,东京都确诊人数翻倍,超过2000例。东京会否成为下一个纽约?日本会否迎来美国和欧洲的深重危机?危机的现实性越来越强。日本何去何从?东京如何选择?一切都掌握在国民的手中。

自年初疫情发生以来,日本的防疫抗疫经历了苦难的三阶段:一、2月处理钻石公主号,耽误了防疫时间,耗费了医疗资源,直到2月21日全员下船完毕后,还需要解决不少棘手的遗留问题;二、3月应对东京奥运会,日本为保奥运,对于全面防疫一直有投鼠忌器的犹豫,直到3月24日决定2020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延期至2021年夏天举行,日本才有了如释重负之感。3月30日各方达成共识,新会期定为2021年7月23日-8月8日。不过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在4月10日针对明年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时表示,谁也无法判断疫情可以在明年7月前得到控制,我们也无法给出明确答案;三、4月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在暂时卸下了钻石公主号和东京奥运会两大包袱后,随着疫情扩散升温,在东京都等自治体的强烈要求下,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终于在4月7日发布了紧急事态宣言,标志着日本真正进入了全面抗疫新阶段,此时的日本已经站在了疫情爆发的悬崖边上,东京都更是面临千钧一发。

在疫情发生早期,日本的“水际对策”重点放在防止中国和韩国的输入病例,没有及时针对欧美出现的爆发性疫情出台足够的措施。一直拖到3月26日,日本政府才要求包括日本人在内的美国来日人员在酒店等指定场所隔离观察2周。4月1日,日本政府才宣布包括日本人在内的所有入境者隔离14天,在拒绝外国人入境措施的对象范围中加入了美国、加拿大、英国等49个国家和地区,至此日本限制来自73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人入境。4月7日,日本才慢一拍地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即软封城,而不是硬着陆。

日本东京商工调查报告显示,新冠疫情大流行已导致51家日本企业破产, 2月有2家公司倒闭,3月有23家,4月至今已有26家。4月份倒闭案件激增,突显出这场危机给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带来的重创。据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熊野英生主任研究员预计,东京封城一个月会让日本经济损失约5.1万亿日元,约占GDP总量的1%。安倍直言“日本经济正面临战后最大的危机”,可能出于经济的考量,使日本的动作稍有迟疑。3月中旬以后,中韩两国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而欧美疫情大面积爆发。日本未能提前或及时防住来自欧美国家的输入病例,埋下了隐患,东京受害尤甚。

然而自疫情发生以来,日本的“佛系”防疫一直受到关注,也让人百思莫解。以东京为例,目前的感染情况严峻,接连出现了医院内的集体感染、老人养护设施的集体感染、密闭演出空间内的集体感染,此外,年轻人的感染系数在上升,不明感染源和感染途径的病例与日俱增,3月春分三连休的聚集赏樱可能也是新一轮扩散的重要原因。然而也有分析指出:东京有司机和导游确诊,但旅游团却无一人感染;东京人口集中公交稠密,却没有出现电车和地铁上的大面积感染;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里老人多华人众,病毒没有大爆发,中华街也没有出现感染病例,堪称奇迹。

再从死亡病例来分析。厚生劳动省宣布,2月13日有一名80多岁的女性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死亡,这是日本首起新冠死亡病例。在世界其它地方陷入感染人数猛增、医院人满为患、死亡人数越来越多的恶性循环之时,日本迄今新冠死亡137例,东京都的死亡病例40例——相比于美国死亡超2万人的恶性结果,日本是世界上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东京也算得上是优等生(厚生劳动省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日本自杀人数为19,959人)。

以上各种迹象表明,东京正站在歧路上:一方面如小池百合子知事称“东京面临疫情爆发的重大局面”,另一方面东京并非没有回避危机的可能。很多人觉得日本的疫情马上就要大爆发了,网络上推测日本马上沦陷的消息不绝于耳。日本北海道大学流行病学教授西浦博说:“东京有可能进入爆炸式的指数增长阶段,有必要发布更有力的外出限制措施,而不只是叫人们自我克制。”但是目前,日本没有实行强硬封城,东京没有实行社区隔离。日本能否有效抑制病毒传播?东京的明天究竟如何?实系于每个人的日常作为。防疫抗疫成果既要依靠政府的有力政策,更要依靠国民质素。此时此刻,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能够做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

为了回避扩散危机,首先在于切断病毒传播途径。日本政府公布了三大注意事项: 1、不要去人口密集的地方;2、不要长时间待在密闭的公共空间里;3、不要近距离的密切接触。在维护公共秩序方面相当自律的日本人正在史无前例地拒绝“三密”,认真配合履行政府的呼吁。其次,通过各种渠道保持身心健康,远离聚集、对面、焦虑、压力,增强内外免疫力,也是不二之选。今天,所有人的“蜗居”都是一场与病毒的“战斗”。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8724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