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防疫心态大不同:在日华人爆发“亲子大战”
日期: 20年04月2期 阅读: 475

3月22日,不戴口罩就出门的华人二代真弥小姐

中文导报讯  专题报道组

日本疫情扩散中,尤其是东京连续几日都感染人数惊人。3月31日,东京新增新冠肺炎感染人数78人,单日感染人数再度刷新纪录。东京累计感染人数已突破600人。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31日下午紧急前往首相官邸会见安倍晋三,探讨“封城”和日本宣布国家紧急状态等事宜。日媒推测,小池此行意在向安倍通告东京都政府“封城”的意向。小池百合子31日在结束与安倍长达两小时的闭门会谈后表示,东京目前的情况“已接近极限”,都政府下一步将“着手开始对疫情扩散进行应对”,暗示了“封城”的可能性。

然而,就在疫情不断扩散,在旅日华人心怀不安的病毒防御战中,另一场华人家庭的亲子攻防战也在打响。

事实上,自疫情发生以来,《中文导报》记者已听不少华人家长表示,在日本长大的孩子不听家长的话,先是不戴口罩,轻视疫情,后来虽然戴口罩了,依然外出,工作聚会都不误。现在仿佛有两个平行的世界:一个世界在华人家长的微信群中,那里病毒肆虐,黑云压城,各种惨烈场景和民间偏方飞舞,眼看着东京就要沦为欧美那样情况严重的疫区;另一个世界在日本生长的华人子女生活中,他们与日本年轻人一样,秉持“回家洗手就可以”的迷样自信,行走在东京渐渐冷清但绝不空城的大街小巷里。

逼得华人家长盼封城

东京都的高英家有两个子女,姐姐真弥今年刚工作,弟弟宏国上大学四年级。两个孩子都有很多朋友,而且一直以来都习惯了四处旅游。听说要采访家长与子女关于疫情的不同心态,高英给记者发来了她的感想:

国家还不封城,作为家长我真是快要疯了。有人说过,新冠病毒肺炎,中国打前半场,海外打后半场,华人打全场。我觉得还要加一句:我们这些华人的家里天天是战场!

在日本长大的年轻人,是不会受到微信任何影响的,而接受了大量微信上新冠疫情影响的我们这些大人可能是知道过多的风险信息,看着满不在乎的孩子着急。他们不防犯不听劝,反而还笑话家长大惊小怪,我这个心里纠结得呀,水火两重天,日夜不安宁。



4月2日,华人二代宏国轻装出门去,之后被家长喊停,戴上了口罩。

也许日本是个灾难太多的国家,对于生死观,孩子们与我们小时候受的教育不同, 这没办法跟他们拧。他们非常自信地说:年轻人不容易得,得了也比较轻就过去了,不会死的,如果要死的话,那就是命,我认!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当时听得我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们从来没有想想他们说得轻松,但他们可能还会祸害社会,会传染给他人,会传染给家长,大人可没有年轻的资本,何况现在年轻人重症化的倾向也越来越多了。

当然,我也不愿意让孩子们太紧张,微信里的消息,我也没有一一传给他们,再说还需要给他们翻译,说多了就更不愿意听了。
但是他们听国家的话啊,如果有强行的政策,如果宣布紧急事态,年轻人就不能成天价地往外跑了。晚上他们出去吃喝玩乐,还在居酒屋待一宿不回家,这最危险了。
如果政府有规定的话,遵守的年轻人多了,他们也不可能聚集,那我们家的孩子也没辙儿了。人是环境的产物,孩子们之间的互相影响,远胜于家长的唠叨。好在他们现在终于戴口罩了,算是谢天谢地。每天一回家,都被我大叫:站住!然后我会拿着消毒液奔到玄关,从上到下喷个够,才允许上楼。

在小池知事号召不要晚上逗留在外,不要长时间地居集在三密场所,我儿子居然还说,晚上有四个同学聚会,夜里就不回来了。我说不同意,他那表情却是:我不是需要妈妈同意的,我只是通知你而已。气得我只好说,那你去了就不要回来了,过14天以后你再回家吧——不知是我的话管用了,还是其它同学有事儿了,晚上他没有出去,说是聚会中止了。

女儿前一段时间也是玩疯了,可能跟毕业季有关,不断地有各式送别会——同学间的,活间的,打工地儿的,林林总总,,也总是搞通宵,真受不了,有时候真希望让他们搬出去算了,实在是管不住,那你们各自自我负责吧,别传染给我们。
今天这个想法更强烈了,想在他们上班或者上学的附近找个单身公寓,这样也减少他们通勤通学的电车上的感染机率,我们大人都一个多月在宅勤务没乘电车了。其他家长如有好办法的话,请告诉我啊。


为了保命  将儿子赶出去  

居住在东京的华人妈妈清水,这几天将儿子赶出去了。

在东京开着贸易公司的清水夫妇,在自己住居的附近有一套空着的小公寓,原本是出租的,但最近一直空着。因为与儿子吵架吵得厉害,干脆让儿子独自搬过去住。这样,眼不见为净,免得看见他不戴口罩或又要出门而来气。

清水这样做,有一点特殊原因,因为她和丈夫都有基础疾病。看新闻报道上说,因感染新冠肺炎而严重甚至去世的,都是有基础疾病者,所以清水女士更加担心。20岁出头的儿子在日本出生长大,认为大人大惊小怪,过度忧虑,不肯配合全家宅在家中不出门的约定。


3月24日的涩谷街头。(图片来自网络)

清水妈妈说:“每天都在不安中度过,多么希望政府早日宣布紧急事态宣言。我们夫妇不出门,但儿子不肯,瞒着我们,跑出去见朋友,还忘了戴口罩,这么下去真不是办法。彼此都压力很大,他年轻感染了有可能确实不会严重,但如果传染给我们,情况就严重了。所以,我都做好了以防万一的准备,把银行密码都写出来放抽屉里了。”

让儿子单独住在公寓里,这样,清水妈妈才觉得放心了。不用整天不允许孩子出去,吵得天翻地覆,感觉血压高升,而儿子也在适度的自由下学习自律。虽然早就希望孩子能独立生活,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契机,这次疫情爆发下,在家长对疫情的恐惧和与亲子世界观不合的争论无果之下,将儿子赶了出去,也许会成为他独立生活的契机。

父母苦口婆心  基本没用   

千叶县华人陈思告诉记者,多少苦口婆心,都不如活生生的现实。

陈思说,在国内疫情深重时,曾在网上看到流传一个段子,说国内家里的老人都不肯戴口罩,让他们戴口罩的难度,相当于当年他们让我们穿秋裤的难度。而到了旅日华人这一代家长,却不仅要让他们穿秋裤,还要让他们戴口罩,难度更上一层楼。

面对在日本成长的年轻一代,看着他们总觉得穿得少,想让他们穿秋裤,而疫情发生后,更是想让他们戴口罩。

“口罩?那是给已经感冒的人用的,健康的人不用戴。”这是陈思家孩子们的理论,当然,更是前段时间里日本专家们的言论。

当政府发布“不要不急的出行,请不要去”的呼吁时,陈思的儿子还在准备去他自己组织的桌游聚会。他告诉陈思:“这不是不要不急的事儿,这是很必要的事儿。”因为是他组织的,他认为只要确认来的几个人都没咳嗽发热症状就可以。“自肃”,要求的是“自律”,又不是硬性规定,而且只是小人数的聚会,肯定不要紧。

这件事令陈思十分担忧,那是3月底,眼看着每天感染者人数都增加,而且关于集团感染的消息也不时出现在电视新闻中,令人焦虑。既然苦口婆心劝说已是无效,只好以放任自流听天由命的心情,将库存不多的口罩多找出来几个,塞进儿子的手里,希望他当天能让其他几个参加者也戴上口罩。

桌游,顾名思义,是一种围着桌子的游戏。陈思知道他们所玩的是靠说话来完成的游戏,按照既定的游戏规则,扮演各种游戏角色,靠语言来推进故事。想象着年轻人围着桌子侃侃而谈口沫横飞,感觉十分危险,也唯有送上口罩以求一丝安心。幸好,这次游戏报名者中两个孩子受到家长的“自宅待机令”,不得出门,所以这场游戏聚会也不了了之地停止了。

陈思还告诉记者,她认为“苦口婆心”对于有了自己想法的年轻人基本没用,甚至会引起叛逆心理,因为我们自己也曾是这样走过来的。

各方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有华人家长对记者说,这几天,孩子们明显配合多了。回到家里,让消毒就消毒,让先洗澡就先洗澡,一方面是新闻报道出年轻人感染人数占比例很大,另一个是前不久日本著名谐星志村健因新冠肺炎病逝的消息,对日本社会有很大的冲击,人们好像这才发现,一个活生生的人,会因为感染而失去生命。


华人家长高英说想问问其他家长有什么高招

这位家长表示,仔细想想,也不能都怨孩子,日本刚有几例患者时,这位家长就让儿子注意,但孩子说她小题大作。他去医院拿药时问大夫,那大夫说,这病毒就和流感差不多,不用在意,那么儿子当然是信大夫而不是信家长了。

一位华人医疗工作者说:“我一直觉得不是孩子不听话,而是一开始政府的导向,政府的政策和普及不够努力,这次广岛大学生欧洲毕业旅行回来后一个人引起三十多个人感染的事例,终于引起媒体的重视,报道多了一点。很多年轻人到现在还是认为,只不过是得了一场流感而已 ,连我们医科大学的医学系学生都有如此的错误想法。媒体的报道很重要。可能因为华人家长比一般日本人更知道一些疫情爆发地的惨状,之前也看了很多武汉的报道,所以更在乎,更重视,叮咛得多了,自然引起争吵或反感。

日本社会的年轻人,特别在东京,单身的很多,没有父母的叮嘱,也从不看电视,根本不关心。之前还发生过一些年轻人在街头回答媒体说不知道有呼吁不让出门的消息。现在疫情严重了,政府呼吁也升级了,事实上没有谁对谁错,连政府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当然教训还是多多的。”

在防疫方面如何解消亲子大战?华人家长们还总结了以下经验: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要针锋相对。

在年轻人无法完全听话的基础上,在家中做好防护,在饮食上营养均衡,保持乐观轻松心情,提高自身免疫力。

在孩子在家时,打开电视并寻找报道疫情的节目,营造疫情之下要防护的氛围。

畅谈疫情结束后的计划:去旅游,去寻找美食,去购物,去买新游戏……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8707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