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日殊途同归:全球抗疫的两大样板
日期: 20年03月3期 阅读: 344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随着中国有效控制疫情,新冠蔓延在国内渐趋平稳,但全球疫情却出现了暴增态势,特别是欧洲成为新的“震中”,多国医疗体系受到挤兑冲击,面临崩溃边缘。

世卫组织报告,截至欧洲中部时间3月15日10时,全球新冠肺炎蔓延到除中国以外的143个国家和地区,中国以外确诊病例较前一日增加10955例,达到72469例;中国以外新冠死亡病例较前一日增加333例,达到2531例。面对疫情,多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美国、意大利、西班牙、韩国、菲律宾等十五个国家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采取措施包括,禁止疫情严重国家公民入境、学校停课、关闭大型场所、禁止大型公共活动等。

疫情不分国界不论民族,从亚太到欧美警哨四起。《纽约时报》“观点”专栏刊文称“中国为西方争取了防疫窗口期,西方却白白浪费了时间,错过了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 如今,欧美疫情爆发至难以收拾的地步,再加上沙特与俄罗斯博弈导致油价大跌,更刺激全球金融市场如坐过山车,在过去一周里出现排山倒海式的溃退,美股两次熔断,市场波动之大为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所未见。

疫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新冠病毒大流行,从个人传播迅速扩展到群体爆发,从有限的国家和地区引发了全球沦陷,疫情严重拖累了经济,深刻影响了政治,更将改变动荡中的国际格局。在人类历史上,只有瘟疫和战争具有毁灭性的破坏力。如今人类遭遇新瘟疫,面临着空前的危机,防疫抗疫正在史诗性地改变着世界。

过去一个半世纪以来,西方主导了世界秩序,自我中心的观念根深柢固,即使经历了两场世界大战,西方国家依然位于世界的核心与中央,成为繁荣、民主、安全的标志。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三场重大危机改写了历史:911恐怖袭击,粉碎了西方世界安全的神话;2008年金融海啸,证明了金融危机绝非新兴市场之罪,发达国家市场正是重要渊薮;眼下的COVID-19病毒掀起“疫症海啸”,刺破了“现代西方不会爆发第三世界式瘟疫”的自信想法,显示出欧美并不具备自诩的特殊免疫力,更考验着西方社会的医疗系统,为全球带来新一场危机和挑战。

不少学者近日表示,新冠疫情可能会加速全球化的衰退。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率先提出“非理性繁荣”概念的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警告称,疫情正破坏商业活动和投资意愿,市场崩溃远没结束,恐慌才刚刚开始,全球股市和经济目前都极度脆弱。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哈罗德•詹姆斯发文说,疫情造成的工厂停产打乱了全球供应链,生产商已在采取行动,以减少疫情暴露出来的远距离薄弱环节。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表示:我们正处在全球经济金融危机的边缘,疫情全球大流行是导火索,根本上是全球经济金融社会的脆弱性。从金融周期的角度,这可能是一次总的清算,该来的迟早会来的。

近年来,各国民粹主义抬头、英国脱欧、美中贸易战,全球化趋势受到了越来越猛烈的挑战。新冠疫情爆发不久,已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创,再度引发国际社会对全球化浪潮的思考。甚至有声音提出质问,新冠疫情会成为逆全球化的终极推手吗?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早在世纪之初就提出了“全球化三元悖论”,指出在经济一体化(或者说全球化)、民族国家独立主权和社会民主化这三个目标中,一个国家难以同事兼顾,只能坐拥其二。当然,以上推测还是基于可以预期的社会进程和经济常量,而不包括突如其来的全球瘟疫这样的变量。如今,世界面临着更加复杂多变的局面,疫情对各国企业和全球经济带来的挑战包括:难以捉摸的病毒扩散和防疫抗疫的不确定性、步调不一致的各国政府的决策和措施、让社会陷入停滞的封城、闭关的全民隔离要求、复工复产背后隐藏着疫情二度爆发的危险性,等等。

在新冠疫情的暴力冲击,在越来越具有现实性的全球化悖论面前,各国政府都不得不做出符合国情与民意的选择,包括当务之急的防疫抗疫之策:究竟是保经济,还是防疫情;究竟是自保,还是他助;究竟是依赖国际联合,还是依靠本国力量制定防控对策;究竟是互相抄作业,还是独立解题自我完成——面对着瞬息万变的疫情蔓延,面对着全球化在病毒面前的原形毕露,各国政府或许已经没有时间去做理念讨论、外交争辩了,必须当机立断果敢行事,任何理性的决策、有效的措施都是无可厚非的,都是值得尝试的。从这种现实背景出发,来看待各国防疫模式,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尤其是中国忍受短期剧痛、付出重大代价的“举国抗疫”和日本的重症住院、轻症家养的“佛系防疫”,形成了鲜明对比,也不难看出各自内在的合理性。

3月14日傍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举行第二次记者会见,为配合修改后的《新型流感等对策特别措施法》向国民做出说明。此前的2月29日,安倍首相首次举行传染病对策记者会,从那时起,首相官邸从厚生劳动省手中接管了指挥权,日本的防疫抗疫由个案处理上升为全民行动。

安倍首相在二次会见中介绍说,当前日本平均1万人中仅出现0.06个感染者,相较于其它国家可以说抑制住了扩散速度,当前还不是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的时候。同时,形势在随时变化着,为保护国民的生命和健康,若有必要则会依据程序采取法律上的措施。他强调,为防止重症化将集中检查和医疗支援。针对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延期论”,他表示“希望克服疫情扩大,平安无事地按计划举办”。安倍表示,日本不是在孤独战斗,现在全世界都面对着新冠病毒这一共同的敌人。相信只要同心协力,一定能取得胜利。

无疑,日本是爆发疫情最早的国家之一,却至今没有宣布进入紧急事态,这与日本执政者在专家判断基础上遵循独特的防疫逻辑,与安倍政府的理性决策与合理对应,与日本的医疗体系依然健全运转而获得的信心是分不开的。

历史上,日本宣布进入紧急事态并无先例可循。二战之后,日本没有出现过重大公共卫生事件而宣布紧急状态的情况;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时期,日本也没有实施全境紧急状态,仅是震区采取了紧急避难措施。本次疫情来袭,安倍谨慎对待紧急事态,推动“特别措施法”通过,既有备而行,又引而不发;既能面对危机抓准社会民意的心理导向,又能对症下药多管齐下地给出有说服力的一揽子方案,展示了一位成熟政治家的决策眼光和领导人的责任担当。

在全球疫情迅猛爆发的当下,守住一城就是为全国防疫出力,守住一国就是对全球防疫的贡献。从这个意义上,中日两国殊途同归,或成为全球抗疫的两个样板。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8680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