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一位副市长的成名与堕落:我有3个情人都有感情
日期: 2020/01/15 11:45 阅读: 318
一位副市长的成名与堕落:我有3个情人都有感情
新闻来源: 酷玩实验室

房间里多个保险柜里存放了两亿现金,一分钱没敢花。《人民的名义》中的情节,在现实中上演了。

赖小民,国有金融企业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根据专题片的内容,他在北京的一个小区有一套房子,专门用来存放受贿所得的赃款。但他一分钱都没敢动。

这件事震惊了众多网友,谁也不知道,他收第一笔钱时,他的心理产生过什么变化,在不断贪腐的过程中,他有没有过一瞬间的反思与愧疚。

答案也许藏在另一些人的故事里。

李立青和妻子蹲在自己的地下室里,用了大半晚上的时间数完了两箱现金:整整666万,这些钱打散之后,堆在地上是一座小山。那666万现金,是一个叫“许博士”的老板送给他的;

赵副市长已经忽略家里的结发妻子许久了,因为他早已看不上这个”黄脸婆“了。在外面,他有3个情人,个个年轻貌美,一个很久前断了往来,一个叫小乔,给他生了个儿子,还有个叫小凡,给他生了个女儿。

多年后,成为阶下囚的他们,对着一位叫丁捷的纪委书记,细细讲述曾经的点点滴滴,讲述他们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年轻时的荣耀和梦想,后来的权力和堕落...

虽然,他们中有些人,并不认为这是堕落。因为在他看来,三妻四妾都是真爱,自己都是用了感情的。

他们都是地级厅和省管领导干部,后来,这13位干部的故事,被收录在一本叫《追问》的非虚构作品里,成为了中国漫长反腐道路上的一个小小注脚。

写书的过程中,丁捷路访的一名群众表达了自己的困惑:“那些干部,特别是那些大干部,都是我们羡慕的成功人士,他们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把自己整垮了,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太聪明还是太笨,是太坏还是太无奈?我们想不通。”

这大概是许许多多普通人的困惑,而问题的答案,从这本书中,也许可以窥见一二。

1

当金钱和权力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往往也是腐败的开始。

李立青原本是一个中级城市的正厅级干部,担任过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市委副书记。

改变命运之前,他在镇里的高中教政治,由于成绩太过出色,引起了教育局的注意,他通过考试选拔,破格进入了市重点中学,成为教学骨干,在家乡引起轰动。


他没有走后门,没有找关系,完全凭借自己的实力。

但学校没有重用他,一个同行老干部排挤他,进了最好的学校却没过上好的生活,家乡人开始嘲笑他了。

他和妻子分居两地,他解决不了妻子的调动问题,也就没法让女儿小学毕业后进入更好的中学学习,妻子也不满意了,开始给他脸色。

他自己也着急,本以为凭着本事进了市里最好的学校,可以在教育事业上有一番作为,没想到却落得这么个下场,他想寻找更好的机会。

市里恰好拿出了十几个部门副职的职位,公开考试选拔人才。

他想不就是笔试面试吗,这正是他的强项,报名参加。

笔试成绩出来后,在教育局副局长岗位上三个人入选,他成绩排名第一。

面试时他准备了一套针对全市基础教育改革的方案,他胸有成竹,运筹帷幄,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教学实践经验和思考全部托出。

看起来,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位置了。

面试回来后,学校有人告诉他,你要去走动一下,天上不会掉馅饼的。

他不屑、他鄙夷这一套,凭本事考试,为什么要搞这些旁门左道。

可结果出来后,他落选了。

但优秀的人总会被看见,几天后,市政府秘书长突然找他,夸他有才华有胆识,落选了不要紧,但展示自己很重要。

紧接着就说市政府需要一位搞材料的,问他要不要过来。

虽然职位待遇比不上他应聘的位置,但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要才华能发挥出来,管他什么职位呢。

1995年,37岁的他顺利成为了市秘书处副处长,周围的人对他的态度又开始变化了:走之前校长隆重欢送了他,那个一直排挤他的干部变得友善了起来。

回到老家,镇里的干部和邻居大老远跑过来看他,要请他吃饭,还想请他回以前教书的中学做演讲。

看着这一切,他觉得多么滑稽啊,人的态度怎么会转变得这么快呢?

他看不惯这一切,却都接受了,甚至有些享受,请的饭都吃了,演讲也做了。

他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他终于熬出来了。

在他成为秘书处副处长后,女儿上了市里的实验中学,妻子孙兰的工作很快得到了调动,两人异地分居的问题也解决了。

孙兰在外面到处说自己的丈夫每天都能见到市长,连吃饭上厕所都能见到,别人都羡慕极了。虽然他觉得这些话有点荒诞,但他还是很受用,他得意扬扬。

做市秘书处副处长的那几年,他成绩斐然,深得领导赏识。

他起草的很多重要性文件一次性通过,这在市政府的工作里极为罕见;他任劳任怨,熬夜加班,卖命工作。

市领导觉得自己没看错人,老市长很关心他,每天下班都要绕道来到秘书处办公室,提醒他早点下班,要爱惜自己的胃。

老市长自己也是个工作狂,几十年如一日,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从不停歇,最终累坏了自己的身体。

退休没几年,老市长就生病去世了。





他哭了,哭得很伤心,但在那些眼泪中,他忽然觉得自己不能这样拼命,要保养和犒劳自己。

周围人态度的转变,老市长去世的冲击,他隐约觉得权力可以给他带来一切,他开始追求权力,享受权力带给他的变化。

秘书处副处长做了几年,40出头,他想再往前冲一冲。


2003年,市里公推公选一些直属单位的副职,他毅然报名体育局副局长。

他想凭借自己这么多年的政府工作,这次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还是有点不放心。

这个时候,妻子孙兰介绍了一位自己学校的“杰出校友”给丈夫,是个老板,人称“许博士”,在当地有很多企业。

饭桌上,这位许博士夸李立青能力有多强,有多公正廉洁,还问是不是至今都住在市里分配的小公寓里。

李立青说是的,而对于这一点,他自己也很自豪。

但这个回答,在晚上吃完饭回来后,被妻子狠狠数落了一番:人家都在买房,买商品房,谁还住那丁点儿大的政府福利房啊,你那不是廉洁,你是无法不廉洁啊。

原来妻子介绍这位许博士,是想帮丈夫“运作”,说他在昆明认知一位重要人物的太太,可以帮忙运作。

李立青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却有点不安,他问妻子,自己没有什么存款,欠了人情怎么还。

妻子一脸笑容:人家找上门来,是明摆着培养你,看好你,你有了大好前途,还怕没有机会报答他啊。

这句话,成了李立青和许博士之后生活的完美总结。

李立青果然坐上了副局长的职位,但不是体育局,而是组织部,虽然同为副职,但后者比前者分量重多了。

至于这位许博士到底做了什么,妻子说他陪一个贵太太打麻将,故意输了几十万,贵太太高兴了,他就提出自己的亲戚要参加公考,贵太太立即表态,一定关心。

听了之后,李立青对这位许博士感恩戴德。

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精明的许博士却在这个时候消失了。

李立青很着急,还没回报自己的“恩人”呢,怎么就消失了,难道这个人真的什么都不图吗?

几个月后,许博士出现了,说想拿下县里的一个矿山,这正是报恩的好机会,他当即答应,许博士顺利拿到了矿山的开发权。

为了感谢,许博士送来了50万,他不想收,许博士说他拿到矿山的开发权能获利过亿,这点钱不要嫌他小气,听了这话,李立青又心安理得了。

过了几天,许博士又送给了他妻子孙兰50万,说是端午节买粽子吃。

从这里开始,李立青就不再亲自收钱了,都让妻子孙兰代办,孙兰也“把关很严”,只收许博士范围内的,还帮丈夫分析,这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他开始对许博士以及他们的朋友有求必应,而对方的一次次慷慨回报,他照单全收,至于家里到底收了多少钱,他也不知道。

一次他问妻子,妻子说你好好做官当领导,偶尔帮帮朋友,造福一方,惠及朋友,有功有德,就别管这些事了。

2009年,李立青被提名市常委、组织部长,一时间,电话从四面八方涌来,茶叶、烟酒、红包一起送来了,但这些早就提不起他的兴趣了,还是许博士刺激了他。

一天晚上,许博士吃完饭送他们夫妇回家,说给准备了两箱特产,他们回家后打开一看,两箱全部是现金,夫妻两人蹲在地上数了大半晚上,整整666万,打散之后,在地上是一座小山。

场面震撼极了,李立青也觉得震撼,但他早就没有了第一次收钱时的那种剧烈的心潮起伏,尽管从数字上相比,第一次只有十万元。

一年后,李立青女儿结婚,许博士故技重施,说包了一个888的红包,但回家后发现,两个红色的大袋子里装了整整888万现金。

这个时候,许博士已经不满经济上的回报,开始为自己的朋友谋职位,开始在李立青的身旁安插自己的人,职位要求越来越高,李立青不满意了,拒绝了他一次,许博士当即甩了脸色。

李立青也不高兴,一个商人,对自己单位的职位安排指手画脚,自己颜面何在。

两人的裂痕从这里开始出现。

2012年,李立青得知自己有当选市委副书记的机会,回家给孙兰说,让她找找许博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关键时刻再帮自己运作一下。

第二天,许博士就带了一个人来见他,说这个人背景很深,市委副书记他自己运作不了,要这个人出手。

李立青直接问要多少费用,许博士说这个自己不清楚,借上厕所的离开。

李立青和面前这个人谈,对方要1000万,分两次给。

这1000万让他心疼,觉得自己有了经济缺口。

他想出一个好办法,让孙兰提前退休,在昆明开了一间茶社,还弄了一个私人会所。市里要巴结他的人,都去昆明“喝茶”。

大家自然心知肚明,开张几个月门庭若市,孙兰很快就筹集了1000万“投资款”。

他自己一分钱没花,就捞到了这笔钱,果然也做上了副书记。

只是他后来才知道,那个所谓背景很深的人,不过是许博士找来的群演,许博士只想捞回自己上两次送红包的钱。

在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市委副书记的六年时间里,李立青为开发商、煤矿老板走后门,用钱买官,再卖给别人。

他和自己的妻子、女婿等,收取的贿赂达到4600多万元,但掌权之前,他也是一个出色的人才。

2015年,因为巨额贪污,李立青被判处无期徒刑。

发迹和堕落,同时在这个人身上出现。

他才华横溢,不甘于命运的安排,在人生陷入窘境时,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寻找到出口。

有了一点光明之后,权力带给他的转变让他开始迷恋,他不择手段,在其位不谋其职,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利益。

职责早就被抛在了脑后,在那些利益送到自己面前时,他没有拒绝,那些年埋藏在心里的委屈和失落,让他一心想出人头地,权力成了他谋利的工具,也成了他为别人谋利的工具。

而在他背后,还有一个精明、却也是非不分的妻子,推着丈夫一步步走进了深渊。

李立青倒在了钱和权上,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爱权力和金钱。

也有人靠着自己的努力和真才实干,一点点得到了权力。面对金钱的诱惑,他表现出了巨大的定力,纹丝不动。

但不成想,最后却栽在了美色上。

2

当庭宣判的时候,法官问这位曾经的副市长,服从不服从,要不要申诉。

他说服从,完全服从,如果一定要申诉,那就是判得太轻了。

庭下的人都笑了,只有他妻子流下了眼泪,这眼泪中,夹杂着万种情绪。

这位前副市长姓赵,44岁就坐上了副市长的位置,那是他通过自己努力得来的。

1983年,18岁的他走出县城当兵;1991年,长江中下游发洪水,他全身心投入救灾之中,立了大功,被提拔,成为他所在部队里最年轻的正营级军官。

2000年,35岁的他转业,此时已经是正团级干部,到了地方上,担任市经贸委副主任,之后再被调到市开发区管委会当主任,还兼任了党工委书记。

开发区在他手里的那几年,经济飞速发展。能力突出,2009年,44岁的他成了副市长。

年轻有为,风华正茂,前途一片光明。 市长也很器重他,有人说他独裁霸道,传到市长耳朵,市长哈哈一笑:如果没有这点独裁劲儿,小赵也不可能几年的时间里就把开发区干这么大,让他独裁吧,人事方面不要掺沙子,不要打消了他的干劲。

只是风光背后,还藏着另一个早已腐朽的他。

18岁那年当兵走之前,他第一次去了趟县城,找一个女同学。

女同学见到他,很高兴,带他去县城的国营饭店吃肉包子,还告诉他:我喜欢你,你如果进城来娶我,我就嫁给你。但是你要努力走出那个山旮旯。

恋爱关系就这么确定了,他心花怒放,一路走着回家,走了一天一夜,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可心里是甜的。

当兵后,他们通了两年的信,天马行空,所有的浪漫、甜蜜和思念,都写在了纸上。

突然有一天,女孩不回信了,他不服气,请假回去找她,才知道已经跟别人定了婚。

她当时是县百货大楼的营业员,两人隔着一个柜台,无话可说。

女孩先开口了:只能这样了,你要原谅我,这是我爹妈做的主。

他表面上风平浪静,安静离开,心里却翻江倒海,恨不得炸了那栋大楼。

在那样一个年代里,一个穿军装的人这样被失恋,在他心里引起了极大的震荡。

对他来说,那是一种巨大的羞耻和愤懑,一颗对感情态度扭曲的种子,从这里就开始萌芽。

多年以后,这种扭曲的感情促使他成为副市长后特意回到老家视察,他毫无预兆的提出要去看看那个百货大楼,得知已经改成超市后,他又问以前的员工都怎么安排了。

在一片前呼后拥中,他带着一种别人难以察觉的恶俗的快感出现在了那栋大楼里,他想象着那个女孩见到现在的自己会是何等的惊愕、狼狈与懊悔,他还想象了很多居高临下的对话。

他没看到那个女孩,但在展览室的员工榜上看到了她的照片:变胖了,眼袋重了,脸上的斑点多了。

这让他的那种快感更明显了,他又想到自己现在在外面皮肤如凝脂的情人,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他得意极了,觉得自己竟然会为这样一个女人纠结这么长时间,太不值得了。

他心里想到的这位情人,被他称作小乔,这已经是他的第二个情人了。

当上开发区主任的第二年,战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庞老板,说是要来市里投资高科技的研发项目基地。

一听是战友介绍来的,他根本没做过多的审查,80亩地说批就批,一路绿灯,帮着搬了很多复杂的手续。

开发区的地盘上,别人要想办下来这些文件,难上加难,但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他觉得自己是在帮战友的忙,没有收钱,这是重义气,对方又是来投资,合情合理。

后来才知道,这位庞老板根本不是投资什么高科技项目,不过是为了圈地。

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少年,庞老板自然明白傍上一个官员对自己经商有多大的好处。

求办事的过程中,庞老板直接送来了50万现金,赵主任拒绝了;女儿考上高中,庞老板送来一套名牌运动装,运动装包在一个袋子里,等他晚上回家打开包,里面包着10万美元,妻子吓呆了,脸色惨白,结巴着说到这人不能交。

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强大,在妻子女儿面前,他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男子汉,大手一挥,怕什么,这是商人为了表达对我的敬重。他把衣服留下,钱退了回去。

庞老板想了更多办法,变相来回报这位对自己开绿灯的“主任”:送烟送酒,约打高尔夫,请吃饭,这些,他照单全收,但现金和一些贵重的东西,还是会拒绝。

既然钱不行,那就换其他方法,庞老板终于抓住了他的软肋。

庞老板请他去参观朋友的化妆品企业,饭后这位朋友老板请他们吃饭,还来了5、6个平面模特,青春靓丽,美艳动人,坐在她们中间,赵主任突然开始自卑,觉得自己土的掉渣。

但几杯酒下肚,听着周围的一片逢迎和谄媚的声音,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才是这个饭桌的中心人物啊,他拥有权力,难道不是这些人梦寐以求却不得的东西吗?

饭后,那些模特换上礼服,一个个坐到他面前,请他点评化妆品效果,靠得那么近,看着那一张张精致的脸蛋,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那个晚上,他彻底失眠了,多年来,权力给予他的支撑和心理平衡,在那个晚上开始倒塌:这些土包子企业家,靠着我们发财,却可以对这么多年轻的姑娘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一种严重的失落感在他心里产生,回去的路上,庞老板显然看穿了他的心思,开始猛攻:说自己的这位朋友又丑又胖,完全没法和赵主任比,又夸赵主任清正廉明,自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官。

接着讲这位朋友的风流韵事,花钱养了多少个情人,名字排号都排不过来了。又说回到赵主任身上,说嫂子是个贤妻良母,年纪比他大了不少,照赵主任这条件,在古代完全是三妻四妾。

这些话都说进了他的心里,他嘴上还骂着庞老板,心里彻底失衡了。他想着自己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苦,才一步步努力到了这个位置,他想起自己那失败的初恋,人生至此好像还没真正谈过一场恋爱。 3

庞老板为他安排了第一次出轨,那一年他去成都的一个经济管理培训中心学习,庞老板每晚都接他去自己的私人会所吃饭,还给他拉来了一个沈姓的32岁女性,成熟抚媚,说是单身。

见面第二次,两人就发生了关系,两个月学习的时间里,他在庞老板的私人会所里和那位沈女士度过了58天。

学习结束后,他还是想那个女人,每个星期都要跑成都一趟,后来他索性找熟人在成都一所大学挂了个在读博士,只是为了有合理的借口和这位沈女士幽会。

这样跑了大半年后,这段感情终于淡了下来。

接着他就遇到了自己口中的“小乔”:身材高挑、外貌出众、天真无邪,碰见时还是个大学生。

他说自己从来没有主动猎艳,是第一次看到就有感觉,是真爱。

小乔的父母被当地开发商打伤,来找他哭诉,他冠冕堂皇的说了一大堆什么要请律师,走法律渠道,心里却打定了主意,要让这个小姑娘欠自己一个人情。

他一个电话就把事情解决了,却说自己是请了律师,姑娘感恩戴德,两人关系进展很快,不久就同居了。

小乔的出现,他觉得弥补了自己感情上十几年的空白,他产生了巨大的满足感、自豪感和骄傲感。

小乔大学毕业,他一口气为她落实了四份工作,让她选自己喜欢的,小乔选了那个工资最高的,说要自己养活自己,不花他的钱。

他更加高兴了,更加感动了,他觉得这就是爱啊,他觉得这个年轻的女孩勤俭持家、为他着想,从不涉足自己的家庭,逢年过节还替自己给妻子和女儿买好礼物,让自己带回去。

他早把家里的妻子儿女忘在了一边,可是他觉得自己有权利这样做,那时他风光极了:市里的大红人、开发区成为了标杆,大批大批的政府团队来这里向他学习、市委书记和市长见到他都是“小赵小赵”地喊,他太风光了,做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关系传到了社会上,领导听到了风声,最多也是敲打两句,没有当真;妻子开始怀疑他,但是他每个月的工资都按时上交,又说自己是副市长人选,所以有人要搞他;说自己心里只有家,只有党,信誓旦旦。

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他和小乔的孩子要出生了。

同居后,小乔为他打胎两次,第三次,小乔说不能再打了,不然以后没机会再生孩子了。

但是一个还没结婚的女孩,一个没有公开对象的女孩,突然就生下一个孩子,怎么向家里人、向社会交待这件事呢?

赵主任说现在就回去提离婚,早点离婚,和你结婚吧。他心里并不希望这样做,只是为了这份情谊,他想显得自己“大义凛然”一些。

小乔不同意他这么做,她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借闺蜜的男朋友,回老家骗过父母,假办了一场婚礼,孩子顺利出生。

那是2009年,7月,赵主任的女儿考上大学,11月,他顺利当选副市长,加之那个孩子的出生,他春风得意。


为了感谢,他帮小乔闺蜜和她男友,调换了较好的工作。

那几年里,他和庞老板形影不离,抓住了这个软肋,庞老板源源不断地给他“对症下药”。

他几乎忽略了妻子的存在,一心扑在小乔身上,然而,就是他嘴里的“真爱”,时间长了他也开始乏味,他多少感觉对妻子有一些愧疚。

但这点愧疚不会让他收心,他蠢蠢欲动,只想寻求更多的刺激。

庞老板抓住时机,给他送来了小凡,他想都没想,直接揽入怀中。

小凡性格火辣,私生活奔放,这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刺激,他让小凡辞了职,出来创业,又让庞老板出面帮忙打点生意上的一些事务,公司很快有了样子。

小凡买了房子,搬进去的那一天,还在里面贴了喜字,就这样,赵副书记有了第三个家。

2012年,小凡怀孕,他开始期待这个孩子的降临,因为小乔生下这个儿子,反应迟钝,走路容易摔倒,两岁时还不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他们意识到,孩子病了。


在他心里,这一直是个缺憾。

2013年,小凡怀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儿。就这样,这位赵副主任,在三个“家庭”之间周旋。

直到自己被双规的那一刻,他只见过这个女儿三次。

十八岁那年一次失败的初恋,在他心里埋下了一颗扭曲的种子,随着人生进程的推进,随着权力的不断增长,这颗种子开始长大,他也放任着它开花结果,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而当谈起这些事,他还是认为自己没有猎艳,和她们之间都有感情。

但他只强调对方有多好,只强调自己有多喜欢,却忽略了一点,在他眼里,她们的共同特征,都是年轻貌美。

他全然忘记了自己还有法律上的家,还有自己的结发妻子。

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是妻子给了他信心,把他的生活拉进了正常轨道。

在他忙事业的时间里,妻子去到大山里接回了他的父母,父母住不习惯,她又把他们送了回去,还帮忙把房子翻修好装了空调。



妻子的父母离世,为了让他安心工作,她一个人回家料理后事。

飞黄腾达之后,他并没有给妻子的物质生活带来多大的改变。

妻子比他大两岁,性格安分,勤俭持家,结婚后脸上的斑点皱纹多了,身材开始臃肿,他已经看不了这样的“黄脸婆”了。

在他绯闻满天的时候,妻子也怀疑过,但没有深究,最后几年,事情瞒不住了,为了女儿,妻子选择了沉默,夫妻关系名存实亡。

他的违纪违法,并没有给国家带来多大的经济损失,连同渎职、重婚,他只被判了两年,但却极具代表性。

他亲手破坏了自己的家庭;将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骗入自己编织的情网之中,最终要一个人面对一个生病的孩子。

他自己渎职,也对自己的下属失察,在他被双规后,开发区里好几个下属也因为贪腐被抓。

市长因为爱惜他的才能,在遇到举报时没有深究,也被记过处分。

从一无所有,到位高权重,之后迅速堕落。

体制的裂缝从他这里被打开,最终可能导致整个系统崩盘。

尾声

又何止是他们,一个市常委,贪污受贿六七百万,玩弄女性,但在腐败之前,他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

父亲去世那一年留给他的遗憾是要努力脱掉脚上的草鞋,换上皮鞋、铁鞋,十几年来他刻苦发奋,当上领导后无数人前来公关,他不为所动,全部拒之门外。

一年元旦,一个老板以替他母亲捎口信为由,给他买了双皮鞋,一进门就亲手给换上。穿上新鞋,自己也要履行,这是完成了父亲的遗愿,他当场落泪。

从这里开始,他对这个老板有求必应,到他被双规的那一天,他刚换上那双新鞋,才穿了两个星期;

有人曾是全县的骄傲,从泥泞的乡村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县都觉得光荣,他残疾的父亲用一点一点从土里刨出来的钱供他读书,他不负众望,研究生毕业后进入省级三甲医院工作。

每爬一个台阶,他都在寻找更好的机会,但却在侥幸和麻痹中走向了深渊。

被带走之前,他扑通下跪,请求审查员安排他见二老一面,他要当面给他们磕头。

老母亲听到消息后一病不起,很快去世。那个供他读书的残疾老父亲,双目几乎全部失明,年龄太大也开始有些痴呆,他还不知道儿子出事,每天坐在村口等儿子回来。

村主任带人假装是儿子儿媳回来看他,老人抓着他们的手紧紧不松,笑得停不下来,嘴里咕噜着“我儿子是研究生,我媳妇是大学生”。

他们的贪腐让人愤恨,可细细回看他们的人生,却又让人涌出无限悲情。

他们很多人出身底层,靠着自己的奋斗,成为大家眼中的精英、楷模和社会栋梁,他们雄心勃勃、踌躇满志、事业有成,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变成了阶下囚?

在这本《追问》里,从作者与他们的交谈里,我们也许可以窥见一丝他们的内心世界。

改变不是在一瞬间发生的,那些堕落与罪恶,都有迹可循。

青春期时,一场失败的初恋,成为赵副市长一生的痛,于是他一生不爱钱财,只要情人;

优秀的政治老师李立青,调入重点中学被排挤后,几乎就注定了他一生对权钱的无限追求;

而有时,他们追求的东西,自己并没有那么需求,仅仅是追求而已。

《人民的名义》中,当侯亮平查到贪官赵德汉的私人别墅时,满床满墙满冰箱的钞票,都是他贪来的。

然而,他仍然住在破旧的老房子里,吃着最普通的炸酱面。


这些钱他一分钱都没敢花。


“人被彻底打垮时,才会追问自己内心的真实。”

面对追问,他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穷怕了,他需要安全感,所以他贪;

但正因为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面对巨额财产,他才一分钱都不敢动。

这些言辞听起来,多少有些不经意的诡辩,那些荒诞的人生逻辑,让人错愕。 可当你细品,面对权力、金钱、美色,这些人身上最原始的欲望,他们人生中曾经的那个裂隙,一颗种子便在环境的浇灌下,悄然生根发芽,然后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压垮一切。

人的内心像是一个深渊,“当你凝望深渊时,深渊也在凝望你。”

权力更如洪水猛兽,如果没有外界的约束,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如何面对它,如何与之相处,还远远没有答案。

不知多年后,回望曾经,他们的内心是遗憾是后悔,然而一切只能往事随风,一场空。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0/18582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