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开年大戏:戈恩在日本越狱 揭秘其跌宕人生
日期: 2020/01/02 23:21 阅读: 320
开年大戏:戈恩在日本越狱 揭秘其跌宕人生
戈恩和他的妻子
新闻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大猫财经

戈恩“逃”了。

在全世界人民都沉浸在辞旧迎新的时刻里,日产汽车前任CEO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日本司法和警察系统的层层监控下成功“越狱”。

当地时间12月31日,戈恩通过负责自身外宣事务的法国企业发表声明,称已经离开日本抵达黎巴嫩。

“我现在身在黎巴嫩。我已经不再被设想有罪的偏颇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缚。那里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侵犯,日本应遵守的国际法和条约被完全轻视”。

被困日本近400天之后,这位全球车坛的传奇人物在声明中指出,“我没有逃避正义,而是从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解脱出来。我终于可以和媒体自由交流了,希望从下周开始”。

当天,黎巴嫩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戈恩合法入境黎巴嫩,但不了解他离开日本和抵达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细节。

声明还提及,黎巴嫩和日本之间没有签署司法合作协议。这也意味着,戈恩将很难再被引渡回日本受审。

同一日,黎巴嫩安全部门发表声明证实戈恩在黎巴嫩境内不会面临任何法律诉讼。

消息传来,不仅震撼了全球汽车行业,也让对此毫无察觉的日本执法机关颜面尽失。

对此,日本东京法院表示,目前尚未取消对戈恩出境的禁令。而负责戈恩刑事案件的日本检察官对媒体称,不知道戈恩严格的保释条件有任何变化,并表示将与黎巴嫩当局展开司法协作,使戈恩能够尽快回到日本受审。

但在外界看来,日方回应意味着戈恩已从嫌疑人变为国际逃犯。

按照计划,戈恩的审判原计划在2020年4月进行。目前,日本法务和出入境管理部门已着手调查。

戈恩的跌宕人生

自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经济、金融犯罪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之后,不到400天的时间里,戈恩的故事从一出“反腐剧”演变成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部“宫斗剧”,再到戈恩在保释期间逃离日本上演“越狱”,这场时间跨度三年的“大戏”还在继续。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65岁的戈恩出生于巴西,但在黎巴嫩长大,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于轮胎制造商米其林,一路成为米其林北美业务的首席执行官。1996年,他加入雷诺汽车担任负责采购、工程研发和生产的执行副总裁。

事实上,日产汽车,正是戈恩曾一手拯救的企业。

1991年到1999年,日产汽车连续8年市场份额下滑、7年亏损,巨额的亏损和债务之下,日产濒临破产。1999年,雷诺汽车以5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日产汽车36.8%的股权,正式成立雷诺-日产战略联盟。

时任雷诺汽车副总裁的戈恩临危受命,担任日产的首席运营官。被称为“成本杀手”的戈恩,为了削减成本提升盈利,通过大规模裁员、削减供应商体系。两年内,日产便实现了便扭亏为盈。并且只用了4年时间,就帮助日产还清了公司全部2万亿日元的债务。

2000年,戈恩成为了日产汽车总裁,一年后兼任首席执行官。2005年,戈恩成为雷诺汽车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成为全球第一个主掌两家重要跨国汽车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并自此执掌了雷诺-日产联盟。2016年,日产收购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成为三菱的大股东,联盟进一步壮大,戈恩也有了新身份——三菱汽车董事长。虽然戈恩在2017年卸任了日产汽车CEO的职位,但戈恩始终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也是联盟的灵魂人物。

一直以来,戈恩都有着更大的野心,要将雷诺、日产、三菱三家企业合并,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发布“Alliance 2022”规划。计划到2022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将实现销量突破1400万辆,营业收入增至2400亿美元,协同效应节省成本翻倍至100亿欧元的目标。

而在这一规划里,戈恩有意让雷诺与日产完全合并。关于雷诺日产合并的方式曾经有过多种猜测。包括双方重新组建一家控股公司,或者调整二者交叉持股的现象改为单一个股。

但日产汽车无法接受将自己的企业拱手相让,尤其是在2017年4月接替戈恩成为日产汽车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西川广人,态度更加坚决。西川广人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要保持日产汽车作为日本第二大车企的独立性,2018年5月,西川广人正式否认,雷诺与日产在进行合并谈判。

显然,作为整合两家车企的关键人物,戈恩被逮捕,背后的原因并不简单。这无疑与联盟内部的争斗有关,日产要夺回主导权,但是戈恩背后有法国政府支持,日方必须发出有力度的攻击。

在2018年12月,当时在戈恩被捕没多久,黎巴嫩内政部长马奇诺克更是强硬地宣告:“一只黎巴嫩凤凰不会被日本太阳烤焦的。”

而黎巴嫩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戈恩是黎巴嫩著名的公民,他代表了黎巴嫩在海外的成功故事。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黎巴嫩外交部将站在他一边,确保他得到公正的审判。

而被困日本一年多时间里,戈恩先后两度申请保释,保释金额合计15亿日元(约9000万人民币)。

在保释期间,戈恩被要求必须居住在东京,不能出国,必须把护照交给律师保管,超过两晚的(国内)出行必须要获得法院批准,必须在住所门口安装监控摄像头,禁止访问互联网并发送电子邮件,只能在其律师办公室使用一台没有联网的个人电脑,禁止与案件当事人进行沟通,如果参加日产汽车董事会,要获得法院的批准,禁止联系日产汽车的管理人。

在保释期曾有一段时间,戈恩被监视的严格程度已经处于贴身状态,司法人员进入家中直接监控戈恩。因为日方的这种高压监控,戈恩通过律师等不同渠道向舆论散播他的状况,表示其人权受到侵犯。

这也被外界认为是戈恩“出逃”的根本原因。

堪比大片的“逃亡”之路

戈恩如何突破重重阻碍顺利出境?背后获得了谁的协助?日本当局如何反应?这桩本就涉及到政治、外交及商业的大案,又增添了新的谜题。

关于他如何通过日本海关并成功飞往黎巴嫩的细节,目前仍不清楚。他所持有的法国、黎巴嫩和巴西三国护照,目前均扣押在日本,由他的律师保管,作为他获得保释的抵押。戈恩的律师在戈恩发布已逃离日本的声明后称,戈恩的三本护照依然在律师手中。


而黎巴嫩总统事务部长Salim Jreissati表示,戈恩是使用他的法国护照和黎巴嫩身份卡,以合法途径进入黎巴嫩境内。

黎巴嫩媒体的报道复原了戈恩逃亡过程。

2019年12月底,一支表演乐队进入了戈恩位于东京的豪宅,他们是戈恩请来进行新年表演的,这一切都是在警察的批准和监视下进行。而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是一些前特种部队成员,他们是为营救戈恩而被招募来到这里。

表演结束后,几个乐队人员和进入时一样搬着乐器箱子,很快离开了,而戈恩就藏身在其中一个早已定制好的乐器箱中一同逃出。

之后,戈恩的营救小组开着车奔向机场,他们没有选择人多且戒备严密的东京机场,而是一路奔袭至大阪关西机场。在那里,戈恩使用一本非本人的假护照骗过了海关人员,上了一架早已准备好的私人飞机。该飞机很快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2月30日,戈恩经由土耳其入境黎巴嫩。

但上述说法并未经过证实。

日本出入境管理厅相关人员表示,没有人以“戈恩”的名义离境,这意味着戈恩很有可能在他人帮助下使用假名和伪造证件离境日本。

日本国土交通省关西机场事务所称,当地时间12月29日晚的确有一架土耳其私人飞机飞向伊斯坦布尔,但不清楚具体机上人员身份。

对于戈恩来说,顺利逃亡只是新的开始。正如戈恩的声明,他接下来会采取一系列行动。但在外界看来,尚未洗脱罪名的戈恩想要重新执掌日产,机会渺茫。

当地时间1月1日,戈恩通过律师对外表示,将于8日在贝鲁特举行记者会。届时,相信诸多未解之谜会最终揭开,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曾被日本人捧上天,如今藏身乐器盒越狱,15亿日元保释金都不要了……


戈恩是谁?汽车业的神级人物。

戈恩以雷诺汽车董事长之位,于1999年接手日产汽车,后用时不足两年,将日产从一个连续7年亏损、背负债务高达21000亿日元濒临破产的企业扭转成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


但是,由于受到日产内部举报,时任法国雷诺·日产汽车·三菱汽车会长的卡洛斯·戈恩于2018年11月19日抵达日本东京机场后,随即被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逮捕。

之后,他被日本检查机构指控犯有多项罪行,其中包括未披露的高达数千万美元的额外薪酬,还有更严重的挪用日产资金为个人购买房产,债券,股票等财产,基于此他一直被日方羁押。

在这期间,他的所有职务被罢免。

2019年3月6日他在缴纳10亿日元巨额保证金后获得保释。

同年4月4日第四次被捕,同月25日缴纳5亿日元保证金后再度获得保释。

在这个期间,他被禁止未经许可出国及与妻子见面等,只能在日本东京家中,不可以与他人联系,对他而言,只能等候2020年4月的审判。

日本警方有很长一段时间对戈恩监视非常严格,一度几乎处于贴身状态,司法人员进入家中直接监控戈恩。

但是,新年到来之前,他跑了。他在无数的摄像头下,把自己装到了乐器盒子里,成功逃出了日本。


没错,戈恩把自己装在乐器盒子里跑了

根据黎巴嫩媒体的报道,复原一下戈恩出逃前后的全过程:

因为日方的高压监控,戈恩通过律师等不同渠道向舆论散播他的状况,表示其人权受到侵犯。

这样做,引起许多媒体的关注和同情。

2019年12月,圣诞前等夜晚,一支小型的交响乐表演乐队进入了戈恩位于东京的豪宅,这个位置,距离法国大使馆也不远。

戈恩请乐队来进行圣诞表演的,在宣判前,他不过是嫌疑犯。因此,这一切都是在警察的批准和监视下进行。

事实上,乐队成员的真实身份是前特种部队成员,他们为营救戈恩,被招募并根据事先的策划,来到这里。

表演一切正常,结束后,乐队人员和进入时一样,收拾物品,搬着乐器箱子,很快离开了。

而戈恩此时就藏身在一个早已为他定制好的乐器箱中,一同逃出。

值班的日本警察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之后,戈恩的营救小组开着车狂奔机场。

根据最新消息,他们没有选择人多且戒备严密的东京的机场,而是一路奔袭至大阪关西机场。

在那里戈恩使用一本非本人的假护照骗过了海关人员,上了一架早已准备好的私人飞机。


该飞机很快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之后继续转乘飞机飞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在那里等待他的有戈恩的妻子和家人,当然贝鲁特也有戈恩的豪宅。

戈恩的逃跑路线


显然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营救计划。

媒体相信该计划的组织人是戈恩的妻子,有相当多不可思议的地方,整个营救过程严丝合缝,堪称司法逃亡史上的经典。

首先,时间的选择颇为讲究,在圣诞和新年假期阶段实施计划,可以令日本警察放松警惕;

营救的手段也精心考虑,化妆成乐队成员将人带出;最后还选择了相对偏远的机场离开,在这里更容易欺骗海关人员。

因为他的三本护照都在律师手中扣押,相信戈恩也进行了乔装打扮,才能够使用假护照蒙混过关,这个计划的组织和实施需要极其精心的设计和准备。

大量踩点,环环相扣,每个环节要确保万无一失,最终他们都做到了。

当然花费也一定巨大。

这种出人意料的精彩桥段恐怕连电影都不敢这么拍。

戈恩的神操作也让日本司法和政府机构颜面扫地。

一个国家正在保释中的重要经济犯罪嫌疑人,三本护照全部在律师手中的人,竟然在警察的眼皮下,接连突破警察,海关等数道关口,直接飞到国外。

直到戈恩发布声明后,震惊到日本人才意识到他早已离开东京。日本海关也表示完全没有戈恩的出境记录,因为他用的是假护照。

日本法务机构认为这是动摇出入境管理制度的事态,将调查戈恩如何出国的原委。

戈恩在周二发表声明指责日本的司法制度称:“以有罪为前提,无视基本人权。”

东京地方检察厅今天已要求取消戈恩的保释,戈恩的15亿日元保证金将被没收。

但对于富裕的戈恩来说还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呢?

戈恩这次逃出日本,在国际上还是掀起了不小的声浪,整个过程充满戏剧性。

同时,日本司法和警察系统形象及fa严重受损,戈恩一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了所有和他作对人的脸上。

由于黎巴嫩和日本没有引渡条约,戈恩将不可能再被引渡回日本受审,而更多的好戏则将随着戈恩的重获自由逐渐上演。


戈恩31日通过负责自身外宣事务的法国企业发表声明,声明全文如下:

“我现在身在黎巴嫩。我已经不再被设想有罪的偏颇的日本司法制度所束缚。那里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侵犯,日本应遵守的国际法和条约被完全轻视”。


“我没有逃避正义,而是从不公正和政治迫害中解脱出来。我终于可以和媒体自由交流了,希望从下周开始”。

真的猛人,从来都不会束手就擒。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1/18568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