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苏士澍:汉唐遗韵 笔墨佳情——高小飞笔墨论
日期: 19年12月1期 阅读: 362
作者:苏士澍
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

为书法篆刻家高小飞先生作品集的出版写序,自然就想到了笔墨论。

如果说画如其魂,那么说书如其灵,大抵是不会错的。画魂与书灵。画者,通书道;书者,通画道。这在艺术文化史上非常多见。但问题在于,虽然书画都属于空间的视觉艺术,虽然都是用线条托起的一个荒凉世界,但因人的气质情性而异,表现出的艺术水准和艺术感染力也是有异的。这就像德国文艺理论家莱辛大赞但丁《地狱》曲里描写饥饿的诗句,说虽然人人都会写饥饿,但语约意远的诗句只能出自但丁之手。



高小飞长年生活在日本东京,深得书法诸体的精髓,再以自己的任性,将气韵撒泼于纸上,有一种酣畅流利的快感,更有一种深藏不入的机锋。你看他的十八扇屏篆书千字文,字字腴酥;你看他的隶书一气呵成,笔笔润脂;你看他的草书行云流水,气韵非凡。总之,在高小飞的书法中,有一种空灵感,一种远山无皱的空灵感。读来令人书剑沉埋,莫忘初衷。



我们知道笔墨书体是时代进化的产物。同样一个汉字书体从出生到成长,每个年龄段都有其代表性笔墨。在书法论上,高小飞的一个观点认为:如果把甲骨文看作是人生的婴幼儿,那么金文则是小学生;如果把早期的隶书(秦隶)看作是高中生,那么汉隶及章草则是青年人。而楷书与行书则是人生的中年。中年时间最长,至今为止的书法依旧还停留在中年。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为“中年”而书写。高小飞自幼学习书法,主攻篆隶、章草及篆刻,并学习近体诗的格律,继承的是汉唐遗韵。在笔墨方面与各位恩师多有情谊,如拜郑诵先先生为师,学习章草;拜段大愚先生、黄高汉先生、金禹民先生为师,学习篆隶和篆刻;拜肖劳先生为师,学习诗词。



在东京,习得书法与篆刻,当然离不开玺与印的话题,这个时候大家会不约而同地说起日本天皇的御玺。在日本不用查古文献,人人都知道御玺的存在。还有日本的年号文化,对于喜欢书法的人来说也是情趣倍增的。过去在故宫绘画馆里看到古画上题有年号,书画的款识经常会将年号与干支并用。但在清末代皇帝之后中国就废除了年号,而日本却沿用至今。偶尔在书画的落款处使用年号,令人仿佛置身于中国古代文化的氛围之中。所以高小飞将日本称为“中国文化的后花园”,自号“后花园主”。他的这一雅谈,受到了不少文人墨客的赞许。



除了御玺,年号和牌匾之外,日本还有很多是从中国古代沿袭至今的东西。如榻榻米,这是中国隋以前就有的;茶道是唐宋时期盛行的;用餐时每人一份,将筷子称为“箸”,而且将其横放在托盘里,这是中国明以前的习惯。前不久在上野的东京国立博物馆举办的“三国志”展会上,看到了中国出土的三国时代的“案”。这个“案”就是我们明以前在吃饭时所用的托盘。更有意思的是我去“弥生軒”(日本24小时营业的连锁餐馆)吃饭时,发现店里所用的托盘和三国志展出的“案”形,竟然完全一样,碗筷摆放形式也如出一辙,这不得不让高小飞感到震惊。慨叹之余,他又得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中国文化的活化石在日本。

高小飞在日本生活已有30多年。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喜爱,于2007年开设了中国文武学院。文武学院以教授书法篆刻及太极拳为主,听课学生基本都是日本人。授课的主讲老师是高小飞本人。这里,书法篆刻的内敛,洒然与太极拳的内敛,洒然,书法篆刻艺术的枯木瘦石乃繁重与太极拳艺术的千岩万壑乃轻灵,这之间,既是传统的也是现代的,既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既是美学的也是哲学的。从书法篆刻的舞动到太极拳的舞动,这里,繁皱浓染,刻划形似,生气漓矣。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精髓得到了很好的统一和发挥。



2019年12月,高小飞在东京的中国文化中心举办“汉唐遗韵/笔墨佳情”书法篆刻个展。

这里,“汉唐遗韵”是在讲历史,“笔墨佳情”是在讲中日。真可谓约简得英华,意在笔先,不到处皆为笔。能达到高小飞这般书法艺术境界的,我认为恐怕也是为数不多。

最后,录下高小飞诗一首,作为序言的结束。

改元令和

都下闻传元号改
蓬瀛是客已三朝
小楼独酌斜阳里
杏雨樱风两寂寥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5/18522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