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王振华猥亵女童案背后:包下希尔顿整层搞宴请
日期: 2019/07/07 15:21 阅读: 246
新闻来源: AI财经社

29是王振华的幸运数字。然而,6月29日这天,猥亵女童让这位常州首富现了原形。

没想到,人们是通过这样一桩丑闻认识了新晋房地产大鳄,新城控股的老板王振华。王振华很低调,在猥亵案之前,没有太多人认识王振华。他在极少数的媒体采访中,也是标准化操作,讲稿提前拟定,回答中规中矩,稍微令人有印象的是,王振华在说话时习惯将手上下摆动,也只是以此表达新城的态度。

6月29日,王振华猥亵女童。7月3号,事件爆出。一时之间,道德批判和资本质疑砸向了王振华。变态、垃圾、人面兽心等不计其数的咒骂出现在网络上。资本市场的反应也迅速:新城股价连日大跌,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穆迪、惠誉、标普下调了新城系上市公司评级。

少有人知的是,此前,“29”是王振华的幸运数字,在新城的大本营之一常州新城希尔顿酒店,王振华把29楼首府留给了自己,用于宴请。知情人告诉AI财经社,这里的座上宾都是王振华的商界朋友。

新城希尔顿酒店的对面是常州武进新天地公园,靠着公园的是一个新天地不夜城,里面夜夜笙歌。酒店附近多是新城的项目,还有一个高端住宅项目“新城帝景”,项目不愁卖,很多人想买买不到。大多数城市都有一个当地人偏爱的品牌,常州人比较认新城的房子。这是王振华早期辉煌的日子。

不知是发财之路走的太顺,还是企业最近过得太好,王振华正在因一场涉嫌猥亵女童案,将自己亲手创立的千亿企业,推至悬崖边缘。

王振华总对外界说,新城人眼前永远有座山,要勇敢攀登,不断跨越。而今,身陷囹圄的他,使新城遭遇最艰难的时刻。

王振华“二进宫”

7月3日,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发布警情通报称,6月30日22时许,接到王女士报警,称其女儿被朋友周某(女,49岁,江苏人)从江苏老家带至上海,并入住一酒店,后其女儿在房间内遭到一男子猥亵。警方透露,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岁,江苏人)已于7月1日下午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7月2日,犯罪嫌疑人周某某也到公安机关自首。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犯罪行为发生在2019年6月29日下午,地点为万航渡路一家五星级酒店。被猥亵女童事后向在江苏的母亲打电话哭诉,母亲即来沪报警,王某某随即被采取强制措施。女童已验伤情,阴道有撕裂伤。而涉案男子的身份,指向了拥有超过3000亿元资产的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实际涉事酒店或为上海新发展亚太JW万豪酒店(简称万豪酒店),从该地步行14分钟,即可到达位于上海中江路的新城控股大楼。而王振华有时会安排媒体在17楼的会议室里采访他。

7月3日晚间,王振华之子王晓松紧急接任新城董事长。今年32岁的王晓松是王振华的长子,与其他已经上位或正在上位培养期的各家“地产二代”相比,王晓松为人低调,鲜少接受媒体采访。虽然内敛,但王晓松很有性格。2016年他突然宣布辞任新城控股总裁一职,给出的解释是,要专注于处理个人事务,和董事长(王振华)充分沟通后做出的慎重决定。坊间传言,起因是王振华对儿子的婚姻不予支持,导致父子反目。

2018年8月,王晓松重回新城,王振华宣布辞去集团总裁的职务,交由其子,自己仅担任董事长一职。然而还没等王晓松大展拳脚,被刑拘的王振华,送给儿子的上任“礼物”竟是一地鸡毛。

距离上一次王振华被带走调查已经有三年多时间。2016年1月,他曾因个人原因,被常州市武进区纪委调查。据媒体报道,或与官场反腐有关。一个月后,结束审查的他,回公司正常履职。

后来王晓松离职那次,王振华还笑称,自己还比较年轻,再干十年没有问题。如今看来,未来的这十年,他身在哪里,尚未可知。一旦猥亵案经调查属实,那么有着“全国劳动模范”、“优秀民营企业家”、“上海市政协委员”、“中华慈善突出贡献人物”等称号的王振华,不仅身败名裂,还将遭受牢狱之灾。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鞠秦仪表示,由于目前官方披露的信息十分有限,无法就该事件做出准确的认定和分析,但综合初步的信息来看,如果涉案者只是存在猥亵行为,那么其涉嫌《刑法》第237条规定的“猥亵儿童罪”,情节严重的,或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此外,他补充道,如果涉案者王某某对受害儿童还有进一步的奸淫行为,则涉嫌《刑法》第236条规定的“强奸罪”,或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王振华最终的罪名有待于公安机关对案件真实情况进一步侦查。然而,无论适用上述哪一条,对一个年仅9岁的儿童实施侵害,并且造成被害者轻伤,在鞠秦仪看来,这一情节已然都属于法定的从重处罚的情节,都应当在法定量刑幅度内从重处罚。

律师告诉AI财经社,鉴于警方通报的王某某,涉嫌的均是法定刑很重的罪名且均构成法定从重情节、其行为的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社会危害性大,以及当下司法实践中的从重从严打击侵害儿童权益类犯罪的司法政策,王某某不符合取保候审的相应条件。

据悉,王振华除了拥有香港居留权,还是加拿大永久居民。不过鞠律师表示,是否拥有境外国家或地区的国籍或者居住权并不影响其定罪量刑,“因为在中国境内触犯了刑法,并没有人有任何特权。”

切割董事长,财务再受创

4日上午,新城控股官网上关于王振华的个人资料介绍亦悉数被删。这家上市企业在切割王振华。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这是企业做危机公关的惯用操作,将上市公司和涉事高管分隔开,不要引起关联。不排除下一步会从财务角度证明王振华与新城无关。

王振华实际控制着三个上市平台,分别为新城控股( 601155.SH )、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以及物业服务平台新城悦服务(01755.HK)。王振华持有新城发展控股71.23%的股份,新城发展控股又通过两家公司持有新城控股67.17%的股份。王振华通过家族信托持有新城悦服务73.17%的股权。

“公司经营管理还是稳定的,外部舆论、股价各方面压力确实大。”新城控股相关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公司不是一个人,还有53%的其它股东,我们努力做好工作,稳住局面。”

业内也质疑,“王振华的个人行为不等同于公司行为,舆论重点应该是被猥亵的女童。”但是王振华猥亵案后,这位董事长直接影响了新城的表现。在个人的丑闻发酵下,新城及旗下的企业直接受到影响,大量的股民前往新城总部,哭诉自己的损失。

7月5日,新城控股第二日一字跌停,收报34.58元,全天成交量4895手,成交额1692万元。市值780.37亿元。两日内市值缩水约180亿元。

数十家评级机构调整了新城的评级。美国标准普尔公司报告称,给予新城发展(01030.K)长期发行人评级“BB”,已发行无抵押债券评级“BB-”,评级展望就由“稳定”调低至“负面观察”,直至事件明朗化。惠誉、高盛也都下调了评级。

标普称,原董事会主席王振华遭扣留及调查,将对公司名声及品牌造成严重损害,不过由于相关指控仅涉个人层面,对公司业务及融资活动影响还有待确定。新城发展有充足的资源来偿付短期债务。

在众多评级机构中,与标普的建议有所不同,野村证券表示,“新城发展境内外债券的控制权变更(COC)赎回权暂时还未触发。”这一项比较重要,但是仍要看新城的发展情况。野村证券还称,“新城发展原董事会主席被采取措施,可能会给集团的流动性和业务状况带来更多压力。”

从年报情况来看,新城的财务情况虽有一些疑点,但是整体展示较为正常,甚至突出。2018年,新城控股全年合同销售金额达2210.98亿,同比增长74.82%,销售面积达1812.06万平方米,同比增长95.21%。新城近三年的销售额相当可观,平均复合增长率高达90.6%

但是,数字的背后,AI财经社发现,新城的财务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在年报发出不久,新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AI财经社查阅新城控股2018年年报,在存货方面,通过相关公式计算本期增加的存货数,加上期初数额763.79亿,可得出新城控股可销售的数额是1783.72亿,远远低于2210.98亿的销售数值。

存货和销售额有着密切关系,AI财经社横向对比了其他企业这两个数值,万科这两个数值之和是9353.56亿,销售额是6069.5亿元。此外,销售额相关的财务数据是销售费用,2018年新城的销售费用是22.67亿,而新城控股全年合同销售金额达2210.98亿。

一位上市公司的财务人员告诉AI财经社,“现在业内销售起码是两个点以上,四个点很普遍,如果找销售公司,五到八个点也是正常的,新城的费用太低了。”

野村证券预计,新城发展当前现金余额约为25亿元,不足以应对公司的短期债务到期,其中包括明年2月到期的3.5 亿美元债券。截至去年12月,新城发展约有48亿元短期债务。一位证券分析师告诉AI财经社,“这(王振华猥亵案)对融资肯定有的影响。”

新城的小万达梦

房地产是资金密集型行业,本就是先借钱再花钱的买卖,通常一个项目涉及的资金也很大。如果哪个环节出现问题,结果便难以想象。融资和回款更是至关重要。


近些年,新城一直高喊“住宅+商业”的发展战略,目标是2020年时开业100座吾悦广场。一位新城离职员工对AI财经社表示,“新城的商业是对标万达,模式也是学的万达。之前也是高举高打,但是碧桂园出事后,新城就低调了很多。”

吾悦广场有一个“新云总部智能管控平台”,这也是为学习万达而设置的,此前,新城一位工作人员对AI财经社表示,“这个系统能精准地统计商场的各种情况,行业里应该只有万达有类似平台。”

和万达相似,新城大量布局商业项目。新城也更决绝,做起来下沉生意,吾悦广场大多开在了三四线城市,王振华看好的是“都市圈”,在三四线城市利好不断的前两年,新城的发展很是快速。

因在发展初期,商业项目的回报周期普遍较长,吾悦广场的盈利能力受到普遍质疑。克而瑞研究中心分析称,据新城年报数据测算,2017年、2018年吾悦广场平均单项目租金及管理费营收分别为0.44亿元/年,0.50亿元/年。假如按照企业计划,2019年新开业22座吾悦广场,想要在2019年实现40亿收入目标,吾悦广场单项目平均营收应达0.62亿元/年,考虑到新开业的商业地产项目需要一定的布局周期,如何在短期内实现平均单体项目的收入上涨,将考验企业商业地产的运营能力。

白手起家

丑闻缠身的王振华,也有一段令自己骄傲的白手起家故事。

王振华也曾经苦过,他出生于江苏常州贫困的农村家庭。1983年,21岁的王振华被分配到江苏省常州市武进第一毛纺厂工作,脑子活,办事细的他,在500多人的车间里脱颖而出,22岁就当上了车间副主任。

1988年,南方个体经济活跃,王振华在家乡湖塘镇创办了自己的企业——一个家庭作坊式的纺织厂。虽然仅有10台织机,但王振华干得很起劲儿,公司很快成为全市纺织企业的前三甲,积累了200万元资金。

然而纺织业成长速度过慢,市场竞争激烈,王振华感受到危机,他需要找到做生意的新路径。1993年初,一则关于珠三角惠州地区建立了我国第一家民营房地产公司消息,让而立之年的他心动了。

捧着前同事送来的《投资潮中永不沉没的船——房地产》,王振华第一次知道了李嘉诚、包玉刚。他被这些著名企业家因投资房地产而发家致富的故事,深深吸引着。

就这样,一本定价3.8元的书,改变了王振华的经商轨迹,成就了他的百亿身价。1993年,拿着办厂挣的第一桶金,王振华与四位伙伴一起,成立了武进新城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

他把第一个项目选在了老家湖塘镇。那是在一块农田上开发的项目,由两幢仅可容纳72户人家的住宅楼构成。项目虽然小,但他做得很认真,“我早上看工地,中午跑业务,晚上看财务报表。”回顾创业期,王振华最深的感受是,忙并快乐着。

1998年随着万博花苑的开发,新城正式从常州偏远的武进区进入常州市中心,此后再从常州市拓展到长三角沪宁沿线,王振华这套“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是他驰骋中国房地产界的重要战略。

2001年,新城控股借壳江苏五菱实现B股上市,成为江苏省最早上市的房地产公司之一。而那时的B股市场,已经徘徊在“死市”边缘。早期B股因定位为中国公司吸引境外外汇资金的特殊场所,具备融资能力。

但1997年随着中国企业大量赴港上市后,H股、红筹股等境外上市外资股成为证券市场筹集外资的主力,B股市场失去了“吸引外资”的不可替代性。

对新城来说,在房地产高速发展的阶段,企业却难以通过有效的金融工具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王振华陷入二次焦虑,也正是在那段时期,新城的“骆驼文化”开始在企业内部推行。

2006年,中央电视台推出“玄奘之路”大型文化交流活动,特意安排了一次“精英团队戈壁徒步穿越”活动。在参与的商界人士中,绝大多数是房地产开发商和经理人。王振华和王石、冯仑都在邀请名单中。

王振华对那次行程的感悟是,“在盐碱地上行走,一坑一洼,前面有些骆驼刺一类的植物,有时就不想绕开,想走直道,想踏上一脚了事。但是你会发现,只要去踩,往往会被缠绕住,欲速不达。”

2012年,为了打通融资通道,通过“新城发展”在港交所上市。王振华也在不断刷新自己对“骆驼文化”的认知。他曾说,希望公司在“面临复杂的市场形势和不确定性,如同骆驼进入了沙漠,抓住一切机会,做到极致”。

2014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逐步提高证券期货行业对外开放水平”,“稳步探索B股市场改革”。王振华的机会来了。当时B股转轨,主要有四个路径:转H股、转A股、回购、 AB股并轨。由于沪深两市的B股公司,大部分业务在国内,股东构成多是国内投资者,因此由“B股转A股”成为新城最好的选择。

2015年,这是决定新城江湖地位的关键一年。成功转到沪市A股后,新城在A+H股的资本布局下,顺利打开融资渠道,销售额连年飙升。据中指院统计,今年前六个月,新城控股以1239.8亿元的销售业绩超过华润和龙湖,位居百名房企第八位。

新城再也不是当初籍籍无名的地方房企了,它疯狂的发展速度令对手惊叹。如今一夜入泥潭,王振华的创业故事,也让业界唏嘘。

慈善还是伪善?

2000年开始,随着王振华创造出更多的财富,新城的慈善公益事业也越做越大。在新城控股的官网上,清晰记录着公司每一次的公益事件。

比如2006年10月向常州市总工会劳模基金捐赠100万元;2007年2月,捐资500万元与常州市总工会共同设立“新城公交爱心基金”;2008年的汶川地震时,王振华前后共捐赠1134万元。再比如,为路桥建设、公共设施改善等项目捐赠经费。

王振华曾对媒体表示,企业的规模越大,职责也就越大。企业经营不仅是要创造经济效益,还要履行社会责任。

在所有的慈善活动中,王振华最重视2013年创办的大型公益品牌“七色光计划”。这项计划主要针对儿童在教育平权、儿童健康、绿色社区、环境保护、人道救助、文化工程、体育运动等版块的公益创新。新城控股的官网显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光彩图书馆”已遍及14个省份45所乡村小学,捐献图书11万余册,有30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参与,使超6000名学生获得帮助。

虽说以恶意揣测这些公益背后的善意,有失公正,但当猥亵儿童案曝光,王振华的言行在这一刻尽显讽刺。相比管理出现问题,营销战略选择失误,创始人违背伦理的性丑闻,对一家企业的摧毁才是最致命的。

从一无所有到财富拥有者,王振华用了数十年。新城发展从一家地产企业成长为能够追逐碧桂园、万科的企业只用了几年时间。而如今,一切发展滞缓,新城的危机刚刚开始。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8313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