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新城控股大义灭亲,要求严惩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
日期: 2019/07/06 11:42 阅读: 166
新城控股大义灭亲,要求严惩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
新闻来源: 长安街知事/每日经济新闻/虎嗅

前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女童被刑拘曝光的第三天,新城控股发出公开信,表示对受害人、受害家庭蒙受的巨大痛苦,深感歉意与不安。

此外,公开信强调:社会公义,是人类能够共生发展的底线。任何人触犯了它,都必须受到惩罚。我们和社会公众一样,认为未成年人是社会的未来,任何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都必须接受法律严惩。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今天,A股新城控股继续跌停,两天内市值缩水约180亿元。

公开信表示,公司在新任董事长王晓松的带领下,各项经营活动正常展开,确保企业的稳定发展,“我们必须负重前行”。

7月3日下午,多家媒体曝出王振华因猥亵女童被上海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晚间9时许,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报:涉嫌猥亵儿童的嫌疑人王某某于7月1日至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同案嫌疑人周某某7月2日到公安机关自首。目前二人已被刑事拘留。

当晚,新城控股董事会以8票同意、0反对、0票弃权,选举公司董事兼总裁王晓松(王振华之子)任公司第二届董事会董事长。

网络上一度流传王振华此次被刑拘系“儿子做局”、“父子相争”,对此,新城控股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上述说法均为谣传。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对于新城来说,2019年7月3日,无疑是一场风暴。

作为一家公众公司,首先对这场风暴中所触及的受害人、受害家庭蒙受的巨大痛苦,深感歉意与不安;对由此所引发的恶劣公共舆论影响,深感歉意与不安;对由此引发的众多新城业主与新城人的担忧与顾虑,深感歉意与不安;对由此带来的市场影响,深感歉意与不安;对于这场风暴的引发者居然是企业的创始人,深感惶恐、震惊与不安。


社会公义,是人类能够共生发展的底线。任何人触犯了它,都必须受到惩罚。我们和社会公众一样, 认为未成年人是社会的未来,任何侵害未成年人的行为都必须接受法律严惩。新城将全力支持和配合有关部对于此事的处置。我们相信司法会给予受害人及其家庭、社会公众-一个公正的结论。

这场风暴,来得如此突然。语言的苍白,难以描述处于风暴中心的任何一名个体的内心挣扎。然而,在公义、责任与伦理面前,我们必须放下小我的情感和回避的懦弱。诚恳面对,是我们必须的态度。现在,每位新城人仍然坚守岗位,各司其职。在新任董事长王晓松的带领下,各项经营活动正常展开,确保企业的稳定发展。我们必须负重前行。

经此风暴,我们切肤体会:

获取信任如此不易!

新城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通向未来一途,唯有敬畏。

再次深切致歉社会各界!

新城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7月5日

73小时后,400亿财富蒸发,新城控股终于道歉了!

73个小时之后,人们终于等来了这封信。

在7月5日下午4点港股收市后,新城控股官微发布了公开致歉信。信中连用5个不安表示道歉。

这是自新城控股前董事长王振华因猥亵女童被刑拘之后,新城控股除官方公布更换董事长外首次对外发声。

公开信中表示,对于新城来说2019年7月3日,无疑是一场风暴。作为一家公众公司,首先对这场风暴中所触及的受害人、受害家庭蒙受的巨大痛苦,深感歉意与不安;对由此所引发的恶劣公共舆论影响,深感歉意与不安;对由此引发的众多新城业主与新城人的担忧与顾虑,深感歉意与不安;对于这长风暴的引发者居然是企业的创始人,深感惶恐、震惊与不安。

5日收盘,新城系三只股票均大跌,新城控股(601155.SH)为第二天跌停,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跌6.68%,新城悦服务(01755.HK)跌10.88%。


新城系股价狂泄,3日已蒸发逾400亿元

7月5日,新城旗下三家公司股价继续走低。

A股公司新城控股录得第二个跌停板,今日收盘价为34.58元,市值从963亿元下跌到780亿元,市值缩水183亿元。

H股新城发展(01030.HK)今日再度大跌6.68%,股价3天暴跌36.46%,市值蒸发227亿港币,最新市值为396亿港币。

新城悦(01755.HK)平开后继续一路下跌,最终收跌10.88%,3天暴跌40.93%,市值蒸发29亿港币,最新市值为42亿港币。

三个交易日,新城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合计蒸发市值逾400亿人民币。但市场预期来看,下跌仍在继续。

昨日晚间,广发基金、平安基金、东证资管、富国基金、国投瑞银、融通基金、景顺长城7家机构纷纷将新城控股的估值下调至31.12元/股。

给出“最狠估值”的是汇丰晋信基金公司,该公司7月5日公告称,将新城控股的估值下调至25.21元,该价格相当于在新城控股7月3日42.69元的收盘价上下调5个跌停;距离7月4日的收盘价38.42元相比,还差还4个跌停。

标普惠誉再“补刀”调低公司及债权评级

7月5日,评级机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报告称,给予新城发展(01030.K)长期发行人评级“BB”,已发行无抵押债券评级“BB-”,评级展望就由“稳定”调低至“负面观察”,直至事件明朗化。

同日,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也发布公告称,将新城发展及其附属新城控股长期本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BB”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主要因担忧新城发展原董事长王振华被内地拘留后,公司经营及财务风险面临恶化可能。

穆迪也发布评论称,新城系前董事长被拘对公司信用造成负面影响。

信用评级下调,对新城控股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这也是新城系公司最为警惕之事。新城控股的母公司新城发展,在多份发行票据的融资文件中均注明,倘公司发生任何控制权变更触发事件同时发生信用评级下调事件,则需购回所有未偿还票据。

倘若评级机构开始调低新城控股评级,将成为推到新城控股资金塔的重磅骨牌。

据第一财经,一位从事债权市场交易的分析人士表示:鉴于一些债权有回售选择权,如果境外大机构评级下降,投资人会选择回售,导致短期兑付压力增大。

对此,新城控股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内部已经做了压力测试,暂时不会出现债务兑付和资金枯竭等极端情形。

公司另一应对危机的措施,极有可能是暂停拿地减少资本性支出,以及加大库存去化力度。

数据显示,新城控股账面存货余额连续两年上涨90%,至2018年末达1455.73亿。此前,公司对外披露的年度销售目标为2700亿。克而瑞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房企销售榜显示,新城控股操盘销售金额为1041.4亿,权益销售金额876.3亿,均位居行业第8名。

直击新城总部:“王晓松一定要演戏,不演不行”

7月4日上午的新城控股大厦外面,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这家中国第八大房企的总部坐落于上海市普陀区中江路,两栋黑色建筑掩映在一片绿植中。

佩戴工卡的员工进进出出、脸色凝重,聊天的话题离不开那起丑闻。

7月3日,上海警方确认,新城控股(601155.SH)原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女童被刑事拘留,其子王晓松当晚22时紧急继任公司董事长。

7月4日,新城控股开盘迎来300多万手的卖单,需要120亿元的资金才能撬开跌停板,新城旗下的港股平台新城发展控股暴跌10.57%、新城悦服务暴跌13.11%,三家上市公司在过去两个交易日蒸发市值293亿元。

尽管新城控股距离质押平仓线尚有5个跌停,但资金链危机正在路上。正如《棱镜》自新城一位高管处知悉的担忧:“现在(公司股价)比较危险,市值不能跌太多,一旦老板(王振华)质押的股票平仓了,银行等金融机构也要跟着遭殃。”

新城内部人心动荡,这位高管说,7月3日下午,王振华涉案消息传出,就有10家公司、10个猎头给他打电话。

而今的新城控股像一位躺在“ICU”中的病人,临危受命的王晓松需要收拾残局。

《棱镜》独家自新城内部获悉,该公司正筹划并执行一系列拯救动作,包括切割与王振华的关系、进行裁员优化、暂停巨款拿地、避免股价爆仓等。

一位新城高管说,该公司正筹备召开媒体发布会,届时“晓松总一定要演戏,不演戏不行”。

一、官网删除王某

王晓松当选新城控股董事长之后,第一时间切割父亲王振华与公司的关系。

新城控股官网上已经全部删除有关王振华的所有新闻和图片。《棱镜》自新城内部获悉,这一举动得到王晓松支持。

官网管理层介绍一栏,尚未卸任新城控股董事的王振华不见踪影,新任董事长王晓松取而代之,位列7位高级管理人员之首。

与此同时,母公司新城发展的官网上涉及王振华的新闻稿照片,也已经无法打开。

王晓松系王振华独生子,1987年12月生,南京大学本科学历。2009年8月加入江苏新城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曾任江苏新城常州公司工程部土建工程师、上海公司工程部助理经理、项目总经理,江苏新城助理总裁兼市场营销部总经理。

2016年,因个人婚姻不被王振华认可,导致父子反目,王晓松离开新城长达两年。后来王晓松妻子生下一对双胞胎,父子重归于好,他接替王振华担任公司董事兼总裁职务。

二、十个猎头来电

新城控股正在稳定军心。

《棱镜》自新城控股一位高管处获悉,7月3日下午,王振华涉案消息传出,“就有10家公司、10个猎头给我打电话。”

《棱镜》还获悉,新城内部不少业务部门在7月4日上午召开紧急会议,一方面是强调涉嫌猥亵女童系原董事长王振华的个人行为,与公司经营无关。另外也想要安抚员工的情绪,强调公司所有员工和已经收到入职offer的员工都要正常工作。

“如果亲戚、朋友、家人问起这个事情,如实回答,不要添油加醋,不要想象发挥。”一位新城控股高管如是告诫下属,“我们现在都是打工的,要吃饭的,但要想吃饭就得(给公司)干活。”

三、裁员正在路上

《棱镜》自新城控股内部获悉,该公司正考虑调整区域架构,并进行一系列裁员动作。

“精简人员是必然的,裁员的对象包括刚刚入职的新员工,以及入职不到两年的员工,另外还可以通过合并人事、行政等后台部门提高人员的效率。”《棱镜》自新城控股一位高管处获悉,该公司目前亟需节约开支,“以后不必要的差旅需要停掉。”

这位高管表示,按照新城过去两年扩张的速度,其实把入职两年以内的员工筛选一遍,基本上可以完成裁员目标,“但这不意味着所有工作两年以内的人都被裁掉,一部分骨干会被保留,动作不会特别大,不需要上市公司对外披露”。

《棱镜》查阅公开资料获悉,该公司员工数量,从2016年的1万多人,快速增长至如今的3.8万人。

新城控股目前还考虑将同一个区域的子公司进行合并,比如浙江的杭州、宁波和温州,西南地区的贵阳和昆明,还有江苏地区的徐州和南京。

四、不再巨款拿地

《棱镜》自新城控股内部获悉,该公司已经决定暂停大手笔拿地。

《棱镜》自新城控股一位高管处获悉:

“公司资金链比较紧张,管总(新城控股财务负责人管有冬)亲自跟所有的分管副总裁说,投资金额巨大的项目暂时不考虑了,最好土地款不要超过10亿元/如果超过(10亿元)的话,一定要把资金方、合作方找好。”

2019年5月,因部分房企拿地激进,监管层将收紧部分房企公开市场融资,包括债券及ABS产品。受限房企名单多达20家,新城控股位居其中。

克而瑞研究院统计,2019年前6个月,新城控股公开市场拿地金额高达503亿元。

五、大连项目悬了

《棱镜》自新城内部获悉,该公司投资额巨大的项目遇阻,例如拟投资30多亿元的大连项目。

大连招商网2019年1月份的信息显示,新城控股集团拟来大连投资发展,该集团拟在大连投资建设吾悦广场和“悦”系列五星级酒店等项目,打造新的城市地标。

7月4日上午,大连市自然资源局通告显示,“我局于2019年6月7日在《大连日报》等媒介发布的《大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公告》(2019年第37号)中涉及的大城(2019)-10号宗地因故终止交易”。

上述土地挂牌信息显示,该地块位于甘井子区,用地面积9.67万平方米,土地用途为住宅、商服用地,其中包括商业酒店,计划于7月8日竞拍。

7月4日,新城控股区域拓展负责人对《棱镜》表示,新城确实打算竞拍该地块,自己并不清楚这宗地终止交易的原因,“目前新城这个风口浪尖上,不好说什么”。他强调,终止土拍是政府行为,具体原因建议问政府。

目前,尚无信息显示,该地块终止交易与王振华涉案之间的相关性。

六、北京项目承压

《棱镜》自新城控股一位高管处获悉,该公司位于北京的项目同样承受资金压力。

新城控股大本营多在长三角,2019年开始在京津冀布局,2006年就成立了北京分公司。直到2018年12月,新城控股才第一次独立拿下北京地块,以23.3亿元拿下顺义一幅限竞房地块,溢价22.63%。对于拿到100%权益的顺义地块,新城控股计划投资33.87亿元。

随后,在2019年1月底,新城控股与首创联合体,以49.53亿元的底价拿下石景山地块。

此前,在2018年4月,新城控股还与远洋合作,接手绿城的石景山五里坨项目的49.5%权益,该地块曾以86亿元的高价成为2017年北京总价最高地块。新城2019年一季度经营简报显示,项目计划总投资122.24亿元,新城占到21%权益,

“北京项目投资金额巨大,即便三四家分摊的话,我们也要出十五个亿左右。”一位新城控股高管说。

七、高管担心爆仓

《棱镜》自新城控股内部获悉,该公司高管最担心的是股票质押爆仓。

新城控股一位高管表示:

“公司目前处境比较危险,如果股价下跌太多,老板(王振华)质押的股份可能会面临爆仓的危险,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当然不希望我们公司爆仓,也不希望外界舆论导致投资者信心下跌。如果股价下跌至20元甚至10元以下,对他们来说也是损失惨重。”

7月4日,新城控股一字跌停开盘,股价最终停留在38.42元/股。

根据wind系统股权质押数据,王振华家族目前未解押的新城控股股票数量,分别为7.06亿股和6520万股,质押率分别为51.25%和47.31%。

根据公告质押日的参考股价计算,王振华家族旗下两家控股公司总共质押市值超过160亿元,其中一家质押均价在20元/股左右,而另一家质押均价在25元/股左右。

按照质押均价和收盘价估算,如果新城控股未来继续接连5个跌停,其股价将会进入20元/股~25元/股的质押均价区,可能面临爆仓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王振华家族质押率在50%左右,仍有补充质押空间,但通过《棱镜》毛估,如果在进入平仓线后继续补充质押,并且新城控股股价继续再来7个~8个跌停,股价跌破10元/股,大股东质押率将接近满仓。

“受伤”的不止王振华家族。根据新城控股一季报,目前其主要机构投资者167家(合并同机构后56家),其中基金持股比例3.81%,券商持股比例1.49%。

八、信贷决定生死

债券方面,根据wind系统数据,新城控股未到期债券总共29笔,包括一般公司债、一般中期票据、私募债、超短期融资债券等,总金额达到309.88亿元。

2019年10月,新城控股有一笔6亿元的“19新城控股SCP001”债券到期,而在2020年底,则由两笔总共18亿元的债券到期,偿债压力不大。

新城发展控股2018年财报显示,其非即期有抵押借款总计485亿元,其中银行贷款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借款304亿元,信托融资安排36亿元;而非即期无抵押借款总共222亿元,其中企业债券120亿元。

实际上,新城控股表外负债规模更加庞大。

《棱镜》根据2018年财报发现,截至当年年末,新城控股为接近70家合营或联营的项目公司提供了融资担保,期末余额高达252亿元。而公司及其子公司对子公司的担保余额则高达346亿元,仅担保这一项表外或有负债就高达598亿元,占期末净资产比例117.35%。

一位熟悉新城的行业分析师对《棱镜》表示,新城控股近年来扩张快,表外负债不少,如果因为王振华出事导致断贷,对公司影响会很大,所以后续走向的核心问题是信贷,看银行及金融机构的后续态度,这个会考验公司融资供应链管理能力。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4/18312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