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特朗普与金正恩会面:板门店历史性握手
日期: 2019/06/30 22:59 阅读: 223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这是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近66年来美国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在板门店会面,具有重要象征意义,也释放出积极信号,有助于打破朝美对话僵局,推动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为新一轮朝美工作会谈注入新动力。
在结束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大阪峰会行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于当地时间29日傍晚抵达韩国,开始为期两天的访问。除了整固韩美军事同盟关系、促进双边经贸关系外,半岛无核化问题成为当之无愧的“重头戏”。

访韩期间,特朗普再次创造历史,成为朝鲜战争结束以来踏上朝鲜国土的首位美国在任总统。他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实现第三次会面,同他握手并跨过军事分界线。特朗普还向金正恩发出访美邀请。

虽然特朗普在G20峰会上说,如果他和金正恩可以“见面两分钟,那样就好”,但结果显然超出期待。双方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自由之家”举行了近一小时的会谈,并决定在两到三周内组建团队重启工作级会谈。

分析人士指出,这是朝鲜停战协定签署后近66年来美国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在板门店会面,具有重要象征意义,也释放出积极信号,有助于打破朝美对话僵局,推动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进程,为新一轮朝美工作会谈注入新动力。

“历史性时刻”

这是继2017年11月首次访韩后,特朗普再次对韩国进行访问;同时也是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以来,与特朗普举行的第八次首脑会谈。按照韩联社的说法,“文特会”期间,核心议题莫过于双方将如何讨论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合作方案。而特朗普在G20峰会上的一项“即兴”提议,更让此访受到高度关注——他提议在非军事区与金正恩见面。

按照1953年7月签署的《朝鲜停战协定》,朝韩以“三八线”附近的实际控制线为军事分界线,非经特许,任何军人、平民不得越过军事分界线;双方各自从这条线后退两公里,建立非军事区。特朗普2017年11月访问韩国,原本想去非军事区,因大雾取消行程。

“跨过这条线是一种巨大的荣誉,”特朗普在跨过军事分界线、踏上朝鲜国土后说,“这是个历史性时刻。”他还说,自己与金正恩的友谊是“伟大的友谊。”

在越境进入朝鲜后不久,特朗普向金正恩发出访美邀请。但金正恩没有立即回应特朗普的邀约。金正恩对特朗普说:“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没想到会在这儿与你会面。”

在坐下来会谈时,金正恩再次对特朗普周六在推特上的“隔空邀请”表示“惊讶”,说直到当天下午晚些时候才确认邀请。“我很想见到你,尤其是对朝韩两国来说,这个地方是过去不幸历史的标志。因此对朝韩来说,能够有机会在这里与你见面是非常重要的。”金正恩还坦承,他和特朗普有着“良好的关系”。

接着,两人举行了大约50分钟的闭门会晤。会谈结束后,特朗普和文在寅陪同金正恩过境后向媒体发表讲话。特朗普说:“速度不是目标,我们想看看能否达成一项全面的、好的协议。这是伟大的一天。”金正恩在穿越边境返回朝鲜时表示,“事实上,我们现在可以随时见面,我认为这是此次会议发出的信号。”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还说,双方领导人同意重启今年早些时候陷入僵局的核谈判。双方都需要指定团队,努力制定一些细节。美国代表团将由现任美国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比根率领。两国代表团将在未来两到三周内开始工作和会晤,但特朗普坚称不希望匆忙达成协议。

“再续前缘”各有所需

CNN认为,此次“金特会”之所以备受期待,在于美国和朝鲜之间的核谈判在最近似乎陷入某种停滞。金正恩和特朗普最后一次会面是在2月底的越南河内。但“金特会2.0”由于双方在无核化、制裁等问题上立场不一提前结束,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双方都抱怨对方做得过头了。

在越南峰会破裂后的几周里,双方的工作会谈几乎停摆,朝美关系不稳定的一面抬头。3月初,韩美启动代号为“同盟”的新联合军演,受到朝方指责。在“极限施压”政策下,特朗普政府加强了对朝制裁的执行力度,于5月首次宣布扣押一艘朝鲜货船,指控其违反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走私煤炭。而朝方也不甘示弱,于5月两次试射战术武器,受到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等鹰派人物的警告。

不过,无论美国国内鹰派人物如何批评朝鲜,特朗普还是一如既往地给予朝鲜信任。4月,他表示不论是再次与金正恩会面或是举行美朝韩领导人三方会晤,这都可能发生。金正恩则回应道:如果美国采取正确态度、找到朝鲜可以认同的方法后要举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晤,朝鲜也愿意再尝试一次。

6月的“信函外交”更为美朝重启无核化对话带来新希望。6月11日,特朗普说收到金正恩的来信,来信“很热情、很友好”。23日,朝中社说,金正恩收到了特朗普亲笔信,金正恩表示,“信中包含良好内容”,他将“慎重考虑(信中)有趣的内容”。直到一周前,美国舆论传出特朗普可能在韩朝非军事区会见金正恩的猜测。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俊生表示,促成“金特”再会,有三个因素。

第一,再次表明特朗普仍希望政治解决朝核问题。越南峰会后,美国国内唱衰美朝对话之声刺耳,但特朗普显示出最高领导人的意志,坚持通过对话解决分歧。朝鲜方面也希望继续通过对话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当前,朝鲜国内战略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通过与美国对话可以创造有利国际环境,有利于朝鲜实现发展经济的战略目标。

第二,特朗普想留下外交遗产。特朗普四处出击、打压各方,外交几无建树。只有与朝鲜关系缓和是一个亮点,他一定要在这点上做足文章,利用“金特会”服务于这个目标,为2020年大选造势。

第三,是美国与朝鲜政权互动的结果。越南峰会无果而终后,尽管朝鲜国内对美国政府提出批评,但从来没有批评过特朗普本人。非但如此,金正恩还在特朗普生日的时候,给他写亲笔信。“这恰恰是特朗普喜欢的风格,也是他个人比较擅长的处事方式,就是当下属摆不平复杂问题时,由领导人亲自过问、亲自接触。”

为“续谈”注入新动力

在王俊生看来,“金特会”有两方面意义。

第一,为破解谈判僵局注入新动力。“美朝关于朝核问题的谈判自去年以来就有一个重要特点——自上而下推动。如今工作层面对话进展不顺,但通过领导人推动,能为工作谈判机制重新运行注入动力。”

第二,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等美国前任总统均踏足过非军事区,但他们去那儿都是批评朝鲜、承诺对韩国的保护。特朗普则送上握手、微笑和邀约,传递的是“和解”信号而非“冲突”信号。这表明朝美关系从几年前的对峙走向缓和,更具有转折性和战略性的象征意义。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刘鸣指出,“金特会”传递出几个信号。第一,美国吸取了河内峰会的教训,即不能把标准定得太高,希望继续保持对朝磋商。而金正恩在访问俄罗斯、习主席访问朝鲜后,中俄领导人可能与美方进行了协调,向美方强调:朝鲜坚持无核化;无核化是长期过程,需要给朝鲜时间;美方应做出让步。在各方协调努力下,特朗普接了球,开启了磋商大门。第二,特朗普可能希望金正恩不要发射短程导弹,以确保美国大选有一个稳定的外部环境。第三,特朗普表明对“金特会4.0”持开放态度,只要工作磋商取得进展,愿继续进行最高领导人接触。

而朝方也同样希望对话势头保持下去。因为河内峰会无果而终后,消极影响在国内政治中有所反映。“通过响应特朗普临时召集的峰会,朝方给了美国面子;特朗普专程来到非军事区,也给了朝方台阶下。这样一来,就营造出一种积极氛围,让双方可以把河内峰会的结果放到脑后,专注于下一步行动。”

当然,对此次“金特会”能否为下半年的半岛无核化谈判打开新局面,也存在不少质疑。CNN写道,这一时刻标志着美国与朝鲜关系紧张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但除了友谊之外,对未来意味着什么还不清楚。双方除了决定重启磋商外,似无任何新承诺。而且特朗普在会谈时,连“无核化”一词都没提到。

前美国国务院朝鲜问题特别代表尹汝尚相信,特朗普“开始明白无核化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斗争”,“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说‘我们有时间,不着急’。他改变了目标,降低了标准。转而把重点放在与金正恩私人关系的构建上。”

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半岛问题专家哈里·卡齐亚尼斯认为,下一步,要看美朝实务层面官员能否继续接触,就半岛无核化与和平机制构建达成协议草案。美国方面必须认识到,行动对行动的原则是半岛问题的唯一解决之道,美朝双方必须采取同步原则,建立起真正的互信。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教授指出,魔鬼总在细节中。朝美迄今对于“分阶段”还是“一揽子”作为“弃核解法”莫衷一是,对于无核化定义也未达成明确共识。虽然两国领导人通过此轮接触增强互信,维系了对美朝关系发展十分重要的个人关系纽带,但如果关于无核化的方向性问题不解决,关系的真正转圜仍会困难重重。

“特朗普可能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要求把他与金正恩的个人关系转变为切实行动。”《纽约时报》说。他必须削弱博尔顿等人的“鹰派”本能,否则,一旦外界提高了对朝美对话的预期、但局势又生变的话,恐令美国外交遭遇严重挫折。

五味杂陈的文在寅

在此次“金特会”中,作为东道方的文在寅政府可能有点五味杂陈。

一方面,文在寅为数次“金特会”的举办发挥了沟通与桥梁作用,对于美朝关系的缓和助力颇多,符合国际社会希望朝美对话、半岛局势企稳的呼声。

但另一方面,朝鲜最近传出“通美排南”立场,可能降低韩国在解决无核化问题上的影响力——朝鲜外务省美国局局长权正根(音译)日前表示,朝美对话的当事方是朝鲜和美国,从朝美敌对关系发生的根源来看,南朝鲜(韩国)也绝不应参与其中,表现出拒绝与韩国对话的立场。有分析认为,未来,朝鲜的无核化协商主导权极可能由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统一宣传部移交到外务省,朝鲜的上述立场逐步显现出对韩政策的变化。这是不是意味着韩国的“调停者”身份可能受到朝鲜轻视?

詹德斌认为,特朗普此次访韩有几个关注点,一是整固韩美军事同盟关系。这一点特朗普给足韩国面子,鼓吹美韩关系处在历史上最好时期,向韩国国内保守派送上“定心丸”(先前特朗普数次与日本首相安倍碰面,被视为冷落韩国,令韩保守派不满)。二是促进双边经贸关系。这一点问题也不大,因为韩国大企业对美国经济贡献度可圈可点,而且双方已于去年达成修订版的美韩自贸协定,短期内美国不会再发难。第三点就是半岛无核化问题,这个问题事关文在寅外交的核心,因为他上任后将韩朝关系改善放在优先地位,而这一切都受制于半岛无核化进展,以及美朝关系的发展。

在詹德斌看来,文在寅政府之所以被朝鲜的一些势力“看轻”,源于朝鲜去年对韩国期待过高,满以为在核问题上取得进展后,能推动南北经济合作,甚至使美国松动制裁。但却发现,韩国争取一切目标时,都受到美国束缚。美韩成立工作级磋商机制后,韩的一举一动更是统统在美国控制下,这让朝鲜动了“与韩国对话无用,直接找美国谈”的念头。

“在美国压力下,韩国手头的牌确实比较有限,对朝鲜的影响力产生局限性,”詹德斌说,“要在涉朝问题上说服美国,韩国可能不得不与美国做利益交换,例如承诺负担更多防务费、增加对美军事安保合作等。另一方面,文在寅会更希望借重中国和俄罗斯的作用,发挥其他地区国家在致力半岛和平稳定方面的建设性力量。”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98/18303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