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香港破纪录百万人反修订逃犯条例大游行
日期: 2019/06/10 10:43 阅读: 1105 评分: 10.00/3


新闻来源: BBC/德国之声

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6月9日上街游行,抗议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他们担心修例后,身在香港的人会被移交到中国大陆受审并遭遇不公平审讯。

主办单位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于晚上约9时半公布,有103万人参与这次示威。这次示威游行成为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游行。香港警方表示,最高峰时约有24万人参加游行。

市民响应民阵的呼吁,穿上白衣参加游行。游行原定下午3时由维多利亚公园起步,然而,由于参与游行市民人数众多,大会应警方要求在下午2时20分宣布提早出发,沿路高喊 "反送中、撒恶法" 口号。下午4时当队头已到达立法会外示威区,队尾仍有大批游行人士在维园等候出发,香港多个地铁站需要实施人潮管制,在32度高温的酷热天气下,多名市民下不适晕倒。

下午5时33分时, 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恒指,今日游行人数“很可能”已超过03年的七一50万人大游行。晚些时候民阵方面再次表示,有103万人参加游行。警方则表示,高峰期的参加人数为24万人。

香港政府官员此前称游行人数不是重点,无意收回草案,并强调草案只包括严重罪案,不会影响集会、新闻、言论自由,亦不会削弱营商环境,能够保障人权,并确保司法独立。香港保公益撑修例大联盟称,收到约71万市民网上联署,支持修例。香港中环码头附近亦有约20艘渔船在维港巡游,支持政府修例。

草案将在12日在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立法机关在建制派议席占优势的情况下,如果没有任何建制派议员选择弃权或反对,难以阻挡草案获得通过。

警方在这次游行期间,合共拘捕了7人,分别涉及普通袭击、刑事毁坏、袭警等罪名。

在游行接近尾声时,部分团体呼吁群众包围立法会,要求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对话。金钟夏悫道及政府总部附近有大批民众聚集,示威者与警方对峙多个小时。约19:30,有五至六名戴口罩男子冲出夏悫道往中环方向车道,企图占领这条主干道,警员使用胡椒喷剂后,涉及数名男子向金钟道方向逃去。

接近零时,一批戴口罩的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示威区冲击铁马,警员施放胡椒喷雾及用警棍驱散。多名戴上口罩的示威者拆毁立法会大楼外的车闸,闯入大楼地下范围。冲突中警员和示威者均有人受伤,血流披脸。



在30多度的烈日当空下,大批香港市民身穿白色衣服,撑着黄色雨伞,打着“反送中”、“林郑下台”等标语,要求政府撤回草案。游行人士表达对条例的不满,也在宣泄对中国政府的不信任,以及担心新闻、言论自由日益恶化。

游行原定下午3时从维多利亚公园起步,前往香港立法会,但由于参加人数太多,队伍需要提前出发。多个地铁站实施人潮管制,截至6点多,起点铜锣湾仍然塞满人群,有些游行人士一度被困在同一地点超过一个小时,警方最终要开放更多条行车线。

“中国的法治不太可信,我们怎么可以把人送过去?”任职公关、举家参与游行的黄女士对BBC中文说,“你看刘晓波、李旺阳、桂民海、林荣基?我随便就可以想到中国法治失败的例子,你叫我们怎么相信?”

她带10岁的小孩参加游行,说“这是一个最好的公民教育课,可以教他如何看清中国与香港之间的不平等关系……香港是司法独立的地方,中国不是,如果我们容许把犯人移交到大陆,他可能被虐打、可能被不合理地被关很久。就算他犯下大错,也应该要有公平审讯,所以我反对这个条例。”

“是的,我们普通市民很大机会不会被移交,但政治人物、记者、非政府组织,他们首当其冲,这影响到我们看的新闻、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中国政府最终目的就是要吓唬我们,让我们不敢说话,我们是应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的士司机马先生说,自己刻意不上班,第一次出来游行。他承认自己对修例内容不了解,过往不多参与政治,是“不会投票的人”。但他觉得近期香港“荒谬的事情太多”,常常听到香港政府官员以及建制派人士发表“中国法治很好”的言论,让他感到匪夷所思,“这是黑白是非不分,我就算没有机会被送到大陆去,我也不希望这个社会在说一些这么明显的谎言,我不想自己的女儿活在谎言之中。”

香港政府原先以一起台湾的杀人案作为修订逃犯条例的原因,但台湾当局表明不会接受香港修改《逃犯条例》下作出安排,甚至不排除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香港政府之后作出修订,要求由“中央机关”提出移交要求,但没有回应哪一个是台湾的“中央机关”,被广泛解读成港府其实无意处理台湾的杀人案。

之后,香港保安局长李家超、港澳办主任张晓明等官员,以香港可能成为“逃犯天堂”作为条例需要通过的理据,但政府后来建议把罪行门槛由3年提升至7年,遭外界质疑是自相矛盾。

任职公关、约30岁的陈小姐认为,香港治安良好,并不觉得是“逃犯天堂”,“可能只是大陆贪官逃过来香港”。

“这条例到底对香港有甚么好处?要这么焦急吗?多一点咨询也不行?真的很难说她(林郑月娥)没有政治任务,”陈小姐说,“如果修例通过,那就是一国两制已死,我们与其他大陆城市没有任何分别。”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者马岳及传播学者李立峯分别撰文表示,条例对香港市民并没有明显的好处,其中,马岳质疑“似乎有好处的只是特区高层要效忠中国政府” ,对比起高铁、大规模填海的“明日大屿”计划,条例没有经济利益可以吸引香港人支持。

香港的政治环境

由于香港立法会中,建制派占有优势,预计草案能够轻易获得通过,香港的反对声音无法从立法机关体现出来,而当中联办发声支持修例之后,香港主流商会和代表商界的议员,也“归队”不再发出反对的声音。香港政府为商界剔除了一些商业相关罪行,以及把罪行门槛从3年提升到7年。

香港市民这次要上街发声,其中一个原因是已经没有其他方式表达不满。

任职科技行业的香港市民陈先生说,香港的政治环境在“占中”后让人感到绝望,香港人好像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看着这个城市不再像以前那样讲道理、讲法治,自己担心香港最终会变成中国另一个普通城市。

“立法会可以随意禁止议员参选,我们选不到心仪的代议士,一些示威者不是坐牢就是到外国寻求庇护,香港以前不是这这样的,”从事建筑业的陈先生带着3岁的女孩说,“现在剩下的就只有走上街头,虽然占中都没有成果,但如果不花几个小时出来,我实在过不了自己那关,我至少要为女儿她们那一代做一点事,对吧?”

这场“占中”后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被视为香港走出“社运低潮”,市民在上街抗议时,少了一点“功利主义”,对能否迫使政府让步不抱希望,只是认为“该表态时仍然要表态”。

陈先生说,“我们要抗争到底,如果我们现在也不珍惜仅有的言论和集会自由,将来甚么都没有的时候,我们对不起下一代。”

香港目前与20个国家签有长期的引渡协议,但就没有和大陆、澳门、台湾方面有相关协议。



各界担忧

这次反对逃犯条例中,多个专业界别及民间自发地进行联署、集会等抗议活动。

其中反对声音最大的来自法律界。香港大律师公会以及立场偏保守的香港律师会,都发表声明表达关注,认为政府不应急于立法。香港法律界早前亦发起“黑衣游行”,数以千计的法律界人士,包括资深大律师及前高官出席,抗议修订条例。

虽然香港政府再三强调法庭能够把关,但法律界人士担心,中国过往有安插非政治罪名的前科,而香港法院只是审理表面证据,无法判断个别个案是否涉及政治。

甚少发声的宗教界也罕有地有教会发声明反对修订条例。香港记者协会及四个新闻相关的组织,担心修例影响记者及中国消息来源的安全,削弱香港的新闻自由,造成寒蝉效应。

联署包括现任法官签名

周日游行前夕,社会持续升温,继大律师公会及一向被视为立场亲建制的律师会先后发表意见书批评草案、意见要求搁置修例后,近3000名律师更于6日身穿黑衣参与静默游行,人数更是香港主权移交后五次法律界黑衣游行中最多一次。

此外,在游行前夕,反对修改《逃犯条例》的联署持续进行,超过三千名港大毕业生在买下报纸全版广告,要求"反对谎言施政,撤回引渡恶法"。有媒体发现,联署中的签名甚至包括现任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提醒法官应避免评论政治。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5/18269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