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如何平息中美贸易摩擦还需兼听则明
日期: 19年06月1期 阅读: 244 评分: 10.00/1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最近,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升级,恶化的中美关系及其对未来的影响,也成为地区乃至世界关注的重大话题。一系列的国际论坛和重量级的国际政治人物纷纷对中美对立表示忧虑,希望中美两大国能秉持对世界和未来负责任的态度,以合作而不是冲突的方式来合理解决矛盾,为世界带来积极的牵引而不是负面的消耗。

颇具代表性的意见,当推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发言。当地时间5月31日晚,聚焦亚太地区安全议题的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开幕。对话会东道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欢迎晚宴上发表演讲强调,中美关系是现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两国如何处理彼此的关系,将决定整个国际环境的未来走向。

李显龙认为,中美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意识形态分歧,而且中国已经从现有的多边机构的框架中受益。他说,即使中美之间没有发生严重冲突,持续的紧张和不确定性也将对全球带来巨大破坏。在许多重要的课题,如朝鲜局势、核不扩散、气候变化等议题上,如果没有中美两国和其他国家的充分参与,是无法解决的。

他说,世界两大强国之间互相竞争很自然,但竞争不应演变成冲突,而应该是展开合作、共创双赢;中国的经济增长给中国本身、乃至全世界都带来巨大好处,各国必须适应一个更具影响力的中国。他认为,国际社会需要在多个领域制定新规则,包括贸易、知识产权、网络安全和社交媒体。中国希望对这些改变拥有话语权,这是完全合理的要求。

李显龙呼吁,国际社会必须接受中国会继续壮大的事实,要了解到阻止中国不断强大是不可能的事,更非明智之举。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也拥有合理的利益和期望,包括开发本土的高端科技,比如资讯通信和人工智能。他同时认为,中国的发展改变了世界的战略平衡和经济重心,这种改变还在持续。中国必须认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自己的成功产生的全新形势。中国不能再期待别国以过去自己还很弱小时的同样方式对待自己。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必须为这种新的现实做出调整。

李显龙表示,美中两国都要接受中国崛起的现实,并做出相应调整。“美国是最主要的强权,调整最为艰难。但无论怎样艰难,美国都值得打造一个新的理解,把中国的期望纳入当前的规则与准则体系当中”。李显龙说,底线就是,美中两国需要相互合作,也需要与其他国家合作,让国际体系及时更新,而不是使之颠倒。华盛顿和北京必须同其他国家一道努力,“使全球体系跟上时代,而不是颠覆体系”。
无独有偶,由日本经济新闻社主办的第25届 “亚洲的未来”国际交流会议,5月30日上午在东京都内开幕。围绕着在贸易和安保的主导权之争而对立严重的中美关系,与会各国首脑和阁僚相继发出了担忧的声音。亚洲各国希望避免在中美任何一方选边站的风险,纷纷要求中美贸易摩擦在发展为全面 “冷战”之前,尽早解决对立。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发表了主旨演讲,指出中美主导权之争对世界来说绝不是好事。他认为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亚洲将受到巨大影响,因为“被两头大象踩踏的将是草”。马哈蒂尔指出,美国必须接受并非永远都是卓越国家这个事实,必须认识到全新强大的中国,有必要与中国相向而行。

关于中美贸易谈判,马哈蒂尔表示,“单方面要求对方接受的方式,无法构筑良好的贸易环境”,希望双方做出让步。他还担心贸易摩擦会影响到出口主导型的马来西亚经济,因为贸易战正对经济构成负面影响。

在论坛演说中,蒙古国家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贡布扎布•赞丹沙塔尔质问,我们是否正站在“新冷战”的入口?”进入21世纪,随着中国的崛起,亚洲安全保障的对立格局变为“中美”。在经济方面,中国主导了广域经济圈构想“一带一路”,美国则借助“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构想彰显出对抗意识。但是,亚洲已从日本到韩国和台湾等新兴工业化经济体(NIES)、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之间展开了 “雁型”经济合作过程,构建了复杂的供应链。中美对立将对这种供应链造成打击。

柬埔寨首相洪森认为“遭受打击的是美国国民”。越南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范平明说,亚洲占到世界自由贸易协定(FTA)的三分之二,亚洲是对抗贸易保护主义的全球化堡垒。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封为“中美之间的协调人”,日本与美国在印度太平洋战略上展开合作,也决定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但仍未看到具体成果。

另一方面,前美国副国务卿、前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年前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表示,希望中美双方能够解决双方的分歧,至少能够管控这种分歧。2005年,佐利克曾在一次讲话中提出了“中国应该成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概念。

佐利克表示,中国的变化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这些改变在今天遇到了一些新的挑战,因为中国的规模已经很大了。其中一个挑战就是要改变中国的发展模式,第二个挑战是要实现可持续和包容的增长,第三个挑战是理解中国对世界的影响。他提出的担忧涉及四个方面:国企的作用;中国的外交策略;中国制造2025;除了特朗普政府以外,其他的美国阶层对中国态度的转变。

6月1日,中国发布了《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阐明了中国态度。不过,鉴于中美经贸磋商已经不再是双边关系课题,而是影响到地区和世界的全局性问题,必须避免“怒怼”式的一时之快和互相伤害,宜以兼听则明的方式来集思广益,汇聚国际社会的智慧,以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改革之策和转型之道来逐步解决分歧。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8258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