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春马:立秋之后,阳光照进我的房间
日期: 19年05月1期 阅读: 225
春马

春马,男,1990年生。现居日本,社会学硕士。小说诗歌散见《野草》、《星星》诗刊、《诗江南》、《青春》、《诗歌月刊》等,及香港、日本华文刊物。2015年大学生短诗大赛、首届华文(日本)文学奖获得者,等。日本华文笔会会员。

立秋之后,阳光开始重新照进我的房间。

第一次来到这个房子也是个晴朗天,中介的人打开房间门,拉开和式卧室门。房间里充满阳光,不大的榻榻米居室,一半被阳光占领。房东怕强烈的阳光侵蚀榻榻米,在地上铺了大大的床单……就这样,我认定这个小且旧的房间,将成为我今后几年遮风避雨的地方。



我总是习惯带着使命感和历史感自居。比如搬家这样的事,将或成为我的个人史的一个转折也未尝不是。我所居住的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的心境和我笔下的文字。

在富士山下,我永远绕不开那座巍峨的山。尤其是登过之后,他成为我思维中透明的墙。我要突破一些结界,总不得不先要对他进行祭拜,然后启程上路。

田柄二丁目,窗外是一盏路灯,那是一条吵杂的路。甚至比我想象的要吵杂,因为在那样的一个居民众多的地方,往来的车辆如此之多,让我惊讶。房子的拐角就是十字路口,往来的车辆都要停下来听从红灯指使。汽车的发动机给了我十足的打扰,像是乞讨的人扯着破锣嗓子在我的窗外叫喊了一阵,仍不见我扔出施舍的钱,就一阵烟尘扬长而去。有时我悠闲地坐在窗前,听着车轮的声音一路奔驰到下一个路口,或是停下来等红灯,或是加足油门前进,直到那个声音彻底消失。我的耳朵又开始捕捉另一个车轮的声音。在那个吵闹的房间里,我时常站在窗边抽烟,加工思绪。

道路总算在夜里安静下来。楼下的三五家居酒屋开始喧闹起来,昭和时代的歌曲不断飘出,还有碳烤的香味。看着中老年人喝的醉醺醺走出狭小的居酒屋,我总觉得自己的老年会是这样。已经是老年了,还要清醒的头脑干什么呢?他们晕醉,相互扶持着走远,我的烟也接近尾声。从新回到我的文字世界,思维依旧在那吵闹的街道上。我偷窥过往来的路人和车辆,他们并没给我任何影响。可我为何会记住他们呢?他们时而出现在我的文字里,却永远消失在我的视野。

这里,松户宿所在地的小房子里,我总算在日本开始了一个人生活。也许并不是,我和阳光一起生活着。房间里的这一小撮阳光,或许是阳光的一根毛发,我不过是寄居在此的虱子。

阳光一度远离,它的母体在南回归线转了一圈,重新往北。阳光得以回到我的房间,想象着自己的血液变成阳光炽热的颜色。它即将侵占我的房间,我也将挂起厚重的窗帘,接着,寒冬衰老而不死的身体,正向我到来。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8206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