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人艺术家开班传艺授业如雨后春笋
日期: 19年05月1期 阅读: 294 评分: 8.00/1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在日本,有许多出色的华人艺术家,他们活跃在音乐、绘画、舞蹈等各个领域,成绩斐然,在日本乃至世界获得各种奖项。然而,他们并不满足于自己的成就,在不断把自己的艺术推向高峰的同时,也把灼热和充满希望的目光投向下一代,积极展开传艺育人、承前启后的社会教育活动,在华人社会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刘英:国标大腕在华人孩子中推广国标舞

  在日华人著名舞蹈家刘英积极开办舞蹈学校,培育在日华人后代。

  刘英为中国职业新星拉丁舞冠军,曾是袁伟民团长带队的第13届亚运会中国代表选手,国标舞界最大的“英国黑池世界舞蹈节” 中国代表选手,唯一一位带着全国冠军称号来到日本的国标舞职业教师,目前是在日华人推广国标舞第一人。

  刘英来日前,因受俄罗斯祖父的遗传,以娇好的身材外型被选为国标舞主题电影的主角(因来日未接受邀请)。来日后,她在御茶水女子大学进行舞蹈教育学研究,在“银河世界国际舞锦标赛”、“全日本关东国标舞锦标赛”、“全日本职业十项舞锦标赛”等多项大赛中获得冠亚军等优异成绩。

  在“三笠宫天皇杯授奖大赛”获“国标舞特别功勋奖”,还作为国标舞模特参加了世界首次将国标舞推上T字台、日本著名时装设计师桂由美老师40周年东京、北京时装发布会。

  刘英现为国际亲善舞蹈协会会长、国际级教师及评审、迪士尼官方酒店“东京湾舞滨酒店-度假俱乐部”舞蹈顾问、丰岛区国际艺术文化特命大使、英樱国际舞蹈学校校长。曾被中国驻日本大使馆聘请为国标舞教师,多次受邀大使馆的演出。每年举办“国际亲善舞蹈晚会”。

2018年11月10日,在丰岛区政府的支持下,她成功策划举办了日本首届室外“世界国标舞节 丰岛2018”。今年10月20日将在池袋举办第二屆。

刘英开设了池袋、东京、东十条、横浜6个分校11个舞蹈班,其中面向孩子的有5个,其教学内容主要是形体训练和国标舞。形体训练是通过柔韧体能的练习强身健体、改善体形。刘英开设的国标舞班,一直以来在日华人中独树一帜。



2018年11月10日,在东京池袋“南池袋公園”、日本首届室外“世界国标舞节 丰岛2018”完美落幕,让日本的国标舞也有了自己的节日。中:执行委员会主席 刘英  右:东京都丰岛区长 高野之夫(刘英提供)

一般孩子们报名参加国标舞班,目的主要是两种:一个是娱乐;一个是参加比赛、演出。刘英一开始教日本人,从2010年左右开始面向华人孩子招生。招生通知一发出,就有很多孩子报名,后来因为大地震休了一段时间,但有几个孩子还是跟着她一直练。2017年她又开始正式招中国的孩子们。刘英所教的孩子们经常在日本的国标舞比赛中取得冠亚军等优异成绩,有的孩子还回国参加比赛,捧回冠军的奖杯。在刚刚结束的3月10日在品川举办的世界国标舞大奖赛中,包揽了少年组的冠亚军。

谈起办学的宗旨时刘英指出:国标舞是国际统一标准的舞蹈,具有国际通用性,而且对礼仪的要求很高,奥巴马和特朗普就任总统时都跳了国标舞。国标舞近几年在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剑桥大学、莫斯科国立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世界著名七大高校也举行国际院校杯大赛,是国际交流的最好方式。现在世界越来越趋于国际化的潮流,更让国标舞显得十分重要。

所以,希望孩子们通过学习国标舞,不仅仅是強身健体,而且提高內在的教养素质气质,开拓视野,將来成为高素质的气质型国际化人材。

国标舞不受年龄性別等限制,3岁的儿童可以跳,90岁、100岁的老人也可以跳。身体健全的人可以跳、残疾人、盲人也可以跳。

华人来到日本,融入日本社会很难,但是通过跳国标舞,可以通过舞蹈所提示的共同肢体语言和日本人融合在一起,更好地进行中日交流及世界交流。

邹丽萍:优秀获奖画家积极办儿童绘画班
 
最近,随着在日华人越来越多,各种儿童艺术培训教室也日益丰富起来。其中,一些旅日画家在辛勤创作的同时,也希望把绘画技艺积极传授给在日华人的孩子们,他们积极办起绘画班,受到在日华人家长和儿童们的欢迎。

旅日画家邹丽萍,毕业于中国轻工业管理学院(现清华美院)美术系装潢设计专业,1997年定居日本。她曾任职于株式会社 エム・ピ・シー(出版社),现为日中水墨协会常务理事、東京Mu油画艺术会会员、后新社区画家联盟成员、日本太平洋美术会会友。

来日之前,她曾在幼儿园、小学有过任教经历并且在电台和电视台也做过播音和主持工作。来日最初一段时间教过中文,也在池袋的儿童水墨画教室教过儿童工笔画。近年来,她参加日中画展20余次并屡次获奖。2013年《北京隆荣国际2013秋季拍卖会》作品《瓶花》获拍并被收藏,2016年作品《蓝莲花》捐赠《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被拍卖收藏;2017年的日本第43届公募国际美术大奖展作品《源》荣获东京都知事奖;第113届太平洋展中《生命礼赞》获得佳作奖—川端商会赏;2017年8月参加中国上海CYAL艺术与环保绘画大赛作品《北方的森林》获专业组铜奖;2018年第31回上野森美术馆日本の自然を描く展《神户之夜》获佳作賞。她致力于绘画,并希望通过绘画与大家分享和交流生活的感悟。现在除周末上课以外,她一直坚持绘画创作,其新作将于5月中旬第三次参加位于六本木的国立新美术馆展出。



邹老师2017年的日本第43届公募国际美术大奖展作品《源》荣获东京都知事奖。

目前,邹老师在东京的品川区、北区、葛饰区开设了三个儿童绘画教室6个班。上课采用日中双语教学,以感性创意绘画与立体造型结合为教学特点。学生年龄划分为两个阶段,小班(3-5岁)、大班(5-10岁)周末上课。教室实行小班制教学,针对每个学生认真负责地逐一引导,充分挖掘和发现每个孩子的优势特点和潜力,因材施教。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有的小班的孩子四、五岁就能画出很出色的作品,对于这样的孩子会适时升班,学习内容和绘画难度会逐渐丰富。有的孩子的优秀作品还入选了《2008-2018奥美大会十年回顾展》并获得了荣誉证书。

幼儿美术教育在日本很受重视,各种儿童美术班数不胜数。如何在办学中找到定位,办出自己的特色呢?对此,邹老师秉承“绘画是孩子的第二语言,重视童真童趣创意思维“的理念,在课程中施行以下特色教学:

1.绘画与文化结合。课上采用双语教学,绘画基本上以日中两国的年节民俗、年中行事为主结合自然观察体验,让孩子们通过绘画了解日中文化和风俗习惯,加深理解和交流。2.五感动画。遵循手脑潜能开发理论,“眼、耳、口、手、脑”五感并用,让孩子通过对事物的观察、体验充分感知,用独特的感性绘画,让作品十人十样“生动有感”。3.限时命题。改变“模仿式”绘画模式,变成“限时命题”,每堂课学生们都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在限定的时间内创作,自主自立独立完成一幅有主题的创作作品。通过这样的训练,孩子们的注意力、静定力明显提高,绘画的表现能力也有了逐步提升。4.形式多样。邹老师将剪纸、撕纸贴画、蜡笔、水彩、趣味线描、国画、立体造型等多种形式综合材料带入课堂,让孩子们进行体验型绘画,从有限的认知到无限可能的表现“天马行空”,让孩子们可以开拓视野和思维,在生活中可以自由创作。
 
邹老师的办学初衷很简单,就是让喜欢绘画的在日华人下一代,能有机会学习和体验绘画乐趣。她衷心希望通过自己以及画家同行们的辛勤付出,带给孩子们最好的精神营养,给孩子们留下多姿多彩美好的童年快乐。如果能将自己所学所掌握的绘画技能为下一代做一点实事,让他们在今后的人生中学会不断地发现美、创造美,在生活中增添丰富多彩的乐趣,将是一种美好的回馈和分享。

邵晓楠:在日本弘扬中国舞蹈文化

日本华世艺术培训学校创办于2017年,是关东地区最大的中国舞蹈培训机构。由原辽宁省歌舞团演员邵晓楠担任学校校长,12位中国专业院校毕业的舞蹈演员及教员任教,在日本凭借专业的师资队伍及规范的教学品质,一年里迅速在关东地区开设了包括高田马场、日暮里、龟户、武藏小金井、光丘、川口、西川口、松户、船桥、丰州10个校区的舞蹈课程,对象学员从3岁到65岁,通过丰富多彩的舞蹈课程,国际文化艺术交流演出活动等形式,传承和推广中国的经典文化艺术。

据邵校长介绍,起初办校目的非常简单:首先,自己的孩子出生在日本,除了在家里努力让他说中文以外,由于生活的环境造成了孩子对中国完全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孩子在幼小时期,又不能坐在教室里学中文,希望从兴趣培养中引导孩子对中国的了解,创造中文的使用环境。


                                                         演出   (邵晓楠提供)


其次,来日18年,求学谋职,生儿育儿的生活稳定后,对个人的生活品质、健康、修养爱好的需求越来越大,每周给自己一个时间,放松身心,修习特长,是身边很多华人朋友的想法,舞蹈可以让全身得到综合机能训练的同时,结合美妙的音乐、美丽的服饰,从外到内得到修炼的艺术门类。科学的学习方法,才能更有品质的得到效果。

结合这两个直观的想法,邵晓楠借助自己之前在中国专业舞蹈院校的同学同事,很快在日本聚集了十多位专业的舞蹈教员,将课程以科学性、专业性、本土结合性为办校宗旨,得到了华人圈内的认可。
除此之外,学校的学生们还受邀参加了中国舞蹈家协会访日展演、朱明瑛唐国强带团的中国老艺术家访日展演、北京电视台举办的舞蹈大赛日本赛等大型演出活动,也荣幸地得到了舞蹈家杨丽萍老师来日演出时对华世艺校的独家艺术指导。

邵校长说:“做教育不轻松,在海外做就更难,很多资源和硬件都受局限。但是,一代代新的华人子女们需要我们,给予我们真诚的支持和鼓励,我们必须要带领教学团队继续努力研究和学习适合我们的教育方法和内容,让我们华人受益的同时,一起在日本将中国舞蹈文化继续传承和弘扬。”

谢雪梅:集众人力量搭中日艺术桥梁

谢雪梅,横浜中华艺术学校校长,从事古筝艺术三十多年。1993年就在国内专业文艺团体任古筝演员,后来日本留学,一直在日本艺术一线活动。她还是孩子的母亲,有三个调皮可爱的儿子。这双重身份,让她在三年前开始有了创办艺术学校的想法。

起初,她在朋友的支持帮助下,在横浜中华街开设了第一家中国古筝教室。来学习的学生,既有年仅3岁的中国娃娃,也有83岁的日本奶奶。她教学认真努力,对每一个学生都尽心尽力。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学生们都学有所获,她的古筝教室得到大家的喜爱,越来越多的华人华侨及日本朋友向她学习古筝。



谢雪梅提供

随着自己孩子长大,他们从呱呱学语到了要开始教育的阶段了。为了让孩子们能有机会学习到更多的中国文化艺术,也为了发展古筝以外的中国文化艺术事业,谢雪梅开始团结同行——在日一线的华人艺术家们,把古筝教室拓展为有17个艺术文化课程的综合艺术文化教育基地,起名叫“横浜中华艺术学校“。学校在横浜中华街设立本校,横浜车站附近设立横浜分校。

如今,学校由开始的17平米的小屋,发展成有舞蹈、乐器、绘画、言语学等教室的综合艺术学校。学校开设了17个艺术文化课程:古筝、二胡、琵琶、扬琴、笛子、萧、葫芦丝、音乐素养+钢琴、京剧、舞蹈、声乐、武術、水墨画、书法、剪纸及中文、日语。在日本艺术界奋斗了21年的谢雪梅,以自己的真诚和努力得到了同行们的支持和信任,凝聚了在日本一线艺术家们的力量,每一个科目都努力聘请最优秀的艺术家老师来执教,确保了学校教学的高水平、高质量。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教学,学生们学习初显成果,学校开始积极组织学生们参加各种社会活动。2018年,参加了横浜与上海友好城市纪念演出;2019年春节期间,在横浜中华街参加了春节娱乐演出等活动,展示了中国舞蹈、中国民族乐器,让更多的外国朋友了解中华文化。学校春节、元宵节的演出,还上了中国中央电视台国际新闻节目。家长们都非常高兴地说:“孩子们这么小,在学校学习,就有这样的展示机会,真是太感谢了”。

在横浜中华艺术学校学习的不仅仅有中国朋友,还有很多日本朋友,他们学习中国乐器、中国水墨画、中国语等。日本学生们说:“中国古筝真是太好听了,有治愈的功能,头疼的时候弹弹古筝就不疼了。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越学越喜欢……”

作为三个孩子的母亲,谢雪梅收获也是满满的,如今孩子们也在横浜中华艺术学校学习,大儿子学葫芦丝,二儿子、三儿子学日语、钢琴、武术、中文,各科学习颇有成就。

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横浜中华艺术学校发展已初具规模。谢雪梅认为,“这只是刚刚迈出了一小步,未来的道路任重而道远,我们会紧密团结在日华人艺术家,用大家集体的力量打造横浜中华艺术学校,把中华文化艺术在日本传承、普及、发展下去,用我们的力量建起中日艺术的桥梁。”

东京“华乐坊”谈艺术培训感受

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带东全社会对素质教育的重视;在日华人华侨家庭增多,少儿艺术培训逐年成为在日华人华侨关注的热点。东京华乐坊艺术学校5年前率先开启在日华人华侨少儿艺术培训的大门。在此结合多年的经验,从少儿艺术培训角度探讨了少儿成长教育中透射出的家庭教育,少儿成长心理引导的问题,以及艺术教育的作用和功能。

少儿艺术教育一般以4-16岁孩子为主要对象,科目一般分为音乐类、舞蹈类、书画类、语言类、表演类、运动类等。种类繁多,在为孩子选择学习什么艺术科目时,家长们往往迷茫或犹豫不绝。经常有家长说“我特别喜欢传统民乐,我就希望我的孩子能弹古筝”;也有家长说“我孩子特别好动,我让她学钢琴安静一些。”家长们容易根据自已的意愿或者判断代替孩子选择,结果那位想让孩子学习钢琴的家长没有如愿,孩子在体验了几门课程后选择了舞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培养孩子的艺术兴趣而言,我们最好“雕琢”,而不是“改造”。在帮助孩子选择艺术学习科目时要注重和了解孩子的兴趣和特长。



“华乐坊”提供

艺无止境,说的是艺术学习是一个漫长需要坚持的过程。但是家长们如果对艺术教育特性不了解,以及强烈的功利心与好胜心会影响到孩子对于艺术学习的初衷。比如,我们经常会遇到有些家长咨询时问“这个乐器学习几个月可以弹曲子?”也有舞蹈学生的家长认为孩子不需要压腿,开软度等练习,只要能上舞台表演舞蹈就行。这些家长的心态会使孩子放弃很多基础的训练,仅仅弹奏几首曲子或跳几个成品舞,然后奔波于比赛表演现场。我们总是将学习艺术说成是“盖楼”,基础的学习我们称之为地基,只有地基的牢固才能使楼盖的越高。家长们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

艺术课程学习能很好的增加亲子以及家庭成员互动。与其他教育相比,艺术课程往往需要更多的课后练习。拿学习琴来说,学琴就是三分学七分练,不少家长在陪伴孩子学习钢琴的过程中,上课记笔记、录视频、课后陪同孩子练习,有些学习古筝学生家长甚至和孩子成为“同学”共同学习。我们的舞蹈课要求每天提交基本功练习的视频家庭作业,于是我们在视频家庭作业中经常看见爸爸妈妈或者姐姐妹妹轮番上阵给学习者压腿,下腰等动作数次数、做指导的画面,通过视频也能感受到家人陪伴成长的其乐融融。这些对于孩子坚持艺术学习以及孩子身心健康成长都非常有利。

华乐坊每年定期举办校内音乐发表会,舞蹈发表会,推荐参加校外各种社会活动公演,还承办东京少儿春晚、东京国际青少年艺术节等综合文艺活动,给学习艺术的孩子们提供展示学习成果和风采的舞台。通过参加演出,学生会增强艺术兴趣,锻炼自己的心理素质以及培养和同伴的团结合作意识。

今年1月的首届东京少儿春晚,我们编排了15分钟的音乐剧冰雪奇缘片段。孩子们在短短的2个月训练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有家长告诉我们,晚会结束后孩子早上起来还一直追问什么时候可以再和小伙伴们一起表演。开场舞的小团队近40多人,最小的年纪3岁,平均也不到10岁,在训练刚开始时各种散漫无序,随着正式演出临近,孩子们在家里开始变得“勤学苦练”,正式演出时大家配合得非常出彩。据说少儿春晚结束后很长时间内,有的孩子一到晚上还在家跳舞蹈动作。苏格拉底说,教育不是灌输,而是点燃火焰,这就是点燃火焰后的力量。

艺术考级在艺术学习过程中是很重要的环节,是促进学生认知学习不足和正确评价学习水平的手段。去年,东京华乐坊艺术学校首次将中国音乐最高学府-中央音乐学院考级带入日本;今年,又获得授权将首次在日本举办中国舞蹈最高学府-北京舞蹈学院考级。在承办考级过程中就遇到有些家长表示“希望在小学阶段把孩子的艺术科目所有级别考完”,理由是“希望孩子上初中以后可以不需要继续学习这门艺术课程”。这些家长报考级别时往往“野心勃勃”,忽略孩子实际水平,希望报的级别越高越好。这些家长把考级当成了一种投资一种功利,没有帮助孩子积极的体验学习艺术的快乐,而是僵硬促使应付考试。

艺术学习过程是孩子自我体验、自我提高、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过程。虽然艺术教育以及在整个艺术的学习过程中,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相信科学的艺术学习的重要性会越来越被大家认知。

“华舞中国舞舞蹈学校”如是说

这短短的4年时间,在日华人在艺术方面从舞台、灯光、演出水平等等在不断的进步,无论是欣赏力、创造力、表现力、展现力...都有了一个飞跃的提高。频繁的活动、各种艺术文化的交流合作的开展及冲击,不断创新、完善,和观众的欣赏能力也在不断的提升,这确实是一件可喜的事情。

2015年12月,我们的艺术团正式成立,同时我们也面对在日华侨华人开了第一个中国舞舞蹈成人班。我们招收的老师都在年轻时是各个歌舞団的专业舞蹈演员,有亲身经历过舞蹈专业培训和丰富的舞台经验的退役演员。

我们的舞蹈班最初面对成人,这几年在日华侨华人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很多女性朋友开始注重形体、保养等细节,她们希望通过学习舞蹈来提升自己的气质,在大家的要求下我们现在又在东京的中心地段:“池袋”增加了幼儿、儿童以及成人三个班。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来喜爱“中国舞蹈”。

日本在中国舞蹈的认识和推广方面,比其他国家要慢,在这方面的人才也是缺乏的,这也是“华舞.中国舞蹈学校”要开办幼儿班和儿童班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孩子们小,在软度、高难动作以及舞蹈的表现力更加有提升的空间,正因为如此,开幼儿班和儿童班比成人班來说,对老师的专业要求也更加高、更加专业。(对于现在在中国学习几天没有坚实的基本功基础,只是完成指定的舞蹈组合就能拿到舞蹈教师考级证书上岗教孩子的老师们,只能说是浪费了家长的金钱和耽误了孩子们的时间)

华舞中国舞舞蹈学校提供

我们衷心希望,通过我们专业老师细心、正确的引导,正确学习中国舞历史的同时,喜爱和提升孩子们的中国舞蹈水平。“舞蹈”本身就是一个细工慢熬才能出成绩的,培养和发现一个好的舞蹈苗子真是不容易,除了孩子本身的表演天份、还需要好的老师的专业引领、以及家长们不断的鼓励和支持。现在,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中国舞水平都在不断提升,希望若干年后,经过我们一点一点的努力,日本也能够培养出一批批优秀的中国舞好苗子。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2/18204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