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阿孜萨:我家山上的春晨
日期: 19年04月4期 阅读: 191

福岛 阿孜萨
3月一过,孩子们各自进入了自己的新生活,突兀地,我竟是无所适从。虽然丈夫博奥极力鼓动我去自家的旅馆帮忙,我也积极地想出各种各样的重塑旅馆的方案,加上春天的到来,花花草草的栽种,也算是最忙的季节,可是,可是我还是失落深深,寂寞荡荡,就算是忙得没有一点点的空闲,依然是想念孩子们在家时的种种。
好在还有博奥和狗儿纳纳。
赶上像今天这样的好天气,我们就带上纳纳一起上山逛逛,然后他去上班,我在家做各种功课。
预计今年的樱花会比往年早,但突然的忽冷忽热,樱花开放时间却也延长了一些。我家山上栽有两株深粉色的垂柳樱,一株粉色的八重樱,三株浅粉色的染井吉野樱和原生的一些高大的山樱,陆陆续续地开着。
樱花的美丽在日本人眼里和观光客眼里是不同的。
在春寒料峭的时候,樱花的枝桠和那些早春的植物一样,在三寒四暖的日子里,无论枝条还是顔色都渐次地柔软起来,那时候,即便是有春雪,也依然能感到勃勃的生机。
待一入三月半,电视里每天都在放樱前线的消息,但福岛乡下的山还是凛冽硬朗,可是,时令是按部就班地行驶着的,果不其然,一进四月,山色便温润起来。那个时候,略微地晴朗一下,便如同渲染过的宣纸一般润色开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在一些高大的植物还在半睡半醒之间,在新绿的芽儿还未出色,樱花就突兀地开了起来,虽説开的突兀,但从一分开三分开五分开八分开到满开,这一路的“花见”下来,樱花一下子就把春日扯到了眼前。
所以,日本人眼里樱花的美是慢慢地来的。
无论远古神话中樱是神镇座使用的神木,还是祈愿丰收的对象,也无论奈良时代贵族的风花雪月,还是江户时代的庶民欢愉,樱花是和日本人相互依傍相互观望一同生长着的,它的美丽便不只是观光景点的美。
我们乡下,哪里能没有樱花呢。
沿着河边每一路沿下去,哪里不是几百年几千株的樱花呢;漫山依然黯澹的时候,那里没有一团云霞般的樱花开放呢;公共场所,学校等等总是有几株在袅袅着;亦或路边亦或谁家庭院也有樱花灿烂。然而这灿烂,三五天里便是落英缤纷了,且不説河边池塘草坪树下的落英,单单是驱车而行捲起的都是“樱吹雪”。
樱色是短暂的,从这匆匆的美丽,日本人养成了顺应时令珍视自然的教养。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18194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