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美协议、习特会一拖再拖,白宫烦恼啥
日期: 2019/04/08 20:52 阅读: 255 评分: 10.00/1
新闻来源: BBC中文网/多维新闻


中美贸易谈判最初的90天限期早就已过,贸易协议、元首峰会仍未有期。被认为在谈判中占优的美国,可能正面临什么难题?

BBC中文采访了长期关注中国经贸、与华府政策制定者关系较密切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专家,分析贸易谈判延宕的原因,以及美方在谈判桌外的政治博弈。
“习特会”意味着什么?

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4日称,如果达成协议,他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外界早已揣测两国元首将再次会面,曾传或在3月或4月,但峰会时间一拖再拖。

传统基金会分析师莱利·华特斯(Riley Walters)对BBC表示,这是由于北京对峰会态度谨慎,不希望重演“特金会”一幕、让习近平特地飞至海湖庄园但空手而归。因此,达成贸易协议是峰会的前提条件。

此前曾有消息称,白宫打算在4月4日宣布“习特会”举行的日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日期。

“这背后有两大原因,会议还剩下几个关键问题未解决,以及美方内部可能出现一些分歧,”美国企业研究院(AEI)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分析说。

摆在白宫面前的难题

是否撤销对华关税、多大程度上移除关税,被认为是目前谈判中棘手的难题。华府希望保留部分关税以保障中国履行结构性改革承诺,移除全部关税存在风险;而在北京看来,在执行承诺的同时要承担关税,并不公平。

史剑道认为,美方在贸易谈判中有多个目标,除维持对华关税外,还希望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及实行结构性改革,然而,这些目标难以共存。

“如果美国想要争取结构性改革,就需要保持关税;但如果关税还在,中国的合理反应会是,凭什么你方慢慢撤销关税,我方要立即下订单买美国货?” 他表示,“美国需要在一开始给中国一些甜头,作为大量购买美国商品、管控芬太尼的回报。

媒体都注意到刘鹤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座位变化——以往两次接见刘鹤,特朗普都把他安排在自己对面,此次则不同以往地安排坐在自己的右手边,并排而坐。


2019年2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出席美中贸易谈判的中国副总理刘鹤。当时,刘鹤被安排坐在特朗普的对面。

一边是立即可见的商品订单,另一边是需要时间执行且很难计算成果的结构性改革,这是白宫面临的艰难抉择。
为什么美国想中国尽快购买大量美国货?

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是:美国国内的政治因素。

自2016年大选以来,特朗普一直被认为是贸易保护主义者,他把缩减美中贸易逆差作为自己的主要政纲。在2020年大选之前,特朗普急于向选民证明,他能在贸易上搞定中国。尤其,在今年夏天,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会开始密集攻击特朗普,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风险正日益增加。

“特朗普并不想让对华关税维持很久,他是想通过关税,来换取中国购买美国商品,“史剑道说。

白宫希望这些订单在今、明年兑现,为特朗普2020年的总统选战造势。

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美国国会似乎对促使中国实行长期而根本的经济改革更有兴趣。

华特斯指出,莱特希泽尤其重视协议的执行机制。莱特希泽2月在国会作证,强调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其中可能包括关税惩罚的条款,一旦中国违约,美国会马上作出反应。

然而,美方内部的分歧可能并非二元的派系冲突。

“这不是仅限于特朗普与莱特希泽、或是对华鹰派与鸽派之间的争端,而是更为复杂与多面向的。”史剑道认为,美方关键的谈判人都清楚明白上述目标的重要性,“问题是如何决定权重。”

特朗普的确并无放弃向中国提出改革要求,协议要触及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技术转移等深层次问题。

“特朗普明白,如果没有这些结构性改革,他会被包括共和党人在内的政治家与企业批评,”史剑道说。

“习特会”在即?

英文谚语有“四月雨带来五月花”的说法,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也是4月耕耘、5月结果。

特朗普称,两国会在约四个星期内达成“史诗级的”贸易协议。由此推测,4月内还会有多轮贸易谈判。

一个值得关注的日期是5月1日,届时中国的芬太尼管控令开始生效,该禁令是中国展现诚意的一项让步。

史剑道推测,两国元首将在之后不久举行峰会,以打击芬太尼的合作为引子,敲定贸易协议、宣示两国经贸关系回到正轨。

他认为,美中协议不会是两国贸易摩擦的句号,只会是一个分号。在“习特会”之后,贸易协议将进入实施阶段。

“更困难的下半场那时才正式开启。”

三封口信定调中美谈判 习近平敦促特朗普发挥领导力


北京时间4月6日,中国官媒新华社正式宣布中美第九轮谈判结束,中美双方都表示谈判取得新的进展,并将就遗留的问题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行进一步磋商。


2019年至今,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贸易谈判牵头人刘鹤已经三次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分别在1月31日、2月2日和4月4日转达来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三封口信。


中美贸易战牵动全球政治,从2018年12月的习特会以来,外界更为关注中美元首在这场博弈中的直接作用。在密集谈判不断取得新进展的过程中,习近平给特朗普的三封口信也有所变化。

首先是对谈判进展的判断已经不同。4月4日,刘鹤透露的习近平口信中,指出过去一个多月来,两国在经贸协议文本的关键问题上取得了新的实质性进展。而此前两次,口信中总结的是,两国根据习特会的共识开展了密集磋商,取得积极进展。从中可见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已经更进一步。

在习特会敲定的中美贸易“休战期”延期后,双方的谈判显然也进入了新的阶段,这一次习近平在口信里特别提到及早完成中美贸易协议的“文本谈判”。

第二,对中美谈判国际影响的表述也有加强。1月底,习近平在口信中表示,中美关系处在一个重要关键阶段,希望双方争取尽早达成对双方都有利的协议,向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发出积极信号,推动中美关系健康发展,促进全球经济稳定增长。

2月,习近平则表示因为谈判取得的进展,“两国和国际社会对此普遍反响积极”。而这一次,习近平则表示在当前形势下,中美关系健康平稳发展,关系中美两国人民利益,也关系世界各国人民利益。

中美贸易战缓和,但同时2018年开始双方互征关税对经济的不良影响也已经体现,近来世贸组织(WTO)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都对全球经济增长发出了警告。习近平最新口信对贸易战的影响,语气有明显的加重
第三,习近平首次在口信中提出处理中美贸易问题“尤其需要我们发挥战略领导能力”。

这是习近平首次在口信中强调中美元首发挥“领导力”,对特朗普传达的信号有特别的意味。

从贸易战开始以来, 白宫内部一直矛盾不断,特朗普更是在习特会之后直接换帅,让贸易鹰派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成为谈判牵头人,而这位拥有丰富经验的谈判老将也对特朗普有着不小的影响。


莱特希泽本来计划和中国先达成一个谅解备忘录,而特朗普则公开表示希望双方在这次谈判中就达成正式协议。特朗普本来希望能在3月结束谈判,和习近平在元首会晤中达成协议,但是在莱特希泽的劝说下,特朗普同意将谈判继续延长,为了达成一份“更完美”的协议,继续向中国施压。


所谓战略领导力,就是在适当时机杀伐决断,做出最合适的决定。中美贸易战绵延一年有余,在习近平看来,或许已经到了特朗普做出政治决定的时候,继续的拖延恋战可能对双方都不利,这一句“发挥战略领导力”,或许就是对特朗普的敲打。面对白宫内部、国会和舆论的不同压力,特朗普发挥怎样的领导力,对中美谈判的结果是十分重要的。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5/18173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