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从昭和到令和:华人“三朝元老”如是说
日期: 19年04月2期 阅读: 343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日本政府4月1日决定,继“平成”之后的新年号是“令和”——这是伴随4月30日明仁天皇退位后,5月1日即位的德仁新天皇所用新年号。日本内阁官方长官菅义伟在2019年4月1日上午11点40在首相官邸公布了新年号。

消息一出,立即在海内外引起反响,对于年号缘由的各种挖掘和讨论也纷纷扬扬。旅日华人中有一批从昭和时代就来到日本,他们经历了昭和,度过了平成,又进入令和,成为见证日本三个时代的“三朝元老”。《中文导报》特邀了几位这样的“元老”,倾听他们这些年的个人经历、对于日本社会变化的感受,以及对新年号的看法。




祝福令和新时代

——经营者/作家  李小婵

听到日本政府决定提前在4月1日宣布新年号后,我还真兴奋,为了赶上这天能够坐在日本的工作台前,于第一秒听到新年号,我毫不犹豫地从出差中的中国赶回来,没有绕道回故乡。

这是因为,对我来说,可以第二次在日本遇到更新年号。突然之间,我要奔入我的东瀛“第三朝”了。

我是昭和58年(1983年)3月从中国来到东京的。

1989年1月7日,87岁的昭和天皇在东京病逝,太子明仁即位,开启了平成时代。

当时我还是留学生身份,对“昭和”更新为“平成”,感到很新鲜,突然间好像穿越到古代中国。年号曾是中国的“专利”,革命把这个“专利”废弃了,却活在同是汉语圈的日本。当时我的日本保证人、后来成为我丈夫的元山俊美,就“平成”年号对我说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他说:“日本唯一对得起中国的,就是保留了汉文化”。

4月1日11:42,我与日本国民一样,牢牢盯住电脑屏幕,等待官房长官宣布新年号。当“令和”第一秒出现时,我与现场的众记者一样瞬间哑然,即使被多层筛选入围第一秒见证宣布新年号的精英记者们也和我一样,读不懂“令”这个字与“和”组合的意思、意义、意境。

“令和”的日语发音“reiwa”以母音结尾,这在日语组合中是很稀罕的,确实母音的余韵非常动听美好,但是它的字面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宛如百年皇室御用高级“和菓子”老铺的屋号,很难与一个“国号”或者“年号”联系在一起。

至于出典,我觉得不是大问题,至少是日本在保留汉文化过程中,摸索自己的语言的出路,在“汉为和用”上,为什么日本不能励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呢。一个民族的语言,以这个民族自我表达最合适,不必别人指手画脚啊。

不过我纠结的问题是何谓“令和”!

“令”字在日语中,是“国家的基本法典”的意思,通俗地说,是“从上而下的意志”,这就很难不令人联想安倍政权正致力于修改和平宪法的一系列动作,不能不令人警觉安倍政府的政治价值取向啊!

4月3日19:08,日本共同社消息说:从1月下旬至3月上旬为止,选定的20至30个新年号候补中,都没有“令和”这个候补新年号,一直到筛选进入最后阶段的3月中旬以后,才被追加进候补新年号里。

我更注目的是,进入决赛的六个新年号:令和、英弘、久化、広至、万和、万保。明眼人一下子就能够发现,这六个候补新年号,都不是“高个子”,矮子中间挑嘛,还是“令和”最高吧。这个小花招,我们早在十九世纪法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的埃米尔·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中找到答案了:彰显白富美的女孩儿身边为什么要有丑伴娘。

即使这样,我还是祝福“令和”新时代。

日本的新天皇将于5月1日继位,皇太子德仁亲王(浩宫)将成为日本第126代天皇。祝愿德仁新天皇与雅子新皇后携手开启日本华丽的皇室外交。

“昭和”不和、侵略有罪;“平成”不成,经济萧条,但愿“令和”时代,重新振作“昭和男子”的战后坚忍不拔的上进心;去掉“平成废物”不男不女的佛系心,为日本、为世界再创辉煌。


花开花落 都值得珍惜
——作家  大学老师   弥生   

4月1日,日本公布了新元号,从5月1日起,我们已经念习惯写习惯的平成的年号,就会改变成令和。

我初来东京,是1984年昭和59年的冬天,那时我们还完全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带着满身的“伤痕”,一穷二白地来到了灯红酒绿的资本主义社会,完全摸不着头脑。我所有的对日本的预备知识,除了山口百惠的《血凝》,高仓健的《追捕》,就没再看过什么了。

特别记得84年底NHK的红白歌会,是因为演歌歌手都 晴美泪流满面地说要告别舞台,然而,那时我已经朦朦胧胧地知道,作为一个挣扎在富裕国家的最底层的私费外国留学生,流眼泪是一种矫情和奢侈。

听到齐秦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时候,中国的国门已经逐渐开放,而日本的经济也快要泡沫破灭,那时的我们,什么概念都没有,无知又莽撞地遇上了什么,就成为什么了。
去年搬家,在箱子里又看到当年写的硕士论文,一个字一个字全是手写的,没有电脑没有复印机的时代,交三份就要抄三份,几万字,写得昏天黑地。

从昭和变成平成的时候,没觉得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旁观着昭和的老天皇离开,旁观着现在的天皇即位,看到日本桥的银行街银行一家一家地减少合并,第一劝业、富士、樱花银行等消失不见,国铁变成了JR,邮局也被民营化,花7万日币买的NTT电话使用权随着手机的普及随风飘走,手机从8公斤重的大黑盒子成为手中玩物,还没来得及用熟悉BB机它就已经落伍,鸡生蛋蛋生鸡的掌上游戏机好不容易买到的时候厂家又发明了新的玩意,电脑已经超过人脑,汽车从省油进化到电动和无人驾驶……平成里,我自己一如既往地折腾着自己的路和情感,不时地尝试着从现实生活的柴米油盐里逃跑,总是期待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平成的31年里,我养育了两个女儿,经历了父亲离世和许多的波折坎坷,对岸的祖国逐渐变化得和日本相近,远处的欧美已经没有了昔日的诱惑,网络的进步日新月异,我们不再为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国际电话的费用踌躇和纠结,身边的华人店铺和华人团体越来越多,我们走在银座走在新宿走在涩谷走在池袋的街上听着熟悉又陌生的乡音,我知道,一切的增加终将也是为了减少,所有的过程都比结果更为有趣。

新的年号来自一个美好的古籍,和歌从汉文演变而来,一路东下,自有沿途的风景和不同的情感发生其中也是自然。令和,我在好好的念了几遍之后,觉得也还是美的,觉得正如眼下的季节,不冷不暖。我们伴随平成,走得磕磕绊绊,美好的季节里,平平和和,当然也是我们的心愿。

女儿的预产期在4月底或5月初,不知道这个小宝宝是生在即将结束的平成还是即将开始的令和?

樱花满开的日子,是日本如梦如幻的时候,这个花期让我们记忆,花开花落,都值得珍惜。




感受善于吸收和保持的日本
——理工科专业大学教师  居正

日本公布了新的元号:“令和”。平成时代结束了。平成之前是昭和,从1926年到1989年。我从1982年也就是昭和57年来日本留学,经过了整个平成年代。再到令和,用网上的话来说也是“三朝元老”了。

刚来日本时,正值日本经济飞速上升的年代,中日之间差距巨大。平成的前20年,泡沫经济破灭,日本经历了一个长时间的停滞阶段,中国的发展则是翻天覆地。而我自己也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渐渐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人生的一大半都在这个岛国度过了。往事如烟也好,不堪回首也罢,路都是一步步走岀来的。当此时代变迁之时,不免回顾往事。好在也不太坎坷,勉强算得差强人意。

平成30年,虽然自然灾害不断,但却是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的时代。天皇明仁,更是以他的温恭与谦卑的姿态,以他爱好和平、关心平民的所作所为,赢得了日本乃至全世界一般老百姓的尊重。平成天皇还是唯一访问过中国的天皇。他不像昭和天皇那样有战争责任,而他偶尔显露的思想倾向,也是一个保证日本不会走向更右倾的定盘星。这届天皇的确为日本添了不少印象分,包括生前退位,也是由于他的坚持才能实现的一个创举。

新天皇德仁,曾留学英国,是一位水运史研究者,而且据说从小就很有个性。不少人期待他即位后能开放皇陵做研究,因为历史传说中的天皇有不少是神话虚构的,是否存在过很难说。所谓皇陵都是近代宫内厅指定,有的不免指鹿为马,缺乏依据。我们也许会在有生之年看到新的日本史。我们期待新天皇眼界更开阔,更具现代意识,令和时代也会更好于往时。

“令和”二字,据解释是出典于日本1200年前的现存最古老的诗歌集《万叶集》卷五之《太宰师大伴卿宅宴梅花歌三十二首并序》中的“初春令月,气淑风和”。不过,马上有人在汉籍里找到了近似的出处。

关于年号,发表前我猜是“长和”,对了一半。日本选用“令”,也反映了政坛的一种倾向,凡是中国的就要加以抵制。可是,年号发表伊始,就听到了不少质疑。因为这个令字,是象形文字里“命”的本字,意思是命令,转义为促使,名词用为官称。日本政府解释里的“美好、尊敬”,如令爱、令堂的用法,几乎只用于称呼。即便如此,同一义的巧言令色、言多令才,也是贬义居多。而令月一词,也是源于时令季节,用在阴历二月,也多是与初春合用的。

话虽如此,年号这个古老的东西,在发源地中国,已经被抛弃很久了;而在日本,1300的历史还在继续。日本是一个善于吸收和保持的国家,许多中国历史上传统的东西,要来日本才能看到,不能不让人叹息。

留日生活今非昔比
 ——大学老师  轻风 

5月1日起,日本又要改朝换代了!我们这些所谓“红旗下生,红旗下长”的一代人,除了中小学时从语文和历史课本中读到过“改朝换代”的词语和概念,在实际生活的几十年里没有机会经历。……却不曾想,自己“昭和”年间东渡日本,迎来了“平成”年,如今又要送走它了……朋友戏称我这样的即将成为在日华人中的“三朝元老”,呵呵。

我在日本生活了30多年,人生的大半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而旅日生活的绝大多数时间,自然都是在平成年代里经历的。自4月1日公布新年号“令和”后,“平成年真的就要结束了”的感觉变得越来越真切,电视节目中更是频繁地提到“这是平成年最后的……”,这样的说法听多了,本来对日本的这次改朝换代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的我,也真实地一点点地开始有了对“平成”的怀旧情绪,并体会着要跟“平成”道别的一种失落感。趁着这时代翻篇儿的当口,简杂地回忆了一下作为中国人感受到的身边环境和今昔的变化,特点还是很突出的。

比如昭和年代后期,东京地区的中国人还不是很多。有时候周末在新宿或池袋车站的月台上,偶尔听到一句中文,还真的曾经很有亲切感。如今,新宿、池袋自不必说,连前几天去皇宫里观赏樱花时都遇上了一群一群的国内游客……一时间,灌进耳朵的,中文比日语多,闭上眼睛,居然会有一种置身北京五道口儿商业街的错觉!在日本感受到的与中国的距离,今非昔比。

再比如昭和年代后期到平成初期,作为中国留学生,我们普遍都很珍惜留学日本的机会,学习和打工也都很认真也很能吃苦。印象中那时候的留学生日语进步都挺快,而今接触到的很多国内来的留学生,眼看就快四年大学毕业了,日语的发音和实用能力都还半生不熟的……旅日华人在为主动融入日本社会而付出的努力方面,今非昔比。

在日本,走过平成三十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读书、工作、交友、结婚、生子……甚至两个小外孙的出生,都发生在平成年间。平成年,自然会深深地刻印进我的生命历程中。即将送走它,虽然有类似于与心仪之物道别的惋惜与失落,却也因为此次改朝换代不伴随任何政治与生活的动荡和平过渡,心里同时涌起对未来“令和”年的种种期望。

旅日多年来,早已习惯了平和地面对现实、不做远梦。作为今后仍然会生活在这里的在日华人,如今儿孙绕膝和谐度日中,我最最期盼的是世界和平、社会和谐、环境安全。
在日本,得以跨过“昭和”和“平成”、再走进“令和”,这样穿越三个年代,说来真是奇妙的人生经历。




年号终究只是寓意期望
——便利店经营者  陶山先生

我是在昭和末年来日本的,当年在学校食堂里与日本学生一起围着电视机看完了天皇接位繁复的仪式,到如今迎来新年号,也算是经历了三朝了。

日本表面一直叫嚷着要脱亚入欧,但在其传统文化领域却是相当保守。从这次年号的制订便可看出端倪。中国是在西汉时期开始制订年号的,当时对年号寄予的期望是很大的,一不顺心就改年号,后来觉得年号的力量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到了朱元璋就改成一世一元了。日本以前的天皇也喜欢改年号,到了明治时期大概同中国的皇帝有了同感,于是也定为一世一元了。

日本原来也曾想过放弃年号的,但最终不但没有放弃,还慎重的在国会通过了年号法。这次年号的制订社会精英出谋划策,平民百姓讨论猜测,反响极其热烈。年号的要求是避免使用生涩字汇,但又不能落于俗套,由于是二文字的词汇难免会见于重复,据说已传出有的人名字就是新年号,也有商家在前几年就用新年号进行了商标的登记,这使得日本的年号制订者有点尴尬。如今毕竟是民主时代,不可能运用中国古代的避讳方法。

说到底名字也好,年号也好,终究是二个文字,说寓意期望,遥祝未来还是很得人心的。要说真有什么神奇力量,中国也不会先于日本改成一世一元了。

穿越时代 似曾相识
——首都大学东京   人文社会学部教授  何彬

2019年4月1日,回国短期学术交流后在上海浦东机场转机。坐在候机厅打开手机,微信里满满的朋友信息都是报知“令和”时代即将开始。哦,又是平成年代出来,飞回即将是另一个时代的东京。突然涌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已经是31年前的事了。
 
1989年新年过后,在东京留学的我回家休了几天假后又要赶回去上课。在飞往东京的飞机上读报,发觉飞机的着陆点已经是“平成”!在飞机上确认了自己从昭和年代“飞进”了平成年代。而后,继博士学业后的客座研究员、“非常勤”教员之后,在大学正规就职。接着便是做科研课题、上课、带研究生、开学会、提职称等等。其间充斥着各种经历和多种心绪起伏。紧张、忙碌、充实、欢快、愤慨、劳累、迷茫,都是说明自己的这30年时能用得上的词语。

我和许多同代人都是这样,在昭和时代来到日本学习,平成时代在这里工作,然后又即将经历对自己来说是在日本的第三个时代“令和”。

在这里,努力学习了,认真工作了,奋力做科研了。帮助留学生了解日本、完成学业,教育日本学生理解中国、走上社会。这几十年,的确付出了许多,的确忙碌了许久,看到理解日本的留学生增加了,喜爱中国的学生们纷纷去中国留学,或就业于与中国相关的企业,感到欣慰。

平凡的生活和工作,事业有小成,是对平成时代的自己的小结;带着美好的愿望和心情,为了继续平和的生活,继续努力工作、上课、科研,通过教育手段促进两国青年人的相互理解,持续中日两国深层理解和友好交往,是下飞机时的想法,也是对“令和”时代的期待。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8171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