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2019年南京大学日本校友会举行饺子新年会
日期: 19年04月1期 阅读: 274
2019年3月3日,一个飘落小雨的东京周日,亦是日本的传统节日“ひなまつり”(女儿节)。

2019年度南京大学日本校友会饺子新年会在这一天,如期举行。

 尽管饺子新年会已成为南京大学日本校友会最重要的例行活动之一,它的每一步筹备、策划,每一位校友的参与都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每一年,校友会理事会都会提前一两个月就开始预定时间、预约地点、确定主持人、构思活动流程、召集参与者。每一年,校友们都从日本各地,早早出发,前往同一个心之所想的地点。也许正是因为大家并非理所当然的重视与付出,饺子新年会才能持续地给每一个人带来幸福与满足。

 

而今年,校友会更是推陈出新,在饺子新年会的基础上召开了“南京大学东南大学联合咨询会”。

本次的文章,将以“联合咨询会”的讨论纪录为中心,辅以饺子新年会当晚的活动盛况,希望能展现出当下校友们在日生活的欢愉一角。

 “南京大学东南大学联合咨询会”于3月3日下午3点准时开始。

首先请到南京大学85级物理系沈青校友,现日本电信通信大学教授,做了经历分享。沈青校友在90年代获得东京大学博士学位后,历经东大助教工作,任职电信通信大学,至今已23年。

南京大学校友会秘书长王曙球校友,作为校友们的代表与其展开了对话。

(部分文字有节录)



 Q:您作为一位女性,在异国他乡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我在中国的生活主要在东北与南京,所以原本不想来日本。但我不后悔来了日本。我当助手当了15年,没有人会来询问我“这一年的成果”。我不甘心,不会想“反正我是女的,我就回家带孩子好了”。因为我喜欢研究,当时并不觉得痛苦,但现在看来那是一段很漫长的岁月。现在我们学校反而是“特别欢迎”外国女性了。

 

Q:您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呢?

A:我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生完第一个时我心想“太好了我解放了!”我很幸运,有老公的支持,但孩子突然生病,我又必须要去学校做实验时,找人看孩子也很不容易。

我希望师妹们能够前向き(积极向前)、楽しみながらやる(边做事边享受),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记得拥有自己的事业,保持自己的空间。



Q:一辈子在学校,您如何看待日本的教育?以及您的子女在日本的教育问题?比如有的人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会学中文,但第二个孩子就不会说中文了。


A:我的孩子不太会说中文,这是我的失败,我很后悔。我送他们上中文学校直到小学5年级,大的现在能听懂,小的能读懂一些。当时虽然每天都像打仗一样,但我应该坚持下来。

至于日本教育问题,他们的特点是“向最后一名看齐”。一定要把后面的人教明白。所以常常5分钟能讲完的内容要讲一节课。运动会也没有个人的名次,都分白组红组,看各组的总分。我的学生有日本人美国人中国人,日本学生比起中美学生,竞争心态弱,但大部分踏实、诚实,这种こつこつ(孜孜不倦)搞清一件事的精神,又值得我们学习。因为他们不争一二,所以能踏实一些吧。



东南大学来日工作3年的校友:我有一些职业发展的愿望,同龄的中国同学们工作3年已经渐渐成为公司的中坚力量了,但是在日本,女生只能“熬年数”。我感到自己有些浮躁。

A:我做助手的15年,虽然地位低,但是杂事少,我自己做实验,自己写论文。只有眼前,没有想未来。我认为主要看如何评价业绩。论文是可以评估的,你去其他公司的话,如何评价你之前的业绩,这是你职业成长的重点。

王曙球校友总结:1、喜欢这个专业。2、有许多distraction(消遣)。3、专注15年。



 在沈青校友一个小时坦诚相见的精彩分享之后,我们又有幸邀请到武藏野市国际交流会的负责人堀清子女士,她作为日本友人,分享了自己对中国、对交流之重要性的看法。

在日的各领域各年龄校友,05级物理系在外资互联网工作的王曙球校友, 07级日语系在日本广告界大手博报堂工作的李盛校友,10级从事人力资源行业大手Recruit工作的禚洪苗校友,11级日语系在日资制造业工作的全程校友等,与大家交流了更多与南京、与母校相关的话题。

例如对母校、对老师、对母校食物的印象,毕业时的印象,以及最近一次回南京学校时的印象。

校友们从82年的南京聊到去年的南京,南京夏天的闷热,浦口校区的荒凉,匡亚明校长的治学态度,仙林4食的鸭血粉丝汤,《建党伟业》在鼓楼拍摄时陈坤的那句台词“到底撤还是不撤”,以及母校规模的不断扩大。



 
主持人王曙球校友说到,大学似乎仍有灵魂,我们的身体走远了,灵魂还没有跟上。谈了诗与远方,再来聊聊眼前的苟且。


校友们谈到OB访问的重要性。所谓“认识的人愈多,进入的机率就愈大”,日企的家族文化,带来一种天然的信任感。

而对中国企业与日本企业在文化上的区别,更是引来许多关于“归属感”的讨论。

 整个“联合咨询会”持续了近3个小时,现场氛围始终热情并且真诚。

不仅是分享者们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平日的经历、收获整理成语言,讲述给大家,现场的咨询者们亦是坦坦荡荡地面对着自己的疑惑,踊跃地进行着平常难以与人深度谈论的交流。



 
随后,会场转移至楼上。一直在厨房辛勤料理的校友们,已经将色香味具全的美食端上了饭桌。







晚上的活动由南京大学11级材料系张超凡校友,与匡亚明学院12级张又源校友主持。

2018年南京大学校友会进行了理事的换届选举,选出了新一届的理事和会长,新一届的会长南京大学日语系82级的阎晓霞校友为大家做了简短的致辞,感谢了校友们各方面的大力支持,也希望新的一年校友们能继续积极主动地展开活动。

 
作为一脉相承的兄弟高校,南京大学和东南大学的友谊源远流长。本次饺子新年会也有近20名东南大学校友积极参加。东南大学校友会蒋副会长亦代表校友们致了辞。



 
日本校友会的顾问,来自名古屋大学的森正夫先生,也特意来到东京,全程用中文分享了他这一年与南大的新收获。




 南京大学日语系王萧扬校友带来了一曲《一剪梅》,与南大日本校友会有多年交情的老朋友铃木先生,穿着唐装隆重地表演了邓丽君的经典歌曲《你怎么说》。


 有好吃好听的还不算,在主持人们的用心准备下,游戏环节更是让饺子新年会的欢乐氛围更上了一个台阶。支撑游戏的是价值不菲的奖品(空气净化器、智能音响、现金券等)。支撑奖品的是校友们慷慨解囊的捐赠,南京大学92级电子系的张程校友未能到场,却仍然捐款2万日元支持了校友会的活动。







听歌识曲让全场连为了一体,关于母校的各类竞猜又让大家重新检视了自己对学校的关注度。

青岛路的美食、学校领导班子的面孔、南大人工智能学院的成立,新的旧的,聚成一股叫做“母校”的过去,和着眼前大个儿的饺子、肉汁十足的猪蹄,与笑声四处飞扬的各种中文腔调联结在一起,从五官的全方位袭来。



 


某个瞬间,你会觉得自己在南京与东京的时空漩涡之中。

在那里,你似乎与日本校友会的朋友们一同吹着从南京刮来的风。


它并不真实存在,只是夹杂了许多当下的记忆碎片。但下个瞬间,你又发现你踏踏实实地就在东京,一个有着汉字不说中文的国度。

因为有身边的人,因为有这样的聚会,当下与过去才更加真实地连接着。

它们如此地紧密如此地让人放心,以至于你可以随时跳去那个时空漩涡,因为你不用担心自己没有归去的地方。

 
饺子新年会的现场,越是投入其中,越是难以用文字描述。

因为它们是每一个快乐的当下,只有参与过体验过的人才会知道那种氛围。

 最后,引用饺子新年会结束后,校友们万千赞扬中的其中一句:“每次参加都倍感亲切,很像是回家团年的感觉。”

 就和回家团年一样,见上面了就好了。

就和回家团年一样,最想说的,是爱和感谢。

 

2019年的春天如期而至,南京大学日本校友会,仍然与你,不见不散。(原创: 中文系11级王柳  NJUJP校友会提供)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0/18151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