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阿孜萨:日本的自动贩卖机
日期: 18年06月3期 阅读: 267


刚来日本的时候,老公首先给我的是一把硬币,后来我才知道,不能小看这把硬币,它能从到处都有的自动贩卖机里弄出自己喜欢的或饮料或香烟或冰淇淋,甚至热腾腾的速食面汉堡包什么的。 实际上,自动贩卖机里的东西比起店里面的不过就是贵上20块30块日元罢了,但那个方便和可口——主要是要冷有冷要热有热——可不是能随身带着的。
刚到日本的时候,老公带着我总是去人迹罕见的地方玩,那个时候我觉得日本最好的地方就是到处有自动贩卖机,就算是在深山老林或田间路旁,也有只需要投币就能换出来的东西,当然最感慨的还有就是厕所,最最感慨的还有厕所里面的用纸,永远足量地放在那里,一点也不担心有人会偷偷地收到自己的包里。我想我对日本厕所的感慨,和妹夫对中国厕所的感慨是一样的深切,妹夫每次返回日本的时候都说:中国人真是管吃不管拉。
闲话少叙,再说关于自动贩卖机。
我老妈第一次来日本探亲的时候也看好了这东西,她老人家带着“引进”的眼光总结说:要是在国内弄个这东西,准能赚钱。老妈有她最真实的理由:在国内买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汽水也没这个凉啊。但老妈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给她讲:前几天看到报纸上说抓到一个犯罪团伙,专门偷自动贩卖机裡的钱,有的时候,一连毁坏十几架自动贩卖机,盗得日元20几万,这伙人都是中国人。老妈就说:那可不行,这东西也不能搬来搬去的,到了晚上不被人砸了才怪呢,还不如买个大冰柜呢。
老妈是个退休了的医生,总是想搞点副业,但也只限于在嘴上实施。
看好自动贩卖机的还有我的女友和她五岁的儿子。女友的儿子最爱喝可口可乐,第一次从贩卖机里替他把饮料打出来的时候,小家伙拿着冰手的饮料认真地说:“这个机器真好,它都知道谁爱喝什么,就给谁什么呢。”后来有一次我给他按出了一个酸奶果汁来的时候,女友的儿子拿着看了半天,说:“它也有弄错的时候哇。”又说:“下次把钱给我,我放进去的时候告诉它一声。”我说:告诉它什么呀?女友的儿子说:“告诉它是给我买的,别弄错了。” 女友的儿子坚持不肯喝任何店里买来的饮料,只爱自动贩卖机里的,每次都踮着小脚尖,认真地把硬币投进去,还坚持报上自己的名字。就是这样,也还有错的时候,每逢那个时候,我都解释说:它是想让你尝尝这种新发售的饮料好不好喝。小家伙也就认真地喝了,当然还不忘对着自动贩卖机述说一番自己的口感。
第三个喜欢自动贩卖机的就是我儿子,儿子自从能踮起脚尖把硬币放进去之后,就没重复按出过里面的东西,他总是能很认真地察看里面都有什麽样的东西,然后一定会选择一个自己没吃过喝过的打出来尝尝。儿子在超市里可没这个好奇心,他总是不耐烦跟我推着车慢慢地闲逛,现在他自己也找到了一个好地方,总是在卖书的地方等我。

前一段时间当地的新闻不断有幼儿被诱拐的消息,那时候我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那里等我,可是他又不肯跟我走,最后达成的协定就是他一定不同任何人走,不管那个人是认识还是不认识,也不管他说什么或拿什么东西诱惑。好在店里的客人总是不多,常来常往的,店员也都熟悉,我也就同意了。有意思的是,恰好那天老公下班较早,也到店里买东西,就碰到了蹲在书架边上看书的自己的儿子,他尝试了几次也没把儿子领走,最后只好自己灰熘熘地走了,老公后来跟我抱怨说:要是我再坚持下去,店员就该报警了。

现在儿子已经开始帮我干家务赚零钱了,但他对自动贩卖机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了,他的零用钱大都用来买书和那种有口袋精灵图案的铅笔。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7706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