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外国人相扑力士事件凸显文化冲突
日期: 2017/12/04 19:38 阅读: 363 评分: 7.00/1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因对日本大相扑平幕力士贵之岩(27岁)施暴,横纲力士日马富士公平(33岁、原名达瓦尼马・拜马道尔吉)11月29日下午在福冈县内召开记者会,他道歉称:“对于使贵之岩受伤一事,我深感作为横纲的责任,请允许我今日退役。”日马富士来自蒙古,属于伊势滨部屋。日马富士未加入日本国籍,因此也无法作为师傅留在相扑协会,因此,这次退役,可能意味着他力士生涯的结束。

无独有偶,2010年2月4日,身陷醉酒打人事件风波的横纲朝青龙,在师傅高砂亲方的陪伴下,宣布引退,年仅29岁。

最近,日本相扑界日本人后劲不足,出现了由外国人支撑人气的现象,但是有关外国人的事件在相扑界频出,不仅有相扑界外国人成为暴力事件的加害者的事件,也有外国人力士遭诬陷,不得不通过诉讼还其清白的事件,这些事件的内涵超出了事件本身,有时凸显了文化背景和个人教养等种种因素的冲突,留下了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

日马富士用遥控器砸向后辈

11月14日,据日媒报道,日本相扑第70代横纲(最高级别相扑力士)日马富士公平于10月26日在酒宴上对同是老乡的相扑选手贵乃岩施暴,日马富士公平用一遥控器将贵乃岩打伤。

日马富士公平。摄影:FourTildes

报道称,33岁的日马富士10月26日晚间在鸟取县的秋季巡业后办聚会,邀请同是蒙古出身的后辈力士吃饭,贵之岩也在场,带有醉意的日马富士对贵之岩的态度感到不满,随即拿起卡拉OK平板型点歌遥控器把贵之岩的头部“开瓢”。 警方指出,这个平板遥控器重约1公斤。

有相关人士透露,可能是日马富士在聚会上告诫贵之岩要注意平时言行,但贵之岩却在摆弄手机,令日马富士震怒并对其实施殴打。还有证词称日马富士不仅用遥控器殴打了贵之岩,还徒手殴打了二三十下。贵之岩则向警方表示,当时被打时因为闭着眼睛、抱着头自卫,所以完全不记得是日马富士是怎么打的。警方从贵之岩头上的伤研判,可能是用有角的东西打的。

 

贵之岩11月一度在福冈市住院接受治疗,11月14日向日本相扑协会提出九州场所的休场申请,医师在诊断证明中写到,脑震盪、左前额裂伤、右外耳道发炎、右中头盖骨底部骨折,有髓液渗漏的迹象,需要住院治疗2周。

医生还指出,贵之岩若身体状况稳定则可能复出,但在未痊癒之前若出赛将有危险。贵之岩因暂时无法出赛,所以2018年1月的初场所可能被降级为十两。而日马富士也在第二天比赛后休场。

律师表示,待警方查清事实,方可判断日马富士可能要担负的刑责。据了解,鸟取县警方决定最快将在12上旬以伤害嫌疑报送检察机关。

另据报道,日马富士向来脾气火爆,他曾在训练时用厚木板狠砸其他相扑力士脑袋,被亲方阻止。

日马富士公平,蒙古名为达瓦尼马·拜马道尔吉,蒙古国乌兰巴托人,日本国相扑选手。于2001年出道,2004年入幕。虽然其体重相对较轻,但以其技术见长,曾十度获得三赏。2008年11月,晋升为大关,成为第七位外籍大关力士。2009年至2012年间,共获得四次优胜,其中于2012年在七月、九月场所连续两次获全胜优胜。2012年9月26日,无条件晋升横纲,成为第70代横纲,也是连续第三位出生于蒙古的横纲。在2014年入读法政大学的政策研究科,是第一位有大学学历的横纲。

朝青龙打人黯然退场

朝青龙是第一位荣升横纲的蒙古相扑选手,1997年16岁时被选中前往日本的明德高校留学,1999年开始上场比赛,只经过25个场所比赛就升至最高阶,成为1958年之后最快升格为横纲的力士。 2003年1月30日,22岁的朝青龙荣升为职业相扑最高级别的“横纲”(相当于总冠军),成为首位蒙古人及第三位非日本人升级为横纲 ,日本相扑史上的第68位横纲。

朝青龙2007年时请病假缺席巡演却被发现在蒙古踢足球,被罚停赛2个赛季。其作为横纲的“人品”遭到不少质疑。

朝青龙被曝2010年1月16日凌晨醉酒后殴打了一名男子。起初外界认为被打对象是朝青龙的个人经纪人,相扑协会理事长武藏川对其进行了口头严重警告,但之后却得知被打男子到警方进行了被打受伤后的咨询。对此,日本相扑协会设立了调查委员会,2010年1月4日的理事会上突然对朝青龙及其师傅高砂进行传唤调查。

 调查结束后,朝青龙本人向媒体表示退役。朝青龙在记者会上不时用手擦眼角说:“我对相扑没有后悔。媒体报道的事情和实际发生的事情有很大的出入。”

2010年10月3日,朝青龙在日本东京正式举行退休仪式,最高潮就是由日本前首相森喜朗操刀,剪下一段朝青龙的头发,以及朝青龙的师傅、高砂亲方,一一为朝青龙落发。此时,朝青龙和亲方都落下了感伤的眼泪,朝青龙在近万名观眾前,含泪亲吻土俵,象徵他和这个个人生涯高峰的催生地,正式告别。

横纲是相扑力士资格的最高级,一般而言大关阶级选手要连续两场所优胜才可获得的荣誉,同时期在役的横纲通常不会超过四个。成为横纲的力士,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十分崇高,除特别情况外,半永久性的地位不会发生改变,成绩下滑也不会被降级,但若成绩持续下滑会被强迫退休,选手宣佈退休时横纲头衔会被取消,但享有终身俸。

第68代起连续四代横纲朝青龙(2010年1月起退役)、白鹏翔、日马富士公平、及鹤龙力三郎,皆出生于蒙古国,他们在最近一个阶段支撑了日本逐渐低迷的相扑界人气,但是由于文化背景和个人教养等种种因素,竟有两名蒙古出身的横纲由于打人黯然隐退,留下了许多值得深思的问题。

 


苍国来将相扑协会告上法庭

作为中国籍现役相扑力士,苍国来将“顶头上司”相扑协会告上法庭,也曾成为了日本媒体的一大焦点。

1984年出生的苍国来是内蒙古人,原名恩和图布新,7岁起学国际摔交、16岁在中国国内赛中获全国冠军。2003年他被东京的师匠荒汐亲方(师匠)发掘来日本,进入东京荒汐部屋,取名苍国来荣吉,通称苍国来。

来日后,苍国来先后克服了差异极大的语言关,还有每天要吃酸奶拌饭及“大锅煮”的饮食关,同时勤学苦练相扑技艺,通过一场场比赛,逐步晋级到高段位职业相扑力士。继2009年升级到能拿固定工资的“十两”力士后,苍国来又以十场赛事全胜的成绩,于2010年9月晋升为更高级别的“幕内”前头力士,成为中国籍相扑力士中级别最高的大力士。

2000年以来,相扑界吸毒、赌博、与黑社会交往等丑闻不断。2011年,警方在调查赌博案时意外从一些低级力士手机中还发现有赛前幕后交易输赢的现象。日本社会为此哗然,时任首相菅直人形容“这是对日本国民的重大背叛”。内阁宣布停止赐杯颁奖、官方电视台NHK也停播半年赛事,大相扑协会严惩力士以求恢复信誉。

苍国来被卷入幕后交易丑闻,不过他和一些力士否认。日本大相扑协会经过与力士们谈判,最终达成涉嫌力士如自动引退可领取530万日元养老金的协议,如不自动引退,则被相扑协会解雇且没养老金。不少涉嫌力士选择了前者,但苍国来坚持否认罪名并拒绝引退。

苍国来辩白称:“我没有参与过任何假赛。我提起法律诉讼,希望通过法庭裁判来证明我的清白,期待能够早日返回我所热爱的相扑土俵台。”那么,为何相扑协会理事会认定他参与了假赛呢?苍国来说,“这就是问题的严重性所在和不可思议之谜。我曾多次口头及书面向特别调查委员会及理事会表明我与假赛毫无关系,却被完全无视。更令人费解的是,认定我参与假赛的相关证据和根据完全不明确,作为认定证据的相关人员的供述更缺乏具体事实。由此对我作出解雇处分,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苍国来透露了四次接受调查的内情,质疑特别调查委员会先入为主的主观认定有误。

苍国来说:“第一次调查历经半个小时,让我带上自己的存折和手机,我拿过去了。但调查一开始就以确定我参与假赛为前提,要我承认。他们也不肯听我的申辩,不回答我的提问。在第二、三次调查中提出的其它相扑力士的口头证言也是颠三倒四,前后不一,更没有拿出具体的事实根据。但他们还是一味强调我的假赛已被确定,如果承认的话,就会支付我的退职金,要不然会加重处分。基于这种根本不是调查事实真相的做法,第四次我只能带着自己聘请的律师一同前往,既留下我陈述事实的真相,也留下他们调查时的真相。”

苍国来说:“突然遭遇如此冤情,让我一下子瘦了十几公斤,远在内蒙古的父母对此也十分焦虑,几乎天天来电担忧我是否能够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苍国来表示,尽管如此,他不会领取退职金,也不会剪掉相扑发髻,更不会放弃训练和自己热爱的相扑的事业。他会坚持到底用法律手段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当时,虎之门律师事务所等三家律师事务所近十名律师联合组成了辩护团,全力支持苍国来的诉讼。来自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地的60多名“相扑迷”在东京发起成立了苍国来支援会,鼓励苍国来依法讨回公道,证明自己的清白。
东京地方裁判所在2013年3月25日一审判决,裁定日本大相扑协会在2011年以“幕后交易”为由解雇中国籍相扑选手苍国来无效。日本相扑历史上首位中国籍“幕内”力士终于赢得了属于个人的清白和属于的中国人的正义。

东京地裁法官古久保正人宣判时说:“不能认定苍国来涉嫌赛前交易,‘故意不使劲假装失败,’因此只能判决解雇无效”,法庭命令相扑协会补发苍国来解雇期间每月130万日元的薪酬。确定胜诉后,苍国来与师傅荒汐一同前往日本相扑协会,理事长北之湖向两人表示道歉。

“在这场冤案中我吃了很多苦头。对力士来说,两年多的空白是致命伤。重返赛事后,输多赢少,一时曾降级为‘十两’。”

日本相扑界对外国人力士欲拒还迎

本次,横纲日马富士因打人而被迫引退,事件曝光后近一个月,舆论依然沸腾,没有平息的意思,让日本国技大相与外国人力士之间的矛盾表面化。

据了解,“幕内力士”是日本大相扑里面的高等头衔,包括横纲、大关、关胁、小结、前头、十两这些由高到低的级别。除最高级的横纲外,其他等级都存在升降级制度。通常来讲,外国人很难进入日本 “相扑部屋”。1992年,日本相扑协会规定,一个部屋只允许接受两名以内外国人,协会内外国人人数不得超过40人。2002年,协会修改规定,从当年开始,每个部屋只允许接受一名外国人,此前接受的可以继续保留。日本相扑协会管理着52个“相扑部屋”,但只有6个部屋没有接受外国人。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外国人开始占据顶级相扑比赛的舞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夏威夷力士集团和蒙古力士集团。

1972年,作为日本象征的相扑运动诞生了第一位外籍冠军,当时夏威夷人杰西·库豪卢阿以“高见山大五郎”之名赢得了名古屋“相扑场”优胜冠军。

相扑力士一旦成为横纲,不会被降级,是一种至高的荣誉,同时也是一张让人名利双收的门票。第一个获得相扑最高级别 “横纲” 称号的外国力士,是来自夏威夷的查德·罗恩,名号曙太郎,他成为日本第64代横纲。此外,还有小錦八十吉,是出身夏威夷薩摩亚人的前大相扑力士,是第一位成为大关的非日本人力士;武藏丸光洋,也是薩摩亚出身的相扑力士,成为第67代横纲。

曙太郎、小錦、武藏丸等力士,于上个世纪90年代在日本相扑界劲吹夏威夷风,掀起了第一波外国人力士潮。当时,他们与另两位横纲力士——日本的贵乃花和若乃花兄弟之间的比赛,点燃了1990年代的相扑运动场。

日本相扑协会统计显示,战后截至2013年7月的数十年间,来自蒙古的相扑运动员多达53人。其次是美国和巴西,分别为31人和16人。进入21世纪以来,蒙古相扑明星潮在世纪之交涌现,少有日本相扑力士能与之抗衡。

第一位重要的蒙古相扑横纲是朝青龙。2003年1月30日,22岁的朝青龙荣升职业相扑最高级别“横纲”,成为首位蒙古人及第三位非本土横纲,也是第68位横纲。朝青龙曾赢得25次顶级赛事冠军,被蒙古国视为民族英雄,后因暴力行为、问题发言、无故缺席等违背了相扑传统,特别是动手打人有违横纲的品格而引退。

在朝青龙之后,日本相扑界首次迎来了史上三位蒙古力士称雄横纲的“战国时代”:白鹏、日马富士、鹤龙。日本人力士最后一次捧得冠军杯,还是在2006年。近年来,日本相扑界出现越来越多外国面孔,在东京两国国技馆内高高悬挂着过去32场冠军得主的大幅照片,其中无一日本人。

2007年5月,白鹏成为第69代横纲;2012年秋季赛后,日马富士成为第70代横纲;一年半时间后的2014年5月,第71代新横纲鹤龙诞生。此外,来自东欧的保加利亚、爱沙尼亚的力士也不少,他们体格超大,但成绩并不醒目。日本相扑能否打破“白鹏统领时代”成为一大看点。

过去十年,日本相扑锦标赛的冠军有不少蒙古人,就是没有日本人力士,让这项拥有几百年历史的运动的爱好者和官员产生了身份危机。2016年1月,琴奖菊和弘夺得春季场所优胜冠军,是十年来日本相扑力士首次获胜,但从此后的战绩来看,也只是昙花一现,让日本人气馁。

在外国军团中,蒙古人最多。蒙古摔跤传统悠久,蒙古力士身体素质好,日常训练量比日本人多出两倍,在赛场上表现良好。相扑界遵从传统,尽管本土选手衰落,外国选手撑起相扑人气,但他们仍需入乡随俗。大批外国力士们加入相扑,逐渐被融入到日本传统里。要想成为横纲,他们要修炼自己的品行,做到心(精神)、技(技术)、体(体力)三者合一,保有不动心(抗拒任何诱惑)和忍耐,要成为技能与德行的典范。因此,相扑不仅仅是一种竞技,而是宗教与力量的结合与展示。同时,作为接受外国力士的日本相扑界一方,也应该注意到文化的不同,循循善诱,接受力士本人同时,了解他们的文化,不把日本人固有的想法强加给他们,以身作则,并以宽容的心态接纳他们,培养他们,言传身教,才能既使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又能具有应有的品行,为日本的相扑创造新的局面。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0/17391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