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九人连环砍头碎尸案曝光日本社会黑暗死角
日期: 17年11月2期 阅读: 306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10月31日,日本东京都八王子市一名23岁女性10月下旬失踪,东京警视厅查案时在神奈川县座间市的一出租房内发现了发现了人头以及手、脚、脏器等人体组织。随后,警方立即以杀人弃尸嫌疑逮捕了居住在该出租房的27岁日籍男子白石隆浩,他在对警方的供述中承认自己的杀人碎尸行为,并表示自己和9名受害者均是通过社交平台推特结识,带入自己家中将其杀害,包括一对情侣和7名单身女性,这个连环杀人大案虽属奇案,但是也暴露了日本社会深层的死角.

肢解尸体日益娴熟的白石隆浩


据白石隆浩交代,自己利用社交平台推特与其搭讪有希望自杀想法的受害人搭讪,并表示希望和他们一同自杀。自己陆续将受害者骗至到居住地后,出其不意将其杀害。其后,在浴室中对尸体进行分解,并且为了遮蔽尸体腐败的气味,白石隆浩用猫砂将尸体覆盖,分别放在几个不同的保温箱中。

发现复数尸体的白石隆浩所住的公寓。摄影:Asanagi

白石隆浩还称,刚开始杀人时,因为分尸技术不熟练,所以无法在一天内完成肢解,才考虑临时将残尸存放在保温箱里。之后处理其他尸体时手法逐渐娴熟,从而速度变快。分解后的一部分尸块当即就被当作垃圾扔掉,而头部比较难处理,所以暂时没有如仍掉。

据警方透露白石隆浩自称于8月22日搬迁至此,8月底杀害了第一名女性。警方怀疑他最初租住此处的目的就是杀人,室内也找到了锯子的替换锯片,警方怀疑被反复用于肢解尸体。

在案发后的调查中,据白石隆浩的一位邻居反映,他曾闻到一种从来没闻过的气味。该名邻居说道,期初还以为是下水道发出的味道。同一栋公寓的一名 40 岁住户披露,白石隆浩两个月前搬来之后,二楼的某个房间就开始发出恶臭。而另一位居住于事发公寓附近的一名女性表示,经常可以在早上 7 点左右看到白石隆浩骑车去往车站。虽没有相互打过招呼,但他留给人的印象“是个梳着三七开发型,规规矩矩的人”。当然也有邻居在事发之后发出了不一样的说法,一名男性邻居曾说白石隆浩“让人感到不太舒服”。还有邻居说“曾经在深夜时遇到他出去倒垃圾,有时看他将垃圾袋拖下楼时感觉袋子非常重。”

白石隆浩是用什么手段把被害者引入圈套?


有关神奈川县座间市公寓发现9具被截断的尸体一案,东京警视厅高尾警署专案组10日宣布,根据DNA鉴定等确定了全部9名受害者的身份,其中包括已查明的一人。

据共同社报道,据专案组和办案人员称,确定身份的是福岛市高三学生须田AKARI(17岁)、群马县邑乐町高一学生石原红叶(15岁)、埼玉市高二学生久保夏海(17岁)、埼玉县所泽市的大二学生更科日菜子(19岁)、埼玉县春日部市的藤间仁美(26岁)、神奈川县厚木市的公司职员三浦瑞季(21岁)、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的福利相关部门职员西中匠吾(20岁)、横滨市的临时工丸山一美(25岁)。专案组6日已宣布遇害者中1人为东京都八王子市的田村爱子(23岁)。

据专案组和办案人员透露,白石供称从3月前后开始在推特上联络有意自杀的女性等,关于神奈川县座间市公寓发现9具被截断尸体一案,因涉嫌弃尸被捕的白石隆浩供称,在会员制社交网站(SNS)推特上与有自杀意向者取得联系时使用的多个帐号中有一个是“上吊士”。

“上吊士”帐号开设于9月,个人信息中写有“想推广上吊的知识。希望能对真正痛苦的人有所帮助”。10月6日该账号发帖称,“自杀前不能把‘现在我要去死’等想法联系朋友家人或在SNS上发帖”。有分析指出,此举意在防止有意自杀者在周围的劝说下放弃自杀。

浏览“上吊士”的发帖后发现,这个账号上曾就烧炭自杀写有“干脆地说,很痛苦”。此外还有“如果在面对痛苦时没死成,决心会动摇。如果决心动摇,一旦死亡就在眼前时,恐惧将获胜”的内容,似乎在劝人自杀。

白石供述说“若能抓住她们脆弱的内心,会比较容易见面”。白石对于杀害的女性等表示“她们曾说‘很寂寞’。”

据在推特上与白石有过交流的多名女性透露,白石曾一边回答对方的工作烦恼等,一边用“喜欢你”、“给你提供意见”等表达善意,多次邀请对方上门。

除“上吊士”之外,白石还有一个名为“想去死”的推特帐号。

据千叶县一名女性(21岁)透露,“征人一起去死”的推文曾收到回复。9月之后多次联系中,对方账号回复“希望见面”、“一起去死吧”等,数次邀请其前往家中,双方的联络直至案件曝光前的10月29日才中断。该女性接受采访时表示,“一想到自己或许将成为第10名受害者,不寒而栗。”

专案组认为他可能从案发约半年前就开始物色有意自杀的女性。白石今年2月由于明知会使其卖春却向色情场所介绍女性、涉嫌违反《职业安定法》被茨城县警方逮捕,3月正是其刚获保释。

  
另外据悉,白石还曾与最初杀害的神奈川县女性(21岁)一同为案发现场的公寓签署租赁合同而前往不动产公司。据白石供述,“为了租下公寓,事先让她将50万日元转入了银行账户”,专案组正在进行确认。

这些女性最终未与白石直接见面而逃过一劫,他可能采用同样手段接近了9名受害者。

据专案组称,白石还表示“让其喝酒或服下安眠药”,公寓室内也搜出了安眠药。据分析,也有可能是白石伪装成帮助自杀,之后找准时机进行袭击。

对于推特上暗示有自杀意向的推文,白石发送“一起死吧”等回复。一名曾与其持续联系的女性透露,白石在多次联络后称“如果给钱,我可以杀了你”,或是要求以“全部财产”作为报酬。

白石在推特上区分使用“上吊士”等多个帐号,给有意自杀的女性发讯息称“在帮助想要安乐死的人”等,持续展开接触。被逮捕后,他表示“自己也在推特发有意自杀的帖子,但我并无此意。”

专家指出了想自杀的人轻易就能相互认识的这一网络社会的可怕之处,同时指出嫌疑人有可能对人的死亡抱有强烈兴趣。

据记者大谷昭宏称,有一些网站为想要自杀的人提供帮助,写着具体的操作方法。

然而大谷表示:“曾有过想自杀的人相约集体自杀的事件,但像这次涉及9人的案件则闻所未闻。”他还称“如果没有网络、他们无法相识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一事件”。

据东京警视厅称,白石似乎已承认杀人。大谷指出:“若嫌疑人也想自杀的话,按理说他也应该一起自杀身亡了。”在此基础上,大谷分析称:“以何种形式杀害不得而知,但从他自己活下来这一点来看,他可能是对人的死亡有着异常的兴趣。”

看上去普通的成长环境

是怎样的生长环境,让白石成为一种冷血恶魔般的存在?
据了解,白石的父亲有一个在大型汽车工厂下面的零件制造作坊,白石有妈妈和妹妹,一家四口看上去过着普通的日子。一家人住在座间市的一座二层小楼里,邻居说他是个脑袋瓜特聪明的孩子。小学时喜欢电子游戏,常和同学们借来借去地玩。有时还会故意输给同学让人家高兴。

长大后,周围邻居说,白石的父亲经常会提到自己的儿子,说儿子很乖很孝顺,说“今晚上儿子会回来,要一起去喝一杯呢”。白石的妹妹考上了有名的私立大学,母亲便说要搬出去陪女儿住,从此一家人实际上过起了分居日子。
白石自己从小上的家附近的公立小学和在初中,之后考入县里的高中,于2009年高中毕业。同学们对白石都印象不深,属于那种不出挑的普通学生,并不特别淘气,也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只有几个同学想起了他从小就爱玩“失神游戏”。即同学之间互相掐着脖子,有点像要窒息似的,而有同学当年就被白石掐得失去意识。
高中时期就在超市打工的白石,高中毕业后,被超市聘为正式工。据悉他工作能力不错,干活利索,耐心教后来的人干活。一起工作过的女同事说他是一个阳光好青年,而且很有礼貌。

不过,白石后来离开超市,去过电子机械销售和帕金宫店打工。在这些工作场所,给同事们的影响都是老实认真普通。谁也想不到会有之后那些猎奇的罪行。
白石发生变化,从外表看是从歌舞伎町工作后。他在歌舞伎町做职业介绍,所谓职业介绍,就是站在街上,看见年轻女孩就搭讪,给她们介绍去酒吧或夜总会工作。如果介绍成功,女孩销售额的部分就会进入介绍者口袋。

今年2月因涉嫌让女孩子卖春而被捕。

之所以能够做这行工作,据曾经与他交往过的女孩说,他有特别温柔的一面,温柔到令人害怕。这个从前的同居女友说,白石看上去挺有钱,说想去学校当老师,想通过学习考一个教师资格。这位前女友说他“比一般的人温柔多了,温柔到可怕的地步”。

 

连环杀人碎尸案冲击日本社会

近日,日本警方搜寻一名失踪的东京女子,最终闯进一幢联排公寓,发现了震惊社会的惊悚大案。

警方在公寓里发现九具被肢解的尸体以及存放有人头的冷藏箱,人头上盖着猫砂。凶手是公寓住客白石隆浩,现年27岁。白石隆浩供认,说自己8月搬入公寓以来已杀害九人,将他们在浴缸中分尸,并且把部分尸块扔进了垃圾里。他被确认为是连环杀手,因涉嫌谋杀被逮捕,调查进一步升级。

日本是世界上谋杀率最低的国家之一,骇人听闻的罪行在日本很罕见。世界银行数据,2014年,日本每10万人中只有0.3人被谋杀;在美国,每10万人的谋杀死亡率是4.4人。近年来,日本的犯罪率一直稳步下降,警方曾被指控对轻微的违法行为进行过多调查,因为他们无事可做。

27岁的白石隆浩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连环碎尸案,严重冲击日本社会。为什么一个看起来规规矩矩的普通人,会成为连环谋杀的凶手?为什么多名受害者被杀害多日,却不被亲友察觉?据分析,“网络自杀”和“无缘社会”是促使日本社会自杀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土壤,也成为本次凶杀案的重要原因。白石表示,被杀害者都是通过社交媒体以共同自杀为名找到的,他引诱企图自杀者落网,然后行凶。

世卫组织2015年统计,日本自杀率排名全球第18位,其中,男性自杀率排第20位,女性排第8位。日本在最发达国家的自杀率中排名第三,位于韩国和匈牙利之后。日本政府采取措施防止自杀,也监测在网上传播的自杀信息,但效果不彰。

日本的“自杀网站”在2000年前后出现,有自杀倾向的人越来越多地通过自杀网站征集或者交换自杀手段等信息,由于发表“想自杀”等信息不属于犯罪行为,警方难以发现或监管网站及其运营者,网络自杀难以监管。

随着互联网普及,网络自杀或自杀网站渐渐兴起。2004年10月12日,在埼玉县某停车场一辆面包车内,7个人来自不同地方、通过自杀网站相识的男女,相约在面包车内使用蜂窝煤集体自杀——这是自杀网站和网络自杀问题,第一次被媒体作为社会问题大规模报道。

目前,对社交网站如何防止自杀的问题,除了媒体上刊登“东京预防自杀中心”等援助机构的电话号码外,还没其它有效办法。

另一方面,日本正在进入由越来越多孤立个体组成的“无缘社会”,更多“孤独死”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据统计,2008年,无人问津的死者已达3.2万人,无法确定身份的死者超过1000人——这背后是传统家庭的崩坏、地域社会的瓦解,以及孤立个体的失意。目前,日本全国每年有4.7万个“孤独死”案例,而孤独死最容易发生在与社会隔离、没和家人或友人经常保持联系的人身上。

据认识白石隆浩的居民称,白石一家共有4人,包括父母和妹妹。但是,母亲和妹妹在几年前就分开生活了。几个月前,白石还对父亲表示“不知为何而活”。他杀害的第一名女性,正是想自杀却找不到同伴而与白石联系的受害者。

近年以来,在拥有900万人口的神奈川县,连续发生了几起谋杀打案,引发日本震惊,也涉及到华人社会。今年8月,一名男子因涉嫌谋杀两名中国福建籍姐妹而被逮捕。两姐妹分别为22岁和25岁,生活在横滨市,警方在被丢弃在行李箱中发现了她们的尸体。去年,在神奈川县的相模原市,一名男子在曾经工作过的残疾人中心用刀砍死了19为老人,触目惊心。

大使馆关注中国留学生身心健康

近年来,在日中国留学生因心理问题导致自身行为失常、对他人使用暴力、自杀的案件时有发生,不仅导致学业荒废,也给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带来极大影响。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再次提醒在日中国留学生们注意身心健康,学生家长注意孩子的心理变化、情感状况等。

提醒在日留学生们:
 
一、正确认识和排解压力。部分同学来日留学后,由于语言不通、学习任务重、生活不习惯、感情受挫等原因,导致心理压力过大。建议同学们树立符合实际的目标,学会释放压力,找到表达情绪的方法,避免或减少心理创伤。  

二、积极参加健康的文体娱乐活动。充分利用学校或社区的设施,积极参加文体娱乐活动或校友会组织的社团活动,既能锻炼身体和释放压力,也有助于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三、与家人或亲友保持密切沟通。出门在外,不要忘记国内亲人时刻牵挂你,建议将留学所有信息完整地告知家人,包括学校名称和专业、学校和住房地址、个人和学校电话、电子邮箱、微信、QQ等。同时,应留下应急联系方式,包括导师、担保人、同学、室友或其他朋友的联系方式,以便家人在需要时可以多渠道联系到本人。

四、及时寻求帮助。面对心理困惑,应积极面对和尽早解决,感觉靠自身无法解决时,及时向学校心理辅导教员或所在地区的生命热线(详细可查询www.find-j.jp)求助。留学生关注自身学业的同时,也应适当关注身边同学,发现异常情况应及时向校方或其家长反映。

五、及时看病就医。出国前,应根据自身健康状况,谨慎决策是否适合赴日留学。来日后,按时参加日本健康保险或购买其他种类健康保险。平时关注自身健康状况,有既往病史者更应注意劳逸结合,定期体检。患病后请及时就医,并与家人、就读学校留学生管理部门或学友会联系。
 
提醒留学生家长们:

一、部分家长在与孩子长期失联后,请求大使馆帮助查找,但不知道孩子在日本的具体住址,也不清楚所就读学校,只能提供姓名、出生年月等最基本的信息。建议学生家长要及时掌握孩子在日本的具体住址、学校信息、老师的姓名及联系方式、护照、在留卡信息、在日本使用的手机号等,通过QQ、微信、邮件、电话等通讯手段及时了解孩子在日本的身心健康状况。

二、部分留学生在日留学期间,因学业压力、人际关系等问题导致出现各种不同程度的精神失常状况,但远在国内的父母却毫不知情。建议学生家长在平时关心孩子学习成绩的同时,也应注意孩子的心理变化、情感状况等,并给予及时的教育、疏导,必要时应来日本看望孩子,或暂时把孩子接回国内,转换环境、纾解压力,及时就医。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0/17355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