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李长声:日本《新青年》
日期: 17年07月2期 阅读: 164

李长声
   
“新青年”是一本杂志,上世纪的人很耳熟,虽然也未必能详,或许只知道那上面刊登过一篇关于体育的文章。陈独秀1915年创办的,曾写道:

 “本誌社员中有多数人向来主张绝口不谈政治,我偶然发点关于政治的议论,他们都不以为然。但我终不肯取消我的意见,所以常劝慰慈、一涵两先生作关于政治的文章。在他一方面,外边对于本誌的批评,有许多人说《新青年》不讨论政治问题,是一个很大的缺点。我对于这个批评也不能十分满足,曾在《我的解决中国政治方针》演说中回答道:‘我们不是忽略了政治问题,是因为十八世纪以来的政治已经破产,我们正要站在社会的基础上造成新的政治;我们不是不要宪法,是要在社会上造成自然需要新宪法的实质,凭空讨论形式的条文,是一件无益的事。’因此,可以表明我对于政治的态度,一方面固然不以绝口不谈政治为然,一方面也不愿意和一班拿行政或做官弄钱当作政治的先生们谈政治。”

 这个杂志的硕果之一是产生了鲁迅。他说:“我做小说,是开手于1918年,《新青年》上提倡‘文学革命’的时候。”
   
又过了两年,1920年日本最大出版社博文馆也办了一个杂志叫《新青年》,从中产生了很多侦探小说家,如江户川乱步、横沟正史、牧逸马、梦野久作、久生十兰,对日本侦探(推理)小说的发展卓有贡献,以致人们以为它是侦探小说的专门杂志。其实,《新青年》是综合性杂志,漫画、体育、服饰无所不有,侦探所占篇幅始终不超过二三成。创刊初衷是教养类,读者对象锁定了农村青年。时当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日本捞到殖民地,需要人们去占据。日本没有中国特色的分家传统,明治宪法规定长子继承家业,女儿们一嫁了之,次子老三若不出去闯天下,就得给大哥当长工。《新青年》配合国策,鼓动年轻人“雄飞海外”。为吸引读者,格外热心地刊登当时正兴盛的欧美侦探小说。松本清张十七、八岁时就是从《新青年》的翻译作品知道了侦探的奇妙。

 编辑虽认为日本原创比不上欧美,却也期待翻译给创作带来机运。此时江户川乱步的旧书店开到头,上门向日本第一家私立侦探事务所自荐,却未被采用,于是用自负的推理才能写小说,1923年投给《新青年》,编辑惊疑这真是日本人的创作吗?江户川的《二钱铜货》一鸣惊人,与小酒井不木的《恋爱曲线》(1926年)奠基了日本的侦探小说。横沟正史当编辑三个月,1927年被用作主编,将明朗的现代风格和潇洒的纨绔主义,与侦探趣味相调和,酿成了一种魅力。江户川却觉得“横沟君主张的现代主义这个怪物把以往趣味的侦探小说赶到了实在尴尬的境地”,掉头给《改造》杂志写《阴兽》。字数超出约定,被横沟拉回《新青年》连载了三期,好评如潮。

 日本搞战争,规制侦探小说,有专人审查江户川作品。侦探衰微,一些作家转而写武打小说,但武打小说有宣扬武士道之嫌,战败后被占领军规制,侦探小说又得以复兴。《新青年》却几经周折,于1950年停刊,残余的博文馆只出些笔记本、日记本,以至于今。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1/17140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