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如何应对恐怖主义出现新一波高潮
日期: 17年06月2期 阅读: 196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最近,全球恐怖主义进入高发期,世界陷入又一个不安定的民意恐慌期。

3月伦敦议会大厦、5月曼彻斯特体育场、6月3日伦敦桥等三地连续遭遇恐怖袭击。与此同时,菲律宾、埃及、印尼在5月中下旬也爆发多起恐怖袭击。

过去两周内,伊拉克,阿富汗接连发生大型爆炸案,把原本被称作“吉祥”的斋月变成了“血色”斋月。在菲律宾棉兰老岛,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分支武装也突然势头变猛,与政府军展开对攻。

6月5日下午,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处酒店式公寓发生劫持人质事件。该酒店式公寓前台、36岁的华人郝凯被凶手枪杀身亡。郝凯是一名出生在中国的澳大利亚公民,也是一名父亲,这是一场令人心碎的犯罪。

6月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的伊朗议会大楼和德黑兰南部的已故最高领袖霍梅尼陵外,分别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伊朗内政部通报说,两起事件已造成至少13人死亡、43人受伤。

6月5日,沙特、埃及、巴林和阿联酋四国宣布,因卡塔尔干涉内政和支持恐怖主义等问题将与其断交。沙特还敦促所有“兄弟国家”都与卡塔尔切断外交关系。美国《外交政策》甚至发文称,逊尼派国家打算与伊朗开战,卡塔尔局势只是一个借口,卡塔尔面临的外交孤立局势可能会触发新的世界大战。

作为这一系列恐袭事件发生的背景,英国大选在即、特朗普高调出访沙特并宣布美国反恐政策、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俄、全球穆斯林进入斋月等。探究深层原因,无疑可以发现,特朗普美国正从“美国优先”走向“美国孤立”,如果欧洲、中东、亚太的伙伴们不愿提薪支付高工资,那么美国这个世界警察就要撂挑子走人。为此,德国总理默克尔感叹“欧美互相完全依赖对方的时代已经结束”,因为美国人太自私自利,现在已经靠不住了,我们的未来只能靠自己。

当世界警察有意撤离后,留出的真空既是大国争霸的机遇,也是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这样的后果在中东屡试不爽,并随着难民潮的涌入而侵染到了欧洲。目前,“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正面战场上面临穷途末路,伊拉克的摩苏尔和叙利亚的拉卡作为极端组织最后的大本营、两个坚固的堡垒,在2017年之内被摧毁恐怕是大概率事件,但拔除大本营并不意味着极端组织被彻底消灭。全球恐怖势力化整为零、多点爆破,显示出去中心化、个体化的复杂态势和复杂联动,国际反恐斗争形势迎来新变化。

埃及、菲律宾、印尼相继发生恐怖袭击都表明,伴随着“伊斯兰国”在中东走向失败,向世界各地扩散建立分支组织,实施本土化策略,或将成为国际恐怖主义发展的新趋势。本土化恐怖分子发动袭击的动机和原因十分复杂,也许未必都受到“伊斯兰国”直接领导,但可能深受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影响。“独狼”式袭击在未来将更加突出,也更加难以防范。

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委员会执行局副主任陈伟雄表示,恐怖袭击事件近期在世界各地频发,反恐形势变得更为复杂,有效防止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思潮传播是全球反恐的当务之急。

暴力极端主义说到底是思想问题,且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不易被察觉。如今,网络和通信等现代科技被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滥用,成为招募、培训和传播暴力极端思潮的主要手段,这种洗脑方式很难及时被发现和监控。受暴力极端思潮影响的人群各色各样,而参加过冲突地区恐怖活动后返回原籍或转道到第三国的人员危害巨大。

目前,工业化国家与最不发达和欠发达国家面临的挑战不尽相同,各国都需理出头绪、对症下药,实施相关反恐措施需各界建立信任、综合治理。防止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是一项周期长、环节多的系统工程,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还要防止出现虎头蛇尾的局面。

另外,国际反恐力量的分化组合值得注意。近年来,围绕打击“伊斯兰国”形成了三大反恐集团:美国领导的西方及中东地区盟国,俄罗斯领导的伊朗、叙利亚等国家,沙特领导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家。目前,美国和沙特两大阵营出现合流趋势,美俄阵营围绕反恐的地缘政治斗争不断强化,矛盾尖锐。国际反恐斗争出现地缘政治化和功利化的趋势,明显不利于国际反恐合作。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5/17101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