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小商品贸易的大买主变身印度人
日期: 2017/06/18 14:24 阅读: 214
这是一款PU材质的手提包,皮包上印着人物和各国建筑的图案,颜色鲜艳。

在印度,接近100万人手里提着的这款手提包都来自于中国义乌市国际商贸城二期的一家名为俊熙箱包的商店。在过去的5个月时间中,这家店铺刚刚经历了近三年最火热的一波行情,部分订单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交付——工厂已经忙不过来了。

俊熙箱包店主陈丽秀在过去的5个月时间接触的海外采购商中,最多的是来自印度的采购商,他们的特点是采购量巨大,但是对于价格的敏感度也极高,在采购时,他们会以厘为单位还价。

2017年1-4月,在义乌市出口的众多国家中,出口总额最高的就是印度,而在数年前,榜首的位置一般都被美国占着。

义乌,这个“中国制造”的外贸地标,正在发生着不易察觉但却影响深刻的变化:印度人取代了欧美人,成为义乌新的最大采购商。他们在义乌小商品市场里与中国商铺老板们以厘为单位砍价,就像全球经济舞台上的龙象博弈一样。

义乌小商品城有着7万个长期从事贸易行业市场主体,他们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大买主们变了,成本增加了,出口虽然在今年开始回暖,但利润却被磨平了。

在这7万个小商品商贩群体内部也正发生着诸多细微却显著的分化:外贸的天花板越来越低,由外(外贸)向内(内贸)的转型也在持续。义乌市亿承饰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茂栋说,“通过外贸订单躺着赚钱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

这座建在小商品市场上的城市,这个被联合国、世界银行与摩根士丹利等权威机构称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所面对的内外局面早已今非昔比。它是一个管窥中国小商品外贸变化的活样本。

出乎意料的回温

6月1日,义乌国际商贸城二期箱包区空空荡荡,被推迟了一个月的淡季到了。俊熙箱包店主陈丽秀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处理手中留存的订单,在2017年她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旺季,往年一进入5月箱包市场就会进入淡季,而在今年淡季来临的时间被推迟到了5月底。

今年市场一些品类的火热情况,让杨波想到了义乌90年代的情形:货物供不应求,采购商蜂拥而至,甚至会堵在商铺店主的家门口要货。今年的义乌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一些品类的采购商会守在加工厂,出多少货拿多少货。

杨波是浙江省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市场运营管理部副经理,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尽管具体的数据还尚未公布,但是按照目前了解的情况,义乌小商品城5月份的增长还是比较稳健的。

在刚刚过去的1-4月,整个中国的出口经历了一次大幅的回温——在2015-2016年的大部分月份中,中国出口总额都呈现出负增长的态势,而根据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4月中国出口总额为4.57万亿元,增长幅度为14.7%。

义乌与中国出口形势一起出现了一波行情的回暖。义乌市委宣传部向经济观察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1-4月义乌市出口情况高于预期,1-4月义乌出口总额为673.5亿元,同比增长了11.2%。“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增长为这种回暖提供了支撑,1-3月出口前十的国家中,有8个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全市出口比重超过50%。

这种回暖在5月依然在持续。一些商户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以往在5月初会进入的淡季在今年推迟到了5月底,同时外商的数量和采购热情较往年也有增长。

在今年的1-4月大量海外采购商赶赴义乌,并从义乌买走了超过480亿元的商品,在这其中,机电产品、轻工产品和纺织服装产品占据了最大的比重,轻工产品中,海外采购商对于玩具、鞋类和箱包三类产品持有着最高的热情。

回暖的另一个表征是商铺租金。义乌的房租对市场的反应极为迅速——一些店铺出租者同样也经营着其他店铺,因此他们对于市场的判断格外敏感,租金也会及时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调整——在2015-2016年,受到店铺经营情况的影响,义乌国际商贸城的一些店铺租金的下降幅度接近50%,然而随着市场的回温,2017年店铺的租金出现了普遍上涨。

陈丽秀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种突然的回温可能与采购商库存消化有关,2015年和2016年的采购商采购数量较少,原有的库存消化较快,因此2017年需要大规模地补充一轮库存。

回暖的到来超出了很多义乌市场人士的判断。实际上,直到现在,一些店主对于未来市场的趋势也还是没有足够的信心。在过去的数年时间中,义乌的店铺都是一个昂贵的投资品,但进入2016年一些店铺的转让费出现较大幅度滑落。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一位店铺在2015年之前,转让费接近1000万元,但2016年却只能拿到不到200万元的转让费。在一些店主看来,转让费的金额可以被视为经营者对于未来市场趋势信心的一个判断,转让费的大幅下降显示出了经营者对于未来市场的信心不足。

印度采购商和被磨平的利润

在义乌小商品城四周的店铺标志上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迹象:在中文标志后往往紧跟的是阿拉伯语的标志,接下来才是英文的标志。

印度和中东国家的出现,是义乌所面临的外贸新局面:一种采购商的结构演化。义乌市宣传部的信息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义乌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247亿元,出口前十国家中8个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对此,浙江省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市场运营管理部副经理杨波表示,这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占据较大比重的出口结构在2010年以前就已经形成。

义乌至欧洲的义新欧国际班列的开通为这种贸易结构的进一步稳固提供了条件,在过去的四个月中,有177次火车班列运载着近1.4万个标准集装箱往返于义乌和西班牙马德里,它能够提供相较于空运20%-30%的成本优惠,以及相较于海运15天-20天的时间优势。

但在回暖之下,一些中国出口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依然在困扰着义乌小商品城的商户。比如利润趋薄,一些商品的净利润已经被压缩至2%-3%,甚至更底。这种利润趋薄的态势源自于同业竞争的激烈、新兴海外市场对于价格的高度敏感以及国内运输成本的上升。

5月,浙江义乌小商品城刚刚风靡过一款被称为“指尖陀螺”的玩具。义乌国际商贸城一区的玩具商户聚集区,这种可以放置在指尖旋转1-5分钟不停止的玩具几乎随处可见。

在2017年年初的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有接近200万个“指尖陀螺”从义乌小商品市场流向海外各个国家,一些在年初嗅到商机的店主盈利颇丰,而另一些稍迟一些进入这一市场的商户则有可能面临亏损——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中,指尖陀螺的利润空间被大量涌入的参与者迅速磨平。

这也是目前义乌小商品城的经营者正在面临的困境:大量同类产品竞争的情况依然未有改变,这种竞争让市场主体的利润空间极为有限。陈丽秀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有些不到10元的箱包,单个利润只有0.2-0.3元。

已被摊薄的利润空间还要承受成本的上涨。比如,2016年下半年公路治超后,陈丽秀一些品类的箱包利润空间被上涨的运输成本压缩了三分之一。

杨波给经济观察报记者算了这样一个帐:随着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劳动力成本提高等诸多影响,一般商品的销售价格基本持平,但是成本还在上升,利润继续下降。根据此前的抽样调查,外贸类产品的毛利润多在10%-15%之间。

义乌的考验

变化,还不止于采购商的更替。在义乌,做内贸生意的店铺占比在近5年内不断攀升。这种结构调整发生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随着出口形势起伏波动,义乌的商铺们表现出了惯有的灵活性——尽管更多的时候这都是一种被动的灵活。

义乌市亿承饰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茂栋对经济观察报说,义乌做内贸的主体主要是在2010年-2011年进入这一市场的,一些市场主体发现,相较于外贸市场,内贸市场的利润空间更加可观。王茂栋也是在2011年进入内贸的市场,在这一期间快速发展的中国国产服装品牌为他的饰品生意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在王茂栋看来,内贸的数量规模尚远不及外贸,一般是多批次、小批量的贸易,但是利润空间要高于外贸。

王茂栋在义乌从商超过11年,在他的观察中,义乌已经进入了一个明显的分化趋势,尽管整体的出口情况有起有落,但一些经营者始终能够获得稳定的优质海外订单,而另一些经营者开始触及到了一个越加明显的天花板。

这种分化正在让义乌的市场情形变得更为复杂。“通过外贸订单躺着赚钱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王茂栋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在义乌,尽管出口回暖迹象开始在最近的四五个月显现,但由于外贸利润已经被压缩至极低的水平,由外向内的转向还在加速。“小商品外贸的天花板是很明显的,如果出口形势维持,会有一个稳定的收益,但是要跨过这条稳定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王茂栋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这种天花板被一些市场主体深刻的感受到,在最近的数年时间中,一些店主热衷于各种培训课程,他们希望能够拓展出新的思路,寻找到新的市场空间或者开拓新的业务范畴——一些店主甚至投入到一些与原有业务毫无关联的新领域,比如酒品直销——以摆脱掉这一天花板的限制。

这种尝试不见得都是成功的,实际上,即使今年外贸在第一季度出现回暖,王茂栋认识的商品城店主中,依然有因为主业和副业均经营不善而转让店铺的。在王茂栋看来,这意味着订单、成本考验之下的义乌以及义乌的商贸店主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整和转型。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17097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