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听评书的日子
日期: 16年01月3期 阅读: 231

 

网上的一则新闻说,辽宁某大学拍摄了“评书学”公开课的视频,邀请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先生等担任讲课嘉宾。估计时下很多年轻人不知道评书为何物,或者觉得评书是历史名词了。承认自己听过评书并且对评书很有感情,就毫无遮掩的暴露了自己保守估计已是大叔、严重一点可能是大爷的年龄。

最开始感受到评书的魅力,是听单田芳播讲的《白眉大侠》。那时候老家还没有普及电视,用一个砖头大小的收音机收听节目。每当收音机里传来“下面播放由单田芳播讲的评书……”之类的声音,就觉得心跳加速、无比兴奋。当时居然从没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单田芳沙哑的嗓音可以讲得那么绘声绘色。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又着迷一般的收听了单田芳的《明英烈》、《薛家将》、《三侠五义》、《隋唐演义》等等。中央电视台的《艺术人生》栏目邀请单田芳做客时,有一位观众拿出了用来收听评书的几十个收音机,有大的有小的,有方的有长的,有厚的有薄的,当时主持人说了这样的话:此时无声胜有声,当这一排排的收音机摆在舞台上的时候,我们都不用说话,因为它们在说话。

电视普及之后,评书艺术也走上了电视荧屏。道具非常简单,一个扇子或者一个惊堂木,单凭讲述者的口述,足以把观众带进各种精彩纷呈的世界。据说,1985年田连元在辽宁电视台播讲的评书《杨家将》广受好评,在全国各个电视台交换播出后反响强烈,由此开辟了长篇电视评书的先河。19931994年前后,我最喜欢田连元播讲的《小八义》,里面的很多人物很多情节现在还记忆犹新。有一次我生病住院,身体不适坐卧难宁,最难受那天,医院的电视里传来《小八义》评书的声音,田连元的讲述让我完完全全忘记了病痛。那是一次无比神奇的体验,古有关云长下围棋刮骨疗毒,今有我听评书打针输液,那是何等酣畅淋漓。后来我住校了,学习任务重,远离了电视机收音机,之后就再也没听过《小八义》那么痛快的评书。

很多人喜欢过去的东西,比如京剧、评书、老电影、老电视剧、老音乐等等,被归结为“当时的精神文化过于贫乏,因选项少而感情深”。这种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也只是说出了理由之一。作品的好坏,固然受到技术等客观条件的影响,但是决定性因素终究不是技术而是“人”。我们不应该否认评书播讲者口头表达的功力,也不应该否认很多经典影视作品的编剧、导演、演员、摄像、剪辑、音乐等各个工种为了达到至善至美的效果而竭尽全力。现在技术是发达了,可精雕细刻的程度却在不断下滑。看多了电影电视剧里逻辑不通甚至带有大量语法错误的对白,想想自己连某些影视剧中秦朝的人物吟诵了两句唐朝的诗都拿出来挑刺,莫非自己在吹毛求疵没事找事?

“评书学”视频中的田连元和1993年、1994年那时候相比,已经老了很多,但是精神矍铄。相信这份视频的录制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毕竟中国古老艺术的保存多了一份资料。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6329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