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申遗掀动历史旧伤
日期: 15年07月1期 阅读: 360


:广岛原爆遗址。摄影:Oilstreet

《中文导报》编辑部

近年来,日本申请世界遗产捷报频传,堪与日本接二连三摘取诺贝尔奖的成就比肩,成为提升“酷日本”(Cool Japan)文化软实力的重要载体。
至今,日本登录世界遗产名录者共18件,包括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日本的世界自然遗产有四处,分别是“白神山地”(位于青森、秋田两县)、屋久岛(位于鹿儿岛县)、知床半岛(位于北海道)、小笠原诸岛(位于东京都),余者14件均为世界文化遗产。但是,日本在申请世界遗产过程中,也引起了国家风波。国家间的历史认识之争,在世界遗产问题上表现出来,于今为烈。

日本登录世界遗产风生水起


自1993年以来,日本频繁登录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推动了保存完好的日本历史文化成为人类共同财产。特别是近年来,日本几乎每年申遗都有收获,掀起了登录世界遗产的高潮。2011年“平泉——象征着佛教净土的庙宇、园林与考古遗址”、2013年“富士山——信仰的对象与艺术的源泉”、2014年“富冈制丝厂及产业遗产群”先后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不仅形成了话题,也激发了海内外世界遗产观光热潮。

平泉文化遗产,是位于日本岩手县平泉町内的一系列寺院的总称。这些寺院按照8世纪传到日本的净土宗宇宙观建造而成。2011年,平泉文化遗产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也是日本东北地区首个世界遗产。

平泉的中尊寺金色堂将佛教的理想世界完美再现于世,此外还有因净土庭园而闻名的毛越寺等,它们共同构成了11世纪平安时代末期、在远离首都的东北地区独自发展起来的华丽佛教的黄金文化遗产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从古典时代到中古时代过渡期,平泉遗产是地方文化的珍贵突出事例。

自2011年6月“平泉文化遗产”被列入世界文化自然遗产以后,访问游客连续3年突破200万人大关。虽经历了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的冲击,但在2014年访问平泉文化遗产的外国游客数约1.4万人,已恢复到大地震前的水平。其中,来自中国台湾的游客占60%。

2013年6月22日,“富士山”成功登录世界文化遗产,从日本第一灵峰走向了世界名山。富士山登录世界文化遗产的正式名称是“富士山—信仰的对象与艺术的源泉”。除了标高1500米以上的山岳部分,还包括富士五湖和周边的浅间神社等25个构成部分。

在1990年代,富士山所在的山梨县和静冈县正式开展申请登录世界自然遗产的活动。2003年,日本政府向世遗委员会推荐申请世界自然遗产,却被否决了。2012年,日本再次推荐富士山申请世界文化遗产获得成功,经过20年的迂回曲折,热爱富士山的日本国民终于达成夙愿。

目前,山梨和静冈两县为了抑制登山人数,尝试在夏天短时期内征收登山费。成为世界遗产之后,富士山热潮从海内外汹涌而至。不过,以垃圾问题为首,为防备山岳事故和将来的火山喷发,提前制定更加严密有效的对策变成了日本的当务之急。
 
2014年6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决定,将日本推荐的位于群马县的“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在日本已经登录的18件世界遗产中,近代“产业遗产”还是第一次。

富冈制丝厂是在明治维新第四年的1872年,由明治新政府引进西洋技术而建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机械制丝厂。即使到现在,由红砖砌成的蚕茧仓库和巢丝厂等生产设施依然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世界遗产委员会指出,“从法国引进的技术促进了日本传统养蚕业的发展,最终引领世界。这里诞生了生丝大量生产的优秀样本,那些融合折中了和洋风格从而形成自己独特样式的建筑物也非常珍贵”,给与了高度评价。世界文化遗产,由制丝厂加上与养蚕相关的三个设施,共四处历史遗迹构成。

另外,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日本也是收获颇丰。2013年末,“和食—日本人的传统食文化”被登录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前已有“法国美食”、“地中海料理”(西班牙等四国)、“墨西哥料理”、“土耳其传统料理”等四件食文化登录为非遗,最近一次则由日本的“和食文化”与韩国浸制泡菜的习俗“泡菜文化”同时被登录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2014年10月,从古至今代代相传了1200年的日本的手造和纸技术,因发挥了团结社区及塑造身份认同的作用,体现出日本文化的精髓,被登录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继2013年“和食”之后,日本又一项超越世代传承千古的技能和文化得到了世界肯定。至此,“和纸”与歌舞伎、能乐等并列,成为日本第23项非物质文化遗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2006年生效的条约为依据,将艺能、祭礼、传统工艺技术等登录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迄今为止,世界各国已有260余件完成了登录,包括和食在内,日本登录有能乐、歌舞伎等9件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阿伊努古式舞蹈(北海道)等13件被登录为非物质民俗文化遗产。

按照规定,每个国家一年只能推荐一件世界文化遗产候选名单,日本在2015年的推荐项目是“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包括福冈、鹿儿岛等8县)。不过,这些产业遗址因涉及战前强征朝鲜劳工的血腥历史而遭到韩国反对,使得申遗问题成为外交问题。

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风波


5月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顾问机构建议将“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九州、山口相关地区”全部23个设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7月3日至6日在德国波恩举行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如果正式做出收入名录的决定,这将成为继“富士山”(山梨县、静冈县)、“富冈制丝厂及丝绸产业遗产群”(群马县)以来连续3年入选的文化遗产,也将成为日本第15项世界文化遗产。这一消息传来以后,日本各界一阵欢欣鼓舞,但也引起了中韩的强烈反对。

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委员长罗卿瑗致信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政府,要求联合国取消将部分日本强征韩国等国家劳工进行建设之地列入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计划。

5月7号,在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谈及此事时表示,中方认为,申报世界遗产不应美化历史。

产业革命遗产以江戸幕府末期至明治时期的重工业设施为中心,由俗称“军舰岛”的端岛煤矿(长崎市)等8个县的23处设施组成。官营八幡制铁所(北九州市)和三菱长崎造船厂(长崎市)等设施也包括在内。

日本政府将此推荐“申遗”的理由是:“融合西方技术和日本文化,从时间上依次展示了日本急速转型为工业国家的过程,具有普遍性价值。”

但是,正如罗卿瑗委员长在信中所说,在日本政府申遗的23个设施当中,7处地点的设施就是过去有5万7千多名韩国人被日帝强征、强制劳役的历史现场,如果联合国接受日本政府的申请,把韩国人被日帝强征、被迫劳作的惨案现场列入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内,将违背联合国所追求的人类普遍价值和基本精神。

而其中的八幡制铁所,是甲午战争(日本称日清战争)后,从德国引进全套设备和技术,利用中国赔款1920万日元建立。

“申遗”地之一端岛(俗称军舰岛),是日本长崎县附近一个无人居住的岛屿,距离长崎约15公里。二战期间,有500名韩国人和200名中国人被强掳至端岛挖煤,韩国人有122人、中国人有15人在挖煤时死于非命,1974年岛上煤矿关闭后,端岛成为无人荒岛,且被禁止上陆。2009年4月22日,日本政府对登陆端岛解禁,7月7日,在端岛死亡的中国人家属三人前往端岛祭奠。

世界遗产委员会由日本、印度和德国等21个委员国通过协商决定是否列入名录。日本推荐的候选遗产在获得入选建议后没有被推翻的前例。但是,韩国于2013年11月19日在第19届《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缔约国大会上,时隔4年再次当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任期至2017年,此次委员国韩国提出强烈反对。

而日本南九州市准备在今年6月以前,向日本文部省提出申请,要求日本政府将二战时的日军特攻队的遗书推荐为世界记忆遗产,如果日本政府接受申请并加以推荐,必将招致中韩更大的反弹。

但是最近,明治日本产业革命申遗计划似乎出现了转机,6月21日到22日,尹炳世访日,是日本围绕慰安妇问题发生争执后,韩国最高级别的官员访日。尹炳世在21日的日韩外长会谈后,在东京就韩国曾一度反对的“明治日本产业革命遗产”申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问题表示,两国“抱有通过磋商圆满解决问题的共识,决定紧密开展对话”。

6月24日,尹炳世在接受韩国联合新闻专访时表示,在他访日期间,就此事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举行了会谈,日本将在申请的项目中,反映出强制朝鲜人进行劳动的事实,双方就此大致取得一致,并将在最近召开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上达成正式协议。

广岛?神风队?各国领袖对日本说不

正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审议大会5月21日汇总出了部分最终文件草案。日本要求的呼吁全球领导人访问广岛和长崎的表述因中国反对被删除,未被恢复。日本外交遭遇了挫折。
各国领导人访问核爆受害地是由来自广岛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审议大会首日演讲中提出的倡议,是日本极为重视的一项提案。日本政府紧急派遣次官级(相当于副部长)的外务审议官杉山晋辅前往纽约,欲通过加强代表团阵容来谋求更多成员国支持,与持反对意见的中国方面展开了交涉。

日方还提出了不直接提及广岛、长崎地名的妥协方案,执着于在文件中写入“访问核爆受害地”。

然而,最终文件草案中“核爆受害地访问”的表述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与“遭受核武器影响的人们和地区社会”进行交流和经验共享。
审议大会闭幕前,与会者通过力争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文件而展开最后阶段的的谈判。大会主席塔乌斯·费鲁基就核裁军这一焦点问题提交了修改后的草案,但

对立点依然存在,文件能否通过需要和时间赛跑。
二战末期,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广岛、长崎每年8月举行大规模纪念活动,长期举行关于核爆的展览、教育和宣传,但很少提及原子弹攻击日本的历史背景。在此影响下,很多日本人单纯地只存在受害者心态。日本媒体对核爆纪念日的

报道也把日本人描绘成二战“受害者”,很少提及日本在战时的侵略行为。
上海交通大学日本研究中心教授王少普说,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日本再次邀请邀请各国领导人访问广岛、长崎,显然意在强调其作为唯一原子弹受害国的身份。

外交学院副教授牛仲君同样表示,日本在二战时是侵略者,这个身份让日本抬不起头来;但其又是原子弹受害者,这个身份让日本较为抵触核武器,经常宣传“无核世界”。这两个身份要结合起来看,日本遭原子弹轰炸是结果,原因是日本对外侵略。
无独有偶,鹿儿岛县南九州近日宣布,前二战期间日军神风特工队员的遗书,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请世界记忆遗产。
  前不久为了证明自己只是为了单纯地向世人传递战争的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的这样目的,南九州市的市长霜出勘平在外国人记者俱乐部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但是与其预期结果相反,与会的外国记者都强烈地质疑地日方这次的申遗动机,美联社的记者问,如今网络世界这么发达,为什么日本方面还要靠申遗来宣传所谓的神风特工呢?

神风特工队,是1944年日军为挽回在太平洋战场上接连遭到的败局而组建的队伍。按照所谓一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对美国舰队等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
 
 在日本战后对于战争历史的纪念当中还有一个普遍倾向,那就是强调日本在战争当中受害者形象,甚至淡化自己是加害者的事实。值得注意的是与日本同为二战战败国的德国,申请的世界级遗产全部都是科学文化类艺术类,没有一件和二战有关。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总干事也表示说,世界文化遗产应当发挥相关国家的纽带作用,而不是加剧有关国家的分裂和矛盾。可如今日本的做法,正好在加剧其自身与其他邻国之间矛盾,自然得不到国际社会的承认。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5980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