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逢泽一郎:解救人质需要准确情报和有效管道
日期: 15年02月1期 阅读: 198
逢泽一郎:解救人质需要准确情报和有效管道
——逢泽一郎谈2004年日本人质事件

中文导报 记者 张石

2015年1月27日,日本众议院国家基本政策委员会委员长逢泽一郎在“自由主义研究会”第十七届研讨会上,谈及这次“伊斯兰国”组织绑架和杀害日本人质事件。他回顾了2004年4月他担任日本外务副大臣时,赴约旦安曼建立紧急对策本部,并成功救出被伊拉克武装组织绑架的3名日本人质的经历。讲演结束后,他回答了《中文导报》记者有关人质问题的提问。

2004年4月6日,日本人今井纪明(当时18岁)、高远菜穗子(34岁)、郡山总一朗(32岁)3人在当地时间晚10点半左右乘出租车离开约旦首都安曼出发去巴格达。次日4月7日11点左右,在前往巴格达大道的费卢杰附近时被一个伊拉克武装组织带走。之后该组织通过卡达尔半岛电视台发表声明,威胁如果自卫队维和部队不在三天内撤离伊拉克,将把三名人质烧死。9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发表声明,拒绝武装组织的要求,同时派遣外务副大臣逢泽一郎赴约旦,在安曼成立现地紧急对策本部。经过多方工作,后来在伊拉克伊斯兰神职者协会等斡旋下,三名人质于4月15日获释,并一起经由迪拜回国。

逢泽一郎在讲演中谈到本次人质事件。他说,我们现在不能不承认汤川先生已经被残忍地杀害了这一事实,现在政府正在与约旦政府做种种交涉,外务副大臣也去了安曼。政府正在为救出后藤健二先生尽全力。

在这次绑架和杀害日本人事件中,国民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有许多人甚至非常直率地说,为什么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难道不是他们自己的责任吗?为什么要使用那么多的国民的税金去营救他们?但是无论背景如何,情况怎样,只要有日本国民被绑架,日本政府就有责任尽全力营救他们,这是政府的义务,我希望大家务必能理解这一点。

这次事件发生后,有许多媒体到我这里来采访,那是因为在11年前在伊拉克也发生了3名日本人被绑架的人质事件,引起了很大骚动。当时我在外务省工作,那时小泉纯一郎先生任总理,福田康夫先生任官房长官。高远菜穗子这位小有名气的人和其他两名日本人被绑架作为人质,必须救出,我被任命为当地紧急对策本部部长。和这次一样,我去了约旦,在安曼建立对策本部。结果是经过10天努力,救出了三个人。

当时我作为一名政治家,确实度过了充满急迫感和紧张感的10天,也得到了宝贵的经验。虽然这次情况和那次不同,对象也不同,“伊斯兰国”组织是具有重武装的集团,接触的方式也会完全不同,但是也有一些相通的地方,我把自己的经验整理了出来,向菅义伟官房长官汇报,以供借鉴。

当时为什么能救出三个人质呢?当时我担任对策本部部长,和现在的外务省中东非洲局局长、当时日本驻伊拉克的临时大使一起经过反复的努力,成功地救出了三名人质。

逢泽一郎在讲演中说:当地的伊拉克人、国会的人们,对日本的亲近感使我感触颇深。伊拉克是一个具有独特宗教和独特部族的社会,但是伊拉克伊斯兰神职者协会为了救助三名外国人做出了最大努力,特别是当时高远菜穗子等三人乘坐出租车的司机。他们经过伊拉克安巴尔省城市费卢杰的遜尼派据点时遭绑架,武装集团释放了伊拉克人司机,并严重警告他绝对不准把所看到和所听到的事情说出去。但是这位司机晚上回到家中,召开了一个小型家庭会议,最后得出结论不能看着日本人质有生命危险而不顾,因此主动来到日本驻巴格达大使馆,传达了日本人被绑架的消息。如果我们开始行动时没有他所传达的信息,可能结果就会完全不同,一直到现在,我一直对这个部落充满感激的心情。

逢泽一郎说:这也使我感到,1945年以后的日本企业人士在中东和伊拉克地区,在资源、能源等方面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他们讲信用,保证产品质量,保证交货期限,ODA援助也产生了效果。在那里日本的好感度很高,这也值得我们思考日本今后在世界上的位置,要做些什么时值得学习、借鉴。

逢泽一郎谈到《查理周刊》事件时说:法国《查理周刊》现在的基本立场是,对恐怖主义绝不屈服,继续刊登有关讽刺画。我对此还是有不同看法的。

他说:我们政治家经常作为被批判的对象,议论我们的是与非,嘲笑我们,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自己的言论和行动受到严格追究,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以宗教为对象,以某一地区的人们所习惯的历史、传统和文化为对象做同样处理会怎么样呢?这样的时候应该怎样对待言论自由这个问题呢?我觉得这是非常重大的事情。

我昨天和前天见到法国大使馆的人,直率地向他们说了我的看法。从法国人的传统看,他们把讽刺看成一种快乐,非常重视,这也许是他们优秀的传统和文化,但是从结果上看,使基督教世界和伊斯兰教世界的尖锐对立变得更加深刻,那么是不是就应该寻找其他的方法和途径呢?我的立场就是这样的。

逢泽一郎表示:日本人在宗教上抱有宽容态度,不太在乎,但是对于在中东和美国、中东与欧洲之间尖锐的宗教对立,日本人不应该抱一种漠不关心的态度。

导报记者问逢泽一郎,2004年4月和平解救日本人质事件的经验,对解决这次人质事件有什么参考价值?

他表示,就是迅速掌握正确信息,准确分析获得情报是否正确?必须运用对于对方起作用的管道,当然政府是掌握这种情报的,并作出了努力。从我11年前的经验来看,对于这样独特的宗教社会,独特的以部族为中心的社会,今后必须认真学习,通过各种手段强化自己的联系网络。

导报记者问:1977年,发生了日本赤军劫持日本航空472号班机劫持事件,乘客和机组人员都成了人质,那时的福田赳夫首相付赎金等救出了人质,这次日本政府为什么不能付赎金呢?

他表示,这关系到政府最后做出了怎样的判断。“伊斯兰国”组织是一个抱有令人震惊的极端思想的组织,不惜进行残酷虐杀,而且是武装集团,赎金给了这样的组织,这钱就成了下一个悲剧的原因,该地区也会更加不安定,同时也不能得到国际社会理解。对于这个问题,日本政府必须冷静考虑。

逢泽一郎(1954年6月10日-),日本政治家,自由民主党党员。出身于冈山县御津郡御津町(现冈山市)。松下政经塾第一期塾生,也是1986年至1993年期间国会内唯一出身松下政经塾的国会议员。1986年至今连续当选10届众议院议员。在自民党内属于有邻会(谷垣集团),为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的侧近。历任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第51代)、外务副大臣、自民党干事长代理、众议员议院运营委员长(第67代)、众议院预算委员长、日本众议院国家基本政策委员会委员长等职务。

照片:逢泽一郎。张石摄影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5741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