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朱建荣:行稳致远重点是防止死灰复燃
日期: 14年11月3期 阅读: 354
朱建荣:行稳致远重点是防止死灰复燃
中文导报 新闻视点
本报记者 杨文凯

编者按:中日达成四项原则共识,并在APEC会议期间实现了久违的首脑会谈。如何理解四项原则共识?中日关系是否迎来了转机?《中文导报》就此专访了旅日学者朱建荣,听他解读中日关系的外交反复与行稳致远。


东洋学园大学教授朱建荣先生表示,中日首脑在APEC会议期间实现会晤,是一件好事。大家不要光看电视,只关注领导人的表情,只议论笑不笑。这次首脑会谈是中方“应邀”而举行,所以是安倍等候习的到来;没挂国旗,因为不属于APEC的一环,而是为关系正常化做准备。其实,两人表情、动作都有做给国内舆论看的一面,关键是要综合起来看本次会面的实际内容。

朱建荣指出:习安会和四项共识是中日关系摆脱近两年困扰回归正常轨道的起点。综合起来看,中日在领导人会晤之前达成四项原则共识很重要——没有共识,就没有会晤。四项共识已经谈到了东海岛屿问题,首脑会面就没有必要再提了。本次中日达成四项原则共识,是中日关系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其作用是把迄今困扰着中日关系的的两大难题封闭起来,日方不愿用“搁置争端”这4个字,因为日方解读有承认领土争端的意思,我则称之为“捂上盖子”。搁置也好,捂盖子也好,目的在于管控分歧,由此双方为重视大局、求同存异建立了新的起点。

朱建荣分析四点共识时指出:第一条、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其中,第四个政治文件的内容包括中日相互尊重,共同发展,互不构成威胁等。本次,中日再次确认四个政治文件的原则和精神,意味着中日关系必须在迄今为止的历史积累和健康轨道上发展。而且,中日互不威胁原则,对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也是一个牵制。习主席在会晤中希望日本继续走和平发展道路,采取审慎的军事安全政策,是牵制和忠告,也是对中日之间化剑为犁、和平友好的期待。

第二条、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中日达成原则共识和首脑会晤中,虽然没有直接提及靖国神社,实际上对首相参拜问题已经用2006年的方式予以处理。2006年,日本是安倍首相与谷内外务次官组合,中国是胡锦涛主席与戴秉国国务委员组合,对靖国神社问题达成了默契。当时,安倍首相对于参拜既不说去也不说不去,而谷内作为日本政府代表承诺首相任内不去参拜。这是一种避免日本首相公开认错但实际纠正错误的外交智慧,本次,日方依然是安倍与谷内组合,中方是习近平主席与杨洁篪国务委员组合,沟通交涉的级别和规格同前,达成的共识应该与2006年的默契一样,使靖国参拜不再成为两国关系的政治障碍。

第三条、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共识作为双方正式文件首次提及钓鱼岛(日文文本则用“尖阁群岛”一词),白纸黑字提到了岛屿名称,不管如何解释辩解,在国际上第三者看来有争议是很明确的。共识又言及“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共同努力建立危机管控机制是一大进步,中国不可能改变在钓鱼岛海域巡航的常态化,但也愿意与日方合作防止突发事件,这是双方为了把整个东海变成和平之海、合作之海的共同意愿的体现,应予高度评价。这样双方都可以对内说自己没有让步,但实际又达成默契、有了突破和进展,这就是外交智慧。

对这一条的解读,中方两国舆论有相似之处,即一部分人认为自己一方胜了,另一部分人认为输了。朱建荣认为对此不应过度解读。在习安会后,日本外相岸田在国会答辩时表示日本在东海岛屿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四项共识没签字,不具法律效果但会尊重。这段话引起了中方的关注和不满。岸田这番话的背景可能一是国会里面对鹰派压力的辩解,也可能是因为这次中日达成共识,日方是由谷内任局长的国安局主导,日本外务省对此有所不满。这种立场分歧和不同表述,在今后仍会存在,但这次共识的最主要精神是搁置分歧和捂盖子,这是为了让中日关系大局不再过分受领土争端问题的困恼,中日双方之间还有很多事情要谈、要合作,把中日关系拉回到“求同存异”的轨道上来,是为至要。

朱建荣注意到中国驻日大使馆临时代办韩志强于岸田答辩次日,在瑞士信贷集团“2014东京年会”就中日关系做主旨演讲时,高度评价“中日关系朝着改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有理由对两国关系前景抱乐观态度”,同时希望日方“做到言必信、行必果,切实履行四项原则共识,充分汲取这两年来的深刻教训,妥善处理有关敏感问题,防止在历史和领土问题上的错误言行死灰复燃”。因此,防止“死灰复燃”为当前最需要走的第一步。

共识第四条,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这一条很重要,中日不能因为出现问题就中断交流,中日需要展开多层次、多渠道的交流,让民间、地方、经济交流不受影响,以确保中日交流的畅通。这实际上谈的是今后双方努力的途径。对此,朱建荣注意到王毅外长在11月10日与日本岸田外相会谈时用了“行稳致远”一词,韩志强公使的讲演再次强调了这四个字。“行稳致远”的含义就是既要有长远规划、共建“亚洲梦”的理想,在当前又要谨慎言行、通过交流的积累重回“求同存异”的大局。

正是在四项原则共识的基础上,中日首脑见了面,中日关系迎来了转折点。如果没有共识,见面只是形式上的会见;有了共识,会谈了25分钟,据说原来只预定谈10到15分钟,有了进展并谈了不少面向未来的实质内容。双方更多关注今后怎么做,而且双方之间的气氛在明显改善。习近平主席与安倍首相在APEC期间一共三次会面。10日下午第二次会面时,据安倍本人透露,习近平表示“一回生、二回熟”,意味着中日可以重建合作关系。显然,通过会谈、碰面、交换话语,中日持续两年多的政治障碍基本上已经迈过去了,中日关系迎来了新的开端,我们真诚希望两大难题不要再重复,不再死灰复燃。

中国是一个由上而下决策的国家,习安会不仅解冻关系也起了示范作用,11月10日之后,两国总理之间、部长之间已经多次见面、会谈。今后两国政府人士的会面、各个层面的交流会增加,也会变得容易,包括来日旅游人数的大幅度增加等,双方的民间交流、经济交流会有较大的恢复。中日之间下面两个最值得关注的话题,应该是中日韩FTA谈判的加速和三国总理定期会谈的尽早举行。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0/15620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