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朱泽全:跳级考上了两所国立大学的大学院
日期: 14年07月2期 阅读: 381
朱泽全:跳级考上了两所国立大学的大学院
朱泽全
(名校教育专栏一百七)————考取一桥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的留学生朱泽全

黄文炜

人物简介:朱泽全,出身安徽宿州。2007年6月宿州第一中学毕业后入学安徽财经大学市场营销专业,一年后退学留学日本。2011年4月入学中央大学经济学部。10月进入名校志向塾工作。2013年3月到8月,在塾里学习大学院经济学进学课程,9月考取横滨国立大学大学院,10月考取一桥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

五十音图没背全,就来日本了
朱泽全在上高中的时候,家里的家教一直很严格。2007年朱泽全考上大学,到其他城市上学后,进入了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加上他不大喜欢自己的专业,每天“玩”是主题,一两个月才回家一次,成绩全面挂红灯,父母很为他担忧,觉得这样的生活状态很不好,就劝儿子去留学。宿州人去海外留学的不多,父母能够下决心送儿子去留学也算下了很大的决心了。朱泽全当时也觉得生活很没意思,想换一个环境。与父母商量后,决定留学就选一个最近的国家——日本。
在高中学历史教科书,朱泽全就对日本战后很快就走上复兴路的历史很好奇,对日本的历史和中日关系感兴趣。“想看看中国人所‘仇视’的国家——日本是什么样的,来亲身体验一下。”就这样,朱泽全大学学了一年就退学了,来日本之前报了个日语班,学了两个多月日语,结果根本就不怎么去上课,五十音图没背全,就来日本了。
2009年4月,朱泽全来到了日本的语言学校,他深感自己基础差,身边的人日语水平高的挺多的。但是在语言学校,他结识了很多拥有梦想的留学生,其中就有后来一起在名校志向塾工作的邱开洲、关键新。
来日本的第一年,朱泽全打工较多,到了 2010年4月他不得不开始准备考大学了。考大学方面,邱开洲、关键新两位好朋友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他买了日本高中生用的教科书学习英语和综合科目,数学就靠同学邱开洲手把手地教,而当时邱正在名校志向塾学习。谈起当时为何没有和同学一样去上塾,朱泽全坦诚地说:“当时对补习班之类的机构有抵触情绪,在国内时对补习班的印象就是填鸭式的教育方式,我喜欢自由,不喜欢被逼着学习……考大学的时候就错过了塾。”朱泽全当时报考了早稻田大学的政治经济学部,但是落榜了,最终考上中央大学经济学部国际经济学科。

在大学了解中日差异
中央大学从大一开始就采用课题小组的学习方式,朱泽全对此挺感兴趣的。在学习中,大家互相讨论问题,跟老师有直接交流的机会,有同学提出问题,老师并非马上回答,而是让其他同学讨论。即使说得不对,老师也会耐心告诉你为什么不对。最后老师再做总结,这样的方式激起了朱泽全的学习热情。从那时起,他真正开始对学习感兴趣。他说:“在课题小组,大家议论起中国的政治问题,一开始我无法认同日本同学的看法,后来逐渐接受了这种差异,他们从小在与自己完全不同的环境里成长的,想法不同是很正常的。大学的学习帮助我了解日本人在想什么,激发了我对学习的兴趣,开始理解日本人的想法和中日差异,对日本社会的理解增多了。”
大一的时候,朱泽全所在的课题小组研究的是“地域再生课题”,如日本的商店街为何走向衰退,怎样根据区域的特点重新激发活力。大二他进入研究国债市场、股票市场的课题小组,向研究金融的方向发展。他和一般日本学生一样,自己搜索资料,找出数据、证据支撑自己的观点,在小组发表自己的看法。

学习和塾的工作相辅相成
2011年10月,经好友邱开洲介绍,朱泽全来到名校志向塾工作,主要从事宣传工作,朱泽全天生喜欢跟人交流,一下子对工作十分投入。他笑称:“塾就像家,当时住在塾的宿舍里,事务所就像我的客厅。”
来到塾之后,朱泽全对塾的看法有了彻底的改变,这里并不是采取国内补习班那样填鸭式的教育方式,塾里更多的是弥漫着一种交流的氛围。学生和老师互动频繁,在学习和生活方方面面都能得到交流。大家不仅交流考大学的经验,也交流与日本人相处的方式。
“塾在考学上给了学生很多帮助,学生可以自己买书复习,但是不知道哪些是重点,塾可以帮助你更有效率地学习,塾里的老师都考过大学,可以给你很多有用的信息,这个在其他地方是找不到。而且在塾里,身边的人都是想好大学的,氛围特别好。”
朱泽全学习、工作两不误,成绩优异,每年考试的累计成绩GPA在整个学部里排在前100名以内。学习和塾的工作起到了相辅相成的作用。
“塾给了我很多帮助,在大学里,要经常写课题报告书。有次塾的陈芨老师给了我几篇投资银行方面的报告书让我参考。从这些报告书中我学到了写作方法和思维方式,后来写出的报告书在老师那儿得到很高的评价。在塾里的工作中,经常做PPT资料,这方面得到魏巍老师的很多指点,积累了经验。在大学里的发表会上,我制作的PPT资料得到老师的好评,老师偶尔还会把一些教学用的PPT交给我美化。”看起来,朱泽全颇有几分自豪。
由于做宣传工作,朱泽全的交流能力得到提升。他说,要说服对方,首先要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大二时,朱泽全成功地在名校志向塾和中央大学之间牵线,把中央大学的老师请到了名校志向塾开进学说明会,促成了一次双赢的合作。朱当时对大学的老师说:“我在名校志向塾工作,塾里的学生认识中央大学和明治大学,明治离都心更近些,所以很多人选择明治,其实我们中央大学的校园很宽阔很美丽,奖学金又丰厚,如果大学到名校志向塾开说明会,可以让更多的留学生加深对中央大学的了解。”朱泽全就是这样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经他这么一分析,中央大学的老师就很愉快地接受了这个建议,到名校志向塾开说明会了。

跳级考上了两所国立大学的大学院
大学二年级时,朱泽全在中央大学跳级了!整个学部里只有包括朱泽全在内的四名学生跳级。中央大学有这样的制度——成绩优异的、准备报考大学院的学生可以跳级,学生大学三年就能毕业,而且不限于考本校的大学院。
报考大学院时,在塾里接触到的老师和学生给了朱泽全很多启示,让他对自己的水平有客观的认识。他给自己定下了最高目标——一桥大学,“觉得一桥也没有那么遥远。”
今年3月到8月,朱泽全在塾上了大学院经济学进学课程,弥补了他考大学时没上过塾的遗憾。“如果没有学习大学院进学课程,就考不上一桥了。”回想起来,他感慨万千。
虽然朱泽全在日本的大学里学的是经济学相关课程,但是,日本的大学院的经济学考试方式都是解题,要根据题目的已知条件计算出一个标准答案。而在日本的大学里学的经济学,大多是根据数据去分析一些社会的经济现象和事件,常常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所以一开始他是束手无策,20道题一开始只能解出三四道,通过在塾一步步的学习,到最后能够把题都解出来了。朱泽全在塾里系统地学习了微观、宏观等经济学知识,还有研究计划书的写法。
朱泽全的研究计划书的内容是“中国房地产政策的市场调控”,他说:虽然这些年政府采取了很多政策进行调控,并且这些政策的“严厉程度”在世界来看都是罕见的,但是还是无法把房价降下来,这是经济学上很奇怪的现象。并且2009年,很多经济学家预测中国房地产要崩溃,但是到今天还是没有崩溃的迹象。而日本恰巧也经历过土地神话的泡沫经济,日本的老师对中国怎样渡过这场危机也很感兴趣。
由于朱泽全是在日本的大学念本科,所以只能参加一般入试,和日本学生一起考试。一桥的笔试形式是出20道选择题,两道大题二选一,每道大题里有五道小题。他在塾里学习时做了六、七年的过去问,对考试形式和时间有大概的了解,一桥的考试时间很紧,量很大。笔试的结果出来的第二天是面试,面试一般会刷掉一半人。在面试里教授问起朱泽全将来想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朱泽全说很喜欢研究,将来希望去日本的证券会社或者投资银行工作,从事市场研究工作。教授又追问:本科毕业后完全就可以去从事这样的工作,为什么一定要上大学院呢?
面试之前,朱泽全准备了7页稿纸,比如怎样回答为什么选这所大学,为什么选这个学科,为什么想研究这个课题等问题,甚至考虑过教授会根据他的回答再往下问什么。但是教授的这个问题,朱泽全事先没有想过,所以他只能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进入职场,研究成为工作后,并非是自己想研究什么就研究什么,而是工作需要我研究什么我就去研究什么。中国房地产问题一直是我很有兴趣但是却没有弄明白的课题。如果说从大学毕业了,都没有弄明白自己最初怀揣的疑惑,我会感觉到很遗憾。”老师听到这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10月初朱泽全顺利考取一桥大学。在报考一桥之前,他还报考了横滨国立大学,由于他事先了解到这所大学的考学要求,较早就参加了经济学鉴定试验,过关了,有了这份成果,横滨国立大学的笔试就可免了,直接进入面试,9月他就得到了横滨国立大学的合格通知书。
大学跳级,并顺利考取两所国立大学的大学院,朱泽全是个考学路上的成功者。他说:“在塾工作让我锻炼出这样一种能力,了解怎样考学才对自己有利、怎样合理安排时间……塾的工作让我潜移默化地学会了很多生活的技巧。”
朱泽全希望毕业后先在日本就职,“来日本如果只是留学,不工作,就不算完整的日本之旅。”朱泽全精心设计的日本之旅还在继续……(名校志向塾供稿)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49/15471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