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杜海玲:回川记
日期: 14年07月1期 阅读: 288 评分: 9.00/1
■ 杜海玲



算是少小离家老大还,我离开四川27年方回去,为参加海外华文媒体研修班。从北京飞往成都的机舱里,看川航的妹子好漂亮,听周围的乡音好亲切,有那么一丝,静静的驿动。

到得成都,拖个箱子上出租,以一口不知道是重庆还是成都的(应该是我上了9年学的江油)川语让司机拉我去集合地酒店。司机听我说四川话,也不拿我当外人,劈头数落我:你咋个不坐巴士嘛,现在这个路好堵哦——意思他本来不想拉人进市中心,但出于无奈我排队到他面前了只好拉我。

我陪着小心说我真不知道哪里有巴士站,司机从倒后镜投来狐疑目光,说着一口川语但对成都毫无方向感的我看上去仿佛失忆症患者。

27年,足够一个婴儿长为成人,也足够大浪淘沙旧事唯留散落珠贝数粒。

出租车在离开机场30分钟后将我送到银河王朝酒店。当夜,我就步行到人民南路和锦江宾馆怀旧——当年,我们举家移民香港,正是从这里启程。

接下来的几天,作为比较认真的学生,我全程参加上课,一直到6月16日夜,才从自助餐会场出逃。我的几个中学同学从江油驾车来成都。

在会展中心的“转转会”川菜馆,我见到阔别27年的同学。其中还有一名貌似曾经注意我的男生(噢不,现在是大叔了)。我在转转会的单间等他们从外面喝茶处过来,吸气收腹,将已不纤细的腰肢拧出一个特立独行的身姿来,希望如今的我不至于太难看(人是多么地虚荣啊我以前还自诩很低调呢),后来发现收腹憋气感觉怪怪的,于是作罢,破罐破摔地满脸傻笑。

几个人立即执手亲热,仿佛被岁月施了魔法,忽悠就回到那些课堂。老师的口头禅、同学的逸事,纷纷涌涌如在眼前。

夜深道别。回酒店,感觉这一次很圆满了。

有道说触景生情,这次没有时间去江油,所以并无多少触怀。只是在都江堰恍惚了一下,想起27年前陪我走过吊桥的人。

我家很早就受侨务政策照顾,那是八十年代中期。当然在侨务政策开始之前则是受海外关系的牵连。

一晃这些年过去。我问侨办的人,是否听说过某某,都答早已离开。

成都对我其实是新城,一路看到名店街,天府广场这些标志性地段,我都不认识。唯有川味,始终如一,了然于心。就是这样,我也算是回过了一处故乡。祝愿我的同学和所有在成都接待了我的人们,安康幸福。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15392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