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回忆当年打工苦日子
日期: 13年03月4期 阅读: 1586 评分: 1.00/3

■ 麻 辣

 

回忆日本当年打工,大学2年纪的时候,经朋友介绍去了一家清扫公司打工,朋友说日给很高1万5,也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跟着去了。但是从那以后,噩梦开始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辛苦,但是一切过去了。第一天,集合时间凌晨5点。很少起早的我,带著沉重的困意骑摩托到达了集合地点,等待我的是一群工友,和很多货车。经过3个半小时的车程,到达目的地,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庞大的钢铁工厂,造汽车的地方。下车以后,分发工作服,因为是冬天,必须穿保暖衣裤,接近纯黑的,没办法,硬著头皮穿上,然后外面还要穿一层防灰的外衣,最后拿一个毛巾裹在头上,每人一个防尘口罩,对,防尘口罩,就是那种过滤灰尘用的。

没想到的是,进去以后直奔地下,阴冷潮湿,面前出现了一堆沙土,很高,超过了我,坑很深。走进一看,居然是铁砂,工作内容就是用桶,一桶一桶拎出去。这让我想起了国内地下掏煤工,我以为日本有什么特殊的方法,结果如出一辙。眼前的一座山,一下子就让我泄气了,但是最后还是鼓起勇气,一桶一桶抬出。

这个还算好,因为是铁屑,没有什么灰。人不是很脏,就是累,还好自己一身的肌肉派上了用场,但是真的有那句话,谁辛苦谁知道啊。下午,更别想象了,来到了一个车间,又是一座山,但是不同的这个都是灰,里面夹杂了过滤布,工作内容就是钻进去,把过滤布掏出来迭好,可想而知,灰尘让我迷失了方向,看不清东西,只能凭触觉去摸索,一个一个的翻出迭好。

休息时,我们彼此都不再认识对方,因为除了那双眼睛是带有灰尘的白色,其它部位全是黑的,摘掉口罩。漏出了本来皮肤的颜色,看著对方苦笑,这工作是人干的么?脱掉湿漉漉的衣服进入休息室。啊,好暖和。真的不想离开。但是工作还要继续,之前脱掉的衣服仍在外面,已经被寒风吹冷,不光湿漉,而且很脏。

我望著黑黑的夜幕,这就是日给15000的工作内容么?钱真的对于我来说就是这样难赚么?还是老天为了历练我,让我体验人生?感受困苦?如果是这样,我接受,我会坚持下去。

经过了那一次的洗礼,我觉得不能有比这个还脏的工作了吧?所以我决定坚持一下,鼓起勇气我坚持去了,是垃圾处理场。

这次连续5天,我感受到了体力劳动者的辛酸与艰难。穿好工作服,这次不同的是要穿化学防护服,然后带防毒面具,身上需要插著氧气瓶输送的氧气。我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但是这身装备,应该不是那么轻松。有了之前的心理准备,我安定了一下心情,走了进去。垃圾处理场的过滤部分,一个很高很大的圆形封闭仓。

在那里过滤掉多余部分,然后排放到大气去。我的工作就是钻进大炉子去换掉里面的过滤布。这个路子大概有20多米高,可想而知,锅滤布需要有20米,最初的工作,是靠人力把过滤布一箱一箱抬上去,由于这里有污染,所以我们必须带著防毒面具台上去,大家可能没带过那东西,如果插著氧气瓶,会呼吸顺畅,但是为了爬楼,不得不卸下氧气瓶,然后通过一层过滤装置呼吸外面空气,那种感觉,就跟要窒息了,还要抬著东西登上20米的高楼。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捂著你的嘴让你喘气一样困难。

到了顶上,脱掉面罩,大口呼吸,什么污染?已经接近窒息的我顾不了那么多。

最严峻的工作才刚刚开始,穿这么严实为了什么?对,刚才的大罐子,需要人进去,拿掉过滤布。当你钻进去一个狭窄空间,那种伸手不见五指,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真的很可怕。等待的是上面人割断过滤布,我等待它掉下来的那一瞬间。来了,像下雨一样,但是不是水,是灰尘,连成流的流下来,我看不见距离我半米不到的同伴,一点看不到,唯一能摸到的就是细沙(灰尘)留下来的感觉,而且你需要不停动,如果你不动,你就会被灰尘埋没,出不来。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89/146493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