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为什么与中俄韩朝一起交恶?
日期: 12年08月4期 阅读: 1335 评分: 4.00/3
中文导报讯(记者 张石)最近,日本在亚洲近邻外交中可谓四面楚歌。7月3日,俄国总理梅德韦杰夫登上“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宣示“寸土不让”;8月10日,韩国总统李明博日登独岛(日本称竹岛),引发日韩关系极度紧张;8月15日,中国香港保钓活动家登上钓鱼岛,日本议员19日对抗性地登陆钓鱼台,两岸四地民间保钓人士宣称,将再次乘船在彭佳屿海域会合,共同前往钓鱼台宣示主权。

日本外交突然出现 “四面楚歌”现象,当然与外界环境的变化有关,但是其主要原因则是日本政府内外的鹰派政治家兴风作浪,无韬光养晦与戒急用忍的定力,致使外交环境恶化。

一、鹰派政治家挑战俄罗斯

今年7月,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视察俄罗斯与日本间存在争议的南千岛群岛(日本称北方四岛)中的国后岛,引发日本强烈抗议。登岛事件余波未平,俄太平洋舰队8月14日表示,该舰队的舰艇编队近期将前往南千岛群岛巡航,这无异于再给日本当头一棒。

其实,俄国在北方领土上采取强硬措施,与日本鹰派政治家正面向俄罗斯挑战不无关系。

2010年秋天,梅德韦杰夫任俄国总统时,也曾高调视察“北方四岛”,触痛了日本的敏感神经,令俄日关系的走向蒙上阴影。很明显,时任总统的梅德韦杰夫视察“北方四岛”,有当时国内选举因素的考量,但追其导火索所在,则是当时的日本外务大臣的前原诚司惹的祸。

2009年10月,时任冲绳、北方大臣的前原诚一对“北方四岛”进行洋上视察,指责俄罗斯对北方领土是“非法占据”,他担任外务大臣以后一直这样强调,由此俄罗斯把前原看成“强硬派”,认为在他担任外相以后日俄关系将停滞。

俄罗斯外交部2009年10月批判前原的“非法占据”发言与当时鸠山政权的对话路线相矛盾。梅德韦杰夫总统在与鸠山由纪夫首相会谈时也拿出前原发言对日本进行批判,使俄罗斯对日外交姿势硬化了。

当时,前原还公开声称,不考虑色丹、齿舞两岛先返还日本的主张,主张四岛一起返还。1956年,鸠山由纪夫的祖父鸠山一郎在与前苏联签署共同宣言后,前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都准备基于日苏共同宣言,返还日本两岛。但是看到前原如此强硬,俄罗斯总统索性登岛视察,意思是明确告诉日本,两岛也不还了。


在2011年底的东亚峰会上,美国通过推动环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强势介入亚洲事务。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会上推波助澜,表现异常活跃,引起中国和俄罗斯的警惕。

随着美国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俄国远东地区很可能再次成为俄美对抗的前沿阵地,北方四岛(俄国称南千岛群岛)在俄罗斯亚太战略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俄罗斯计划将其从法国购买的两艘“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部署到太平洋舰队就很说明问题。日本的态度也更使俄国在北方四岛问题上趋于硬化。

二、李明博不能忍受野田充耳不闻

韩国总统李明博7月3日登岛后,围绕独岛(日本称竹岛)争端,韩日两国政府继续互相展示强硬姿态。

野田佳彦首相8月20日亲笔致函李明博,对于本月10日李明博登上独岛一事表达了遗憾,希望韩国政府同意日本政府的建议,共同向国际司法裁判所提出主权诉讼,但是韩国政府将信件退回。

日本方面升级了对韩国实际控制独岛的批评。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在8月22日的参院决算委员会会议上称韩国“非法占据”。日本外务省表示,这是民主党执政以来外相首次在公开场合就独岛问题使用“非法占据”一词。

但李明博登岛,不只像日本媒体分析的那样,只与选举等韩国国内事务情有关,而是与日本的“鹰”式外交态度有直接的关系。

韩国宪法法院2011年8月30日裁定,在韩国与日本两国围绕“慰安妇”的赔偿请求权问题仍存在纠纷的情况下,韩国政府未努力解决问题,侵犯了受害者的基本权利,属违宪行为。

此前,韩国多名慰安妇受害者向宪法法院提起诉讼,主张韩日两国就财产和索赔权存在争议,韩国政府并未采取具体措施,使她们的基本权利受到侵犯。

韩国外交通商部2011年8月30日发表声明表示,韩国政府一直坚持日本政府对慰安妇负有责任的立场,但由于日本政府声称已通过1965年韩日间协定了结了赔偿责任,韩日间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势必旷日持久。声明表示,政府虚心接受宪法法院的裁决,今后将继续通过双边外交和国际舞台要求日本采取负责任的措施。

这个违宪判决对李明博政权压力很大,韩国政府决定在2011年年底举行韩日首脑会谈上提及慰安妇请求权问题。而日本的许多政治家则要求野田在首脑会谈时就韩国民间团体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设立慰安妇像向韩国提出强烈抗议。

2011年12月18日午前,访日的李明博与野田首相在京都举行会谈。从来不谈慰安妇问题的李明博开口就谈起了慰安妇问题,李明博敦促日方“鼓起勇气”,优先解决慰安妇议题。他说:“为了这一地区的和平与稳定,韩国和日本应当成为真正伙伴。为此,我们需要拿出真正勇气解决首要议题,即随军慰安妇议题。它已经成为两国间的绊脚石。”但是野田还是重申日本政府已通过1965年韩日间协定了结了赔偿责任。

今年5月13日,日中韩首脑峰会在北京召开。日韩首脑举行会谈,这次会谈只进行了15分钟,是1965年以来日韩间最短的首脑会谈。在这15分钟会谈中,李明博一直在谈慰安妇问题,而野田还是坚持“已经解决了”的立场,搞得李明博很恼火,竟然在峰会上提出抛开日本,中韩推进FTA的提案。

另一个使韩国恼火的问题是日本教课书问题。日本文部科学省从2001年开始通过扶桑社出版的右翼人士组成的“新历史教课书编撰委员会”撰写的历史教课书《新历史教课书》、《新公民教课书》检定,2005年再次通过,2009年通过该委员编撰、自由社出版的《日本人的历史教课书》,2011年再次检定该委员会编撰、自由社出版的《新历史教课书》、《新公民教课书》检定。

这些教科书最使韩国无法接受的有两条:一是将日本的侵略历史和对朝鲜半岛殖民统治的称为“殖民地民族解放战争”,二是宣称独岛(日本称“竹岛”)为日本领土。2009年日本文部科学省通过自由社出版的《日本人的历史教课书》检定后,韩国通商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对日本表示强烈抗议,说这本教科书“美化过去的错误”,要求日本进行“彻底的纠正”。另外,韩国对日本防卫白皮书连续8年把独岛(日本称“竹岛”)写作日本的领土也非常愤怒。

这次,野田说韩国总统登岛、要求天皇谢罪、退回首相亲笔信,是“脱离常识”,但是在韩国看来,早已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三、石原慎太郎唯恐天下不乱

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4月17日在美国访问时突然抛出“购买”钓鱼岛的怪论,引发日本朝野轩然大波。目前这个问题还在发酵,而石原和东京都正通过各种手段,把买岛问题导向中日民众的对立。

2010年发生中日撞船事件后,当时任国土交通省大臣的前原诚司坚持对这次撞船事件采取强硬措施,使中日关系遭到重创。这以后,一些理智的日本政治家为修补中日关系做了很大努力。

3月23日,为了钓鱼岛等问题,民主党干事长舆石东亲赴北京与席近平副主席举行单独会谈,指出去年8月日本把作为排他经济水域基点的23个离岛等国有化时排除了钓鱼诸岛中的4岛。在日本高层的善意表示以后,4月7日,到宁波参加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的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与中国外长杨洁篪会晤,双方同意5月将在中国举行第一次海洋磋商会议,届时,两国有关部门将讨论东海海域发生冲突时的危机管理,以及合作事宜。

中日两国举办“海洋磋商”的目的,是希望能避免两国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因为误解而发生冲突,并希望促进两国有关部门的沟通与理解。杨洁篪外长在会谈中表示,双方应该遵照国际关系的准则,妥善处理敏感问题。一位日本政府高官愤怒地说:这一起努力都被石原慎太郎釜底抽薪了。

四、改善日朝关系的苗头被松原掐死

朝鲜的新领导金正恩上台以后,有积极改善日朝关系的意愿,双方决定日朝政府间的协议于8月29日在北京举行。

但是,为了进行事前调整,原定8月16日访问北京的外务省亚洲大洋州局长衫山晋辅的日程突然延期。

究其原因,据说是日本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长、绑架日本人问题担当大臣松原仁在8月15日参拜靖国神社,他还就日朝预定在29日举行协议会谈对记者说:日朝协议如果以解决绑架日本人问题取得进展为前提,那还有意义,如果没有什么进展,那就是浪费时间。我希望认真讨论绑架日本人问题,并和具有现实性的解决联系在一起。

在日朝问题上,对朝鲜来说,绑架日本人问题是最敏感的问题。松原的参拜和发言,不是要和他们协议,而是下战书。

年轻气盛的金正恩,改善日朝关系的热情被浇了一桶凉水。只要松原继续担任此大臣,日朝关系空拍无法再有进展了。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14276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