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全面解禁:该是时候拯救经济了
日期: 20年06月1期 阅读: 284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新冠肺炎疫情袭击全球,犹如一场海啸,所到之处冲决一切,无论个人还是国家都难以全身而退。与欧美等重灾区相比,日本的感染人数,特别是死亡人数,得以维持在不同数量级的低位,或曰抗疫有方,或曰纯属幸运,莫衷一是。不过,日本的医疗体系没有崩溃,成为整个社会扛过疫情的重要支撑,应该算作佛系抗疫的积极成果。

疫情爆发初期,日本政府一直希望在防疫抗疫与维持经济之间取得两全之策,然而疫情紧迫促使安倍政府痛下决心。日本从4月7日启动“紧急事态宣言”,到5月25日全面解封,这段时间是日本抗疫的高峰期,是日本社会整体自肃的牺牲期,也是日本经济遭遇重大打击的困难期。进入6月,尽管防疫抗疫依然是要务,多地还出现了集体感染的还阳反弹,但经济开始重启、社会逐渐恢复新日常成为主题。日本全面解禁,该是时候关注经济议题了。

受新冠疫情冲击,日本经济衰退成啥样了,数字会说话。据报道,4月份日本国内休业者(指并未失业但无工作可做的人)人数达到了史上最多的597万人,约占全国6800万劳动人口的9%,同比增加420万人,远超雷曼危机发生后的停业人数100万人左右;同时,日本的非正式雇佣者人数也比去年同期减少了97万人,隐性失业正在不断扩大。

生产方面,国内以及海外需求大幅下滑,4月份日本工矿企业生产指数环比下降9.1%,汽车产量环比跌三成,跟汽车相关的钢铁、非金属等行业受到巨大冲击。日本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休业店铺激增,服务业一片萧条。经济产业省速报显示,4月份国内零售业销量同比减少13.7%,为9290亿日元,连续2个月负增长。百货店行业是重灾区,4月份销售业绩减少了71.5%,出现有史以来最严重下滑。

消费税涨税之后,日本经济陷入疲软,新冠冲击犹如雪上加霜。去年10月,日本政府将消费税从8%提高到10%,日本经济走上了苦难的历程。涨税数日后,史上最大台风袭击日本,灾害破坏巨大,进一步拉低了经济活动;同时由于全球需求放缓,以及美中贸易摩擦等影响,日本去年的出口数字一直在稳步下降。今年以来,新冠疫情在全球暴发打击了出口,还迫使日本推迟了被视为提振经济“强心剂”的东京奥运会,日本随后发布“紧急事态宣言”,边境关闭、学校停课、企业停工,全国进入了“软封锁”状态。

日本在消费税上涨后,去年四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1.9%,按年率换算创下5年多来最大季度萎缩幅度;今年一季度GDP初值显示,较上季度下滑0.9%,换算成年率为下滑3.4%,主要项目均呈负增长,连续两个季度呈现负增长。《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日本成为新冠疫情时代正式进入衰退的最大经济体(注:GDP环比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即可认定为经济衰退),德国与法国可能也将步其后尘。”然而,真正的大麻烦将发生在4、5、6月份,据预测日本第二季度GDP将缩水21.5%,铁定会出现三个季度的负增长。即使经济重启之后,作为经济增长重要牵引力的旅游业和出口仍将持续惨淡——截至2019年,日本在“观光立国”政策下吸引海外游客人数在8年里增长了5倍,但现在一切归零;而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复苏可能是缓慢的、断断续续的,日本的出口制造业能否成为复苏催化剂尚难寄望。

日本在5月25日全面解禁之后,北九州、东京、北海道等地出现反弹,第二波疫情袭来的危险依然存在,但是放任经济自由落体式地垮下去,日本会万劫不复。为此,政府必须在防疫情与保经济之间做出选择。有经济学者预测,日本新冠疫情爆发至今,死者近900名,而如果全国停业一个月,自杀者在理论上可能达到2100名。另外学者试算,如果日本的疫情到6月底收束,短期损失29兆日元,GDP下降5.5%;如果在夏天收束,中期损失57兆日元,GDP下降11%;如果疫情拖延到年底,长期损失90兆日元,GDP下降17%。所以,政府出手救助企业,维持雇佣,是当务之急,更是重中之重。

为了坚守日本经济,政府开始大撒钱,在疫情期间推出经济救助规模约占GDP总额的40%。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刺激政策的规模史无前例,将尽一切可能帮助日本经济平稳度过百年一遇的危机。”4月20日,日本提出108兆日元的第一轮经济刺激计划,后以补充预算案形式修正至117兆日元,主要向受疫情冲击的家庭发放现金和向小企业发放贷款。5月27日,政府宣布,将通过2020年度第二次补充预算,规模也在117兆日元左右,将主要着眼于企业融资,扩大政府替企业担保融资的力度,扩大无担保、无利息的融资范围,给企业“输血”——由此,安倍政府投入抗击疫情和推动经济复苏相关的预算规模超234万亿日元(约合15.59万亿元人民币),占GDP约四成。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表示,疫情当前,现在不是担忧财政健康的时候,“更重要的是确保财政政策的持续性,保护就业、企业生存以及民众的生命安全”。

不仅是日本,新冠病毒已将全球经济逼入严重衰退期,创出1930年代大萧条以来之最。针对世界经济如何走出衰退,学界公认四大模式:1、V型:经济活动骤降,触底后迅速反弹;2、U型:与V型类似,但是低谷持续时间更长;3、W型:骤升后再次骤降,也被称为二次衰退,需几经反复才恢复到从前水平;4、L型:经济陷入深度衰退,长时期甚至永远不得翻身。V型反弹是最理想的模式,较早走出疫情困扰的中国经济最有可能V型反弹;L型徘徊是最糟糕的结果,在泡沫经济崩溃后经历了“失去的20年”的日本最有体会。所以,日本政府不仅要大规模注资救助企业,更关键的是救助速度必须赶上企业倒闭的速度,才不至于让经济垮掉。

日本实施大手笔救助计划,能否兜住经济下滑之底,尚未可知。政府遏制经济下滑需要支持三个领域:首先,支持新冠肺炎疫苗和药物的开发,以及支持医疗部门持续运营;其次,对失业工人给予现金补贴;其三,对疫情造成需求剧减并面临财务困难的中小型公司给予资金支持。

目前,越来越多观点认为,日本经济要从新冠疫情打击中恢复过来需要相当一段时间。根据日经新闻采访23位民间经济学家预测,日本GDP恢复到消费税增税前的近期峰值,换算成全年为539.4兆日元,最快也要到2021年下半年,而预测实现“V字复苏”的声音为零。大家基本一致认为GDP降幅会在4~6月触底,但对于真正复苏的时间存在不同看法。何时能恢复到峰值水平?最乐观的预计为“2021年下半年以后”,回答2022年有11人, 2023年有4人,甚至有意见认为要花“7年以上”时间。可见“安倍经济学”积累的成果基本已被新冠疫情毁掉,日本经济需要在后疫情时代适应新常态,寻找新的增长点。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8798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