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震区感动∶瑟缩中的温暖微笑
日期: 11年03月4期
三家村
张石

3.11日下午,日本发生了里氏9.0级的日本历史上最大的地震,当时我正在东京。
东京也出现了强烈的震撼,也有建筑物发生崩塌,7人死亡。
发生地震时,我正在办公室里办公,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摇晃,但是日本是个地震多发国家,平时也常有这样的摇晃,一般的时候都是见怪不怪。
我想继续在电脑上检索,但是这次却不一样,我无法再用手按住鼠标,前方的书架也轰然倒下,墙上挂著的黑板也落了下来。
电梯已经自动停止,一个同事打开了门,我们一个接一个地从楼梯跑了下来。
周围办公楼里的人们都到外面来了,大家望著周围高耸的楼群,都有惊魂未定的感觉。
东京所有的交通都陷于麻痹,人们都无法回家了。我来到电车站,问车站的工作人员电车何时能开通?一位40多岁的男子回答说:就是地震停止了,也要把所有的线路和安全设施一个不拉地点检,因此不是一、两个小时就能开通的事。
我放弃了坐电车回家的想法,去到周围找旅店,但是所有的旅店都满员了,看来是人们都预料到了今夜无法回家了,别人的动作比我快。
我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在不断的余震中不由地有些慌张。
我看见人们在等出租车,也想乘租车回去,但是等出租车的人们排成了长龙,差不多有一公里长,我想路上的交通也一定十分拥挤,就是乘出租车到家,也要到第二天的早晨了,我望著不断延伸的队伍不知所措。
余震随时都可以发生,夜色在惊恐中愈发浓厚,月亮撒下一片冰冷,急救车和消防车的警笛更让人们惴惴不安。但我一看我眼前等待出租车的队伍,却是整然有序,没有人“夹塞”,没有人“争先恐后”,人们的表情似乎在诉说一种“秩序面前的宿命”,不管天崩地裂,不管洪水滔天,日本人仍在淡定中遵守著他们没有强制性的,约定俗成的秩序——就是在史无前例的大震灾中,也依旧如此。
一位在地震重灾区福岛县郡山市的避难所里避难的中国人对我说:由于交通堵塞,在避难所里,食品的供应并不充分,但是那里的日本人非常守秩序,绝没有人“夹塞”,更没有人想多吃多占,人们安静而淡定地面对灾难,互相问候,互相鼓舞,我到这里以后,觉得心里塌实多了。
我在这几天的《朝日新闻》上读到一篇高中生所写的感想:在发生大地震的3月11日晚,所有的交通断绝,能够利用的交通工具就只有出租车了,人们在严寒中排成长蛇般的队伍,在寒风和冷月中瑟缩。
到了深夜,当地市政府的职员开始从队伍后面发放毛毯,但是在发到一半时,毛毯没有了,这位高中生看到一位和他年纪相仿的女孩,穿得很单薄,但是她把得到的毛毯让给了一位一起排队的老人……
看到这里,我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我似乎看到:一个身著单薄衣裙的女孩,在瑟缩中绽出一个无比温暖的微笑,并把她的微笑连同那条毛毯温暖,递到了一个老者的手中……
在日本,在平时我们最能体验的是一种“秩序中的流畅”,在日本的车站等地方,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在其它国家很难看到的景象,那就是人们在乘电动滚梯时,自动靠左边排成一排,而将右边的部分空出,以便著急赶时间的人能快步从空出来的右侧顺利通过,如果左边全部站满,一般人们也不会去“占领”右侧空出来的部分,而是排电动滚梯的下面,等著在左边乘入。
这是极其遵守规则的日本人创造的动人的景观,它带来的结果就是通行的流畅——疲劳而不需要赶时间的人可以悠哉悠哉地等著乘滚梯,而要赶时间的人可以通行无阻,而这种流畅来源人们对约定俗成而不是强制的规则的遵守。
而在灾害来临的时候,我不仅更深刻地体验到了这种“秩序中的流畅”,更体现到了“秩序中的淡定”和“秩序中的感动”。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5/13323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