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狼来了:七普调查敲响人口增长拐点警钟
日期: 21年05月3期
中文导报 社论
作者:申文


中国国家统计局在5月11日公布了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以下简称“七普”)。数据显示,以2020年11月1日为标准时间点,中国总人口为14亿1178万人。相比十年前的第六次人口普查(2010年)结果,中国人口增加了7206万人,十年增长5.38%,年均增长率为0.53%,较前一次下降了0.04个百分点,2017年以后新增人口数下降尤为明显。据预测认为,中国大陆总人口仍将缓慢增长,但在未来数年会达到峰值并迎来增长拐点,60岁以上老人将占总人口的1/4。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普查数据反映出人口的一些结构性矛盾,如劳动年龄人口和育龄妇女规模下降,老龄化程度加深,总和生育率下降,出生人口数量走低等。专家预计,中国人口将在2025年达到峰值后开始下降,会影响经济潜在增长率。在“老龄化已成基本国情”的背景下,老龄化带来挑战也带来机遇,比如医疗和养老服务等 “银发经济” 需求会上升。

如何来认识、理解并合理运用“七普”调查得出的各项数据,对中国的人口调控、民生政策、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各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所谓认清最新人口数据的意义,不外乎纵向比较和横向比较两个途径,即内与自身比较、外与国际比较。

在人口总量外,这次普查还有多项数据值得关注。2020年中国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为1.3,中国成为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据世界银行数据,2019年只有五个国家——韩国、新加坡、马耳他、乌克兰和西班牙——的生育率低于该值。统计局称,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1200万人,规模仍然不小,但公安部《2020年全国姓名报告》透露,去年列入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5万,而统计局公布2016年出生人口还有1786万人,可见出生率在数年内出现了断崖式下跌。2020年中国精确死亡人数应该在1060万左右,事实上人口或已经开始负增长了。

年轻人不想生孩子,国家正在老龄化。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未来将持续面临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压力。2020年,作为劳动年龄人口的15—59岁人口占比为63.35%,表明社会老龄化程度的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8.70%,与2010年比,前者下降6.79个百分点,后者上升5.44个百分点。不过,中国少儿人口比重回升,与2010年相比,0-14岁人口比重上升1.35个百分点——这与2016年开始放开二胎的生育政策调整成效有关,数年来二胎多生了1000万新生儿。走进老龄化社会,能提供养老资金的年轻劳动力减少,中国的养老基金和不发达的养老设施必定感受到更大压力。

本次普查结果还显示,全国共有家庭户49416万户,家庭户人口为129281万人。平均每个家庭户人口为2.62人,比2010年减少0.48人。中国从传统的几代人大家庭逐步发展为更多核心小家庭,无论对养老还是育儿来说,代际家庭支持功能将弱化。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意味着需要更多来自外部的社会政策支持。

在东北三省,2020年的总人口9851万人,接近1亿人,规模依然较大,但比10年前减少了1101万人。东北地区人口减少,受自然环境、地理环境、人口生育水平、经济社会发展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人口减少与经济衰退互为因果,新一轮东北振兴计划能否带来东北人口发展新变化,令人拭目以待。

人口问题,不仅仅是生育问题,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经济学者和人口学家惯于从经济角度看待人口问题,中国过去40年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年轻化的“人口红利”,贡献了GDP增长的很大部分。如今,社会跑步进入老龄化意味着人口红利消失,而生育率下降导致的人口问题或人口危机,更会带来超出单一经济视角的严重社会后果,包括男女性别比失调、独生子女家庭增多、传统家庭伦理和传统文化消解等,甚至影响到战争等。

如果从经济角度着眼,从横向比较出发,作为全球人口老龄少子化的典型案例,日本的社会现实堪为前车之鉴。日本自1990年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达到顶峰后进入快速老龄化阶段,1996年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开始负增长,随着生育率的继续下降,2009年总人口出现负增长。在人口老龄化和负增长的三十多年时间里,日本实际GDP几乎零增长,名义GDP是负增长,被经济学界视作长期停滞的典型案例。

人口负增长如何影响日本经济?据专家分析,第一个冲击是在供给侧导致潜在增长水平持续下降。日本经济潜在增长率自80年代的6%左右下跌到90年代初的3%,再跌到本世纪的不到1%,根本原因就在于人口缩小。第二个冲击是在需求侧造成总需求持续萎缩。日本长期停滞30年,经济总支出平均增速仅为0.5%左右,资本形成更是负增长。第三个冲击是持久的通货紧缩。30多年来,日本的核心CPI呈现负增长态势,耐用消费品价格和土地价格下跌一半。第四个冲击是利率水平持续下降,乃至出现零利率和负利率。日本货币市场利率自1995年就跌到零附近,2015年安倍搞了“三支箭”后迅速变为负利率,连长期国债收益率也跌到零以下。第五个冲击是房地产价格的暴跌。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的1990年,恰恰是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达到顶峰的拐点之年,此后,日本房价地价一蹶不振。第六个冲击是财政负担和政府杠杆率持续上升。2020年,日本政府杠杆率就已经达到近300%,远高于欧美经济体。

中国目前还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但普遍预测印度会后来居上。本次普查数据进一步敲响了警钟,中国人口增长的拐点即将来临,中国人口形势已经逆转。未来十年,中国人口衰减的速度或超乎想象,教育和科技进步或难以弥补人口下降的负面影响,由日本所演绎的人口危机已经上路。当年,日本是一个完成了城镇化的人均高收入国家,而当前中国所面临的“未富先老”人口困境比日本要严峻很多。面对人口危机,政策调整刻不容缓,中国已经没有时间去拖延和等待了。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0/192941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