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躺平学”何以先后风靡日中两国?
日期: 21年06月2期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今年4月,在中国曾经最热闹的大型论坛“百度”贴吧里,一位ID叫“好心的旅行家”的年轻网友发布了一篇《躺平即是正义》贴文,“金句”迭出直击人心,瞬间被无数年轻人追捧,被奉为“躺平学大师”。其实在日本,早就有“躺平”现象,而“躺平学”为什么能先后在日中社会风靡呢?十分值得深思。

中国年轻人“躺平”能维持多久?

“好心的旅行家”在文章中写道,自己以打零工和低消费的水准生活了两年,“没有工作都在玩,没觉得哪里不对,压力主要来自身边人互相对比后寻找的定位和长辈的传统观念。”

“你每次看见的新闻热搜也都是明星恋爱、怀孕之类的“生育周边”,就像某些“看不见的生物”在制造一种思维强压给你,人大可不必如此。”

“我可以像第欧根尼之水在自己的木桶里晒太阳,也可以像赫拉克利特在山洞里思考“逻各斯”,既然这片土地从没真实存在高举人主体性的思潮,那我可以自己制造给自己。”

“躺平就是我的智者运动,只有躺平,人才是万物的尺度。”

与“躺平学”相对应的是一个刚刚在国内流行过的人类学专有名词“内卷”,原本用来指亚洲农业社会中长期投入大量劳动力辛勤工作却没有获得经济突破的问题。作为2020年中国最热的流行词之一,“内卷”光是在微博就有着超10亿的话题量。

当今中国社会的二、三十岁年轻人,面对的是极度激烈的竞争和无法突破阶层的无力感。他们眼睁睁看着父辈和学长辈在短短几十年内就积累了财富,通过一代人的努力就改变了命运,而自己这一代却错过了几乎所有的红利期,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跳出死循环,只能在更加激烈的竞争中被轰隆隆运转的时代齿轮绞死。





日本支援“家里蹲“计划。来源:厚生劳动省网页

作为独生子女的这一代人,为了靠读书出人头地,先是在学生时期竖起“衡水中学模式”目标玩命赴考,好不容易上了好大学进了大公司,马上进入“996”和“007”的血汗工作制。如果结婚背上几十年房贷,再加上预期中的双方四位老人养老+抚养下一代的成本,如同盲驴拉磨,低报酬的“努力”没有尽头,生命报废算完。九零后一代既是当下“内卷”的中流砥柱,自然而然为对抗“内卷”而产生了“躺平”的欲望。甚至发出了“只要我躺得够快,资本就剥削不到我”,“社会险恶,先躺为敬”之类的呻吟。

在4月刚刚发布的2021年全球《福布斯》富豪榜上,包括港澳台在内,大中华地区富豪人数一共745人,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其中,高达4成的新上榜亿万富豪都来自中国内地,共626人。而在去年,中国总理李克强曾公开发表“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数据。同一个世界,贫富差距之大和距离拉开之迅速,也令这一届的年轻人不得不望而却步。

由于中国的独特国情和文化,九零后的的“躺平学”虽然在网络上风靡一时,却没有激烈的对抗性观点和声音。他们既谈不上什么不合作运动,也不同于曾经在发达国家流行过的御宅族、慢生活等生活方式上的优裕。“躺平族”每天仍然照常上班下班,吃饭看剧,但能使出10%的力气办到的事情绝不花费20%。既不做打工的血汗奴隶,也不做消费主义的现实羊牯,因为付出的努力越大,赔上的代价就更大。无力消解,只好走着走着突然躺平。

中国的“躺平族”还处于起步阶段,许多现实问题,身为“躺平族”的他们或许并没有仔细考虑过。近期,在一项中国网站发起的民众调查投票数据中显示,有61.55%的人对“躺平族”表示理解、同情。投票者认为躺平之所以风行,根源更多在经济社会,不应针对个体做更多苛责。

该调查中,有32.03%的网友认为,对“内卷的拒绝”正是躺平的直接原因,认可这种消极态度其实是对社会过度竞争的反抗。20.57%的网友认为,躺平是新一代中国人“低欲化”的外在表征。也有不少网友其视为一种自我排遣调节(25.4%认为是纾解焦虑的途径,10.23%认为只是一种口头调侃)。另有11.77%的网友以一种负面观点归因于年轻人群体本身,认为躺平是因为害怕而退缩。

如何看待践行躺平理念的年轻人呢?多数参与投票网友(61.55%)表示理解、同情,认同年轻人滑向无奈处境有其社会根源。11.98%的网友认为,躺平只是人生选择之一,是社会价值多元的体现。16.95%的网友认为躺平只是年轻时代的一种玩笑,不必当真。以上三者对躺平持正向或中性观点占90%以上,只有不到9.52%的网友对躺平的年轻人持完全的批评态度(不可理喻,消耗生命)。

总而言之,以当前的社会发展揣测整个“躺平”大军的集体走向有很大不确定性,而且每个国家都有独特性。但是,其趋势可能会像媒体刊文说的那样:

部分行业的资源越来越集中,一些人对获得成功确实感到有力没处使。不过,对选择“躺平”的年轻人来说,首先要警惕的是“躺平”的地方可能不会一直是平的。因为“躺平”的舒适圈是需要前期的努力创造和“躺平”过程中的低欲望去维持的,在当下高速运转的社会中,“躺平”的舒适圈很难一直保持舒适。

其次,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要保持好心态。一方面,不能还没站起来走几步的时候就觉着难,就选择躺下,而应该有良好的心态、充盈的内心去对待生活和工作,毕竟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另一方面,年轻人不能因为在一个领域、一个行业或者一件事上受挫,就感觉自己“看破红尘”了。

日本式“躺平”叫“开悟”?

中国有“躺平”,日本早在十年前就有过类似的说法,叫做“开悟”。“开悟世代”是从“宽松世代”派生出来的词,原本是在网络上使用的,但是2013年被提名为“新词·流行语大奖”而广为人知。

正如其名,宽松世代是指接受“宽松教育”成长的一代,指1987~2003年间出生的人。另一方面,开悟世代是指经历过“脱・宽松教育”的1996~2005年出生的人。

作为开悟世代的人们的特征,经常被列举出来的是没有欲望地躺平这一点。因为看起来没有欲望,“领悟了”,所以被称为开悟世代。他们的特点:

第一就是没有什么欲望。和上一代人相比,拥有高级名牌和高级外国车等显示地位的欲望很低,为了重视实用性和成本性能(性价比),很多人会根据网络上的口碑来判断东西的好坏。

第二是合理主义、现实主义。虽然这与重视实用性和性价比的非品牌消费倾向有关,但是开悟世代的人总是追求合理性。很多人都没有远大的梦想和目标。因为经常有合理的、现实的思考方式,不被社会碾压和教化,是开悟世代所强调的。

其三,数字母语也是日本式躺平的特点。他们从小就通过电脑、手机、智能手机与网络相关,所以是以数字为母语的人。一方面擅长通过邮件和SNS等虚拟交流,另一方面也有很多人不擅长构建真实的人际关系。不是和谁“狭窄而深刻”的交往,而是和大家有着“宽广而浅薄”的联系倾向。

日本式“躺平”,其实还有一个国家的保障做底。在日本只要愿意去打工,无论付出体力还是脑力,总能挣到维持温饱的生活费,并且日本社会普通民众对于生活条件并不刻意攀比,减轻了人们出于“攀比”而受到的生活压力。作为一个基本成熟稳定的生活,赚最低工资也总能生活下去是日本式“躺平”的特点。

从另一方面来说,日本社会年功序列的风气依然比较重,年轻人想依靠自己的才华而闯出一条路来,往往受到前辈的各种压抑,既然年纪轻轻很难在社会恣意发挥才能,不如早早就舒舒服服“躺平”了,不拼搏不奋斗只求每天能买两个便利店饭盒。他们目睹了经历过日本经济腾飞后泡沫经济崩溃的事实,面对着日本社会的财政由一批老人掌握着的现实,了解到自己如何努力也很难跨越阶层,对于未来看不到奋进之后会有什么改变的希望,所以主动地“躺平”了。

其实在中国躺平族之前,日本已经有数百万年轻人早早走上了“躺平”之路。对这个群体,日本政府都给了一个严肃的标签:蛰居族(Hikikomori),也就是整天呆在家里很少出门的一代,中文也翻译成“家里蹲”。



日本支援“家里蹲“计划。来源:厚生劳动省网页

“蛰居族”一词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被日本学者提出,从此持续受到关注和研究。这一群体的年龄主要在18-35岁之间, 根据日本内阁府的官方统计,日本的“家里蹲”人数大约有115万。

视频网站里,一位躺平十年的日本资深“家里蹲”Neet向观众展示了自己一天的生活,并把这视频取名为《一个日本蛰居族的一天》。

简单的早餐,电脑、午餐、电脑、晚餐……如此循环,年复一年。

Neet们“躺平”的理由,同样也是很多其他蛰居族的理由。他们从大学毕业,尝试进入社会时,却发现社会上没有合适自己的位置,自己对于社会而言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甲。

然而,一部分日本蛰居族的境遇,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彻底躺平,真的会快乐吗?根据统计,在健康中心有就诊记录的蛰居族中,几乎一半人存在心理疾病。

除此之外,当蛰居族步入中年,他们还将面临一系列让人头痛的难题。

大部分蛰居族依然与父母住在一起,或是靠遗产度日,采购日常用品、打扫房间等家务也时常需要依赖其他家庭成员的帮忙。

父母年迈后,能否完成从长期受照顾者向照顾者的角色转换?父母过世之后,有没有独自活下去的能力?要不要为了养活自己出门找工作?如果想要重返社会,自己又能不能被社会所接纳呢?特别是现在面临新冠疫情,纵然他们想走出“家里蹲”的状态,也并易事。

NHK电视台曾经专门出过纪录片,非常震撼。这些选择低欲望生活的年轻人,在成为中年人老年人后,不仅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而且曾经照顾自己的父母已经老迈。

日中先后“躺平”的社会背景

“内卷”与“躺平”,一个指向“过度竞争”,一个代表“退出竞争”,而在目前“躺平”者正在不断增多,这种现象的出现,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

首先就是现在出现了一种“竞争饱和”现象。中国随着高校的扩招,大学生的数量越来越多,曾有人戏称,满大街都是大学生,工作太难找了。虽然从人口比例上来说,大学以上学历的人口比例在中国并不多,但是集中在22岁-40岁的年轻人之间,因此出现具有同样的才能,同样的学历的人集中在年轻一代,使竞争越来越激烈,达到了有许多人无法加入竞争的“竞争饱和”状态。

去年8月13日,中国最大的就业招聘平台智联招聘发布《就业困难大学生群体研究报告》(将6月份仍在智联招聘平台投简历的应届大学生视为就业困难大学生群体)。报告显示,考虑到升学以及最新政策和招录计划等,去年约有590万大学生要在市场化机构就业。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6月份平台上仍有26.3%的2020届应届生在求职。与此同时,在6月份就业困难的应届大学生群体中,本科生的比重最高(65.6%),大专生次之(26.2%)。

由于现在走向有房有车、成为中产的既定的社会上升通道变得越来越狭窄,选择“躺平”,对于某些人来说似乎已成为一条必然之路。

这种现象其实也和日本相似。长期以来,日本的大、中企业一直实行“终身雇用制”的人事管理制度。终身雇用制和年功序列工资制度、企业工会制度并称为日本经营的“三大法宝”。也就是说,一个人,一旦进入公司,将在这家公司一直工作到退休为止,只要这个人忠实于公司,自己就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步步高升,而公司不能以非正当理由(如犯罪、违纪)开除职工。

然而,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崩溃,日本经济陷入长期萧条之中,企业难以维持以往的成长力,而信息化的发展也使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大减少,就业压力增大,众多的企业开始对终身雇用制进行改革,大量裁员,使失业人员剧增,失业率不断攀升,“终身雇佣制”崩溃。使中小企业只能用最低的成本雇用国内劳动力,而不拿奖金、不参加保险、使完就可以扔掉的临时工成本最低,这就使日本国内开始出现大量非正式职工。日本NISSEI基础研究所的调查显示:30-34岁的被正式雇用的男子平均年收入为404.6万日元;非正式雇用的男子仅为251.4万日元,这样的收入去掉税金等仅能养活自己一个人,建立家庭和走向中产简直就是一种奢侈的梦想。


日本支援“家里蹲“计划。来源:厚生劳动省网页


同时由于电脑和网络的发展,带来了不需要与他人接触的虚拟娱乐世界的高度发达,而智能手机的普及,更使虚拟的娱乐随时随地可以进行。也为“躺平”提供了廉价的精神生活的空间。

从2006年开始,日本舆论界出现了“草食男”的概念,2008年7月16日,大阪府立大学教授森冈正博出版了《草食系男子的恋爱学》一书,他给“草食男”所下的定义是:“所谓草食系男子,是指心地和善,不被所谓‘男子气’束缚,不贪婪于恋爱,自己不想在恋爱中受伤也不想去伤害别人的男子。”“草食男”一般也不热衷于结婚和竞争。

日本医生池冈清光等曾对平均年龄30.9岁,被认为是“草食男”的人们进行男性荷尔蒙检测,其中10名的男性荷尔蒙水平处于表现加龄男性性腺机能减退(LOH)综合症诊断指标——游离睾酮(testosterone)基准值以下,占全体接受检测者的47.6%,虽然DHEA-s和IGF-1等由于加龄减少的激素处于正常值范围内,但是仍呈现了低分泌的倾向。(见Wikipedia(日文版),“草食系”词条。)

医学研究显示:睾酮的高低影响冒险精神、斗争精神、行动力、干劲、精力集中能力等,那些对微小的事情抱有恐惧心,难以将自己的想法和追求付诸于行动的人,很可能是因为睾酮分泌低下或原本分泌得就少的原因。

日本早就有了“家里蹲”这样的“躺平族”,还有“草食男”这样的“躺平族”预备军,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其中出现了从心理到生理,再到病理方面的变化。。中国“躺平族”诞生伊始,或许可以从日本躺平一族的身上看到自己的未来。


https://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7/193226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20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