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日本拒绝与美国再签“广场协议”
日期: 2019/04/20 10:40 阅读: 297
时隔30年,美国和日本再次就贸易问题展开交锋。4月15日至16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与日本经济再生担当相茂木敏充在华盛顿举行首轮新贸易谈判,据茂木敏充在记者会上的表态,美国提出削减对日贸易逆差,并要求日本扩大对美国农产品的进口。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日谈判开始的同一周,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率团在北京与中国高层举行会谈,不仅确定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日的时间,还就经济合作进行了讨论,日本代表表示将派代表团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现在,日本并不打算像过去一样轻易接受美国的要求。据《日本时报》报道,日本可能会拒绝首先开放农业市场。

在双方开始谈判前,《金融时报》则援引一名日本高官称,日本不会接受单方面的让步,美国也需要给予日本货物更好的待遇。

共同社则在4月16日评论称,日本考虑以包括中国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作为贸易谈判的筹码,使自己在磋商中多少处于优势。 

和欧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伙伴以及中国的多边合作,可能将让日本迎来和“广场协议”大不相同的谈判结果。 

4月11日,美国农业部长桑尼·佩杜(Sonny Perdue)告诉记者,白宫正寻求与日本达成“非常快速的协议”,首先削减日本在农产品上的关税。

 但这并不是美国提出的全部要求,而更像是一个分阶段协议的第一步,莱特希泽及其团队已经列出了22个具体的谈判领域,包括汽车和货币领域的非关税壁垒。

美国还希望得到和欧盟,以及其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成员国至少同等的优待。

日本的立场有很大不同。从2018年9月开始,安倍晋三就将美日间的新协议称作“货物贸易协定(TAG)”,希望避免将其描述为一个广泛的自由贸易协定(FTA),后者涵盖从关税壁垒到服务贸易,甚至货币汇率在内的所有内容。

特朗普政府明显倾向于FTA,认为美日协议“包括服务在内的其他关键领域”。 日本的最大目标是避免美国对它的汽车征税,只有这个担忧被消除,东京才有可能接受在农业和其他领域的妥协。但这将会非常艰难,在特朗普眼中,汽车是与日本贸易不平衡的象征,2018年日本对美676亿的贸易顺差中,近三分之二来自汽车出口。

尽管贸易分歧很大,但和三十年前相比,美日双方并不处于相同的位置上,这将赋予日本更大的信心去追求对自己更有利的协议。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重申日本打算以“互惠互利的方式”进一步扩大两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

 总体来讲,白宫正面临着更大的贸易压力。莱特希泽最近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随着CPTPP和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生效,他感到“与日本谈判的紧迫性”。

日本主导的CPTPP于2018年末生效,美国的肉类生产商正在迅速在日本失去竞争力,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其他国家的对手挤占了原属于它们的市场份额。加拿大对日本的牛肉出口增加了两倍,日本从TPP成员国的进口增长了60%。此外还有日欧EPA的影响,这份免除了双边之间99%关税的协定在一开始就被视为是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反击,它降低了欧盟向日本出口葡萄酒,奶酪和其他产品的关税。

所以,在其领导的CPTPP,以及和欧盟的EPA所构建的多边贸易框架下,日本已经可以承担在美日贸易谈判中展现强硬所需的代价。而且,根据去年9月安倍访美达成的共识,无论日本将向美国提供什么,美国都不会享受比CPTPP成员国更好的待遇,因此,日本已经确立了让步的上限。

 与此同时,日本还在加速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亚洲经济体开展区域合作。在4月14日结束的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双方的共识提到,“要共同推进2019年内结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谈判,推动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尽快取得实质进展。”

 如果RECP达成,这将进一步挑战美国在该地区的经济地位。可见,除了在外交上缓和对华关系,在中美之间保持平衡外,日本也正在经济上摆脱对美国的依赖性,深入参与到全球性和地区性多边贸易体系中。再加上修宪和扩增自卫队的计划,日本在经济、外交和安全三个方面都在谋求更大的自主性,这将不可避免地对亚太地区的秩序产生巨大影响。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7/181952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