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华 纯:当香水瓶刻上了“文学”序列号
日期: 19年07月3期 阅读: 187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禅味闲话 华纯
 
这个故事或许是发生过的。

在世界最终端的邮局寄出了一个没有收件人地址的包裹,不知过了多少年月,有人发现了它,在桌上铺平皱巴巴的包装皮。那层皮是达尔文与罗伯特·菲茨罗伊船长穿越麦哲伦海峡使用过的泛黄的航路图。打开包裹,玻璃瓶里散发的香味与女人气息相符,很快浸透进身体里,不动声色地令人沉迷许久。她穿着一件紧身红袍,带着摄人心魄的美,时而舒缓时而热情奔放地在地上旋转,终于等来了心中的爱人。这时,目不暇接的踢腿、旋转、折腰、抱肩动作,构成了风情万种的阿根廷舞中之王—探戈。一场灵魂与舞步的共鸣,也是女权思想刚抬头的一次演绎。



光阴流转,时代更迭,虚幻的镜头穿透过烟雾弥漫的蔚蓝色海面,一只水上的漂流瓶由远至近,静止。切换成现代生活的场景。

我,独自一人走向东京的银座大街。鳞次栉比的楼宇之间,又一家拥有挑高書架以及六万多册書籍量的蔦屋书店在全球闻名遐迩。最早开张的代官山分店不到一年就入选“全球最美书店之一”。这份殊荣帶來了滔滔不絕的人流。我从底层拾级而上,偶尔瞥见茑屋书店的楼下有新建的香氛空間。我在展示台前留步,进而从最终一排终端追溯前往,迅速打开了闻香识香的嗅觉。

它袭来的香氛让我有莫名地心跳,恍若星光灿烂的夜空下遇见了情感热烈的双人探戈。它的名字来自神秘的南美群岛,在麦哲伦海峡的一边与南极隔海相望。

本能地感到这是我这种年龄阶层的女人所能接受的优秀品质。

这就是我第一次邂逅“Fueguia1833”。

“Fueguia1833”是为小众服务的经典香水。除了纽約和少数几个城市的時尚艺术界之外,知道它的人並不多。创始人朱利安·贝德尔( Julian Bedel)从100多种天然香型原料里精选最优质的天然成分,给每一个水晶瓶刻上序列号,使其含有独特的香水“波动”。这些“波动”符号颠覆了大众香水的理论,使得那些常使用流水线香水的人在习惯走过的航路上几乎失去了自信。

日本的调香师递给我一片试香纸,我随手放入手提包。没想到隔了两个月后拿出来嗅闻,仍像第一次吹着异域风情的馥香浓郁。苏醒的感觉又旋转了起来。我开始一次次地拿出试纸,一次次地在活色生香中走进漂流瓶的梦境。



 “火地岛”从地图上标出。它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名。我要尝试进入那部小众词典,在地理 、植物学和炼金术的源头中找到“Fueguia1833”与其他香水绝不雷同的理由。

火地岛群岛位于地球的最南端,在行政上分属智利和阿根廷两个国家。阿根廷火地岛省的首府是乌斯怀亚。由于它的地理位置最靠近南极,大多数前往南极大陆探秘的科学考察船都以乌斯怀亚作为补给基地和出发点。然而,最早使它出名的是1832年生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的冒险经历。他数次来到火地岛,寻找证明生物进化论的论据。

一位名叫Fueguia 的火地岛土著女孩,在1833年被罗伯特·菲茨罗伊船长遣送回巴塔哥尼亚,探索物种起源的达尔文在小猎犬号勘察船上与女孩不期而遇,尔后达尔文开始对火地岛进行长达4年的自然科学考察。



调香师朱丽安·贝德尔,于1978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出生。从12岁起弹琴绘画,深受艺术世家的熏陶。他认为与艺术相关的一切都具有一种互通性,制作香水最关键的是线上奏出“和弦”。后来贝德尔在传统蒸馏法的基础上衍生出一套独立的香谱。

“Fueguia1833”出世,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贝德尔亦苦笑自己是“失败专家”,然而“试行错误”终于赢来了非凡成就。

2019年,在FUEGUIA1833 旗下归纳了8大系列香氛,它们的名称分别是: Literatura文學、Destinos Collection目的地、Personajes Collection人物、Fabula Fauna Collection動物寓言、Linneo Collection林奈、Armonias Collection和声,Alquimia 炼金术 ,Antropologia 人类学。

这几乎是一个香水炼金术的微观世界。另外还会不定期地提供一些新研发的香型。
贝德尔以这样完美的方式,来纪念南美的文化艺术和祖先。





当我了解贝德尔的设计生涯和他执着的艺术追求,心中不禁肃然起敬。我来到东京六本木,想在“Fueguia1833”的怀旧氛围中确立自己最喜欢的一款香水。

位于五星级君悦酒店底层的专卖店,是由纽约知名空间设计大师季裕堂精心打造,有着简约型和摩登的风格。整齐的玻璃瓶,在水晶灯底下熠熠生辉。迎面而来的香氛世界,荡漾起知觉与嗅觉交接的涟漪。静止的意象在脑海里被秒放出来,画面移动,散发南美檀香的昏暗角落的沙发椅上,坐着自然科学家、文学家和人类学知识分子,他们一个个转过脸来,接受现代人的举手敬意。

“Fueguia1833”将“奢侈”品牌定位于六本木,与这里的居民层次和高消费群体很有关系。六本木是东京都内的高级住宅区,集中了许多大使馆和外国人,以及大公司的高级白领。同时也是追求时尚新潮的知性消费者的去处。





我询问店里人,手里的香水试纸,属于哪种香氛系列?

噢—,你要找的那一款香水被刻铭为“巴别图书馆”,取自于博尔赫斯的同名小说。  

我笑了起来,如此巧妙的般配,一瓶香水与文学作品齐名。巴别图书馆可以分享“神与人”的有序或无序的故事,也可以“藏有珍本,默默无闻,无用而不败坏”。我随后发现,博尔赫斯是贝德尔最挚爱的阿根廷诗人,“Fueguia1833”目录多次引用他的诗歌。瞧,这一首诗就从“巴比塔图书馆”的书页里滑出:

它要跨越蛮荒的距离
要在交织的气味的迷宫里
嗅出黎明的味道
和麋鹿的沁香的气味

……

这样的一种香氛,展开了辽阔的人类学、宗教领域,把神圣的色彩投射于清澄的液体。这就是贝德尔主打的文学情绪,并让它神秘地带上一层肉桂、一层雪松或桃花心木的香味,以及沾上一点巴塔哥尼亚动物麝香的熏染。





《闻香识女人》的电影人物——一位双眼失明的中年军人曾说过一句令世界男人终身难忘的话:“每个女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香气”。

帕·聚斯金德的小说《香水》也说到:气味是人与人之间极为重要的一环,是感情的隐性补充。它虽然常常为人们所忽视,但它的确真实而坚定地存在着。

是的,追求个性的中年女性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在乎肌肤变化的气味,会在乎选择怎样的香水。虽然这豪不费劲,世上的香水已经太多太杂了,但是有品位的香水并不是轻易能模仿的某种风格或流派。前不久几个国际品牌一起代言杜拉斯的少女之恋,结果爱好者喷在身上却被很多人吐槽有一种甜而腻的“轻薄”味。

 “巴别图书馆”只迎合一种不会消失的记忆和荷尔蒙,它是沉思型的,是暗流底下略微不安的多巴酚。可以界定于50岁以上中老年女性低沉而热烈、不愿被遗忘的情绪之中。

博尔赫斯指出,“在那庞大的图书馆里,没有两本书是完全相同的。”

同样,女人是不愿看见自己的香水瓶有一款跟别人一摸一样。



在一排排玻璃瓶的不同气味中,我也挺喜欢店里介绍的“Tony Chi” 香水。它是纽约设计师季裕堂打造的一款新香水,属于曾经创造过冒险之旅的人物系列。在椭圆形的示意图中,前中后的香调变化亦很是特别。Tony Chi( 季裕堂的英文名)将这样的独占空间化为香水收入瓶子,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创意。作为一个世界著名的设计家,其涉猎的设计范畴扩展到Fueguia1833香水,可见香氛空间激发了多么强烈的想象力。

但是,调香师无法功利地推荐哪一种系列值得你去爱。

女人需要了解自己。不仅仅是对香水的选择,也是对身边的日常生活、情感的寄托。如果能用上一点心的话,你不会忽略自己的权利放弃寻找个性的东西。在日本“令和”消费时代,独特的精致商品正在迎合小众口味,成为人们身边不可多得的极品。

我能够确定,第一次与“巴别图书馆”的邂逅,给了我相当欢愉的精神抚慰。一个最小剂量单位的浓缩,一旦从今生今世的漂流瓶里溢出,就能释放一片飞翔的蓝天。

 “巴别图书馆”的窗外之景,想必是绵亘起伏的山峦波动。

或许人的年龄、知性、灵感、旅行要素,在某种火花层面上一经碰撞,就会出现一个没法解释的感情。



某位作家说,世界以摧朽拉枯的力量改变你的生活,在它之外的某处可能真出现过一个原型,却又无法还原。

是的,从第一次撞见它,用它给自己喷雾后就有这种感觉:神秘的互相凝视的人原来一直深藏在气场里。一阵香袭的火地岛探戈,在曾经辽阔的心田上踏步而起,是顿挫感十分强烈的四分之二拍。

拾起今生今世的漂流瓶,真想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66/18320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