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春节:幸福并烦恼著
日期: 11年02月3期 阅读: 463
■ 中新社专稿

中国传统新年长假结束,许多中国人带著节日的快乐和疲惫回到工作中。春节这个中国最重要的民间节日,不仅带给人们希望与幸福,也给不少人带来不同的烦恼。近日,网络上已有对过春节的种种抱怨,“苦节”成了近几年来春节后的热门话题。
一些80后的白领上班后没有分享节日的喜悦,而是纷纷在网上晒自己的春节账单,面对节日巨大开支,年轻白领叫苦不迭地称自己在相继成为“房奴”“卡奴”“孩奴”后成为了新一代的“节奴”。网友们还按照节日期间的开支范围归纳出各类族人:预算为1000元以下为“酷抠族”;预算为1000□5000元属于“人情族”;预算为5000□10000元为节日开支巨大而恼怒的“恼火族”。
春节期间,湖北门户网站大楚网在网上发起了“春节开销”的调查,让网友在网上晒晒过年的开销及幸福感。到假期尾声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三成的网友开销超过5000元,二成的网友感到没有幸福感,近半网民认为压力来源于开销过大。
除了支出真金白银的“硬烦恼”,更多的人被春节带来的“软烦恼”困扰著。
长达40多天的春运几乎总是一票难求,“回家还是不回家”是大多数在城市工作的人们既磨精力又磨心的“终极”问题。甚至有网友对此发出“春节回家过年是传统陋习”的激烈言辞。支持这一观点的网友认为中国人过年送压岁钱是拜金主义的表现,认为春节放鞭炮既不环保,又损人不利己,严重扰民;对于年夜饭,网友“唧唧哇哇”认为一些老人平时一身病,药不离身,过年开禁大吃大喝,过完年直接奔医院去了,“犯得著为过年这么糟践自己吗”?也有网友说:“我讨厌春节,把一切正常的生活都打乱了,非得在那几天一窝蜂似的,难道平时就不能跟父母团聚吗?难道平时就不能跟亲人沟通吗?烦!”
而一年一度的春节经典节目——央视春晚更成为人们“春节烦恼”的一部分,从主持人到演员、从植入软广告到节目内容,都被观众一一指摘。“究竟怎么才能过好春节”的疑问已经越来越成为中国百姓突出的文化困境。由此带来的思考和争论也充斥网络和传统媒体。
最具代表性的争论就是燃放鞭炮是否应该禁止。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进入兔年的32个小时内全国发生火灾5945起,其中最严重的是渖阳皇朝万鑫国际大厦因燃放烟花而起火,最终这座152米高的大厦被烧通了天,损失30亿元。来自环境保护部的监测数据显示,2月3日(大年初一),86座监测城市的空气质量日报中,有56个城市空气质量都等于或差于轻微污染,其中南昌、鞍山等城市的空气质量为“重污染”,南京、成都等空气质量呈“中重度污染”。根据武汉市城管局提供的数字,仅除夕夜,武汉市就投入了环卫工人1.3万人次,清除鞭炮渣近千吨。
对此,不少网友开始在网络上倡导过年新风俗,并且将自己欣赏或者实践的新方式“晒”给大家看。如香港的指定地点放鞭炮、武汉归元寺的电子祈福、广东的买花草过年,以及个别网友的读书过年、为祖先扫墓等。
也有网友说,“西班牙的奔牛节、西红柿节,英国的稻草人节同样面临争议。可以说,一个民族的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生活方式。也有人说不放鞭炮还有其它庆祝新年的方式,有,可是不完整了。”持这种观点的人仍不在少数。
有学者指出,奔牛节、春节在很多形式上虽然存在浪费的可能,但作为传统的民俗习惯还是应该顺应、继承和倡导。“这些形式承载了很多人内心的情感和寄托,不可能一天就消除。”“移风易俗”不可一蹴而就,不过民俗也在不断的演变和创新,可以通过倡导低碳、绿色新民俗的方式,引导人们不断积攒低碳的生活理念,但这种新民俗也要与人们内心的情感世界、传统民俗并行不悖。
跟中国百姓的烦恼形成对比的是,许多国家已经开始过起“中国年”,不仅仅是海外的华侨华人,许多当地民众也喜欢上了有浓郁异国色彩的“春节”,甚至有游客专门飞到中国感受春节。如何让春节的“年味儿”更浓又不令人烦恼,的确是中国人越来越急需破解的文化习题。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58/13196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