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在日外国人 “大逃亡”的前世今生
日期: 18年12月2期 阅读: 368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11月26日,北海道警方逮捕了11名涉嫌违法入国管理法的华人。王春月(62岁)等华人在北海道知内町的大规模太阳能发电厂工作,此外并有46人逃亡而不知去向。来日实习生和以前的研修生“大逃亡”事件屡见不鲜,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在日外国劳工的处境和日本的一个社会问题。

北海道外国劳工突然大量逃亡

案发起因,是11月25日晚上,四名中国男子带一名男子到北海道木古内医院看病,由于病情严重,这名病人于11月26日凌晨在医院病逝,4名男子却不知去向。病逝者正是在太阳能发电厂工地现场的一名劳工,由于警方介入,这一起非法滞留劳工以及逃亡时间浮出水面。

据了解,被捕的11人中,有9人是没有去入管局更新或变更在留资格的不法滞在者,另有两人没有有效身份证件,警方判断他们约5个月左右在日本不法滞在。

这批劳工都是在进入日本后,一次数人被车运到青森港,之后乘坐渡轮进入函馆港。而被派遣的这些劳工,大多数都提交了印有“永住者”或“定住者”的在留卡复印件,警方认为这是有组织的违法就劳行为。

北海道函馆方面本部警备科人员表示,被捕11人中,9名男女是在6月到10月期间,从成田机场和中部机场持有短期滞在(15天)资格入境的。另外两名不持有护照的被捕者,则可能是从长崎港以船舶观光上陆许可资格而入境。

负责北海道太阳能发电厂工作的川元建设社长川元正和社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场确实人手不足,所以接受了千叶派遣公司派遣来的中国劳工,因为他们都提交了有永住或定住资格的在留卡,所以不疑有他,没想到他们是非法滞留。

此外,被逮捕的27~62岁的11名中国籍男女,在逮捕前已经停工了一个星期。11人中的有一半人表示,他们在逮捕前两个星期开始,公司没有给他们工钱,因为雇佣双方的矛盾,他们罢工了一个星期。还有人表示对劳动环境不满。

事件发生后,当地志愿者在木古内町内在住民区分发海报,让市民如发现可疑外国人,迅速向警方提供相关情报。当地市民接受采访表示:“真没想到在木古内会有中国人,完全不知道有这个事。”

在临近涉案中国人居住的公寓附近的超市里,店员表示曾经看到过这些中国劳工来买东西,“一周会来2回左右,每次都是10个人左右一起来,蔬菜啊肉啊一共大概能买3万日元左右。不过上个礼拜开始就没再看到他们再来了,”店员说。

这11名中国人被逮捕时,另有46名中国人逃跑,位于北海道知内町的太阳能发电厂立即人去厂空。工地现场的日本人工头在接受采访时一脸困惑地说“不知他们为何跑掉了”。工地人员说,被捕的11人和另外47人是一起的,一共58人,从今年9月起被从千叶县的企业派遣到工地,工作是修理中国制造的太阳能板的基础部分。他们平时住在距离工地现场约17公里的地方。26日警方逮捕了11人之后,担当者到中国劳工住处,发现其余46人都消失了。工地人员称“全都空了,不知道他们是感到不法滞在被发现了,还是受到他们派遣头目的指令了……”

居住在这些中国劳工附近的日本男子(68岁)说:“没觉得他们是违法做坏事的人,现在已经是冬天了,他们穿着单薄的上衣,感觉好可怜”。另一位71岁的日本女性邻居说:“他们不会说日语,所以我教给了他们怎么区分垃圾处理,没有什么麻烦,感觉都是好人。”
目前逃亡的46人下落不明。


2015年3116名中国人实习生失踪

据日本法务省调查,2015年在日本失踪的外国人技能实习生达5803人,比上年大幅上升,创过去最多,其中有3116名为中国人。


日本政府同时表示,外国实习生逃跑事件激增的原因大多与用人单位恶劣的劳动环境有关,政府希望通过强化对用人单位的监控,阻止实习生失踪事件的增加。


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是以外国年轻人在日本学习先端技术,并活用于本国发展为目的。2015年6月末,有18万人来日接受实习。2012年实习生失踪人数为2005人、2013年为3566人、2014年达到4847人,以每年千人的规模持续增加。


2015年失踪人数最多为中国人3116人,其次为越南人1705人、缅甸人336人。实习生大量失踪的另一个原因被指有抢夺劳动力的不法中介存在,这些中介向实习生介绍其他工作。


名古屋入国管理局和岐阜县的相关部门在一次会议上公布的数据表明,2015年一年间,在岐阜县以技能实习生身份工作的外国劳动者有85人失踪。失踪者中,女性占了70%。


根据岐阜县警方的报告,行踪不明的实习生70%是女性,国籍以中国和缅甸居多。行踪不明者半数是实习一年就失去了联系,经调查,大部分人是为了“寻找高工资的工作。”

岐阜县劳动局也表示,实习生失踪与用人单位恶劣的工作环境与低廉待遇也有关系。2015年4月至12月,接收实习生的83家会社,其中有77家会社有让实习生长时间劳动以及未付工资的违法行为。

上个世纪70年代以后,日本用人成本上升,一部分企业以“研修生”名义,大量吸收外国廉价劳动力,日本各行业联合会也开始为其属下的中小企业招聘“研修生”。在实施过程中,原本旨在通过引入外国实习生,向发展中国家传授技术的技能实习制度,却成为解决劳动力不足的工具,演变为纯粹的劳务输出。许多外国劳动者怀抱梦想,认为到日本能够挣高工资,还能学习先进技术。可是来到日本后,才知道事与愿违。很长时间以来,一部分实习生在工作中面临着不公正对待、工伤事故高发、超负荷加班导致“过劳死”等状况,中国实习生所占的比例最高。

据共同社今年11月19日报道,有关扩大接纳外籍劳动者的《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等修正案,日本法务省19日公开了调查失踪技能实习生时使用的问卷。对其进行浏览的在野党议员指出看到多起以9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550元)月薪每周工作超过100个小时等违反《劳动基准法》嫌疑重大的情况,“暴露出低收入长时间劳动的实际状况”。在野党要求向国民公开调查结果,呼吁国会重新审议,称“应在找出问题点的基础上思考新制度”。

此次公开的是法务省去年对失踪动机、雇用环境等展开调查的2870名实习生的问卷复印件。工作地点等易于锁定个人身份的信息被涂黑,允许众院法务委员会理事等浏览和抄写。

据立宪民主党的逢坂城二等透露,多名在野党议员浏览了几十人的调查问卷。经确认存在从事纺织业的越南籍女性以9万日元月薪每周工作130个小时、从事建筑工作的菲律宾籍男性以7万日元月薪每周工作72个小时等情况。此外,一名从事制衣工作的中国籍女性6万至10万日元的月薪被扣除水电费等5万日元。


“北海道大逃亡”30周年


震惊日本的“北海道大逃亡”距今已近30载,但这件发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事件仍让人记忆犹新。

1988年,中国赴日热潮超过了极限,日本人开始谨慎起来,他们修改入国规定,要保人交出印鉴证明。

此时,在北海道最偏僻的东部诞生了一家日语学校——飞鸟学院阿寒校。因新开校急需招生,学校免费提供保人,并吸取先前其他语言学校的教训, 提出签证到手再付款的新招。

中国人原先只在日本电影《远山的呼唤》中见过北海道,知道那是一片荒凉、寒冷的地方。当时在上海,有人以5角钱一张出售介绍该校情况的说明书,人们将信将疑,但还是有一些大胆的上海人向着完全陌生的异国北方发出了求学的申请。

入国签证很快收到了,人们欣喜若狂。当时的胆怯者,怀疑者后悔不迭。

阿寒校全体学生在东京羽田机场集合,学校专程派老师前来迎接,随后带着他们向那寒气逼人的北海道进发。

学校老师很热情,在机场的出口处挂起了欢迎的标牌。这地方先前没住过外国人,纯朴善良的居民们十分友好,走在路上谁见了学生都会问声好,就加阿寒町政府的大楼上也挂起了欢迎学生的标语。

学校离阿寒町开车约30分钟。那是一个偏僻村落,有近百间无人居住的旧房,周围只有十几户居民,约三四十人,老人和儿童各一半,青壮年都在外谋生。

阿寒校设在一所中学里,佑大的学校只有十几名学生。那里还有一个很大的室内体育馆。学校的食堂供中国学生使用,还专门从横滨请来一名福建人当厨师。

离学校不远有座小学,只有近10名学生,附近还有家肉食品加工厂,也只有近10名工人,除此之外就是连绵不断的荒山。来的第二天全体学生就去两处转转,想熟悉一下环境,可还没转完,老师们就匆匆开车来把学生全部带回,并宣布说因实行的是日本唯一的24小时管理制,不得自由活动,离校要请假。这一个下马威首先使学生感到前景无望。

背着巨债的学生开始向校方提出打工申请,可学校却坚持按入管局的“3个月不准打工”的规定办。周围一片荒山,没学校介绍根本不知道哪有工作,且又不准自由外出活动,那些听说过东京打工情况的学生开始浮躁不安起来,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对于只有两年签证的留学生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同学们一再呼吁放宽限制,可校方仍一味坚持原则,同学们心寒了。学生要走,校方十分为难,早在开学前已有两名学生不辞而别;开学后,因校方不让打工,又有一人在半夜悄然离去。日本人士不解地摇头。42万日元学费竟会使这群中国学生无法安心学习,的确他们无法理解。

突然阿寒町政府和学校宣布同意转校,同学们一下子活跃起来,纷纷写好请假条准备向大东京进军。

阿寒町交通不便,每天只有4班汽车经过。星期天一早,同学们准备出发,为了不影响居民休息,部分同学将行李搬到村外不远处的桥上候车,结果被路过的汽车发现通知学校。老师从睡梦中惊醒,穿着拖鞋开着车把候车的学生带回,紧接着驱车追赶驶过的班车,一直追到钏路才把另一批截回。到校后被收去护照 才让回宿舍。晚上最后一班车过去后才发还护照。

夜晚12点,白天被截回的学生悄悄整理了行李,在其他同学的挥泪相送下,开始了一次艰苦的大逃亡。

凌晨3点,他们已穿过阿寒町,走过飞机降落的钏路机场,向钏路市挺进。坐飞机怕被发现,只有到钏路坐电车才安全,由于不断地躲避夜行的汽车,蒿草丛中的水珠和天上的雨水很快浸透毛衣,冰凉的衬衣皱巴巴地贴在身上。

北海道是日本最东部的地区,天也亮得特别早。四周的黑暗渐渐变成雾茫茫的一片。到了,到了,前方就是钏路市。逃亡者带着一身疲惫,从心底里发出了欢呼。这时一辆赶早的出租车正巧开过,他们就像搭上救命船似地爬上了车厢。半小时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时间还早,他们买好票后不敢在候车室久留,悄悄地分别绕到站后一间无人的小棚里换上干衣服,又饥又渴也不敢出去买食物。开往札幌的电车还有一分钟就要发车时,他们才奔进车站,跳进车厢。电车启动了,看着已冉冉升起的太阳,同学们宣告逃亡成功了。

第一批逃亡者走了,留下读了半年书的同学们在得到下半年的签证后也纷纷逃亡,他们到了东京、横滨、大阪,最后也都“黑”了。阿寒校首批56名学生,半年后只剩下了7个人。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179980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