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丰洲市场开业:华人充满惊喜期待
日期: 18年10月3期 阅读: 307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东京都政府9月13日在丰洲市场提前举行开业纪念典礼,并宣布新市场将于10月11日正式启用。在丰洲市场开业之际,《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对丰洲市场进行了采访,穿越83年的岁月,抚今忆昔,走进历史新的一页。

围绕市场搬迁的小池与石原之争

筑地市场于1935年开市,是日本及世界最大的批发市场,因面临设施老化等问题,石原慎太郎领导下的东京都政府在2001年决定,将该市场搬迁至丰洲。这块地曾经是煤气公司“东京煤气”的工厂,在将煤炭转化为煤气的时候,会产生苯、氰化物、砒霜等有毒物质,“东京煤气”也通知过东京都,而石原政府的想法是,把市场用地的土都换掉,填上新土再盖新的建筑。

而据共同社2016年9月29日报道,东京都29日发布消息称,在对丰洲市场(位于江东区)地下水进行的监测调查中,从青果栋所在的5个街区中检测出了微超环境标准值的有害物质苯和砷。检测出的苯最大含量为标准值的1.4倍,砷为1.9倍。东京都在土壤污染对策完成后实施的调查中发现有害物质超标尚属首次。

据都政府称,对全部用地中的201处进行了调查。环境标准规定每升水中苯含量不得超过0.01毫克,但在两处分别检测出了0.014毫克及0.011毫克。砷的标准值也为每升水中不超过0.01毫克,在一处检测出了0.019毫克。这三处于8月29日至31日抽取了地下水,均不位于有地下空间的建筑的下方。

污染不是来自雨水而是地下水,使没有实行通过填土防止地下水中的污染物质渗透到地表的问题再次凸显了出来。

新当选知事小池百合子在2016年10月7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围绕丰洲市场的问题指出:已向原知事石原慎太郎发出了问询书。她说“石原是丰洲问题的确确实实的当事者。如果能得到非常具体的回答,会对解开各种疑惑有很大帮助,而石原在7月14日发给小池的回答被小池说成是“零”回答。

都政府进行了验证报告,但是未能锁定决定不填土,而是设置地下空间的责任人。因此,小池计划引进促进内部揭发的公众举报制度以锁定涉事职员,表示“将明确责任所在”,并进行了重新调查,认定从2010年11月到2011年10月,决定了不填土的方针,应该承担责任并进行惩戒的部长以上的人员有曾任市场长的冈田至、现实副知事的中西充、当时的管理部长、现奥运会、残奥会准备局局长的盐见清仁等共8人,但是仍然没有弄清提出不填土方针的“始作俑者”。

而在2017年6月17日,小池百合子基本决定在对丰洲市场实施追加安全对策,然后把“筑地市场”迁至丰洲。而所谓安全对策,就是用混凝土加固地下空间地面,防止有害物质进入。

东京都政府9月13日在丰洲市场提前举行开业纪念典礼,并宣布新市场将于10月11日正式启用。

筑地市场10月6日迎来了最后一个营业日。当天中午全部交易结束,自1935年开业以来,持续了83年的鱼类和蔬菜交易市场落下帷幕。


丰洲市场恐难复制传奇

喧嚣的鲔鱼拍卖声10月10日清晨首度在日本东京新的鱼市场丰洲响起,随着拥有83年历史且世界知名的筑地市场6日谢幕,丰洲市场接棒,担下竞标新鲜鲔鱼的重任。

东京都政府以筑地市场老化等为由,在东京燃气公司工厂旧址建设了丰洲市场,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曾以安全隐忧等为由推迟搬迁,因此丰洲市场较最初计划晚了约2年开业,自2001年决定搬迁起已经耗时17年。

小池百合子在新市场开业第一天到场,表示希望将丰洲打造成日本的核心市场。但是,“新筑地”能否复制前任的传奇,着实是一个问题。

首先在吸引人气方面,虽然筑地与丰洲只有2公里距离,但对某些人而言,心理上的距离无法测量。

筑地市场是由在关东大地震时烧毁的日本桥鱼市场和京桥蔬果市场等搬迁而来,汇集了约480种水产及约270种蔬果市场,每天有数万人出入。筑地市场在80多年的历史里早已摸索出一套经营之道,是名副其实的“东京厨房”。筑地清晨金枪鱼拍卖早已成为东京必看景点,许多游客彻夜排队,只为抢到120名参观限额,特别是在新年首场竞标,批发商及寿司店老板会为上等大鱼支付天价, 2013年曾创下222公斤的金枪鱼拍出1.55亿日元的历史高价。

占地23公顷的筑地市场,每天近4万人进出,卖出商品约1600吨,日成交金额15.5亿日元,供应了东京九成之多的水产,据说世界上每五条鱼就有一条在那里交易。多年来这里展现并见证着东京的活力,“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直曾言:“没有筑地市场,就没有生意可言。”


在筑地市场尝新鲜寿司,感受摩肩擦踵的人情,对这种奇妙的气氛,旅游指南《孤独星球》有一番贴切评论,“世界上没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喧嚣杂乱却又有条不紊”。 筑地市场分为场内区和场外区,场外区很多零售商家,每日都可看到寿司店前排队的各国游客。据说,拥有460多家店铺的“筑地场外市场”仍会在原址营业。但缺少了市场的喧嚣, 场外市场能否保持昔日的魅力?

新建的丰洲市场占地面积约40公顷,是筑地的1.7倍左右,为封闭式建筑,拥有从产地到店铺低温保持鱼类与蔬菜鲜度的“冷链”功能,还加强了卫生方面的管理。据悉,此次市场由筑地搬迁至丰洲花费了近6000亿日元。


但很多鱼商并不支持这次搬迁。筑地共有600多家二级水产批发商,其中大多是小规模经营,且老龄化问题严重,这次搬迁一户至少需要花费上千万日元。

不过对于商户来说,生意总是要做下去的。正如水产商山崎康弘所说,虽然搬迁过程发生各式各样的问题,让人感到不安,但此刻他只有全心全意思考如何提供最新鲜的鱼货,让丰洲市场一切顺利。


对筑地市场部分常客而言,在全新、经消毒且封闭的新环境中竞标,犹如夺走市场的灵魂。来自法国马赛的米其林二星主厨贝卡特多年来都会在凌晨抵达筑地市场购买渔产,如今搬到新市场,他感觉“气氛和筑地不一样”。


从构造上说,与筑地市场可以近距离观看的交易现场有所不同。丰洲市场考虑到观光需求,在蔬果、水产批发市场等地二楼设有参观回廊,让游客可在不干扰业者下,从高处透过透明玻璃参观市场内交易热络景象。参观回廊除了有中、英、韩文说明,还展示筑地市场历史图片。水产批发大楼内设有商店街,屋顶做了绿化,让民众可在屋顶的草地上欣赏东京彩虹桥、丰洲大桥等美景。但有游客称,缺少了杂乱,市场犹如失去了灵魂,丰洲恐难复制传奇。

华人老板感谢筑地、期待丰洲

来自上海的在日料理人陆鸣开设“银座四季 陆氏厨房”已有四年,四季提供的纯正中华料理和四季堪能的私房菜特色,在华人社会颇具名望。四季坐落银座、背靠筑地,可谓近水楼台。陆鸣告诉《中文导报》记者:四季能够形成如今的特色,吸引中日客人,筑地市场功不可没;同样,对于新开的丰洲市场,我也充满期待。

陆鸣回忆称,刚在银座开店时,沿袭以前饭店的做法,缺少特色。有一天,一位朋友从筑地拿了两条新鲜的金目鲷来店里,请我们清蒸一下,那个味道好得不得了。这提醒了我,应该亲自去筑地市场进货。日本料理店的厨房小,周转率快,我就天天去筑地选材进货,除了市场休息日。四季的料理跟着筑地的四季转,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私房菜特色,如今看来这条路走对了。筑地不仅有全日本最大的海鲜市场,货品丰富,还有青果市场,有许多超市中没有、日本人不太吃,而中国人喜爱的时令蔬菜,如丝瓜、长豇豆等,对中华料理来说是一大宝库。

陆鸣表示:没有筑地哪里来四季的老陆!筑地不单单是一个鱼市,也是一面镜子,告诉了我应该怎样工作!筑地是一位老师,教会了我怎样分别“天然鱼和养殖鱼”,如何区分养殖甲鱼和天然甲鱼、网拉鱼和海钓鱼的不同,什么样的鲍鱼加工后不会缩水,什么时候的哪种海鱼最肥,鳕場蟹的挑选方法……;筑地让客人和商户之间建立起牢固的信誉,无需讨价还价,因为没有那么多的奸商,鱼贩们总会给出最合理的价格,也会为你找来紧俏的特殊品种。总而言之,筑地很老很顽固很粗狂,但是筑地很有知识、很有味道、很有人情!

随着筑地市场的搬迁,一个更加巨大、非常现代化、新锐的丰洲市场启用了。陆鸣充满期待,在开市第一天就去了丰洲,体验满满。

筑地市场运营了83年,确实太老太破旧了,世人对此充满怀旧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对于常年在里面工作的人们来说,市场的搬迁是做对了。陆鸣看到,丰洲市场更方便,更畅通,周边管理和卫生条件都得到大幅改善,现代化设备提升了市场的层次。特别是场内温度可控四季恒温,还引进了大型冷库,让以前在筑地市场体验过“夏天热死、冬天冷死”的客人们有了更为从容的进货和购物体验。

在陆鸣的眼里,新市场刚启用,出现一些混乱在所难免,各种渠道和程序还需慢慢理顺。比如,海鲜市场和青果市场距离太远,习惯了两市兼顾的客人会觉得不习惯;场内店家和铺位之间的过道设计得太狭窄,容易引起拥堵;新市场主要还是供业务使用,对散客的照顾尚有不周,等等。

对于多数中国游客来说,筑地市场是访日必去的打卡地,除了能领略日本最地道的食材文化,还可光顾众多新鲜鱼生的名店。丰洲市场继承了筑地市场作为“东京厨房”的巨大的旅游观光效应,把业务客人和观光客人进行了分流,一般客人从车站出来可以从观光步道直接进入市场和饮食店街,这是新市场和旧市场的最大区别之一,保证了良好的观光体验。

总之,陆鸣觉得丰洲新市场开业是好事,好事多磨,来日方长。不仅在银座、东京,包括首都圈乃至全日本的料理人,从此都要以各自不同的方式与丰洲市场接触交流。陆鸣期待丰洲市场越来越兴旺,也为“银座四季”提供超越筑地的业务支持。

市场附近华人表示很欣喜

媛媛是两个男孩的妈妈,在日本公司工作,家里住在有明,离丰洲市场相当近,步行10分钟就到。在这里已经住了七年了,媛媛说当时搬过来时,还不知道会有市场。当时记得的就是奥运会的体育馆会在这儿建,还有东京湾的大花火,就从家里窗前就可以看到,所以感觉很棒。

当知道市场要在家附近建的时候,媛媛说一家人感觉太高兴了。走路过去就十分钟左右,跑步五分钟就到。这样一个有各种新鲜食品的市场就在眼前。不过,等待的过程却是漫长的,媛媛说当时定好要建的时候,光翻土就翻了有两年,每次经过都想着,怎么还不建呢?不过,想想这毕竟是盖市场的土壤,污染的问题确实很重要。对于如何去污这种很专业的事儿虽然不懂,但也希望这一片土地是安全的。反正各种检测,翻土就有两年。

然后慢慢的一天天看着各种挖土机、推土机大吊车进进出出,就这样又过了2年,终于盖好了。然后媛媛和周围邻居一样就盼着开业,早上跑步过去就可以买海鲜、买水果了……结果,东京都知事接二连三地出事,最后小池上台,新官上任三把火,出现一堆问题,就把开业一直延迟着。

媛媛介绍道,心情就是一种终于盼到了的心情。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楼里人大家都很期待,不管中国人邻居,还是日本妈妈友们,都是期盼这一天到来的,因为近啊!

媛媛还期待着今年新开的小学,是江东区第一个试点学校,左前方四层楼是七月新开的buddy sports幼儿园,也是当地最大的幼儿园。

回顾当时买房子,媛媛和家人说就是为了这一带风景好, 东京湾、东京塔、晴空塔、彩虹桥、富士山——这些日本著名的经典,从这里都可以眺望到。有明这一带的房价也都涨回来了,不过涨幅不大。主要是刚买完半年,东建就把剩下的房子打折卖了,后来奥运决定要在丰洲开,价格又涨回来了,人气还是有的,目前有空的房子也马上能卖掉。虽说地点是有明,但距离市场,比丰洲地区更近。

台湾的许女士住在丰洲,她说,感觉人潮变多了,变得更热闹了。希望在这里的生活机能会更好。

夏女士说,对于丰洲市场开张,没想那么多,但是总觉得市场开了之后应该说对居民生活更方便。听说市场里面有很多餐厅,午餐又多了很多选择。不过,因为对大家开放,车流量会增加,不知道是否会发生交通拥堵。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3/17909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