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粟惠宁:送爱侣远行
日期: 19年03月2期 阅读: 263
粟惠宁:送爱侣远行


作者:粟惠宁

回望我和小鲁共同走过的43年,真要感谢父母之命——四十多年前,当母亲问我是否愿意与小鲁约会时,我脑海中的他,只是一位常在我家与二哥寒生下围棋的青涩兄长。当我们决心携手同行、共度今生的时候,记得小鲁说:我们都是军人,身各一方,每年只有一个月相聚。人生苦短,为欢几何?你愿意与我假期里探访九州、周游四海吗?我回答:我愿意!真要感谢苍天眷顾,几十年来,我们风风雨雨,不改初衷,不仅携手行遍神州大地,更得以到访四海三极。



说实话,我与小鲁并不般配。曾经有位老妈妈对我妈说:小鲁是个有外交官气质的大度青年,你女儿跟他,能行吗?幸好小鲁宽容大度,阅历深博,容得下我这微末之芥。曾经有位老大姐称我们是“神仙伴”。我想自己只能算是生活伴侣,无法企及他的追求和境界。但46年的交集,43年的婚姻,15年的携手周游世界,还是幸福愉快的。

我跟他虽然差距颇大追求各异,但在家庭生活中倒是琴瑟和鸣,相濡以沫。回想起来,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月,应该是我们全家最幸福和美的目子。跟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在海南三亚共度新春佳节,共享天伦之乐。远离纷扰的俗世,撇清污秽的谗言,阐明清者自清的立场,管它昏媒谄吏的评说。一朝大彻大悟,转眼撒手人寰,倒也干脆利落。



喜怒哀乐,人之常情;祸福得丧,人生常态;生老病死,人世必然。小鲁的一生,是丰富多彩的一生,是率性自由的一生,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从一个家教醇厚、热血正直的青年,经过文化革命神鬼颠倒的思想冲击,受到解放军英雄部队的教育锤炼。他派驻英国后得以从宏观战略的角度分析判断国际局势,逐渐成长为会独立思考、有大局观念、敢仗义执言、能担当重任的政界新秀,直至参与上层结构改革设计。一朝风云变幻,又被打落尘埃。他毅然割裂枷锁,弃政下海。但他善良大度的秉性,难以适应商海的混沌沉浮,毕竟还是选择了退出只做个旁观者提供咨询建议。

近十年来,小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社会公益事业中,为老区发展,为兴教助残,为申张正义,为振兴中华尽一己之力。然而,他丰富的阅历、敏锐的分析、前瞻的思维、独特的见解、爽朗的性格,却嬴得了与他交好者、合作者、旁观者的尊重和敬佩,感染着三教九流的受众,成为受人尊敬、又常招诋毁的公认的社会活动家。



我爱小鲁,因为他有一颗童真、质朴的心,对大千世界充满好奇心,对平凡、简朴的生活甘之如饴,对权力、金钱视如过眼云烟,对朋友、晚辈都鼎力相助。我常想,他跟一千年前的苏东坡何其相似乃尔。东坡先生三次被贬黄州、惠州、儋州,但能以潇洒旷达的态度和深挚的淑世情怀对待人生坎坷,“祸福得丧,付与造物!”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东坡都能与他们推心置腹。小鲁也是三次遭人诬陷:第一次是文革,第二次是风波,第三次是安邦。最终在东坡先生屈居四年的海南岛撒手人寰。但他一直是问心无愧,坦坦荡荡,乐观旷达。他不阿谀权贵,不违言从众,不动摇信仰,不诋毁他人。

小鲁,有这么多亲人、战友、朋友怀念你、喜欢你,你的这一世没有虚度!你活得率性、纯真,活得充实、丰满,活得酒脱、自由。你的一生,是大写的“人”。

至今不觉得小鲁已离去,他只是远走不归,踏上了另一段遥远的旅途。

今生有幸,来生再期!

2018年10月2日初稿

(注:本文为粟惠宁在丈夫陈小鲁逝世后写的纪念文。陈小鲁,陈毅之子;粟惠宁,粟裕之女。《中文导报》在陈小鲁去世一周年之际,刊发此文,以示纪念)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4/18116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