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我的烦恼该对谁说”
日期: 2006/10/05 22:41 阅读: 1520 评分: 3.00/5

■ 本报记者 李春雁 

  海归大潮汹涌,海归成功人士的辉煌事迹不断闪着光亮,激励也诱惑着海外华人:海外拼搏太累了,回来吧,家乡是你立足的根基。

刘兰说没回国前,她总有上述的念头,总想回国,也总怂恿丈夫回国,终于去年他们一家四口回到了家乡——东北的一座城市,然而预料之外的忧烦也随之而来。

  最大的烦恼是孩子。刘兰的女儿上小学五年级,在日本时,刘兰女儿的功课并不差,但回国后问题来了。由于没有海外回国子女学校和相应的政策,女儿只好上普通的小学,可想而知,语言关一时过不去,汉语只能听个半懂,完全不会读写的女儿是多么不适应啊。于是刘兰请了家教,孩子每天学到半夜。刘兰说,以前活泼的女儿现在每天都躲着人的目光,自卑感很强,她看着就可怜。还有才4岁的儿子,正上幼儿园,可听人说若上了大班,也要抓学习了,因为现在好一点的小学校也有入学考试,考加减乘除等,刘兰担心儿子的幼儿期太过沉重。

其次是丈夫的工作。与学成回国者不同,丈夫出国前是一大学的讲师,来日就职工作,没有读书也没有博士学位,回到原来的大学工作后,因没有高学位和科研成果,压力很大,用丈夫的话说,一点不比在日本的精神压力小。

  刘兰总是把自己摆在家庭成员的最后位置,这也是在日本做了多年的家庭主妇后自觉形成的潜意识。刘兰国内大学毕业后,只工作了一年就结婚出国了,在日本除了打过小时工外就是全职主妇,因生活寂寞,是最主张回国的。可是到了国内,因多年荒废专业,她自己也没勇气和信心去找原来所学专业的工作,只好仍做主妇,与老同学朋友见面。大家都是职业妇女,很忙,称在自家是不做家务的,请钟点工很便宜。叙完了旧,也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刘兰感到了另一种身处于熟人间的更孤独的寂寞。

  刘兰说,在日本时总觉得太寂寞了,回国就会好了,只盼着回国,现在回来了,更多的寂寞和烦恼却接踵而至,只是不知该对谁说。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37/23957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