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杜海玲:从前日本随笔都很短
日期: 19年07月3期 阅读: 199
中文导报 笔会专栏
三家村 杜海玲

梅雨天写文章,楞是写不出来长的。只好看书,翻翻手边的《枕草子》和《徒然草》,这两本书,被称为日本随笔文学的双璧。

而我有惊人的发现,那就是这两本书里都是很短很短的文字,寥寥数语,这还不是原版,而是翻译为现代文的。于是我就决定写一些短随笔凑一篇。

表还是堂?我的上海的表妹的儿子,亲爱的晨晨,今年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我很高兴。但是我不知道他是我的外甥还是侄儿。由于之前有过一次经验——我将我父亲的弟弟的儿子唤作表弟,后来得知他是堂弟。所以我也没信心了。我把前面这几句话发到微博后,得到了“异姓为表,同姓为堂。女性家孩子为外甥,男性家孩子为侄儿。”这样的回答,是网红一夫食堂回的,很精辟。

去旅行。日语有谚语“要将心爱的孩子送上旅程”。7月初的一天,礼美同学去伯克利音乐学院的短期课程。这是她第一次独自出远门。貌似一切都很好。我一般都是从脸书上她发的Vlog看看波士顿的街道。只在一天晚上(她早上)发来信息,让我从她乐谱书架上找到一本乐谱并拍照给她。

北野武。与《枕草子》和《徒然草》一并在翻阅的还有北野武的《道德新说》,北野武说道德,当然是十分毒舌。调侃贫富分化,他写了个《新龟兔赛跑》:乌龟对兔子说,兔子哥兔子哥,咱们跑步吧。兔子说,小龟啊,真是不好意思,我正忙着,不能陪你玩哦。于是兔子跑远了,乌龟无聊地在山坡上睡觉。突然兔子又跑回来找乌龟了,对乌龟说,你不能在这里睡觉哦。乌龟很高兴,喊着“兔子哥,你是有时间来跟我跑了吗?”兔子说“不是的,我是来跟你说,你睡觉的这片山坡都被我买了的,你要在这里睡的话,要付租金哦。”

此外在这本书里,北野武还写道他对女人已经没兴趣了,只要工作不要美人,更不会主动离婚。这书是2015年付梓的。可见世事无常,北野武前阵子离婚大戏,刚被中国媒体竞相报道为“酷”。

2019下半年了。睡前将墙上月历撕下了一张,结束2019前半年的喜乐悲伤和失望希望。7月1日清晨,又将月历撕下了一张(主要因为家里一共张贴了两本挂历),开启2019下半年的计划和未知以及去远方(旅游而已)。要好好做饭吃。要好好睡觉和放松。要将从前生活写一写。看书。听妈妈说话。听朋友说话。有时让朋友听我说话。就是这样。



桑果。日本著名的童谣《红蜻蜓》有歌词怀旧,怀念童年采桑果:山里桑如茵,采下桑果放小篮,莫非是梦影。住在福井县的我友念萍,因为怀念童年在中国农村乡间采的桑果,于几年前在日本家里院子种下了桑树,并且做成了果酱,也分与我。将果酱装在瓶子里,从福井县寄来,十分美味和感激。

多么熟悉的声音。我妈拿了个平板听歌看电视,家里传出各种活泼的声音,诸如李玉刚啊霍尊啊刀郎啊还有刘欢。感觉我家平时各干各的看书看电脑的静悄悄状态中终于有了一种充满中国温情热闹的氛围。于是我没对她说给你一个耳机,而是感受下在国内走廊上经常听得到的大音量电视声音。



读时尚早。看一本《唐物的文化史》,因为对正仓院文物感兴趣,但这书里很多内容需要日本历史基础,比如平清盛又怎么了,哪个武士又怎么了。于是,经常想要请教日本历史系毕业的礼彦。就被说了一句话:“你读这个还太早了”。一般说读这个太早,是大人对孩子说的,意思年龄还小诸如此类,然而我这个情况是知识储备不足,却十分贴切呵。

珍珠奶茶。对流行很钝感,日前第一次到银座买了一杯珍珠奶茶。之前在上海和香港都喝过,但日本最近流行得不得了。某日因为要去银座6采访,心里暗想,那一带是时髦地方,一定有网红店。结果果然在它背后就有。于是提前一点时间去买了一杯,喝了,想找垃圾桶却没有,估计大多数人都是买了拿走的。关于味道,说实话,我觉得比起香港的浓浓的奶茶差很远啊。当然里面有“珍珠”,有些噱头。然后,下午看到篇文章,说日本如雨后春笋的珍珠奶茶店正成为黑社会喜欢经营的,因为成本低,利润高,排队排得一串串的(日本人本就喜欢排队啊)。过了几天,看到篇文章说无论多么红的店,里面水果都用的眼看要坏掉的(因此而滋味浓郁罢),于是决定还是自己做珍珠奶茶,从亚马逊买了一包干燥的“黑珍珠”,预备自己煮,保证里面水果新鲜,而且奶香更浓。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8/18328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