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福岛核污染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有多大?
日期: 11年04月1期 阅读: 807 评分: 0.00/1
——访辐射医疗专家前川和彦先生

■本报记者 张石

最近,福岛第一核电站在地震后的核泄漏迟迟得不到解决,核污染在向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领域不断扩大,我们怎样对应这个事件?怎样自我保护?它的前景又将如何?针对这些问题,《中文导报》记者采访了东京大学名誉教授,曾任日本放射线科学医学研究所遭辐射医疗网络委员长的前川和彦先生,以下是采访摘要。
记者:枝野官房长官在3月25日对住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半径20-30公里的地区的人们发出了“自主避难”的劝告,这可以说是避难范围的不断扩大,那么东京和关东各县真的不要紧吗?
前川:现在辐射线的污染,不一定都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同心圆30公里范围之内,现在辐射线中主要的污染物质是核素碘和核素铯,这些物质乘风而飘,不一定停留在30公里的同心圆之内。说起距离,如果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有所收缩,那还可以谈,但是现在没有这个迹象,这样辐射线物质就要继续泄漏,因此现在范围扩大到30公里以外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可到底能扩散到什么地方去呢?现在只是随风而行,如果很多的核物质爆发,许多核物质扩散到空气中去,也许对东京会发生影响,而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还不能给东京一带带来危险。
记者:那么到底有没有爆发的可能性呢?
前川:我的专业不是原子工学,难以做出判断,但是我觉得是不会爆发的。一个是核反应现在已经停止下来,再一个就是装核燃料的容器现在完好,因此难以想象发生像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那样大规模的爆发。
记者:如果持续发生核泄漏,那么核辐射的浓度是否会继续增加?
前川:一些泄漏出来的核物质可能不会长期存在,但是半减期长的核物质,如核素铯,可能在土壤中积存,这就会成为一种不能无视的污染,这样的地区也许不能种植,不能生产食品,生活中出现种种限制和变化,因此现在的关键是迅速使事故得到控制,消除周边居民的不安感。
记者:关于核物质的量,有一个《国家暂定限制值》,请您解释一下这个《国家暂定限制值》。
前川:就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设定超过了这个限度可能危害健康的数值。比如连续一年饮用含有现在的暂定限制值以上的辐射元素的污染水,可能对健康有影响,食用这样被污染的菜和水一、两次,对健康是完全没有影响的。
记者:这个《国家暂定限制值》是什么时候制定的呢?是不是发生了这次核泄漏之后制定的呢?
前川:不是,是在很早以前就制定了。
记者:在讲辐射线时,常提到西弗(Sievert)和贝克(becquerel),您能谈一下这两个词的不同和意义吗?
首先,各种辐射线都有自己的能量,如X线等,贝克讲的是辐射线的能量数值,也就是放射能的强度。而辐射线对人体的可能发生影响的数值,是西弗,也就是如何防御辐射能对人的影响的数值,用西弗表示,而辐射线实际照射到了生物体上,生物体对辐射线吸收的量,则用格雷(Gray)表示。
记者:现在福岛、茨城、枥木等的蔬菜等所含的核物质被测出超出了《国家暂定限制值》,很多地方都被限制运往市场,但是很难限制所有的污染蔬菜进入市场,如果被污染的蔬菜等已经进入市场,那将发生什么样的结果呢?
前川:我觉得在限制运往市场之前,消费者并没有吃到这些蔬菜。作为一种消费心理,在福岛一带发生了那样的事故,因此人们会对那里的蔬菜敬而远之。从现在来讲,消费者也没有吃到这种蔬菜的机会,因为没有在市场上流通。就是吃了,由于所含的辐射物质的浓度很低,因此对健康完全没有影响。如脱发啦,患不孕征啦,皮肤溃烂等等那些在广岛核爆炸中出现的征状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如现在在抢修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工事中有三名作业员受到了核辐射,他们受到的是浓度非常高的核射线,是现在我们谈到的蔬菜的几百倍以上的浓度的核射线,但是他们的皮肤完全没有问题。今天我用电话和负责治疗他们的人取得了联系,确认了他们的皮肤完全没有问题。喝一、两次遭核污染的水、吃一、两次污染的蔬菜,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记者:那么从将来来看将会怎么样呢?
前川:将来就是担心癌征发病率是否增加的问题。为了不发生癌征发病率增加的问题,所以制定了暂定限制值,如限制在限定值之下,就是一直食用这样的水和吃这样的蔬菜,也不会发生问题。如果一直在很长时间里都在喝超过限定值的水,吃超过限定值的蔬菜,可能会发生癌征发病率增加的问题。
记者:在发生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之前,在东京等地的自来水里是否检测出核素铯等物质?
前川:没有。没有检测出来过。这次发现的放射性物质核素碘和核素铯,是自然界中所没有的物质,因此以前在自来水里没有检测出这种东西。
记者:过去有一些国家做过核实验,那时没有留下这些物质吗?
前川:那时留下过核素铯。如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袭击的时候和几个国家进行核实验的时候,比如说德国是和原子弹完全没有关系的国家,但是在土壤中检查出微量的核素铯。在日本的土壤中也有一点,但是在自来水里以前没有。
记者:听说如果接触到核辐射等物质,是可以吃药治疗的,到什么程度需要服药呢?
前川:国家对此做出了标准。比如说,如果考虑到在室外的时候,小孩的甲状腺承受了100毫西弗的辐射,就要服药。而接受如此浓度的辐射线的可能性很小,因此现在国家没有发出服药的劝告。所谓的服药,也只是针对甲状腺有害的核素碘的药。这样的药有药效,也有副作用,有利点和不利点,利点大于不利点的标准是在接受50毫西弗辐射时服药的利点才大于不利点,为了使利点发挥得更充分,因此国家做出小孩的的甲状腺承受了100毫西弗的辐射,才要服药的规定。现在对辐射线能够发生预防作用的药,只有针对核素碘的药,没有针对其它辐射线的药,因此就只好避难。
记者:如果核素铯在体内积蓄,将会发生什么结果?
前川:核素铯会遍布在身体的各个器官,并不是积蓄在某个器官,因此会发生全身征状。而针对核素铯,有促使它向体外排除的药,叫Prussian blue。在以前的核事故中,针对大量吸收了核素铯的人,使用过这种药,而就目前的污染水平,完全没有必要服用这种药。
记者:如果大量食用了被核素铯感染的蔬菜,有没有服这种药的必要。
前川: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只是吃了蔬菜,完全没有不要。从量上看,只有体内大量吸收了核素铯时,才有服药的必要。
记者:在身体检查时,是否可以检查出自己是否感染了核素铯等核物质。
前川:这是检查不出来的,只有到专门的医院才能检查出来体内遭辐射的程度。
记者:如果检查出来,可能得到彻底治疗吗?
前川:不能说是彻底,但是可以促使这种核物质排除体外。
记者:对这这个事故的前景您是怎么看的呢?
前川:如果在原子炉内部,那些核分裂生成的物质不断泄漏,那么对环境的影响就会扩大,那些半减期很短的核物质,如核素碘等,问题还不大,而那些半减期非常长的核物质长期泄漏,会积蓄在土壤里,积蓄在海里,要消除这种影响,要花非常长的时间。特别在前天发生的三名作业员遭辐射的事件中发现的核物质,那是只能在原子炉内部才能生成的物质,这些物质泄漏到外边来,这是很大的问题。
记者:那么最坏的情况将是怎么样呢?
前川:核容器是否爆发是重要的一环。而我首先考虑的是燃料棒的周围有保护管,是防止核物质向外泄漏的,如果保护管融化,燃料也融化,容器爆发,那是相当悲惨的情景。
记者:那时避难范围将怎样扩大?
前川:避难范围很难说,不做摹拟实验很难说,而是在那里作业的人们会承受很大的辐射量。我最担心的不是周围的居民,他们的受害不会太大,最担心的是那里的作业员,他们在爆发时会承受巨大的核辐射,会使他们的骨髓受到破坏,丧失造血机能,因此我建议他们先提取自己的血液干细胞,进行冷冻,万一遭受大量核辐射,可以进行自身细胞移植。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55/133294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