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展望日本大力接受外国人劳动力
日期: 18年11月3期 阅读: 650 评分: 10.00/1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日本内阁11月2日通过《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设立两种新签证类型,以吸引外籍劳动者。日本政府希望国会在12月10日前通过这一法案,从明年4月开始施行,这一法案如果实行,将给日本带来巨大的变化,推动日本走向移民社会。

日本向外籍劳动者敞开大门

两种新签证均要求申请者熟练掌握日语。第一种新签证有效期5年,要求申请者在特定领域具有一定程度的知识和技能。获签者不得携配偶和子女一同赴日。

第二种新签证要求申请者需在特定领域有较高水平技能。获签者可携配偶和子女一同赴日。这种签证可以无限次续签,获签者实际等同于得到永久居留权。

另外,获得第一种新签证的外籍劳动者有机会转为第二种签证。

如果法案获得国会通过,将标志日本传统政策的重大转变。日本先前主要引进高技能专业人才,但由于老龄化和低生育率,一些行业劳动力紧缺,如建筑、农业、医护;新法案将在这些行业向有一技之长的外籍劳动者打开大门。

今年6月,日本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5月份失业率降至25年来最低水平,同时有效求人倍率升至44年来最高水平,表明日本劳动力短缺问题日趋严重。

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资料显示,截至去年10月,日本外国劳动力人数为大约128万,刷新历史纪录。2012年,这一数字是68万人。外国人占日本整体就业者人数的比例从2012年秋季的1.1%提高至1.7%。其中劳动条件艰苦的行业表现尤为突出,比如垃圾处理和保安等服务业、住宿餐饮业、制造业和建筑业。

从实际人数来看,日本制造业的劳动者人数在四年内增加了9万人,但其中接近九成为外国人。而批发和零售行业的新增劳动者中,将近7万人为外国人。


日本给出未来五年接受外劳上限
 
为扩大接纳外籍劳动者而新设在留资格,日本的《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等修正案在众院全体会议上进入审议阶段。在日本政府汇总的设想中,最多将接纳34万名外籍劳动者,但安倍晋三首相避免明确言及人数,如果经济形势没有太大变化,该人数或为上限。

日本接纳外国人劳动者的领域和规模,正在成为焦点。政府汇总的设想数据,2019年度一年中约接受3.3万至4.7万人,预计2019年度起的五年间接受约为26万至34万人——事实上,2019年的日本劳动力缺口达60万人以上;未来5年间的劳动力缺口约为130-135万人。

日本政府顾及执政党内的慎重论调,表明接纳外国人劳动者仅限于即使努力提高生产效率,仍需要雇用女性和老年人等存在人才短缺的领域。为避免零敲碎打地不断接纳,新政策纳入了只要能确保人才即停止接纳的措施,将在施行3年后对制度进行调整;还设想了如果经济恶化,将以日本国内劳动力为前提,接纳外劳仅起辅助性作用。

安倍首相否定了接受外劳是移民政策,并表示“不打算采取不设期限接纳外国人及其家属以维持国家的政策”,他也强调 “并不是取得了新资格就能获准拥有永住权。”

具体而言,政府讨论了农业、看护、建筑、造船和住宿等14个行业接纳外籍劳动者。有关14个领域的外国人劳动力接受规模,未来五年的数字已经出炉:1、介护领域,接受5-6万人;2、大楼清扫业,接受2.8万-3.7万人;3、素材加工业,接受1.7万-2.15万人;4、产业机械制造,接受4250-5250人;5、电气、电子情报关联产业,接受3750-4700人;6、建筑行业接受3-4万人;7、船舶工业接受1万-1.3万人;8、汽车整备行业,接受6000-7000人;9、航空业将引进1700-2200人;10、住宿业将引进2万-2.2万人;11、农业将引进1.8万-3.65万人;12、渔业将引进7000-9000人;13、食品饮料制造业,将引进2.6万-3.4万人;14、餐饮服务业,将引进4.1万-5.3万人。这意味着,日本计划从2019年开始的5年间引进外国人劳动力的规模在26万2700人-34万5150人。

自民党推动接受外国人劳动力,图为日本自民党大佬们在今年的总裁选举会场上。

政府提出的新政策规定,在以上各领域接纳外国人劳动者的日本企业机构等,需支付日本人同等或以上的薪酬,雇用协议需满足一定的标准。以直接雇用为原则,根据不同领域,按例外情况允许派遣;将制定生活和工作的支援计划,帮助外籍劳动者融入日本社会。日本政府在年内敲定纳入日语教育等完善就劳环境等具体举措的《外国人材的接纳与共生的综合应对举措(暂称)》。


本次,日本政府迅速推出接纳外国人劳动力新政,显出了临时抱佛脚式的仓促和不安。《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日本政府希望通过迅速改革,应对严重的少子老龄化问题,但也有批评声认为其举措过于心急,忽视了政策给社会带来的冲击。共同社称,扩大接纳外国劳动者法案仍处于“半生不熟”状态,如何有效支持大量外国人在日生活,减轻其对日本社会的冲击“尚没有明确答案”。


开业17年的行政书士张建红谈日本接受外国人劳动力

在日开业17年的华人行政书士张建红分析称,日本现在要增加外国劳动力,因为人手不够,因此把入国·管理局升格为出入国在留管理厅,现在的外国人劳动力据统计去年为128万,但是还不够,5年以后他们还缺145万,因此管理的人员不够,所以升格为厅。

现在日本外国人劳动力大部分由以下四个方面组成,一是永住者等身分关系者,二是本身就有就劳资格的人,但是这两方面是增加不了的,他们现在主要是增加技能实习生和资格外活动者,资格外活动者就是留学生和家族滞在,他们现在考虑的就是如果把实习生的在留资格延长和扩大,和如何利用资格外活动人员。

现在他们在国会谈论的是技能实习生问题,増设了两种在留资格,新设从事需要具备一定的知识和経验的 “特定技能1号”和从事熟练技能业务的“特定技能2号”两种在留资格。国会讨论的就是这个内容。

资格外活动者的活用主要是针对留学生的,想办法把他们留下来,这个不需要改正法律,日本针对外国人的入管法中有28种在留资格,其中有一种特定活动在留资格,这个在留资格是由法务大臣裁定的,他们想用这种方法增加留学生等的就劳。

关于留学生的特定活动在留资格,他们现在正在讨论,大约在明年4月实现。大约有3个方面的条件,一个是大学毕业;二是300万以上的收入;三是在工作中能够用日语就可以了。

下面谈一谈对中国人的影响。以前就劳是要有专业知识的,现在你留在这里打工也可以了。实习生也希望多增加一些,那么就劳的选择范围和机会也就增加了。

但是这种办法能不能解决日本的人手不足的问题呢?首先他们这种做法是杯水车薪的,用这样的办法解决不了问题的,同时中国现在也面临着一个人手不足的问题。中国一直采取独生子女政策,也有一个人才和劳动力确保的问题,因此会不会配合日本的这种政策是一个问题,而且在中国挣10万日币也容易,因此日本的这种政策对中国人是否有魅力还有疑问。

再一个就是一谈到引进外国人劳动力的时候、就以外国人犯罪为理由、提出要修改健康保险法、年金法。対于外国人使用的医疗费等,有没有作过调査?有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没有。调査都没有调査过。没有完整翔实的资料做证明外国人劳动力增加等于增加负担。而是把既存的问题简单归结到外国人问题上。

比如说,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法务省今年1月采取了一个行动,就是认为可能存在外国人抱着以接受高额医疗的目的来日,然后以虚假的在留资格加入日本国民健康保险(国保),并为此展开了调查,但是调查约半年没有发现明显的虚假在留资格。其实外国人做这样的事情是比登天还难。

今后对外国人劳动力的人权保护也是个问题,比如说,最近报道的有关中国人技能实习生在日本茨城县内农户工作的中国女性(32岁)有关拖欠加班费的判决,水户地方法院作出判决,勒令农户支付拖欠的加班费和几乎同等金额的罚款共计199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判决认定农户向该女性支付的加班费约为时薪400日元。这种判决也是不合理的,因为最低工资也要超过1小时400日元,既然已经承认了她是农业职员,那就应该支付工资ER不是按照内职计算。

另外日本大型电机生产商日立制作所,由于日本国家机构不承认其实习计划,解雇了99名菲律宾实习生,实际本来错误是在公司的,这些实习生如果是借债来日,计算好在这里工作年数和工资的、而这样让他们回去了他们怎么办、怎么还债?

从上面的两个例子看。我觉得对实习生的保护比过去退步了,过去一定要按最低工资来算,也会按照工作的时间加算的。

还有一个社会保险问题,社会保险的负担也许会增加,如果不缴纳社会保险就有可能不承认在留资格,那么本来就拿不到养老保险的人,这样就增加了他们的负担。

社会保险制度是下一代支撑上一代的制度、但是现在对于父母俱在的老亲扶养的特定活动的许可、控制得很严很严。家族亲情扶养老人等、在日外国人难予実现。

治安也是一个问题,招来那么多技能实习生,工资有很低,还存在人权侵犯和性骚扰和失踪等问题。

以前说技能实习生失踪是他们想赚更多的钱,还公布了错误的调查结果,而日本法务省16日出示了订正错误后的结果。月薪不超过10万日元的人达到半数以上,还有仅能拿到最低工资标淮以下薪酬的人。

对于这些技能实习生来说,也是看不到未来的,虽然写了特定技能2号、可以拿到永住,但是譲他们来日的目的是为了调节劳动力的不足,如果不需要了,随时可以让他们回国。。


在野党质疑入管法改正案

10月29日的众议院,对于安倍晋三首相的施政演说,各党派纷纷发出代表质问。立宪民主党的枝野幸男代表、自由民主党的稻田朋美总裁特别辅佐、国民民主党的玉木雄一郎代表都针对入管法改正案发出疑问。

枝野幸男代表提问关于入管法改正案与移民政策的不同。安倍首相表示入管法改正案并非移民政策,而是针对人手不足问题严重的行业,在一定期限内吸收外国速战型人才。

关于入管法改正案,自民党希望在11月8日的众议院会议上进行审议,但在野党的质疑声中,只得表示在8日不会进行审议。但之后在13日,关于政府设想的引进人数数据已被公布,因此令野党的不信任感达到顶点,展开了新一轮的对立质疑。

立宪民主党的辻元清美国会对策委员长在党大会上控诉执政党“轻视国会”,众议院法务委员会的野党首席理事山尾志樱对日本记者团表示:“非常遗憾,我们很早以前就提出申请的数据”。国民民主党的原口一博国会对策委员长则对记者表示:“我们要求拿出数据来,他们不拿出来,议论一直都是平行线,简直怀疑他们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无所属的会、共产党、自由党、社民党,共五党一派于11月16日中午在国会内召开了“不允许仓促审议入管法!野党合同院内集会”。

虽然各野党都针对入管法改革案提出质疑,尤其是立宪民主党和国民民主党的呼声最高,然而二者之纲领中宣言要“共生”,所以让外国人劳动力成为社会一员而发挥力量,原是符合他们的纲领的。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7/179615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