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石金楷:斯人虽逝 音容长存
日期: 17年05月4期 阅读: 385

石金楷

    今年的4月16日,是千叶县成田日中友好协会原会长吉冈稔先生的三周年忌日。
  
 得知吉冈先生逝世的消息是在2014年4月17日,当时我从中国来到日本不到三个月,正在埼玉县“中国归国者定着促进中心”学习。接到了日本友人打来的电话,我深感震惊和悲痛。由于刚来到日本,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加上是封闭式的学习不能外出,很遗憾没能参加吉冈先生的葬礼,只能发去了唁电以示悼念之情。

2016年4月3日,吉冈先生第三回忌法要活动在东京都文京区寂圆寺举行,我终于在千叶市日中友好协会理事秋叶二郎先生的带领下,有机会参加了这个仪式,并与吉冈先生的亲友见了面。

当日从清晨起天空就阴沉沉的,一如我沉郁的心情。下午一时整法事活动正式开始。望着吉冈先生慈祥的遗像,听着低沉的诵经声,我不由的回忆起吉冈先生连续十二年到中国黑龙江省为中国民众义诊的难忘往事····

我与吉冈先生相识在1991年,当时他随日本国千叶县“暖流”访中团来到了哈尔滨市。在此之前,我的母亲刘淑琴在1984年应“谢谢中国千叶县实行委员会”的邀请,以留华日本遗孤养母家属的身份访问了日本,收到了包括吉冈先生在内众多友好人士的接待。当我们得知吉冈先生来到哈尔滨感到非常高兴,经安排我与母亲及亲友来到了吉冈先生下榻的哈尔滨华侨饭店。离饭店很远,我们就看到了已迎候在门前的吉冈先生。吉冈先生一米七十多的个头,慈眉善目的他带着一副金色的眼镜,给人特别亲近的感觉。大家见面甚是欢欣,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从此我与吉冈先生相识并开始了书信往来。

吉冈先生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十八岁时才回到日本。其父1920年到中国长春满洲铁路局任职,1924年吉冈先生降生了,1935年随双亲移居黑龙江省亚布力,直到1941年父亲病逝,次年随母亲回到日本。十八年旅居中国,在人生经历中让他成了一个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使他把中国看成是自己的第一故乡。回到日本后,吉冈先生在千叶成田赤十字医院供职,是一名享有声望的病理检验师。他热心公益事业,积极致力于中日友好交流活动,是日本千叶县日中友好协会的理事长和日本邮政省国际支援基金会委员。

通过这次随“暖流”访中团来哈尔滨,吉冈先生了解到了当年在黑龙江的日本开拓团在日本战败撤离时,曾有200余名日本孤儿留在哈尔滨,被当时善良宽容的中国养父母收养。他们抛开民族仇恨和心中阴影,以宽厚善良的人道本性收养了日本遗孤,并视若己出,千辛万苦将他们抚养成人;吉冈先生还知道了在黑龙江省方正县有一座由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准修建的“日本人公墓”,里面葬有五千具日本开拓民的遗骨。虽然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而公墓却完好的保留下来。这一切深深感动和震撼了吉冈先生的心灵,他被中国民众和中国政府以德报怨的人道主义精神所折服,于是他决定以己所长,选择为中国养父母、日本遗孤和黑龙江省的民众为援助对象,每年义务为他们做一次体检。

1990年吉冈先生退休了,后被哈尔滨医科大学聘为客座教授。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院士、著名克山病专家、哈尔滨医科大学终身名誉校长于维汉先生的大力支持。决定以该大学的克山病研究所为基地,从1992年起开始了为黑龙江省民众的义诊活动。

每次为中国养父母和日本遗孤及其亲友得义诊活动都在克山病研究所进行,有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负责组织。在诊室里,吉冈先生全神贯注地操作一台便携式血液测定仪,为每一位体检者验血,然后用试纸对受检者的尿液进行对比。那台小巧玲珑的测定仪其实就是一个打火机大小的东西,只要轻轻地在拇指扎一下,测定的数据很快就在仪器上显示出来。试纸也是一样,两根火柴棍宽窄,根据颜色的变化就能知道测试结果,在当时血糖仪还没有普及,人们对这种异于传统的检测方式感到新鲜惊异的同时,对操持仪器的吉冈先生尤感亲切和敬仰。每一个来到他身边的人,都像对远方来的亲人朋友般亲切地互致问候道谢!

吉冈先生义诊的足迹遍布黑龙江省各地,工厂学校、山间田野都留下了他不知疲倦的身影。方正县是他每年都要去的地方,协助吉冈先生义诊的克山病研究所的医生说,有时为了到达一个只有几十人居住的偏远山村,需要走十几里的山路也在所不辞。每次到方正县他都要到中日友好园林,拜祭在那里的日本人公墓和由远藤勇捐建的中国养父母公墓,献上一束鲜花,燃起一柱香烛,默默的祈祷中日友好,永不再战。

吉冈先生的义诊活动持续了十二年,共有三万余人接受了他的义诊。他的善举受到中国民众和政府的高度赞誉,2001年中国红十字总会授予他“红十字荣誉会员”称号,这也是外国人在黑龙江省获得的唯一称号,国内外多家媒体报道了他的事迹。

吉冈先生义诊的费用一部分由日本邮政省国际支援基金会支付,一部分出自他个人的积蓄,其余的是向亲友乃至社会上热心此项事业的日本人募集来的。尤其是得到他年迈妻子的理解和帮助。他的夫人对他为中国养父母劳心费力从不抱怨;对他的慷慨付出从不吝惜;对他只身跨海赴华虽然由衷牵挂而从不阻挡掣肘。每次为丈夫打点行装时总要再三叮咛丈夫好好照料自己,同时也不忘给中国养父母和日本遗孤带上一份问候····

在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吉冈先生说一是借此善举在日中之间架起一座友善的桥梁,二是以此答谢中国人民对日本遗孤的养育之恩。此外,他还向中国各级红十字会和中国养父母多次捐款。他谦虚的表示比起中国人民、中国政府的仁厚胸怀和人道主义,他所做的一点理所能及的事情是微不足道的。

2002年吉冈先生来黑龙江义诊时,已感到腰部不适,回到日本后虽经多方治疗,但不能再远行了。他虽然卧病在床,但仍深深地怀念着黑龙江,思念着在中国的日本遗孤和他们的中国养父母及中国的友人们,在来信中露出深深的怀恋之情。
2014年4月16日,吉冈先生逝世,得此噩耗,认识他的中国朋友们无不表示深深的悲痛。各级红十字会,哈尔滨市日本遗孤养父母联谊会及中国有人纷纷发来唁电以示哀悼……

法事在诵经声中结束了,我与吉冈先生的亲友一同来到他的墓碑前献上鲜花,燃起香烛,深深的三鞠躬。香烛缭绕、墓园寂静。斯人虽逝,音容长存。一阵清风刮过,阴沉的天空降下了雨点儿,一群鸽子从墓园飞过,将我们的思念带到遥远的天际……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33/17056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