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名: 密码: 忘密码了
    设为主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中国姐妹在日遇害案判决引起异议
日期: 18年07月4期 阅读: 326

《中文导报》专题报道组

对于因涉嫌杀害相识的中国籍姐妹并把尸体装入旅行袋遗弃到山中被控杀人和弃尸等罪、检方要求判处死刑的日本无业人员岩崎龙也(40岁),横滨地方法院7月20日以“犯罪行为基于强烈的杀意”为由,做出了有期徒刑23年的判决。辩护方当天已提起上诉,而两姐妹在中国的遗属对此难以接受,无法理解两条人命的血债竟然只判23年。


初审被告被判有期徒刑23年
 

横滨地方法院7月20日以“犯罪行为基于强烈的杀意”为由,做出了有期徒刑23年的判决。辩护方当天已提起上诉。

 陈宝兰和陈宝珍

审判长青沼洁在判决理由中,认定杀人动机是被告对姐姐抱有好感但仅被视为假结婚对象,因此不满起了杀心,指出被告对妹妹可能是因为害怕事情败露而仓促行凶。关于为何没有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则说明称“无法认定对杀害妹妹和弃尸也进行了缜密计划,鉴于未使用凶器等,没有理由特别加重刑罚”。

辩护方称“被告协助了两姐妹假装失踪的计划,但与本案无关”,主张被告无罪。对此审判长指出:“看不出有第三方涉案,出入犯罪现场即两姐妹所住的房间的只可能是被告。”

判决书称,去年7月6日,被告闯入中国籍姐妹陈宝兰(当时25岁)和陈宝珍(当时22岁)居住的横滨市中区某公寓,压迫两人颈部致死,并将尸体装入旅行袋搬出,于翌日7日连包一起遗弃在神奈川县秦野市的山林。

此案审判员审判首次公审,7月3日在横滨地方法院(审判长为青沼洁)进行,岩崎否认起诉内容,称“全不属实”,辩方律师主张被告无罪。

公审一开始先由日本检方做陈述。检方称,被告岩崎频繁出入两姐妹工作的餐馆,对两人中的姐姐陈宝兰抱有好感。然而,被告却在和陈宝兰发生纠纷后产生了不满,并在心中涌起了杀意。检方认为,岩崎不仅杀害了陈宝兰,还将其妹妹陈宝珍一同杀害,反映出了他早已定好了计划,有着明确的杀人企图。此外,检方表示通过调查,发现了被告曾用手机搜索如何遗弃尸体的方法。


检方的起诉书指出:去年7月6日岩崎闯入陈宝兰(当时25岁)及其妹妹陈宝珍(当时22岁)居住的横滨市中区的公寓,压迫两人颈部致死,并将尸体装入旅行袋搬出,于翌日7日连包一起遗弃在神奈川县秦野市的山林。

检方要求判处岩崎龙也死刑。

然而,岩崎的辩护律师却表示被告当时和陈宝兰正在交往中,并没有杀人动机。被告方还称“因为陈宝兰的留日签证已经到期,为了继续留在日本想到了‘伪装失踪’,并在随后自行进入了旅行箱内。被告人所做的就是把箱子带到被要求的地点,提供了一些帮助,与整件(杀人弃尸)事件无关。”

辩方律师还称:“在留资格将到期的姐姐提出伪装失踪,姐妹俩自己进入旅行袋。”岩崎仅是将姐妹俩送到被她们要求送去的地点,并未参与作案。

两姐妹被害案回溯

花季姐妹命丧东瀛,而且是死于非命,这起事件引起了中日社会的关注。我们在此回顾一下事件发生当时的情况。

2017年7月13日深夜,神奈川县警方在山林里发现装有女尸的两个行李箱。警方于14日公布,女尸正是之前失踪多日的华人姐妹陈宝兰(25岁)与陈宝珍(22岁)。警方已针对姐姐所工作饮食店里的一名30多岁的职工也就是岩崎龙也展开调查。

华人陈宝兰、陈宝珍姐妹7月6日失踪。据了解,两人从中国福建来日本,居住在横滨中区日出町的一栋公寓楼里。

7月6日下午,陈宝兰的朋友给她发信息,未收到回音。当天晚上得知,陈宝珍无故旷工,因此朋友感到极其反常。当晚深夜11点多,朋友到陈姓姐妹家中,但敲门按铃都未有人应答。该朋友遇到房东,说明原因,要求房东拿钥匙入室查看。房东回答,需要警察和管理公司的人在场一起才可以擅自开门,并答应可以通知警察和管理公司。之后,管理公司拨打110报警,说有住民失联。

7月7日早上9点24分,房东打电话让陈宝兰的朋友去她们住所。9点33分,在管理员和警察的陪同下,开门查看,但房中无人,也没有打斗痕迹。之后在陈宝兰朋友的要求下,与警察一起查看了监控录像。

监控录像显示,7月6日凌晨1点左右,有戴帽子和口罩的男子用钥匙打开房门并进入陈宝兰家,并在陈宝兰家进出多次。

7月6日凌晨5点左右,陈宝珍回到家中,从此也没再出来。

7月6日上午10点左右,可疑男子离开陈宝兰家。

7月7日凌晨零点39分,可疑男子再次进入陈宝兰家,并在5分钟后拖着陈宝兰的行李箱出去。

警察看完监控录像后,展开了调查。根据岩崎龙也的车行记录,掌握了他事发后开车前往秦野市,警方在周边进行搜查后,于13日晚找到了行李箱。经过鉴定,于14日确定正是陈姓姐妹。日方公布的尸检报告还表明,两人身上多处皮肤变色,疑似死前遭受虐待殴打所致。日本TBS电视台报道,姐妹尸体被发现时,妹妹穿着衣服,姐姐则几乎全裸。

这起事件震惊了社会,日本电视台也连日报道。

在法庭上,日本检方主张,被告岩崎对被害者陈宝兰怀有恋情,因心生恨意将其杀害,因害怕被发现,遂将与姐姐同居的妹妹——当时还是专门学校学生的陈宝珍也一同杀害。而被告辩护方则称,被告并没有杀害两姐妹的动机,主张被告无罪。

经过一系列法律程序,终于有了一个结果。虽然对于23年这个判决,国人普遍认为“太轻”,毕竟是两条人命,而且是蓄意杀人。

福建姐妹花亲朋悲痛欲绝


“谢谢爸爸”,这是福建姐妹陈宝兰和陈宝珍留给父亲陈吓弟的最后一句话。2017年7月5日,跟宝兰联系告知邮寄了姐妹俩最爱的当地鱼干后,便再没了两人的音讯。没想到,这句视频聊天留言竟成为父女的永别。

7月5日17点左右,陈吓弟还与陈宝兰通过微信联络,陈宝兰因感冒在家休息。而7日傍晚,陈宝兰同事告诉他,6日陈宝兰手机关机,一直联系不上,随后同事来到陈宝兰家门口,与警察一起进去,发现屋内没人,但通过视频监控画面看到可疑男子拖着箱子出门。

“陈宝兰同事说可能认识那个男子,有点变态,我很担心,以为她俩只是被绑架。”陈吓弟说。

两人遗体被发现的7月13日,陈吓弟接到中国驻日大使馆的联络,最初还抱有一丝希望的全家人受到了沉重打击,瞬间哭至崩溃。谈到两个女儿,他说,两个从小学习就很好,接受老师的建议去了日本。她俩很懂事,是我的骄傲。大女儿在日本呆了有7年,二女儿在日本呆了5年,两人都是高中毕业于福清元洪高级中学,并在毕业后留学日本。姐妹俩在日本相依为命,非常努力。由于女儿在海外,平时与女儿都是通过微信保持联系。陈吓弟称,姐妹俩平时非常乖巧懂事,并且非常孝顺,经常从日本给家人寄东西,叮嘱在家的父母注意身体。

陈吓弟还自责地表示,如果我不让她们到日本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一位与姐妹俩关系要好的男性朋友表示:“两个人都是很努力学习的类型,从来没有听说过她们和谁发生过矛盾冲突,所以很震惊。她们这么年轻,本来有很好的未来,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到很遗憾。”

之后,陈吓弟同亲戚几人来到日本处理女儿后事。当时,他手捧爱女相片悲痛不已,并哭诉两个女儿很敬爱父母和祖母,两个孝顺的宝贝女儿被夺走了,非常悲痛,家人都希望将杀人犯处以死刑。

8月8日下午,两姐妹的遗体在日本横滨市内火化。她们的父亲及亲友也到场进行最后的告别。葬礼当天,陈吓弟痛苦地说,她们从中国来到日本的时候还是活力满满的样子,现在却要以这样的方式回家,我感到很不甘心。2个女儿就这样轻易地被人杀害,我不甘心。

另外,姐妹俩的兄长陈耀庆在横滨料理完丧事后接受了采访。陈耀庆说,她们俩很安分,也很勤奋,是家人的骄傲。现在看到妹妹们留下的很多衣服,感觉就好像她们还活着。

8月9日,殒命东瀛的陈宝兰和陈宝珍家人一行带着遗憾离开日本回国。

2018年7月,陈吓弟再次来到日本,出席了案件的公审,但由于签证原因,提前返回中国。一审结果公布时,陈吓弟在中国通过代理律师发表了对判决的看法。他说,自己一双女儿命丧日本,内心痛苦至极,法官藐视人命,如此严重的犯罪才判23年,天理难容,非常气愤。我的女儿再也不能复生,但凶手却能继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正义可言吗?

从案发至今,一直给予陈吓弟家人帮助与支持的日本福建经济文化促进会横滨分会的负责人也表示,不要说判23年太短,就是无期徒刑我们都无法接受,必须死刑。

而对于判决结果,横滨地方法院的青沼洁法官认为,被告岩崎最初的目的是想与姐姐结婚,但被拒绝,遂起杀意。虽然凶手杀害了两名无辜的年轻人,可是根据调查,不具备有预谋有计划之杀人条件,所以我们认为23年有期徒刑是公正的。

横滨地方法院的山口英幸第二检察官则提到,针对判决的结果,我们还将详细复核,再与上级检察厅协议,希望最终能得到大家的认同。

在判决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参与审判工作的两名审判员分别向媒体表示,因为此次案件涉及两条人命,死刑不为过,在接手案件的初期大家也有为难之处,但审判必须通过证据进行认定,法院已经努力了。检方虽然坚持死刑求刑,但就提出的证据来看还不足以支持死刑判决,我们反复参照世俗常识,最终得出的结果就是确定量刑23年。


 
http://www.chubun.com/modules/article/view.article.php/c128/177719
评分
10987654321
会社概要 | 广告募集 | 人员募集 | 隐私保护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03 - 2016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